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四十二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四:山下凶杀案的初步陈述

第两百四十二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四:山下凶杀案的初步陈述


  留在餐馆里的正是没有受伤的单明泽,等到一切安定下来之后,单明泽反而开始冷静不下来了,首先,西西为什么说他爱的人是小于?小于应该是诡谲屋厨娘的儿子,而且是怖怖的男朋友。

  西西同诡谲屋以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这一次,她会来到山上,虽然是单明泽的过错。但是,单明泽一开始并没有打算来到诡谲屋所在山崖,而是想要在无人的山道之上,向西西寻求山下那桩事件的真相。

  那是一种因偷窃而引发的凶杀案,目击者正是西西那位死去的姨母。可是,单明泽和西西都没有向其说明的是,死去的中年女人其实不是西西的姨母,而是西西家里的保姆。

  西西是一个养女,17岁之后,养父母就到国外去了,一直都是由家里的保姆照顾。西西平时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学校里,或者和朋友们在一起,在家的时间不多,所以和保姆接触的时间也是极少的。

  单明泽记得,自从几年前自己和西西认识之后,就开始热烈追求她,西西很美,这一点单明泽不得不承认。最早的追求确实是因为贪恋西西的美貌和她丰厚的家底,但是渐渐的,单明泽在不知不觉中真的爱上了西西。

  那几年里,单明泽找尽各种理由到西西家里去,搭上西西所有的朋友,只为了让自己更加靠近美貌女友。很长一段时间,单明泽以后西西家的保姆处得不错,每次去,保姆都会热情欢迎他。

  可是就在凶杀案发生的几个月之前,西西家的保姆态度突然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根本就不欢迎单明泽踏入家门,甚至还把他和西西的事情打电话告诉远在重洋之外的西西养父母。

  在西西和保姆对单明泽有意无意的指责之中,单明泽稍微猜到了一点端倪,好像是因为西西家经常丢东西,而且自己花女朋友钱的事情,也被他们家的保姆知道了,随意态度才会转变的如此之快。

  保姆把单明泽当成了吃软饭和偷窃的无耻之徒,这件事,无论单明泽如何澄清?西西和保姆都不相信他。

  好事发生的几率总是很小,而坏事,要么不发生,一发声就几张一起来。至少单明泽是这样认为的,就在西西和保姆误会他的同时,,他发信西西居然有了新的男朋友。

  本来,偷窃的事情她们也没有证据,单明泽如果真的只是贪恋西西家里那点钱的话,他完全可以甩手走人,分手就分手,以后也不是找不到有钱的女朋友了。可是,那个时候单明泽已经真心实意的爱上了西西,不愿意失去她。

  大着胆子跟踪了好几次之后,单明泽也没有发现西西新交的男朋友是谁?反而自己让西西拆穿了好几次,导致两个人的关系更差。

  以上所有的一切,都是西西家那桩凶杀案之前发生的。凶杀案发生的当天,好像是魔鬼在捉弄单明泽一样,他莫名其妙来到西西家,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当时两个人面临分手,单明泽本来是想将西西以前给他的家门钥匙还回去的,顺便找西西再好好谈一谈。

  可他进入西西家里的时候,就发现邻居太太瘫软在客厅地板上,腹部还被人砍了一刀。单明泽还没有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西西回来了,当时,太太的意识还算清醒,她没有说单明泽就是凶手,而是在两个人的帮助下报了警。

  西西自然非常怀疑单明泽,单明泽对她的解释根本就没有被相信。他在报完警之后还没有死亡,因为是在西西家里,又没有证据指认是单明泽杀了人。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单明泽到达西西家的时候,被人看到,时间上与西西回家不过相差了五分钟左右而已,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单明泽动手杀人的几率很小。

  单明泽被留在了邻居太太身边,而西西和随后回来的保姆则先到请局里去录口供,她们提供了关于盗窃的口供,两个人的矛头全都指向单明泽,但却拿不出证据。警察没有逮捕任何人,而是让他们三个近段时间内不要离开本市,等到案件调查清楚之后再做定论。

  后来,等西西回家之后,邻居抬头和单明泽都已经不在了,单明泽大概是被警察带回警局去了,而邻居太太是生是死,西西至今都不知道!因为她早已经预定好,要到这边的度假村酒店里来当为期一个月的临时服务员。

  西西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开邻居太太事件对她造成的影响,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警方后来一次也没有再来找过她,而单明泽也没有来过。直到他们遇到雪崩的那天,西西才见到了行色匆匆的单明泽。

  单明泽是来找西西寻求真相的,因为邻居太太死了,他根本不知道死亡愿意,而警察在调查这桩案子的时候,显得越来越神秘,甚至查到了戴宗山上面,单明泽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个邻居太太还有西西有什么关系?

  同时,他也不希望西西在采取回避的态度,想要劝服西西向警方澄清一切事实,单明泽相信,西西绝对不可能是杀人凶手,但是西西身边的保姆,他就没有那么高的信任度了。

  当时,在雪崩之前,单明泽和保姆互相指责,发生了冲突,但三个人受伤的原因远远不止这些,当时山上还有另外一个人,单明泽确定那一定是个男人,但是,混乱中,单明泽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额外者的面目。

  怀抱着身体依旧冰冷的西西,单明泽在努力回想过去发生的点点滴滴,西西在度假村的时候,明明答应同他一起上山探寻真相,却在半山腰上突然之间要与他分道扬镳,保姆的行为也变得非常激动!这一切都让单明泽迷惑不解,太奇怪了,为什么他们的态度会如此转变呢?

  到了山上之后,西西醒来也一直在回避他,单明泽甚至可以感觉到,西西是真的把他当成了杀人凶手在回避!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事实上,西西的回避与害怕,都有可能是她在褐色塔楼醒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神秘男人在作祟。这个神秘男人,西西以为他是小于,说明她一定借用了这栋诡谲屋中厨娘儿子的身份,而能够借用小于的身份,就说明这个人多多少少肯定对诡谲屋有所了解。

  我们从当时西西和神秘男人的对话中也可以窥知一二,他当时所说的话,都在把山下凶杀案的嫌疑,拼命往单明泽身上拉,并且还要求西西去稳住单明泽,让他刻意抓到更多单明泽的把柄。

  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对付单明泽,其一当然是想要美人与钱财兼得。那么其二呢?他总不可能那么简单,在诡谲屋这个有刑警在的地方,甘冒风险去对付单明泽吧,所以这个男人算计单明泽,也许有着不得不掩盖的罪行,或者他已经知道了,刑警上山调查的真正目的。

  反正不管怎么样?此刻的单明泽在盘算着如何让西西对自己说出实话,至少是对自己说出,她对刑警上山背后的理由,到底知道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