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四十六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七:杀死‘幽灵’的少女和失控的男人上

第两百四十六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七:杀死‘幽灵’的少女和失控的男人上


  纯白色的幽暗森林和血红色的凶杀房间交替呈现在西西眼前,在她的梦中,生命力在逐渐回归,但是,距离死神越远,恐怖的记忆就越深刻,让西西比窒息还要难受,她额头上不停冒出冷汗,无法动弹的双手和双脚也僵直着,好像在用力摆脱束缚一般。[随_梦]ā

  单明泽非常担忧西西的状况,他知道西西腹部还有一道伤口,所以一直把右手放在西西小腹处按揉着,希望能减轻一点她的痛苦。那里的衣物有些潮湿,单明泽也没有在意,以为是雪融化之后造成的。

  可是老板娘的一句话让他看向自己按揉的地方,同时,一个更大的问题呈现在三个人眼前。..

  “单先生,小姑娘的腿怎么颤抖得这么厉害?”

  杂货店老板娘因为紧挨西西躺着,两个人共用床上的被褥,所以她能感受到小姑娘每一丝细微的动作。昏迷中的西西反应很不自然,尤其是腹部以下,老板娘是过来人,所以她赶紧提醒单明泽检查一下。

  单明泽将西西腹部处的衣服和被褥掀开一点点,看了一眼说:“没什么啊!可能是因为寒冷的后遗症吧,西西一直在颤抖,我也感受到了。”

  “不是那种普通的颤抖,好像……是因为疼痛,老公,你还记得当年我的情况吗?”老板娘突然问了一句两个男人听不懂的话。

  杂货店老板有些莫名其妙,问道:“你当年什么情况?”

  “就是我临产的时候,在医院小隔间里面,我说肚子疼得厉害,但你不以为然,还让我听医生的话再等等,就是那件事。你还记得吗?”

  “那件事怎么了?”

  “哎呀!老公你真的是个木鱼脑袋,那时候我的反应就同西西现在差不多,我感觉两条腿上每一寸肌肉都在抽搐,是那种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抽搐,好像连骨头都在抖动一样的疼痛。我告诉你,你不是还不信吗?后来进了产房一看,才知道危险,立刻把我送进了刨妇产病房。”

  “那你是说……西西现在……”杂货店老板和单明泽终于有些明白了,单明泽把被褥缺口掀大一点,再次观察西西的腹部,除了剧烈起伏还有湿乎乎的感觉之外,他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能惊疑地看着老板娘,等她继续说下去。

  “西西一开始送到我们这里来,我就一直在怀疑,小姑娘总是捂着腹部,样子很不自然,我几次问她,她都以腹部有伤口推脱了,我看到过她腹部那条伤口,很深,所以我也就放弃了其它的想法。但是现在这种状况,我想如果我的猜测正确,小姑娘很有可能要坏事!”

  “老婆!!”杂货店老板实在受不了老板娘这种婆婆妈妈的说话方式,大声喊道:“你直接说不久行了!!想急死我们吗?!!”

  “我在猜,西西可能上山之前就已经怀孕了,因为月份还不足够,所以看不出来!”

  老板娘的话一出口,单明泽立刻就跳起来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确实和西西有过肌肤之亲,但那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前的事情了,之后的时间里,西西和新男友做过什么,他完全无法知道。现在在这个生死攸关的节骨眼上,西西如果真的怀孕,那她的身体怎么能够受得了?!

  “阿姨你不会是搞错了吧!不可能的,西西怎么会……!!”

  “单先生你先不要激动,现在,你们两个照我说的话去做,老公,你裹上羽绒服先到门外去,回避一下!还有,到厨房去尽可能打水上来,不……唉!我真是蠢死了!水龙头肯定都冻结了,老公,先把房子里所有的瓶装水拿到房门口来备用,然后到仓库去,能那多少矿泉水就拿多少过来,记得出去要多套几件衣服,注意安全!”

  “好好,我马上去。”老板点着头,迅速站起身来拿上椅子上的衣服就往外走。

  等他离开之后,老板娘马上对单明泽说:“关系到小姑娘的生死,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了,马上帮我到包里去把所有干净的毛巾和布头都拿出来。”

  “阿姨,你,你说西西如果真的怀孕的话,有可能会流产吗?”

  “她肚子里如果是还不足月的孩子,怎么经得起这样来回折腾,要是我所料不错,孩子七七八八是保不住了,我们只能想办法保住大人,你就不要有别的想法了,专心帮我的忙就行!”

  “可是……可是……”单明泽一边手忙脚乱把大包小包里的东西都翻出来,一边还想要提出问题,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是真的慌了,结结巴巴半天没有讲出个所以然来。

  “闭嘴!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只想着自己,你知不知道,女人生孩子有多难?!!我当年也是,半只脚都踏在棺材板里面,可那个老不死的还在在意孩子是男是女!!我说你们能不能在这种时候爽气一点!啊!!”

  “能,能,阿姨你不要生气,我马上来!”单明泽也管不上面子不面子了,老板娘说得很正确,现在西西的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情都只能靠边站。

  生命力刚刚回归,就带来了新的危险,西西自己知不知道有孩子这件事,还犹未可知。现在,当杂货店老板娘和单明泽将西西下身的保暖裤解开的时候,立刻就印证了老板娘的猜测。

  那里的单裤上面已经被鲜血全部染透,刚才因为衣服都被冻住了,所以血迹根本透不到外面来,现在温度升高一解冻,便大事不妙了,那血大片大片晕染出来,老板娘干净的毛巾刚刚覆盖上去,就立刻变得血红,令人触目惊心!

  单明泽一边给老板娘递毛巾,一边眼泪鼻涕糊了满脸,如果西西腹中真的是自己的孩子,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如果西西腹中是那个混蛋的孩子,单明泽相信自己一定会将他揪出来暴打一顿,管他是谁?单明泽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

  他也怨恨刑警,为什么要把西西带到外面来,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圈禁自己那么长时间,如果不是刑警的这些作为,西西一直都在他眼皮底下,根本不会发生任何事情。就算刑警是为了抓住凶手,单明泽此刻也不会原谅这些行为了。

  单明泽还不知道他心中的混蛋差点杀了西西,刑警从雪地上救下西西,不得已才送到餐馆这边来到,如果知道的话,以此刻单明泽的心境,他真的会不顾一切杀人。

  “怎么办?!!血止不住!!这样下去真的会出人命!!”老板娘带着哭腔的惊呼瞬间把单明泽拉回现实中,他看到西西惨白的脸和那满床的鲜血,脸色狰狞如同恶魔,把老板娘也惊呆了。

  就在老板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房门外猛然传来大量东西落地的声音,好像是很多塑料桶从楼梯上滚下去了,其中还夹杂着男人和少女的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