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六十二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二十四

第两百六十二章主屋三楼上的调查二十四


  西西死了,单明泽疯了,但这一切还有一个男人需要承担主要的责任,那就是秦森。

  秦森是西西所爱的人,之前我们已经说过了。但是,大家不要忘了,秦森在孟琪儿死亡的时候也表现出了异常的痛苦,甚至袭击的了刑警,这同现在的单明泽一样。

  他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在演戏还是真的爱着孟琪儿?这就是我们的另一个谜题,也是恽夜遥此刻正在解开的谜题。

  这个谜题的证明人有很多,包括在场的连帆、桃慕青和夏红柿,恽夜遥的手臂还在流血,伤口可怕的翻开着,他说话的力气越来越少,只能勉强维持头脑清醒,中毒的地方虽然黑色鲜血已经流尽,但是由于伤口太深,鲜红色的血液没有办法立刻止住,还在不停流出体外。

  柳桥蒲和谢云蒙用衣服帮他包扎着,两个人都在时刻注意着他的情况,为了让恽夜遥不至于太过劳累,谢云蒙接下了询问的工作,他把恽夜遥伏在他耳边提出的问题复述给三个舞蹈学院的学生听。

  “孟琪儿与秦森过去交往过吗?”谢云蒙问。

  回答的人是桃慕青,小姑娘想了想说:“没有,我们都觉得秦森应该是讨厌琪儿的,因为秦森平时对琪儿没有什么好脸色。”

  她边上的夏红柿也补充说:“确实如此,秦森平时总是教育孟琪儿这个错了,那个错了,而且不给她留什么情面。不过有一件事我始终觉得很奇怪,我们其他人如果对孟琪儿这样讲话的话,她绝对会激烈反驳,这个我想小帆应该是深有体会的。”

  说着,夏红柿朝连帆看过去,连帆点了点头,证明夏红柿说得很正确。

  女孩继续说:“可秦森是个例外,不管秦森对孟琪儿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她都不会反驳,甚至有的时候还很听话。照我和小青平日里的猜测,我们觉得孟琪儿好像喜欢秦森,不过,这只是猜测,我们没有任何证据。”

  夏红柿说到这里,连帆也接上了话头,他说:“小青(桃慕青)的话,琪儿也不会反驳,不过那是因为平时小青很照顾她的原因,我也觉得孟琪儿会听秦森的话很奇怪。”

  在这三个人的话语之间,其实已经包含了很多信息,恽夜遥对谢云蒙轻声说:“问问桃慕青,她同孟琪儿的关系,她为什么会不排斥孟琪儿任性的性格?”

  谢云蒙问:“小青,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谢警官。”桃慕青立刻回应,她全神贯注听着谢云蒙提出的问题。

  “你和孟琪儿为什么会这样要好?我总觉得你们好像所有人都有点排斥她,为什么独独你例外呢?”

  “嗯……”对于这个问题,桃慕青有些犹豫了,她在实话和假话之中抉择,最终,桃慕青问刑警:“我们能到门外去单独谈一下吗?”

  他这个问题提出来,身边的人立刻用非常惊愕的眼神看向她,夏红柿问:“小青,你不会是也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吧?”

  “这个,你们就不要知道了,这跟凶杀案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给我留一点面子好不好?”

  夏红柿还想再说什么?谢云蒙打断她说:“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小青,我们也不用去门外,你就过来凑在小遥耳边告诉我们吧,如果真的与凶杀案无关,我们会为你保守秘密的,还有,怖怖,在我们询问其他人的这段时间里,请你再仔细考虑一下,是否要对我们说实话?”

  “你过去经历的事情对我们很重要,小遥说你不是凶手,我相信他说的话,如若你真的没有动手杀人,就请你对我们和盘托出,需要私下交流也没有关系,同样,只要不涉及到凶杀案,我们会为你尽可能保留隐私。”

  怖怖低着头,她的斗篷帽子又戴上了,将整个脸部遮得严严实实,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她是在思考刑警先生的话语,还是在想着怎样继续隐瞒下去。

  谢云蒙没有时间和她多啰嗦,转过头来的时候,桃慕青已经站在了两个人眼前,谢云蒙示意少女小心蹲下身体,然后对她说:“你说吧!我和小遥都听着呢。”

  桃慕青没有解释过多的事情,只是凑在恽夜遥耳边说了两个字,然后她闭上嘴巴,站起身来对谢云蒙和恽夜遥说:“我们从小就是邻居,一直到大学,琪儿搬了多少次家,我也搬了多少次家,而且,我们两个也一直喜欢同一种花,恽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了吧?”

  这些话,桃慕青除了一开始两个字之外,其余的都没有避讳,恽夜遥一脸了然的表情,朝她笑了笑,只说了一句:“难为你了,我们会全力破案给你一个交代的。”

  桃慕青没有回应恽夜遥的话语,她只是走到刚才怖怖进来的墙壁边上,把脸对着墙壁站立了几秒钟,然后就恢复常态回到了夏红柿身边坐下,看到恽夜遥的反应,夏红柿和连帆也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桃慕青说的确实与凶杀案没有多大的关系。

  谢云蒙一开始听到桃慕青话语的时候,表情有些懵,不过他也很快就理解过来了,谢云蒙低声问恽夜遥:“那么秦森又是怎么回事呢?”

  “问问小青,秦森有没有对她做过什么不利的事情,比如故意给她制造麻烦等等,我们现在需要知道的是,秦森是否真心喜欢过孟琪儿。”

  “是啊,从各种迹象来看,秦森接近西西很有可能就是为了钱,西西家境富裕,孟琪儿家不也是如此吗?那么会不会孟琪儿也是他杀死灭口的呢?当时我都不知道孟琪儿是什么时候被人捅了一刀的?也许就是秦森回到褐色塔楼的时候干的。”

  “不对,”两个人身后的柳桥蒲凑过来说:“孟琪儿是在你面前死亡,秦森对这个家不熟悉,不可能是躲在墙壁里袭击孟琪儿的人,他有可能只是捅了第一刀,然后慌慌张张逃走,后来的人为什么要杀死孟琪儿,那才是关键!”

  恽夜遥努力提起精神来,对两个人说:“老师,小蒙,现在看来,小青是最了解孟琪儿的人,等一下,小蒙你要好好问一问他们过去的事情,我在怀疑,孟琪儿跟着父母到处搬家,她曾经是不是也被拐卖过?或者,她目前的父母根本就不是她的亲生父母。”

  “如果这一点成立的话,孟琪儿就和儿童拐卖案件脱不了干系了,杀人者对她动手的初步理由也就出来了。还有,我们现在不能武断的认为,秦森对孟琪儿就一定是虚情假意,小蒙你必须详细询问小青,如果小青说的是实话,从她口中,我们也许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证据。”

  三个人交谈只用了一分多钟的时间,谢云蒙继续开始对桃慕青提出问题,这些问题当然避开了隐私,问得非常含蓄,桃慕青也一一如实回答,在她回答的话语中,刑警和演员了解到,秦森确实故意给桃慕青制造过麻烦,还有很多次一个人找到孟琪儿偷偷讨好她。

  这说明,秦森想要追求孟琪儿的意图非常明显,刑警问到秦森是否真心喜欢孟琪儿这个话题时,得到的回答却是,桃慕青也感觉孟琪儿好像对秦森动心了,但秦森的心意,他们几个人都揣摩不出来,这种说法与刚才连帆说的一模一样。

  桃慕青回答的话语中明显透露出愤怒,带着有些控制不住的伤感,恽夜遥略略思考了一下问:“小青,你和孟琪儿平时常做的事情有过改变吗?比如一起出去玩,一起上学放学这种事情,自从秦森追求她之后有过改变吗?”

  “这倒没有。”桃慕青回答。

  “我和小蒙也经常会一起出去玩,从他刚刚参加工作开始就这样,每次小蒙休年假,他都会第一时间问我想去哪里玩?虽然小蒙有女朋友,而且小小非常的漂亮,但她依然在意我这个知己。”恽夜遥说到这些的时候,疼痛也稍微减轻了一点。

  他继续对桃慕青说:“如果你们的日常并没有被刻意改变的话,就证明孟琪儿并非讨厌你,你懂我的意思吗?还是拿我来做比方吧,我会经常和小蒙攀比各自交到的女朋友,但实际上,我都没有女孩子在身边,只是在刻意炫耀不存在的事情。”

  “你是说……”桃慕青一下子明白过来恽夜遥是什么意思,她看着恽夜遥的目光有些不可思议,再看看谢云蒙,终于将演员先生刚才的话语给消化掉了。

  “你明白就好,小蒙,你就不要问我是什么意思了好吗?”恽夜遥阻止了谢云蒙想要询问的话语,朝着同样看向他的柳桥蒲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越轨的,会保护小小的爱情。

  柳桥蒲没有说什么,只是收回了目光。

  我们来总结一下刚才得到的几点信息,第一,秦森追求过梦琪儿。第二,桃慕青和孟琪儿关系特殊,是那种不便于让别人知道的关系,但不一定已经发展到了某些程度。第三,秦森追求孟琪儿是为了钱,还是为了感情,目前还没有确定答案。如果是为了钱,那么孟琪儿在见到谢云蒙之前,肚子上挨的那一刀就有可能是秦森捅的。

  如果不是为了钱,那么秦森就绝对不可能去伤害孟琪儿,捅她一刀和杀死她的也许都是凶手。第四,孟琪儿有可能是儿童拐卖事件的受害者,刑警和演员要想了解孟琪儿的过去,只有找机会单独和桃慕青详谈,这件事已经在谢云蒙心中盘算了。

  以上这四点,引出了孟琪儿的死亡原因,虽然听上去还很模糊,但离破解应该不会太远了。至于怖怖,还不能太过于着急,当证据越来越多的时候,怖怖的心理防线也会越来越薄弱,她到底干了什么?过去的安茜是怎么活下来成为怖怖的,也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

  最后就是秦森的死亡原因,还有他是被人下毒还是自己无意之间毒死了自己,这些当然要留待恽夜遥的推理来破解,而且他们很快就会把话题再次转移到秦森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