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三十四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三

第两百三十四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三


  枚小小带着两个男人,不停在雪地里寻找着,他们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找到西西,要不然的话,所有的人都会葬身在严寒和大雪之中。

  也许是老天爷眷顾,当枚小小感到精疲力竭的时候,她插入雪地中的手,突然之间摸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那不是雪,是比雪更有韧性的,不会融化的东西,而且,还能感受到上面的一丝丝温度。

  枚小小赶紧对后面两个男人说:“小航,小泽,快过来,西西可能就在这个下面。”

  “真的吗?”两个男人一起跑过来,立刻帮着枚小小手忙脚乱刨开她手臂四周的积雪。当地上的白色洞口几乎可以埋进去半个人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了被冻僵的西西。小姑娘此刻身上已经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连口鼻都被封冻起来了。枚小小顾不上喘气,拼命用手打碎西西口鼻上的冰层,然后对着两个男人说:“快点,快点把她抬出来,或许还有救。”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希望西西可以活下来,所以用不着为小小命令,叫小泽的男人已经将西西扛到了自己肩上,而那个叫小行的男人则跟在后面扶着希希的身体,他们刚想拼命往鬼屋的方向跑去,这个时候,却听到后面有一个人呼喊他们,这个人正是受伤的杂货店老板娘。

  老板娘对着梅笑笑他们的方向喊,不要在过去了,那边缘,赶快到我这里来,他扬着手里的毛毯,对着几个人拼命呼喊着,

  李小小权衡了一下利弊,往后走的话,老板娘那里确实更近,而且,你老板娘手中就有毛毯,可以立刻把信息包裹起来,再说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考虑那么多,有一个人接应总是好的,于是他们马上调转方向,朝着杂货店老板娘在你的餐馆后门跑去。

  到达那里的时候,三个人早已没有办法,才看出本来面目,浑身上下像个雪球一样,眼睫毛都被冻结了起来。他们把熙熙交给老板娘,带进屋子里之后,并没有因老板娘的要求,到屋子里去休息一会儿,立刻向鬼觉悟的方向重新出发了。

  枚小小必须要回到鬼去不去?里面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谢雨蒙玉瑶和刘乔普都还在未知的地方,梅晓晓不可能在餐馆里等待或者休息。不过他身边的两个男人,您家小行的那个人,跟这枚小小一起像鬼绝无回去,因为鬼节,吴总还有他最在意的亲人。

  名叫小泽的那个男人则留在了杂货店老板娘身边,帮着她照顾茜茜,老板娘自己也受伤了,没有力气把信息搬上搬下,所以必须留下一个男人来帮忙。

  西西是否能真的能活下来?没有医生在旁边,他们很难判断,但是,李晓晓已经尽力了,他没有办法再做到更多,嘻嘻,是生是死,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三个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回到了鬼屋门前,里面的人也已经到门口来接应了,他们手里拿着沙发上的坐垫还有塔楼里拿来的被褥,手忙脚乱的给刚刚进门的人过上,等到达空调间里之后,大家才发现,出去的三个人,脸部,手部,还有脖子下面的皮肤,都已经被冻伤了。

  李晓晓因为t大吧台时被刮伤的脚腕,大概是在雪地里被冻得太久了,此时脱下鞋袜,可以看到一大片青紫,伤口周围肿的老高,估计走路都有些困难。

  他奶奶也算是急中生智,自己和伢一人一边,像枚小小的脚抱进怀里,替他误诊,而其他两个男人的情况稍微好一点,则被毛毯,裹得像个熊猫一样,一切也赶紧从厨房里端来了热腾腾的开水,看他的样子,好像对这种屋子里的情形非常熟悉。

  这个时候,杂货店老板早已极向文女士的餐馆方向回去了,因为担心老婆,在没小小她们回来之前就已经走了,现在估计也应该到达了文女士的餐馆,在照顾老婆和希希了。老板没有受伤,再加上在主里面恢复了一点体力,所以应该可以回的餐馆那边去,没有多大的问题。

  这是第二次在雪地中的救援,但是这次救援却没有一开始的那次那样顺利,如果西西死亡的话,他身上有可能隐藏的秘密,也许会永远埋藏,因为这里每一个孩子,每一个与15年前挂钩的孩子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有一段自己的经历,每个人都不知道对方的经历究竟是什么?所以,一旦其中有一个死了,除非能找到知情者或者亲人,要不然的话,就代表这个孩子的经历被永远埋葬了。

  我们当然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也不希望再有人凄惨的死去,希望老天爷能够眷顾西西,让他看清楚,真正爱她的人究竟是谁?让他不要再做出傻事,着自己与别人的性命于不顾。

  ——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色的梦境又开始在小姑娘脑中徘徊,这次,梦境里的人靠得他更紧了,也不再那么悲伤和彷徨,而是伸出双手,想要拥抱他,亲吻她。

  西西本能的拒绝着一个人,向后退去,戒备依然充斥在他的心头,从内心来讲,这界碑已经比刚才要松懈了许多。

  看着夕夕瑶头,拒绝的模样,男人低下头去,也随着目光一起向下坠去,仿佛因为七夕的拒绝而再次颓丧。

  梦中的奇异与现实中的话语交叠在一起,开始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我不需要你,请你离开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我真的再也不需要你了,’

  不嘻嘻,我知道,以前我错了,我不该提及的花你的钱,我……请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我是真的爱你,嘻嘻,懒得急躁的声音在西西耳边响起,可是,这声音陷入白色梦境董希希的耳朵里,又变成了另外一番滋味,

  你不要再拿这种话来威胁我,梦中的女孩轻声讫语,依然在反复拒绝着男人充满爱的话语和心意你不要威胁我,你每次都这样,温柔的对待我,然后,从我口袋里掏走所有的钱之后,再把我丢在一边,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一次也没有,我现在只爱小于

  小于!!男人突然之间直起身体,惊愕的问道,是诡谲屋中的小于吗?

  梦中的西西只是拼命摇头,他的脑子还陷入在那深水的白色幽暗森林之中,根本不能完全理解男人所说的话。

  你不要着急,慢慢来,嘻嘻,能有意思,已经是奇迹了,在西溪边上的杂货店,老板娘说,他因为刚才出去勉强记忆,现在身上的伤口重新裂开了,杂货店老板正坐在床的另一头,顾不上自己手背上的冻伤,在给老婆换药,换纱布。

  看到希希又陷入昏迷之中,抱着夕夕的男人,也只能将疑惑咽回肚子里去,这里只有一间卧室,所以,跟女人只能躺在一起,而且下面的空调坏掉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到楼下去。

  厨房里所有一切用电的设备都被杂货店老板拿到了上面,还有那些可以方便主食的食品,暂时,他们在这个小空间里挨个一两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只要不断电,空调不坏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