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十七章纸牌别墅的初步解析二

第两百十七章纸牌别墅的初步解析二


  诡谲屋主屋二楼,六边形房间一侧出入口,进入三楼的房门对面

  谢云蒙和引导者被堵在了房门背后,引导者自己将房门锁闭的,现在却自己丢了钥匙,他简直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蹲在地上抱着头不知所措。谢云蒙双手叉腰,也是一脸无奈。

  事情居然会被卡在这种地方,谁也料不到,谢云蒙问:“你再仔细想想,你把房门钥匙丢到哪里去了?”

  “我真的想不出来,我刚刚在三楼房间里差点没被吓死,根本没有人碰过我身上的东西,除了特定的人物之外,谁也不知道我身上有钥匙。要不……要不你就撞门,管他楼上听得到听不到呢!反正有小小和老爷子在,谁也跑不掉!!”蹲在地上的人猛的站起身来,冲着谢云蒙说。

  谢云蒙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打得他又捂着头蹲了下去,刑警先生压低声音吼道:“怪不得老爷子总喜欢揍你,我要能撞门的话,我还在这里问你做什么?!钥匙啊!快想!!”

  “那……不,我想不出来!!”地上的人也急了,抬头怒吼。

  谢云蒙在原地踱了几步,突然之间说:“拆锁,你给我守着刚才进来的地方!”

  “好!我马上去!”引导者还算拎得清,赶紧回出去把守了。

  谢云蒙倒不是害怕他们会遭到袭击,而是不想让外面的人突然进来,人一多,计划就容易出现纰漏。

  引导者离开之后,谢云蒙就开始在他所处的空间里去找工具。能够找到工具那是最好,万一找不到工具的话,谢云蒙就只能回到一楼去找趁手的工具了,因为徒手是绝对不可能把锁整个卸下来的。

  他现在所处的空间看上去很奇怪,大门对面的墙壁弯弯曲曲的,有好几个突出的角,就像是墙壁砌好之后,又从两边用力挤压了一下,使得中间压变了形,谢云蒙仔细观察着这些突出的角。

  他想起一楼的结构,在心中与之对应着,谢云蒙并不是个不会动脑筋的人,他只是相对恽夜遥和莫海右来说,没有他们的脑筋那么快。楼下总共分为三个区域:头一个区域是书房和客厅,与这里相距太远,可以排除。

  第二个区域是餐厅和厨房,整个形成一个巨大的四方形,可以分出五片墙壁来,四周四片和正中间一片横向的墙壁。靠近客厅的那片墙壁可以排除,因为它是与客厅共享的。

  与娱乐室共享的那一片墙壁是关键,那里肯定是承重墙,也肯定在二楼这些房间的中心点上。围绕着它总共可以形成四个三角形,也就是四个墙角。

  横亘在餐厅和厨房之间的墙壁与承重墙之间呈t形,可以形成两个三角形。一个开口朝下厨房,一个开口朝向餐厅。也就是说‘纸牌城堡’首先有了两个支点。然后是娱乐室,除了共享的那一片墙壁之外,娱乐室还剩下四片墙壁。

  排除掉靠近卫生间和塔楼的那三片墙壁,就只剩下了大沙发背后的另一片承重墙。娱乐室和餐厅的位置最起码要有三片承重墙,要不然的话,二楼那么多房间撑不起来。

  娱乐室大沙发和书报架背后的那片墙壁,其实和同餐厅共享的承重墙也形成一个t形,只不过这个t形空间是一大一小,而不是像餐厅和厨房那么平均。

  以此看来,这里也形成了两个三角形,一个开口朝向娱乐室,占用的空间比较大。另一个开口朝向视线范围看不到的地方,占用的空间比较小。进入恽夜遥发现的暗门之后,等于就是进入了那个看不见的空间里。

  说到这里,又出现了一个矛盾的地方,综上所述,娱乐室背后看不见的空间也应该在一楼,但是之前,柳桥蒲他们是直接进入二楼的,这又怎么解释呢?

  其实很简单,这一片空间事先就被占用了,大家记得怖怖是怎么从二楼回到一楼的吗?她当时站在连接二楼小隔间和六边形大房间中间的移动墙壁背后。

  在移动墙壁的前面,是一条短短的通道,这个大家都可以看得到。问题就出在移动墙壁的后面,那里的地板其实可以打开的,随着墙壁的转动,连带着地板一起会移动。

  这就像是那种套在一起的塑料块一样,其中一块是空心的,另一块要稍微薄一点点,是实心的。实心的那一块连接在空心那一块的中间,可以向里推动。而站立着的墙壁从中间断开,就像门一样,两头可以分开移动。

  当靠近厨房的那一头墙壁向前推动的时候,实心地板就缩进了空心地板的中间,墙壁后面的那块地板填补上前面缺失的地方,后面不就空出来了吗?这个时候,墙壁上的人站在一楼的承重墙顶端,他只要松手,就可以直接进入一楼厨房。而墙壁会因为中间的弹簧慢慢自动恢复原状。

  当靠近娱乐室那一头的墙壁向前推动的时候,空心地板就套在了实心地板的上面,另一头墙壁后面同样有连接着的地板贴补上缺失,也同样会空出一块来,站在承重墙上的人只要松手,便可以直接进入一楼娱乐室背后的秘密空间,自然墙壁也是会慢慢自己恢复原状的。

  那么我们倒过来分析,只要有人在二楼操纵可以移动的墙壁,而娱乐室背后秘密空间顶板上又携带着可以爬上去的垂直挂梯,情况会怎么样呢?情况就会变得非常简单,上头的人推开一点点秘密空间的顶板,维持住不动,将垂直挂梯正对着即将打开的暗门内部。

  当柳桥蒲带领大家进入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只能看清楚垂直在眼前的挂梯,本来他们就是想要进入二楼的,有梯子当然会爬上去,只要老刑警带个头,其他人就绝不可能去独闯梯子背后黑暗的空间,毕竟已经发生了杀人事件,没有人有这个胆量敢单独行动。

  等到进入的人全部都上到二楼之后,上面拉紧墙壁的人再慢慢松手,地板就会一点一点恢复原状,柳桥蒲只要跟大家解释说,这也是机关的一部分,就不会有人提出异议了。

  这样一来,他们不就直接进入了二楼吗?二楼那间呆了很长时间的小隔间,其实就在一楼娱乐室后面秘密空间的正上方,不过比它更小更窄而已。上面同样也带有一扇门,那扇门就是受伤的单明泽进来的地方。

  那么大家不用猜就可以知道,第一次在上面控制墙壁移动的人是谁呢?除了受伤的单明泽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第二次才轮到怖怖溜出去给大家控制墙壁。怖怖失手掉进一楼厨房间,乔克力跟着跳下去保护她也可以解释得通了。

  谢云蒙当然不可能想得那么多,他毕竟还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些地方,一般人的想象力不会丰富到那种程度。他只是在思考,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到底距离一楼哪一块空间最近?这里如果没有工具的话,他要回出去拿工具需要多长时间?

  ‘这里的墙壁全都是木板拼接的,要是能卸下一块来的话不定可以派上用场。’谢云蒙想着,双手在那片‘挤压’变形的墙壁上面摸索着,不时用拳头击打木板拼接之间的缝隙,希望可以找到松动的地方,哪怕是卸下一个钉子来,或者卸下一块碎木板来,他都可以派上用场。

  ‘呼~这奇奇怪怪的地方,还真让人难办!他也是,怎么连个钥匙都看不住?!’心里抱怨着,焦躁让他的手越来越用力,可是要找到突破口谈何容易。

  趁着他的心,那扇门三两下就解决了,可是凑着恽夜遥的计划,刑警先生感觉不是一点点的憋屈,虽然刚才的引导者已经告诉他说,恽夜遥和柳桥蒲快要会和了,但快要和已经会和是有区别的,谢云蒙不可能不担心。

  想起小遥脖子上的吻痕,谢云蒙突然之间一股怒气冲上心头,狠狠的一拳砸在墙壁上,墙壁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吓得离他不远的引导者回头朝着他的方向低喊:“喂,我说你,干嘛呢?!”

  “砸墙!”谢云蒙没好气地回怼。

  “砸墙和砸门有什么区别?你要想让上面听到的话,索性砸门得了,我们还能省力点呢!你砸墙算什么意思?”

  “让他们听错声音的方位,搞不清楚我们在什么地方?”谢云蒙其实是在胡乱找理由,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刚才那一下是无心之失。

  “我的天哪……”不远处的引导者扶额叹息:“不愧是老爷子的徒弟,你们俩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比我还像!还能不能有什么好的理由了?那么窄的空间,你砸这边或者那边有什么区别?明明就是失手,还死不承认!!”

  “你少说几句吧!小心我砸你!”谢云蒙正在火头上,拉起来就吼,不知不觉音量又提高了几个分贝,站在他不远处的人只好禁声,再吵下去,不知道刑警先生还会说出什么话来。

  这是在诡谲屋中谢云蒙第二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第一次是因为恽夜遥莫名其妙被人吻了,第二次是因为恽夜遥瞒着他单独和颜慕恒在一起,反正都是为了恽夜遥,他想不承认自己的感情心里都过不去。

  扶墙叹息了一声,谢云蒙努力稳定心绪,他这样一次又一次失态可不是好事,他需要好好配合老师和小遥,凶手现在还躲在暗处,所有人的秘密在一点一点公之于众,他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差错。尤其是小遥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