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二百七十七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十二:冰冻餐馆真正的原因上

第二百七十七章纯白色的幽暗森林十二:冰冻餐馆真正的原因上


  文玉雅餐馆里面

  单明泽离开之后,文曼曼和杂货店老板夫妇坐在血糊糊的房间里发呆,她想起自己还没与告知中年夫妇刚才遇到的危险,开口说:“阿姨,叔叔,我来的时候发现……”

  “小姑娘,你是怎么来的?”杂货店老板打断文曼曼的话,问她。

  “我吗,我跟他们一样,从雪地里过来啊!”文曼曼很奇怪,这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呢?

  杂货店老板低垂着头,没有继续就问下去,而是喘口气站其身来说:“小姑娘,你帮我把西西抬到楼下大门口去吧,在这里她的尸体很快就会发臭,然后我们把房间清理一下,其余的问题等一下再说。”

  “哦,好,好的。”

  文曼曼并不害怕西西的尸体,跟杂货店老板两个人一头一脚搬起来向房间外面走去,尸体下面还在不停滴落着鲜血,杂货店老板娘坐在床上喊:“你们两个小心一点,别忘了给西西包上毯子,她实在是太可怜了。”

  “知道,老婆,你放心吧!小姑娘,注意脚下。”杂货店老板回应一声,两个人走到楼梯口,他先行下楼,文曼曼跟着他的步调往楼梯下面走,走动的时候,文曼曼提醒了一句:“叔叔,小心上面有东西掉下来。”

  “什么东西?”

  “现在没法说清楚,反正你小心就是了。”

  文曼曼话音刚落,杂货店老板就感觉脖子里好像有什么细小的东西钻进去了,不像是虫子,而像屋顶上落下来的雪花,冰冷还有些湿漉漉的,他偏了偏头,没有怎么在意,继续一步一步退到楼下。

  文曼曼问:“老板,有东西掉进你脖子里了吗?”

  “不知道,别管这些小事了,赶快把眼前的事情做完。”

  两个人将西西的尸体放到后门处,然后用带下来的毛毯裹住西西,就这样回到了楼上,他们也没有办法做到更多了,只能但愿诡谲屋中其他的人平安无事吧。

  上楼的时候,杂货店老板想起了之前落在他脖子里的东西,于是抬头看向天花板,天花板是木料拼接而成的,除了自然缝隙之外,没有任何破损的地方。

  杂货店老板很好奇地说:“小姑娘,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这里二楼居然是木结构房子。”

  “木结构房子不好吗?”文曼曼问道。

  “不是,只是在这里不适合,这座山上冬季很长,尤其是十一月份到来年的二月份,大雪经常会封山,等雪融化之后,木结构房屋就容易受潮腐坏,所以我家和附近几乎餐厅都是砖瓦结构的,本来以为文玉雅家餐馆也是,没想到她居然用了木头。”

  “可是我感觉木头没有任何损坏啊!”文曼曼回答:“你看,这里的木头连一个缺口都没有,看上去平平整整的。”

  “那是因为定期更换的缘故,这些都是新木料,估计每过一个冬天,文玉雅就得重新维修一次二楼了,很麻烦的。”杂货店老板说完,两个人也踏进了二楼房间。

  文曼曼走在老板后面,她进门之前随意瞥了一眼,发现一楼楼梯边缘的墙壁好像与二楼墙壁不在同样的位置上,随即又提出了问题:“叔叔,你看,一楼楼梯边上的墙壁怎么缩进了那么多,我刚才没有注意到,靠墙一边的楼梯栏杆几乎都嵌进墙壁里去了,你注意到了吗?”

  “我看看,”杂货店老板后退几步,看了一眼说:“这很正常,也许是文玉雅自己的喜好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快进来,房间里还要好好打扫一下。”

  “哦,我来了。”文曼曼赶紧跟进屋子,现在她不用费心演戏,只要顾好眼前的事情就行了。

  等到房间里的血迹差不多都清理干净之后,文曼曼和老板两个人将床上染血的被褥也扔到楼下,才总算可以休息一会儿,文曼曼站在房间中央观察着,老板娘躺在床上,老板正在从包裹里取出可以用的被单、毯子一类的东西给老婆盖上。

  文曼曼问:“这里地板上也刷了水泥,难道是想要伪装成砖瓦结构吗?”

  “不可能吧,地板有什么必要伪装,而且我们踩在上面一点都没有木板的感觉,会不会二楼墙壁是木头的,地板是水泥砖瓦砌成的呢?这里的地板不就是楼下的天花板吗?”杂货店老板娘回应。

  文曼曼用力踩了几下地板,脸上的表情还是迷惑不解,她在思考着,这个小姑娘有着与恽夜遥一样的敏锐直觉,一开始,就是她第一个发现恽夜遥喜欢谢云蒙的事实。

  思考一会儿之后,文曼曼坐定在床边说:“我觉得没这么简单,谢警官说,这里屋顶上有个洒水装置,昨天晚上就是因为启动了它,房子才被冰冻起来的,可是冰冻房子就为了冻住一具尸体,让你们当目击者吗?这也太费事了。”

  “或者说,想要困住你们,可实际上,困住你们的做法一点用都没有,不是吗?而且,这山上的大雪和封堵的山道本来就很难突破,谁也走不了,凶手冻住房子简直是多此一举。那么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文曼曼的疑问让杂货店老板夫妇无言以对,他们只能听着小姑娘继续说下去,“虽然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凶手封冻房屋绝对不是为了留在屋子里的人,他一定另有目的。”

  “那你猜一下看看,小姑娘,凶手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杂货店老板忍不住问道。

  文曼曼只是摇着头说:“我又不是侦探,如果那位演员先生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可以想到更具体的东西,你们知道吗?他现在和刑警在房子里已经探出了很多人隐藏的秘密,案子也在一步一步明朗化,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唉!可惜,我们只能在这里等着结果。”老板娘叹息一声,躺倒在床上,她也是真的很累了。

  “也不一定,”文曼曼猛地站起来说:“我要好好检查一下餐馆,叔叔,你能帮我吗?”

  “可以啊,不过你可不能再像西西那样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了,我和老婆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没事,你放心吧,我只在房子里活动,而且只确定几件事情就行了。”

  “那你要我做什么呢?”

  “帮我调查二楼所有的天花板和墙壁,两点:第一,看看墙壁里漏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是不是所有木结构墙壁都有泄漏?第二,看看屋顶上有没有隐藏的阁楼,尤其是刚才楼梯那一部分的顶上,我猜测,阁楼里也许还有对外的出口。”

  “好,“杂货店老板回应说:“但我们不能离开二楼范围,互相要能听到声音,不管谁呼唤,都必须回答。”

  “没问题。”

  ——

  餐馆里的行动在文曼曼指挥下开始了,我们的视线要回到诡谲屋主屋三楼

  谢云蒙抱着恽夜遥走在最前头,柳桥蒲和其他人跟在他们身后,匆匆赶往三楼最底部一间房间,也就是和进来时楼梯间相隔的房间,其实这里的走廊弯弯曲曲,都层叠在一起,只是为了混乱陌生人的视线而已,其中固然有一些隐藏房间,但走廊头尾是重合的。

  根据恽夜遥指示的方向,谢云蒙很快靠近目标,在经过最后第二段走廊的时候,恽夜遥突然听到了什么东西撞击墙壁的声音。

  “小蒙,等等,这里好像有声音。”

  “没有啊!是不是这边上有房间?”谢云蒙问,他转头看着墙壁两侧,但看不出有什么可以打开的地方。

  恽夜遥说:“原先我和小航在探查的时候,是没有的,可是这种地方,我们不能完全下定论,还是要小心一点,我总觉得小航上楼也许还有别的目的。小蒙、老师,你们仔细听一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听恽夜遥这样说,谢云蒙和柳桥蒲都竖起了耳朵,停在原地倾听着,果然,不久之后,走廊里又传出了一声轻微撞击的声音。

  “大家,和我一起推推看两边的墙壁,有没有可以打开的地方。”柳桥蒲立刻发动在场所有人,开始推墙壁,可是他们忙了好几分钟,两边都没有打开一扇门,柳桥蒲自己还特地来来回回确认,还是一无所获。

  回到谢云蒙身边,柳桥蒲问恽夜遥:“小遥,你觉得声音会不会是从隔壁走廊发出来的?”

  “不知道,老师,不过我很担心小航,如果是他还在走廊里移动,那么就证明他一定发现了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想要上来的目的也不可能是报复,而是提醒我们。”

  “你不要再替那小子辩解了,我们现在赶紧去找他。”说完,柳桥蒲带头向前走去,谢云蒙和其他人也只好跟在他身后,谢云蒙看着恽夜遥说:“小遥,不要担心了,老师会处理好的。”

  “老师眼里揉不得沙子,我怕他误会小航太深,到时做出不理智的行为。”恽夜遥虚弱地说。

  对此谢云蒙也有着自己的一份担忧,但他觉得,柳航上楼为了报复的几率更大,毕竟当时在天桥上,柳航与柳桥蒲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为了西西,柳航可以不惜承担杀人嫌疑,何况现在。不过,恽夜遥想方设法替柳航辩解的心情,他也可以理解。

  谢云蒙说:“你放心,等一下见到柳航,我会好好劝解老师的,不会出大事。”

  “我担心……我们根本就见不到小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