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六十九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八:柳航的嫌疑

第两百六十九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八:柳航的嫌疑


  三楼上,恽夜遥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谢云蒙全力守护着自己的同伴,柳桥蒲负责检查尸体和询问口供的任务,他们谁也没有料到,柳航正在悄无声息地靠近他们所在的位置。

  柳航已经记住了三楼上的走廊位置和路线,就算光线不足,他也不会走错。

  当天下午的时候,柳航清清楚楚看到秦森将西西推进了雪地里,当时他恨不得当场杀了秦森,可是爷爷交代的任务在身上,而且柳航相信谢云蒙一定会及时救起西西,所以只能离开。

  但最后,西西还是死了,这对于柳航来说是巨大的打击,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原谅秦森。

  放轻脚步,柳航逐渐靠近恽夜遥所在的那间房间,他不知道爷爷他们还在不在,如果不在的话,必然在最后一件房间里。

  还有一件事,柳航没敢告诉柳桥蒲,就是秦森手里的那一抹鲜红是他故意弄上去的,当时秦森在楼梯间的时候,用手去够墙壁上的缺口,柳航正好在隔壁,就顺手在墙壁上摸了一点血迹。

  现在柳航的手指上,还残留着血迹,他那时只想要吓一吓秦森,现在不一样了,他要秦森付出代价。

  心里想着,柳航把手伸进了口袋里,那里有一样小小的,尖锐的东西,是他刚刚从厨房里拿的,紧紧握着精致的手柄,柳航手心里冒出冷汗,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刚才离开的门扉就在眼前,柳航不免后退了一步。

  要真的让爷爷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不用法律来找他,爷爷就会亲自把他送到法官面前去,柳航的心颤抖着,不过瞬间的犹豫并没有能阻止得了他,他依然伸手推开了那扇房门。

  可是当柳航进入房间的时候,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人也没有,他立刻穿过房间向走廊更深处走去,路过大桌子的时候,并没有往下面看一眼。

  但他手里的寒光却扎扎实实落在了另一个人眼中,那个最疼爱他,也对他最严厉的人。

  等到脚步声完全消失的时候,桌子底下突然出现了一束手电筒的光芒,苍老的声音问道:“他到楼上来干什么?”

  虽然知道却还明知故问,柳桥蒲伤心之余第一次想到要逃避,谢云蒙回应他:“老师,我们先出去吧,出去再说。”

  谢云蒙抱着恽夜遥率先钻出桌子底下,幸好这个大桌子下面空间够大,不会让小遥太憋屈。谢云蒙站直身体之后,不忘看一眼怀里的人,恽夜遥此刻已经醒了,正在看着柳桥蒲,他很担心柳桥蒲,生怕老师扛不住,现在这也是谢云蒙最最担心的事情。

  柳桥蒲一直站在原地呆呆的,他无论如何想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孙子会利用他们的计划犯法。

  许久之后,所有人都已经坐定了,灯也打开了,柳桥蒲才说出一句话:“小遥,秦森手心里的毒药真的是小航弄上去的?”

  “我不能确定,老师,你先坐下,我们坐下再说好不好?”

  “不,你告诉我实话。”

  “……”恽夜遥沉默半响才说:“以我的判断,秦森在这间房间里中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是最后来的怖怖,也没有机会碰触到他,唯一有可能在他手心里下毒的人就是抹了血迹的人。”

  “但老师,血迹中到底含不含毒素,我们现在完全无法确定,所以你先不要责怪小航,也许我的猜测有偏差也说不一定,当时,我们都看不到房间里的情景,虽然小航那个时候确实应该在那里,但并不是他一个人,所以……”

  “如果不是他在墙壁上抹了有毒的血迹想要杀死秦森,还会有谁,他从没有像对待西西一样对待任何人,而且,他一直有接触到小小那边,西西的事情肯定比我们先知道。”柳桥蒲说,他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里尽是对孙子的失望。

  恽夜遥努力劝慰他:“老师,我们不能先入为主,我所说的话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小航如果什么都没有做的话,你不是就冤枉他了吗?”

  “他什么都没做?!”柳桥蒲突然怒吼出声:“他如果没这个心思,干嘛要带着刀偷偷上楼?!!要不是你的猜测,也许现在那刀子已经捅进死者胸膛里了!!”

  老刑警向后踉跄了几步,险险靠在桌子边缘才稳住身体,可见柳航的行为对他打击有多重,身边的怖怖想要伸手扶住他,可是柳桥蒲挥手制止住了,他勉强移动到椅子边上坐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常态。

  坐下之后,柳桥蒲说:“小遥,继续你的推理,我没事。”

  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恽夜遥也只好继续说下去:“秦森中毒,我认为他和老师你一样,都是故意的,他想要阻止我们询问怖怖,这里面的原因目前我还不清楚,要怖怖说了实话才知道。”

  “秦森故意让椅子倒向我,想要利用我受伤来阻止谈话,不过,椅子被小蒙挡住了,所以他只能采取第二种方案,就是假装中毒,然后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身上。”

  “我做了很多种假设,都不成立,这里没有人有机会给秦森下毒,唯一的毒药来源只有他手心里的血迹,在拳头塞进口中的时候,毒药也就跟着唾液一起流进喉咙里了。”

  “但我们现在不能武断地确定毒药就是小航抹在血迹里面的,很有可能别人利用了小航的这个行为,当时根本不能确定小航是不是一个人在房间里。”

  “老师,小航也有可能是刚刚才听说西西的事,所以才上楼来的,虽然我无法否定他的动机,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小航绝不是那种会知法犯法的人,老师,请你相信我。”

  柳桥蒲抬头看向恽夜遥,苦笑着说:“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小航这个孩子冲动起来任何人都劝不住,我知道他绝对有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老师……”

  “不要再说了,小航的事你们不用管,现在我们继续行动吧!我想把小航堵在那间房间里,好好问一下他,他应该会对我这个爷爷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