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三十二章‘我’的过去和现在第六幕中

第两百三十二章‘我’的过去和现在第六幕中


  15年前的明镜屋,第二个‘我’

  但我发现那个女人代替我位置的时候,她还没有满30岁,却依然与我相差了整整十岁以上,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学未毕业的孩子。根本不明白父亲的用意是什么?当时明镜屋还没有建造起来,父亲也没有成为人人追捧的预言家。

  后来,因为我的梦境,我们拥有了明镜屋。一开始,父亲还当我如珠如宝,总是来问我梦见了什么?还让我时常留在自己喜欢的书房里,看到各种各样的书,希望我的梦境能越来越真实。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梦境反而越来越少了,甚至在我做不出梦来的时候,父亲开始强迫我去睡觉,自然我在他的眼里也不如以前那么珍贵了。

  渐渐地,就像总是被强迫吃饭的人得了厌食症一样,我觉得自己也得了厌睡症,极度地厌恶睡觉,这让我越来越抑郁,越来越喜欢一个人独处,也越来越思念母亲,虽然自从母亲离家出走之后,她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我。

  我越来越喜欢一个人呆呆的坐着,就算是晚上也一样,有的时候,为了躲避父亲的监视,我坐到明镜屋的天桥之上。那里很高很高,高到让我忍不住生出一股想要跳下去的冲动。但是跳下去应该也不会马上死掉吧,因为下面就是雪地,雪地不是像棉花一样松软的吗?怎么会摔死人呢?所以我放弃了这个念头,觉得索然无趣。

  每一次,父亲晚上发现我房间里没有人影的时候,就会在整个屋子里疯狂地找我,直到把我找出来为止。他不是在仓库的角落里,就是在天桥上找到我。我发现,只要他在天桥上找到我,他就会吓出一身冷汗,连手脚都会哆嗦个不停。

  这个发现居然让我高兴起来了,因为我认为自己找到了一种证明爱的新方式。所以自此以后,我去天桥的次数更加频繁了,我希望时时刻刻证明父亲是爱我的。

  不过这种日子过了没有多久,我的梦境就枯竭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成年,梦境的孤寂反而让我放松下来,让我感觉人生可以重新开始了,可是,这个重新开始并不是我希望的样子,父亲将我关进了那幽深黑暗的地方,永远不许我踏足自己曾经居住过的每一寸空间,并且把所有的出入口全都锁住了,只有他和管家先生可以来给我送饭,还有就是那个我厌恶的,据说已经过了30岁的女人。

  只有他们三个可以到楼上来看我,父亲和管家先生是来得最频繁的,但是他们两个人竟然不同,父亲上来时总是皱着眉头,问我一些同一件一模一样的问题,在得不到答案之后,他就会甩手离开。也不会给我带各种各样好吃的,和各种各样好玩的东西。

  可是管家先生却那么温和,那么善良,他像个真正的长辈一样照顾着我,从不提起我讨厌的事情,我屋子里所有的玩具和零食都是他带给我的,还会偷偷把那些我以前喜欢的书送到我的房间里来,让我藏好了慢慢看,反正书房里的书那么多,父亲也不会经常去看,少个几本,他根本不可能发现,管家先生就是这么说的。

  他不喜欢父亲,我可以看得出来,他同我一样不喜欢那个古板的,可怕的人。而且,管家先生非常英俊哦,他虽然已经年过五旬了,但却依然保养得很不错。他也是这栋屋子里唯一一个不怕父亲的人,有的时候,我难得看见他和父亲擦肩而过,父亲总是佝偻着背,眼里露出惊恐的神色。

  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我们刚刚来到明镜屋的时候,没有管家先生呢?如果那个时候有管家先生的话,我也不至于被父亲那么容易的囚禁起来,我想管家先生一定会帮我的,甚至他会命令父亲,把我继续留在我喜欢的空间里,一定会这样。

  再后来的事情我就记不得了,因为我生病了,病的很重,不是身体上的痛苦,而是思想上的痛苦,是那种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想不透彻的痛苦。我开始越来越向往解脱,越来越向往走向根本不存在的黑暗深处,仿佛那后面有我想要的幸福生活一样。

  管家先生对我说:我确实是生病了,但是这种病不会让我死亡,我会渐渐好起来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总是拼命摇头,我才不要好起来呢,除非他们让我离开明镜屋,让我回到以前的学校里去继续念书,那样子,我才会真正好起来。

  可是每当我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管家先生却总是沉默不语,只有在那个时刻,他会阴沉得像一尊雕塑,让我捉摸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有时候我问得急了,他就会说:“很多孩子,有很多孩子都是和你一样的,你必须为他们着想,明白吗?”

  但我完全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孩子和我是一样的,我是那个最最特殊,最最孤立的一个,我又为什么要为其他人着想呢?所以,我也同管家先生一样,变得越来越阴沉了。

  我的人生,就像是被擦干净的黑板一样,再也不会有任何波澜,再也不会有人在上面留下字迹,因为,这块擦干净的黑板,虽然使用年限还不长,但却即将面临着废弃的命运……

  在此后的许多年里,我一直都在生病,管家先生也不再出现了。我手边的那两本黑色笔记本,代替了他给我的所有玩具,每天每天,我把自己的不开心和生活点滴记录在笔记本上,还有我那永远也流不尽的眼泪。

  在这样阴暗狭窄的空间里,我反而开始喜欢睡觉了,也许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吧,我的大脑越来越昏沉,我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双手,很多时候都会想象,这双手变成白骨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手指一定很细,白色的尖端就像是针尖一样,谁碰到都会流出血来。

  然后呢,我环顾着四周的墙壁,虽然没有灯光,我看不清楚它们的颜色。但我可以想象,将来,这些墙壁之间厚厚的砖瓦层中,也许就会腾出一片空间来,成为我的坟墓。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如果父亲不把我带离这个阴暗之地的话,他能把我安葬到哪里去?

  ——

  这里说到的管家先生,并非我们现在所见到的那个管家先生,两个人是不同的,至于他们之间有些什么不同,请大家按照年龄自己去猜测吧,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告诉大家,这个管家先生是一个让安泽也感到害怕的人,是一个控制着安泽和诡谲屋女主人命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