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九十章少女的再次转变

第一百九十章少女的再次转变


  女人突然之间的改变,让人瞬间手足无措,男人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现在身边没有别的人可以帮助他,他只能靠自己动脑筋来解决问题。

  他不相信眼前的女人是个杀人犯,但是这种性格外表上的变化,也让男人瞬间感觉到之前他所不太相信的事情,确实是事实。

  男人小心翼翼向后退去,一双眼睛关注着自己脖子上寒光闪闪的东西,那东西很小,薄薄的一片,却能瞬间要了他的命,他不知道女人是从哪里把它拿出来的,只知道绝不能让这东西接触到他的皮肤。

  冷汗沾湿了男人额前的头发,也让他的心越跳越激烈,男人拼命思考着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来挽回局面,或者想点什么办法来唤醒女人的神智。

  可是他的脑海中现在一片混乱,什么都想不出来,也什么都想不清楚,就像被人挤进了一大堆浆糊一样,因为这个男人毕竟不是刑警,他也没有办法像刑警那样冷静的处事,他在这里只是出于善良和好心,出于对自己所做的事的一份责任心。

  毋庸置疑,男人虽然长的不好看,却绝对有着一颗好人的心。但是现在这颗好人的心是否能救他,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肯定。

  可以看得出,眼前女人的目光还是浑浑噩噩的,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她好像并不在乎男人是否会因为她手里的东西死亡,反而越逼越近了。而在极度的恐惧下,男人纷乱如麻的思绪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冒出来,他记得自己曾经听到过一句话,但这句话讲的是什么?他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一定很重要,我怎么能把它给忘记了呢?那个演员先生说过它很重要的。’男人一边怨恨着自己的记忆,一边继续拼命的在脑海中搜刮着,终于让他想到了两个字‘森林’。

  是的,他明明白白听到演员先生说过森林两个字,而且森林前面还应该有两个字,男人皱起眉头,惨白的脸隐没入黑暗之中,他的目光甚至不再关注自己脖子上可怕的凶器,还有少女那不知道什么原因显露出来的冷酷眼神。

  “……森林,……暗森林……,我,你,不是,我……”因为脑海中的混乱,男人既想要把话说出口,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他开始语无伦次,甚至让别人都没有办法听懂他想说些什么。

  眼前少女的目光因为他的话而显得迷糊,少女微微开启红唇,不算太漂亮的脸庞稍稍向一侧倾斜,看似呆滞,却依然在黑暗的空间中显得那么可怕,男人已经退到了墙角,他没有办法再往后退了,脚跟抵着墙根,心里的害怕几乎要将他淹没,目光也变得游移起来。

  眼角无意之中的一瞥,让他看到了巨大木柜后面打开的通道,刑警先生离开的时候,根本没有把出入口关上,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关,打开也是因为机缘巧合而已。

  男人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突然之间一把推开少女,因为动作用力过猛,少女手中的薄片在他颈上划出一条血横,伤口并不深,血也只流了一点点,男人顾不得这些,猛地冲向打开的地下出入口,连滚带爬地消失在女孩的视线范围之内。只留下女孩一个人兀自站在原地,一脸的迷茫。

  事情因为男人的好奇心而起,又在男人极度恐惧的状态下中止,但是他留下少女一个人在混乱的空间,等于是把少女放在了极度危险的状况之下,老刑警曾经拜托过这个男人,一定要保护好少女的安全,因为她是这个家里关键的人物。

  等跑到楼梯下面之后,寒冷侵袭了男人的皮肤,男人摸到身体周围都是冰冷的岩石,还有潮湿的青苔,终于清醒过来了,他不能够让少女陷入危险之中,这是他那颗好人的心所不能允许的,他来这里难道是为了害人性命的吗?

  想到这一切,男人又不顾一切的回到了楼上,可是当他回到楼上,原来的地方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人了,这个时候恐惧才真正占据了男人的心,那是一种属于善良的惊恐,所以男人冲出了高大木柜林立的空间,想要不顾一切去寻找少女的身影。

  可他已经不用再找了,因为柔和的月光曲传进了他的耳朵里,少女坐在形状奇怪的钢琴前面,她白皙的手指在琴键上不停起舞,好像这首月光曲是专为男人而弹的一样,在琴声的伴随中,少女开始娓娓讲述自己的故事,是这个男人的勇敢,让她相信了他的真诚,也让她终于愿意讲出埋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正与恽夜遥一直想要了解的安泽的血缘有关。

  ——

  诡谲屋地下岩洞,12月31日下午

  枚小小弓着身体,很快就爬上了由铁条组成的墙壁,她纤细的手指扣在铁条缝隙之间,动作灵活又娴熟,到了最顶点之后,枚小小用脚尖勾住铁条,双手在顶上的岩石墙壁上面摸索着,希望找到一块可以打开的假体。

  如果没有假体的话,那至少有一个能够砸开的薄弱地方也可以。谢云蒙仰头看着女警的动作,他倒不担心女警会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因为枚小小的身手他最了解,在某些地方,就连谢云蒙也自叹不如。

  低下头,谢云蒙对唐美雅祖孙说:“你们就留在这里等着,我再去看看堵在门口的那个供桌,不管怎么样,等想办法把能拆的部分都拆下来,再看情况吧。”

  谢云蒙说得没有错,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有两个警察在这里,唐美雅也稍稍安心了一点,她觉得这一回救出于恰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

  枚小小现在全神贯注的盯着上面的岩石,这里比较干燥,潮湿的水分应该来自于下半部分的缝隙。枚小小的手移动到与岩石相连的铁条上面,铁条也是干燥的,可她张开自己的手心,却有着一手的锈迹,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铁条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有所不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