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五十九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二十二

第两百五十九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二十二


  谢云蒙紧紧怀抱着恽夜遥,他的心疼溢于言表,手不自觉抚上那张苍白的小脸,久久不愿离去,似乎心中溢满了让人无法言喻的感情。

  柳桥蒲一直坐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后,这时他无暇顾及谢云蒙的动作,环顾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比刚才更加警惕,任何一丝一毫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老刑警的眼睛。他不能够再让血腥事件发生,因为这栋房子里现在的死人已经够多了。

  恽夜遥虚弱的声音继续响起,仿若有魔力一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忘记了其他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所发生的凶杀案错综复杂,在得到合理的解释之前,我们必须要了解所有人的过去。但要了解这些过去谈何容易,首先,你们之中大部分人就算和诡谲屋有关系,也不会轻易告诉我们实话。其次,原本居住在这里的人也在说谎,尤其是怖怖和管家先生,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过实话。”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利用今天的计划来套出真相。但是要在这么多人之中周旋,而且我、老师和小蒙几个调查者又不能消失在大家眼前,我们必须有一个人能够在暗中行动,不仅仅是帮助我们互换身份,更重要的是起到传递消息和监视的作用。这件事唯一合适的人就只有老师的孙子小航。”

  “乔克力先生虽然也值得信任,但是他的外表与单明泽相距太远,所以不可能帮助我们。”

  “你们为什么要选择单明泽呢?”陆浩宇很不明白,他问:“选择其他人的话也是一样的吧,反正只要消失一个,替补上一个就行了。”

  “不一样的,单明泽昨天一直都躺在床上,大家对他的印象最浅,甚至很多人都没有仔细看过他长什么样?所以,伪装成他被识破的几率最小,而且他的身高体型和小航正巧差不多,还在雪崩中受了伤,就算是不在大家身边,也不会引人怀疑。”

  “昨天后半夜,在大家差不多都睡着之后,老师故意让我睡觉,让小航代替我值班守着大家,其实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是为了小航能够不知不觉给单明泽下药,我们使用的药剂是从管家先生房间里拿到的。”

  “他房间里有各种各样的药品,幸亏上面都贴有标签,要不然我们还真的分不清楚拿到的是什么药品。还有一点要告诉大家的是,这栋房子里除了管家先生之外,唐奶奶也因为工作的需要,稍微懂一些外科医学方面的知识,她能够分辨麻醉剂和安眠药剂,还有一些简单的药物,我们拿到的药剂都经过她确认无误之后才敢使用。”

  “小航起来之后就故意和坐在床上的单明泽套近乎,等到两个人熟络,小航找机会偷偷把安眠药粉洒在他的水杯里,这些行动全程都在我和老师的监控之下,一旦被单明泽看见,老师就会立刻把那杯水拿去倒掉,立即改变计划。”

  “幸好一切顺利,所以第二天早晨小蒙和小航就偷偷把单明泽关起来了,当时大家都还没有醒来,他们是通过房间衣柜带单明泽离开的,小航回来之后就躺在床上,假装睡觉避过大家的视线。这个时候,小航只是换了装束,并没有进行其他的伪装,所以他不能讲话,也不能露面,不然就会被拆穿。”

  “后来独自一人坐在娱乐室沙发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接下来的事情我说得简单一些,等你们这些人在餐厅里聚齐之后,老师就假装中毒,他把装有麻醉剂的针管放在羽绒服口袋里,要用的时候把手伸进去扎一下就行。因此麻醉药剂只作用到了他的双手和手臂上,其他方面就全靠老师的演技了。”

  “老师这样做,只是为了更方便观察大家的一举一动,并没有任何恶意,我想大家也能够理解,当时我们根本不确定,凶手是不是藏在你们之中,所以每一个人对我们来说都有嫌疑。老师这样做的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提升大家的危机感,让你们不得不同意跟着我们到三楼上走一趟,调查隐藏的凶手究竟在哪里?”

  “在老师‘中毒’不久之后,小航所在的娱乐室里就发生了一桩不可思议的事情,原本我们只是在猜测,当时西西在宿舍房间里出现,是有人栽赃陷害她,但这种事情的发生,让我们坐实了确实存在这样一个人,他就是秦森,随着调查的深入,秦森害怕自己的罪行被揭穿,所以趁着那个时候混乱,他想制西西与死地。”

  “秦森和西西的事情,等下楼之后让单明泽和小蒙来告诉你们吧,他为了掩盖自己之前的罪行,所以想杀了西西这个唯一的知情者,可怜西西还在深深的爱着他,根本没有料到他那恶毒的心思。”

  “小航当时趁混乱躲进了卫生间里,那里的房门也是双开门,可以进入相对的另外一个空间,小航躲好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倾听我们的动静,他必须要等到我们开始启动娱乐室里的机关之后再离开,这也是配合小蒙和小小的行动时间,因为小航行动的时候,绝对不可以被其他人看到。”

  “他无意之中发现秦森将西西抛出了卫生间里那扇残破的窗户,户外的冰冻天气很快就会冻死人,小航不顾一切跑回塔楼去通知了小蒙,当时小蒙还没有开始行动,为了节省时间,他从天桥上直接跳下去,顺着屋顶的积雪落到地上,用最快的速度救起了西西,并把她送到杂货铺老板夫妇那里照顾。”

  “我们本来以为,这样一来西西就绝对安全了,没想到还是棋差一着,低估了西西对爱情的执着!救下西西之后小蒙的行动,暂时先不能告诉大家,等一下到楼下,你们见过一个特殊的人之后,就会明白的。现在,我们的话题还是回到餐厅里的人身上,这样子一来,西西和单明泽都等于是失踪了,只有我和老师心里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小航躲在塔楼房间里完成了剩下的伪装,然后等待时机,在此之前我把自己猜测的机关打开方式,详详细细告诉了他。进入主屋二楼的机关有两处,一处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娱乐室。还有另一处,就是小航刚刚引导小蒙进来的地方,那里通向我们没有打开的二楼大厅其中一扇门,我想那扇门现在已经被小蒙给破坏了,下楼的时候大家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

  “我们进入娱乐室后面的暗格之后,老师就以身体不适为由,让大家一直停留在那里不离开,‘中毒’的另一个作用就在于此,必须等待小航以受伤的单明泽身份回归,让大家见到‘单明泽’,并确定他的身份,这一点很重要。”

  “那个时候我已经和颜慕恒会合了,我想利用他身体里的第二重人格带我到三楼上来,并弄清楚他背后隐藏的秘密。这件事只有我单独去完成才有用,至于原因,我想就没有必要说了。为了不让小蒙分心,我单独行动的事情也瞒着小蒙,他一直以为我和老师在一起行动。”

  “第二重人格的颜慕恒带我找到了三楼上女主人居住的房间,并得到两本黑色的笔记本,其中一本是当年女主人记载的事情,另一本我目前还不清楚究竟是谁记载的?怖怖,你特意告诉老师你知道进入三楼的机关?又在为我们打开机关的时候,偷偷溜回一楼。”

  “就是为了让自己进入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外,到三楼上来拿走过去的日记本,可是乔克力跟着你一起下去了,让你没有办法立刻行动,所以你才会突然变脸,差一点就杀了乔先生,对不对?我可以确定你根本不具有双重人格,过去的安茜也完全不具备梦境的力量,你们父女的一切都是掠夺来的,所以才不得不隐居在这里,避开世人的眼光。”

  恽夜遥说到这里的时候,怖怖脸色惨白,紧咬着嘴唇,她感觉到自己的秘密正在摇摇欲坠,但是她还是不肯开口,因为她料定恽夜遥有任何证据,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猜测而已。

  谢云蒙看着她的目光,几乎要将她灼伤,怖怖别过头去避开刑警,眼眸看向桌子底下交握在一起的双手,瞳孔中透着倔强,表示他并不认为自己错了,而且对演员所说的话充满了排斥。

  “怖怖,”恽夜遥尽量用温和的声音说道:“请你告诉我们就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你、舒雪和文曼曼之间的所有事情,好不好?就算是为了一直照顾你的文玉雅女士,请你说实话,她跟管家先生一样,到最后依然在保护你,昨天晚上,文玉雅女士为什么没有认文曼曼,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请你告诉我们实话。”

  “……”

  “恽先生,既然怖怖暂时不想说话,能不能请你先解释一下,秦森的死因呢?”陆浩宇在旁边插嘴,他很想知道刚才那诡异的中毒事件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恽夜遥接下来所说的话让他吃了一惊:“秦森是被自己杀死的!”

  “你开玩笑吧?他能对西西下手,说明他很怕死,你们都还没有拆穿他的罪行,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杀死呢?”陆浩宇提高了一点嗓门,他完全弄不明白恽夜遥话里的意思。

  谢云蒙朝他瞪了一眼,说:“别这么大吼大叫的,让小遥慢慢说,你没看到她很虚弱吗?”刑警先生的警告很有用,陆浩宇只好隐忍下来,安静地听演员先生解释。

  恽夜遥说:“秦森确实杀死了自己,但却不是他自愿的。究其根源,应该和我们手里的日记本有关,因为他认出了,我们手里的日记本根本就不是三楼上女主人的日记,而是单明泽的日记。”

  “为什么是单明泽的日记?”恽夜遥越解释,周围的人反而越糊涂,这回连帆也按耐不住了,开口问道。

  “那是因为单明泽为了证明西西的清白,主动为我们提供了他的日记,还有他收集的证据,他才是全心全意爱着西西的那个人。而我到三楼之后,发现单明泽的日记本和当年女主人留下的日记本外表简直一模一样,只要不打开内页,绝对不会发现破绽。”

  “我把这件事告诉老师之后,我们就开始计划三楼上日记本的调包行动,具体是怎么做的?等之后再来详细说明吧,我只能说,这个计划中出现了很多漏洞,我既没有算计到西西的行动,也没有算好小航和曼曼行动的时间,虽然日记是成功调换过来了,但却让小航承担了不应该有的危险,我真的很抱歉,老师。”

  “不要总是道歉,你没有错,快接下去说吧。”柳桥蒲不喜欢恽夜遥总拿内疚的眼神看着他,催促道。

  “总之你们现在看到的是单明泽的日记,怖怖也等于是默认了身份,没有再念下去的必要。秦森从刚才开始,就有意无意的想要阻止我念日记,他是唯一一个看出日记破绽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害怕单明泽日记的人,因为那里面可能记载着他和西西的关系。”

  叙述到这里的时候,秦森的死亡真相,还有恽夜遥到底是怎么中毒的原因,就呼之欲出了。从恽夜遥的口气中,我们可以听得出来,秦森也许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导致死亡,也许毒药是在座的其他人弄到他身上去的。

  不过毒药究竟是怎么让他吃下去的呢?当时坐在秦森边上的,除了演员就是刑警,还有一个陆浩宇,难道是陆浩宇做的事情?可也不对呀,秦森直到把拳头塞进嘴巴里之前,根本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嫌疑人要将毒药抹在什么地方呢?

  直接抹在他的拳头上吗?这样子会被秦森发现,那他还会把拳头塞进嘴巴里吗?所以说,这件事里蹊跷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恽夜遥却表示,秦森是被自己杀死的,他这话又怎么解释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