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九十六章通往三楼的机关中

第一百九十六章通往三楼的机关中


  颜慕恒双眼紧盯着恽夜遥,听他接下来究竟会怎么说?

  恽夜遥说:“所有问题都会一步一步解释清楚的,不过不是现在来说,现在的时间有限,我们只能先找到能够进入三楼的通道,让柳爷爷他们顺利到达上面再说。”

  “那我就退一步来说吧,”颜慕恒说:“就算你说的小隔间确实存在,你刚才描述的那些位置也是正确的,那么在小隔间里,除了通往柳爷爷那边的楼梯门之外,如果还能打开另一扇门,我想最有可能的就是通向我们这边吧,这边不是直接有向三楼方向打开的房门吗?”

  “不是的,小恒,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恽夜遥耐着性子说:“首先我说的通往三楼的出入口,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们面前的这片墙壁,不信你自己摸摸看,面前的木板上不可能有任何缝隙。其次,墙壁上要是真的能打开出入口,也不可能是整片墙壁一起打开,我估计就上半段墙壁能打开。”

  “也就是说,暗门是不可能通向二楼的,从二楼上来只能走柳爷爷他们刚才走的通道,因为但凡涉及到密室,一定会把出口和入口分开来设计,如果能一起打开的话,那操作就太简单了,根本藏不住秘密,也就不能称之为密室了。”

  “设计密室的人,会把出入口设计得极尽复杂,隐藏在一道一道门或者一个一个房间的背后,我虽然之前没有接触过这样的房屋,不过我可以肯定,这里上面所有弯弯曲曲的走廊,以及下面那些虚虚实实的墙壁,都是为了隐藏三楼上的某一个秘密空间,而这个空间里也许就住着诡谲屋中最关键的人物。”

  “我不能保证这个人是个活人,也许像楼下的那具白骨一样早就死了,留在空间里的只是他的财富或者资料。当然也不能排除别的可能性,这些别的可能性现在还不好说,要得到实质的证据,才能说得清楚,但是,我认为有密室就一定有隐藏着的东西或者人,要不然谁愿意在房子里多费那么多手脚呢,敞亮一点不是更好吗?”

  听到这里,颜慕恒揉着自己手上的伤口,一脸的无可奈何,他实在是没有这个精力去研究这些纷繁复杂的秘密,这栋诡谲屋已经够让人恐怖的了,现在再加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颜慕恒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了。

  恽夜遥看得出他的情绪波动,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除了要让柳桥蒲他们顺利进入三楼之外,恽夜遥还有另外一个打算,那就是必须让颜慕恒弄清楚这里面的关键,而且要让他知道,刚才他是从什么地方把自己带到这里来的。

  如果现在的颜慕恒能够弄清楚这些的话,那么接下来他就有可能抗拒自己突如其来变化的心性,恽夜遥有一种直觉,刚才在一楼玄关处颜慕恒有可能并不是遇到了什么人的袭击,而是在他自己思维改变的间隙中,无意识对那个企图控制他的恶魔做出了反抗。

  恽夜遥的想法确实有些匪夷所思,而且他认为颜慕恒受伤的地方在手心和手腕上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手部是每个人自己最容易碰触到的地方,如果要自我伤害,一般会首先选择手腕,所以演员先生觉得应该给颜慕恒一个机会,让他真正看清楚那颗属于自己的永恒之心,真正看清楚Eternal的真实面目。

  在还来得及的时候,他要用自己的智慧,让颜慕恒掌握这栋房子里更多的秘密,他就能更好的遏制那个躲藏在幽暗森林里的恶魔,不过恽夜遥现在思维中的恶魔,可不一定是杀人凶手,他也许是被狩猎者围困在狭窄空间里的猎物,而狩猎者,我们也不能100%确定就是正义的,狩猎者本身也有可能是杀人凶手,不是吗?

  恽夜遥认为任何事都有反转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有可能落在屋子里任何一个人的身上。

  “好了,我们继续来说密道出入口的问题吧,”恽夜遥把话题拉回原点,说:“我们刚才在房间里打开的那个缺口,只不过是房屋设计者留在那里的一点提示而已,房屋设计者就像是做游戏的人,他在设计了复杂的机关之后,一定会留给解谜者一些提示,所以刚才那个缺口就是告诉我们,我们所进入的房间就在楼梯间的隔壁,”

  “虽然柳爷爷那边的楼梯间,向我们显示出了封闭的信息,但由此可以引申想象,周边还有一个真正通往三楼的楼梯间,或者不是楼梯间,是一扇暗门,一个小小的机关,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唯一不变的是,这些东西存在于我们所在房间的周边,这就是设计者想要告诉我们的事情,所有的机关都存在于房间的周边,而不是在很远的地方。”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要在脑海中把这些空间拼凑起来,找到合理的能够进出的地方,”恽夜遥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继续说:“这就需要思考,而不是一味的胡乱走动。”

  “小恒,你想象一下,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与右侧墙壁外面房间的下半部分重合,也与左侧墙壁外面楼梯间的上半部分重合,乍一听上去,好像很复杂,但其实可以用一个英文字母的形象来表示,那就是大写的H。”

  恽夜遥用手指在墙壁上写出H的字样,继续说:“把H左边一竖的下半部分去掉,右边一竖的上半部分去掉,不就可以明确表示出三个空间的连接点了吗?根据这样的提示,小恒你回忆一下,我刚才是在房间哪个地方发现墙壁缺口的?”恽夜遥问颜慕恒。

  颜慕恒思考着说:“是在大床一侧墙壁的正中央,按照平移的原理来说,应该是在柳爷爷那边楼梯间的墙壁上半部分。可这样还是说不通啊?无论如何想,右边墙壁要是能打开缺口的话,也不可能直接看到左边墙壁里面的人啊?除非我们现在所站立的空间不存在。”

  “小恒,你还是没有完整回答我的问题,我是问刚才在房间的哪个地方发现缺口的?这个问题也包括在哪一片墙壁上,你想一想,刚才我和柳爷爷说过什么话?”恽夜遥继续诱导他。

  “你说我们也遇到了一些困难,让他们暂时不要离开进入的楼梯间,而且把楼梯下面的出入口也关好。”颜慕恒显然没有抓住重点,在胡乱猜测着。

  恽夜遥也不着急,继续等待他的下文。颜慕恒接着说:“你还说你会把缺口一直打开着……”

  “对,就是这句!”恽夜遥适时打断了颜慕恒的话头,说道:“我们离开的时候没有把缺口关闭,但是你看你右手边的这片墙壁上,根本找不到缺口,所以说,当时我与柳爷爷接头的墙壁,不是这一面。我之所以没有关闭缺口,就是为了之后可以更方便的确认墙壁所在的位置。”

  “小遥,我真是弄不明白你的思路,你讲了那么多,我还是像处在迷雾中一样,所以不要再跟我绕圈子了好不好?如果不是右手的这一片墙壁,那还能是哪边呢?其他三面墙壁都朝着不同的方向,更不可能与左手边的空间有什么联系!”颜慕恒不耐烦的说,他脑子里几乎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强迫自己跟着恽夜遥的思维走,这种强迫,又让他的太阳穴开始突突的跳动起来,头顶也开始疼痛。

  恽夜遥也明白自己不能对颜慕恒逼得太紧,不过时间短暂,也没有办法容他细细的一点一滴讲清楚,两个人进入现在的空间已经超过十分钟了,再加上刚才在走廊里浪费的20分钟,他们已经足足磨蹭了30多分钟的时间。

  虽然说有柳桥蒲带着的九个人就在隔壁,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时间拖得越长,变数就越大,谁也不可能保证,他们永远不会有危险。恽夜遥隐约可以感觉到,在上面弯弯曲曲的走廊里,藏着一个他所不能掌控的黑影,这个黑影会什么时候出动?接下来到底会做些什么?恽夜遥完全没有办法预测。

  两个人借助着小手电筒微弱的光芒,继续他们的话题,在恽夜遥的推理中,颜慕恒逐渐在向密室的真相靠拢。当他最终明白恽夜遥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整个人只剩下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无比的震惊,秘密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在震惊之余,颜慕恒终于决定,要重新夺回自己过去放弃的利益和感情,为这栋房子里所留下的善良之人,重新开启不一样的生活。他的决心让隐藏在幽暗森林的恶魔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危机,恶魔开始颤抖,开始撕扯那黑色的披风,也开始拼命与颜慕恒抗衡,争夺那并不属于他的控制权。

  最终的推理时刻还没有到来,但柳桥蒲所在的空间里,却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