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一百九十九章无意之中透露的信息

第一百九十九章无意之中透露的信息


  柳桥蒲用足力气大声吼道,可是他的话,第一次什么用都没有。老爷子没有办法,只能朝这几个年轻人的方向追过去,希望能把他们拽回来。

  突发状况让大家都忽略了依然挂在缺口下面的文曼曼,如果他们能稍微注意一下的话,就会发现文曼曼好像看到了什么令她惊喜的东西,微笑正在一点一点爬上她的脸庞。

  而且文曼曼的两条手臂已经有一半进入了缺口里面。她正在把身体的其它部分也用力挤进去,乍一看像是被墙洞吸进去了一样,非常诡异。

  王姐搀着厨娘一直紧跟在柳桥蒲身后,老厨娘一手紧捂着心脏,另一只手拽着身边人的衣襟,气喘吁吁地向下挪动脚步。脸色惨白的,好像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晕倒,刚才的惊吓对一个心脏本就不好的人来说,确实够呛。

  第一个冲进小卫生间的人不是连帆,而是秦森,这个男人早就被吓坏了,表情中的惊恐程度,比其他人都要更加浓重。他伸出双手扑向小卫生间外侧的房门,可是这个动作却被身边突如其来发出的说话声给定在了半空中。

  说话声来自于秦森熟悉的一个人,也是柳桥蒲刚刚才提到的人——恽夜遥。

  “秦先生,有必要这么惊慌吗?你们应该从这里进入!”

  ——

  12月31日下午,诡谲屋主屋一楼

  当谢云蒙走出厨房的时候,眼前的一幕确实让他非常震惊,怖怖坐在会客厅唯一的一架钢琴前面,乔克力则坐在她的身边。两个人正在轻声交谈,怖怖的手指还在不停弹着钢琴,月光曲的音乐声充斥满了整个会客厅,甚至连书房密道里,都能听得到。

  谢云蒙问:“怖怖,乔克力,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会在客厅里面?怖怖应该跟着老师才对啊!”

  “啊!是谢警官。”乔克力看到谢云蒙站在书房门口,站起身来说:“主屋二楼那里发生了一些特殊状况,怖怖意外落单,所以柳爷爷让我跟着一起出来保护她。”

  乔克力的话谢云蒙相信,所以他转向怖怖问:“你们刚才一直都在会客厅里面吗?”其实谢云蒙是想知道怖怖和乔克力究竟在谈些什么事情,可是他不想惊吓到小姑娘,因为在谢云蒙的思维中,怖怖同文曼曼一样,可能会随时发生变化。而且怖怖常年被封闭在这栋屋子里面,性情上应该要更加敏感才对。

  但是此刻的怖怖却显得很大方,她面对谢云蒙回答说:“我在和乔先生讲过去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情,我觉得你和乔先生都是值得信任的人,所以我愿意把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你如果还不信任我的话,那就太过分了,怖怖,”乔克力假装生气嘟囔着说:“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你居然也会有如此凌厉的一面。从一开始到现在,你都表现得那么胆小,让我完全不敢相信刚才的行为是你做的。”

  乔克力的抱怨,引起了谢云蒙的好奇心,刑警先生问他:“怖怖刚才做了什么让你这么难受?”

  “不是难受的问题,是惊恐!!”乔克力加大音量说,然后他把刚才怖怖的行为对谢云蒙说了一遍,本来以为谢云蒙听完后会非常震惊,没想到刑警先生居然淡淡一笑,说道:“这也是一种害怕的表现啊!当一个人无法发泄出心中恐惧情绪的时候,她就会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来确定身边人是不是安全,是不是值得信任。其实你只是因为和怖怖接触比较少,所以她才很难信任你。”

  乔克力凑近谢云蒙,他仰起头,指着脖子上的血痕说:“我差点就死了!要不是因为担心她会有生命危险,我刚才就顺着书房地下室跑了。”

  “可是正因为你回来了,没有抛弃我,我才会将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呀!”怖怖慢腾腾走到乔克力边上说,脸上挂着笑容。她那双因为做家务满是冻疮的手揉搓着衣角,看上去脸红扑扑的,带着抱歉的神情。

  谢云蒙不想浪费时间,他和枚小小还在担心塔楼里的文玉雅,所以他跨出一步,将还留在书房里面的人让到门外,然后说:“大家先到娱乐室里面再说吧,等一下乔先生你帮我暂时照顾一下这些人,我和小小到蓝色塔楼密道里面去接文阿姨和没有受伤的单明泽,很快就会回来。”

  “没有受伤的单明泽?”谢云蒙的话让怖怖和乔克力都感到很诧异,明明单明泽在柳桥蒲的身边,而且还受了很重的伤,怎么又会多出来一个没有受伤的单明泽呢?

  谢云蒙知道他们一定会有疑问,但现在不方便说明,要等到接回文玉雅,外围所有人会和之后,才能坐下来好好解释清楚。

  但是怖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谢云蒙愣住了,她说:“谢警官,恽先生是不是也在塔楼里面?”

  怖怖的话一出口,枚小小就瞬间看向了谢云蒙,她没有意料到小姑娘会突然提起恽夜遥,现在恽夜遥和颜慕恒单独在一起,如果让谢云蒙知道的话,接下来的计划就要打乱了。

  要不是文玉雅临时出事,枚小小本来可以紧跟恽夜遥的动向,但是等她安排好单明泽和文玉雅之后,再回头看塔楼上面,恽夜遥和颜慕恒都不见了,也就是说,现在根本没有人知道恽夜遥和颜慕恒到底去了哪里。

  枚小小插嘴说:“小蒙,文阿姨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还是先去看了她的状况再说吧。”

  但是谢云蒙根本就没有接枚小小的茬,他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皱起眉头问:“颜慕恒在不在老师身边?”

  “哎?谢警官,怖怖问的是恽先生,你怎么提到颜先生了?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过他,他不是一直在户外吗?”回答刑警的是单明泽,而且单明泽一副完全弄不明白谢云蒙意思的样子,让谢云蒙瞬间意识到事情不妙。

  “颜慕恒刚才进屋子了,我让他去和老师会合,你们当时不是在餐厅里面吗?”

  怖怖回答说:“在柳爷爷昏迷的时候,我们确实聚在餐厅里,而且恽先生也在,可是柳爷爷苏醒之后,就带着我们进入了娱乐室的暗门里面,那也是恽先生安排的。”

  “柳爷爷中了凶手下的毒之后,先是单明泽莫名其貌消失了,然后西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再后来,恽先生让我们躲进娱乐室暗门后面的小房间里暂时藏身,自己则留在了餐厅里面。”

  “老师没有阻止小遥吗?”谢云蒙问道,他的脸色将小姑娘吓到了。

  怖怖往乔克力身后缩了缩,才继续说:“当时柳爷爷精神状况很不好,还没有恢复过来,我们一直躲在娱乐室暗门后面的小房间里,直到受了伤的单明泽先生重新出现,才继续行动的。”

  很明显,谢云蒙已经处于暴走边缘了,枚小小太了解他对恽夜遥这个知己的情谊,也了解谢云蒙接下来会怎么做。但是现在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催促着众人朝娱乐室方向移动。

  等大家走进娱乐室的时候,谢云蒙已经从怖怖和乔克力口中大致了解到了他不在时候,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没有犹豫,也没有停顿,谢云蒙一把拉上枚小小,就匆匆朝蓝色塔楼里面冲进去。恽夜遥居然和颜慕恒单独在一起,刑警先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得下心,尤其是在他看到颜慕恒的变化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