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九十七章诡谲屋主屋三楼上的暗影三

第一百九十七章诡谲屋主屋三楼上的暗影三


  走进房间里的男人低着头,地上一枚金黄色的硬币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男人顺手捡了起来,凑到眼前看了看,这是一枚崭新的五毛硬币,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于是他在关上房门的时候,顺手把五毛硬币放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

  进入这个房间,他只是想更方便的窥视那些躲藏在楼梯间里的人,掌握他们的行动,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要紧跟着这些人,并且给这些人制造一定的麻烦,但是又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至于这些麻烦,是要让这些人受伤还是死亡,或者只是受到一点惊吓,那就只有男人自己心里最清楚了。

  男人的脸色看上去非常冷静,他刚踏进房间就看到了墙壁中央打开着的缺口,还有缺口里面隐约晃动的头发和衣服。

  ‘呵呵……入口处开始的第三个拐弯处第一扇门……第四个拐弯处最后一扇门,就是这样……他们永远也不可能知道,我会在这个地方……给他们送出一个大大的惊喜……’

  心里的想法伴随着行动,男人坐到了刚才某个人躺过的地方,当他的手摸索到柔软布料的时候,叹息声也随之从口中溢出来,‘那个人还真是精明啊,一点细节都没有忘记,事情做得如此天衣无缝,怪不得能让他刮目相看呢!要是我的话……’

  思绪到了这里,男人立刻让它戛然而止。因为这个男人不愿意去想接下来的内容,那些内容会让他难过,他必须保持冷静的头脑,才能让自己灰色的脑细胞发挥出最大的功用。

  伸手在布料底下摸了一把,抽出撰紧的拳头,男人走向房间另一头的柜子,那柜子上有几个抽屉,男人打开最上面的那一个,将撰着的手放进去,然后朝下摊开,谁也看不清楚男人手里拿着的到底是什么?

  或许他什么也没有拿,因为当男人的手离开抽屉的时候,里面依然是整齐码放着的黑色笔记本,根本就没有多出来的东西。

  ——

  诡谲屋主屋二楼楼梯间

  在恽夜遥离开之后,柳桥蒲就一直站在刚才打开的缺口下面,老爷子背靠着墙壁,紧盯着楼上楼下的所有人,但耳朵却一直都没有放松,始终在倾听着隔壁房间里的动静。

  他很清楚的听到恽夜遥和颜慕恒两个人走出房间的脚步声,以及他们关门的声音,然后隔壁房间里就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但是老爷子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在听,任何细微的声音他都不会忽略掉。

  现在柳桥蒲脑海中的想法,还不能和其他八个人说,那些还留在塔楼和主屋一楼里面的人,柳桥蒲希望他们能够尽快会合,得到想要得到的线索。

  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柳桥蒲慢慢闭上眼睛,开始努力集中注意力。

  此刻,所有的年轻人都聚集在上下两层阶梯的中间平台上面,他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虽然下面小卫生间出入的门并没有上锁,但是现在谁也不可能单独行动。要是离开这里回到自己所住的房间,路途上究竟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谁也无法预知,也没有勇气去面对。

  男生们低垂着头,一声不吭。而女生们则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事件能够尽快过去。女人没有男人那样的探究性,她们的恐惧要远远超越好奇,所以如果事情可以平安过去,就算不让她们知道真相,估计这些女孩子也没有人会去追究。

  王姐始终搀扶着厨娘紧挨在柳桥蒲身边,他们有可能是这些人之中,对老刑警最最信任的两个人了,也是这些人之中最依赖他的人,厨娘虽然身体羸弱,但一直强打着精神,看着柳桥蒲的脸,好像要从他脸上看出一些真相来一样。

  老厨娘那张瘦削的脸上,虽然充满了惊恐,但是我们却很难从她瞳孔感觉到担忧之色,也许这一点并不重要,没有必要去深究。

  老爷子看似闭目养神了片刻之后,突然之间朝下喊了一句:“秦森,你来听听看这个是不是西西的声音?”

  “西西?!!”秦森瞬间感觉到很不可思议,他早就把西西这个人抛诸脑后了,西西跟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挂钩的关系,为什么老爷子听到西西的声音要叫他来确认呢?

  秦森犹豫着没有移动脚步,而是朝着柳桥蒲问道:“柳爷爷,我根本就不熟悉西西的声音,要是单明泽在的话……”

  “我让你来听你就过来听,哪那么多废话,待会儿我也会让其他人都来听一下的。”柳桥蒲不耐烦地说道,秦森觉得老爷子的暴躁脾气似乎又要爆发了,于是只好乖乖走上楼梯,把耳朵贴在柳桥蒲指定的位置上。

  果然,房间内部传出细微的声音,好像有一个人正在走动,但是走动的声音根本不能证明这个人是男是女,柳桥蒲究竟是根据什么直接说出了西西的名字呢?秦森根本想不明白。

  他倾听了几秒钟之后,抬起头来继续问:“柳爷爷,里面确实有人在走动,但您为什么会认为是西西呢?”

  “我没有肯定里面的人是谁,我只是假设而已。”

  “这种假设也太武断了,”秦森带着些微抱怨的口气说:“柳爷爷不能光凭脚步声就胡乱猜测啊!”

  “谁说我是胡乱猜测了,里面的脚步声那么轻,难道不像是女孩子的吗?而且你想想,这栋房子里还剩下几个女孩子?桃慕青、文曼曼、夏红柿都在这里,小小的脚步声要比这重得多,所以我只能猜测是西西了。”

  “也许是一个男人垫着脚尖在走路啊,男人踮起脚尖来的话,脚步声也会很轻的。何况我完全不熟悉西西这个人,您让我来确认,不是多此一举嘛!真的没有道理……”

  “我有没有道理不是你能判定的,你也不用那么激动,我问你,如果伸长手臂的话,你能够到上面的缺口吗?”

  “这个啊……”秦森不情不愿地把右手举到最高的位置,他的身高在1米76左右,伸长手臂垫起脚尖的话,手指刚好够到墙壁上方的缺口,还能伸进内侧摸到一点点墙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