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八十三章柳航的叙述下

第两百八十三章柳航的叙述下


  “当时我根本没有办法知道,水和沙子的作用到底是什么?”柳航的语气中带着自责,柳桥蒲说:“你已经很努力了,这种事就不要放在心上,让我们来解决吧!”

  柳航摇了摇头说:“但现在我知道了,爷爷,虽然有很多事情我还没有理清头绪,但有一点我非常清楚,那就是危机,这些沙子所带来的危机感,爷爷,我认为沙子唯一的作用就是破坏墙壁,但不是破坏二楼和三楼的墙壁,而是破坏一楼的。二楼的沙子吸足了水份,再加上三楼墙壁的重量,必定压垮一楼。”

  “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必须回到一楼去,带着那些人离开诡谲屋,或者躲到岩石地洞里去,然后再想办法解决案件。”柳航给出了自己觉得最妥当的方案,他之前所说的,虽然有些混乱,但柳桥蒲和谢云蒙大致也可以理解他的意思,沙子肯定是铺满在墙壁里面的,水箱里的水大概会有水管引导到墙壁各处。

  根据水往低处流的原则,这些水不可能流到三楼,只会在二楼和一楼的墙壁内部,一楼是砖瓦结构,砖头吸水没那么快,也就是说,目前二楼墙壁里的沙子已经全部都吸足了水份。怪不得二楼要建成六边形大房间的样子,除了机关所使用的活动墙壁还有水箱部分之外,整个六边形大厅周围的墙壁,全都是薄木板和沙子的组合。

  沙子吸收水分之后,二楼墙壁最起码要比原来多出1到2倍的重量,还不包括地板,如果地板夹层里也有沙子的话,再加上三楼的重量,一楼那些承重墙肯定支撑不了多久。目前看来,柳航说得很对,所有的这一切机关,就是为了压垮一楼。

  但这里的疑问还有很多,首先,照以上的推理,水箱里不可能有沙子,而且水流不可能向入口处的墙壁流动,为什么柳航拆开表面木板,会摸到木板壁和水箱壁上都有沙子呢?这里有一点要先明确一下,水箱顶部虽然没有与屋顶连接,但是水箱壁上也没有缺口和裂缝,沙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流下来的?

  这里可以做出勉强的猜测,第一种猜测,沙子是在水箱里的水晃动或者回流的时候,从别的墙壁内部带进来的,再从水箱顶端跟着水流一起滑落下来,但这样流出来的沙子数量不可能多,而且也不可能流到隔开了一小段空间的外层木板上面,所以猜测与柳航发现的事实不符。

  第二种猜测,沙子是某个人和水一起泼到外层木板和水箱上面的,就是为了让刑警产生疑问,掩盖真相。这种猜测有一定的可能性,但如果泼水和沙子的话,地上也应该有残留,可是柳航完全没有发现地板上有这些东西。

  其次,六边形大厅周围的墙壁都在同一平行空间里,那水箱的位置,根据描述,应该占据其中一片墙壁背后所有的空间,这些水被平行引导出去,不管把水管装在水箱的哪一个部位,都不可能把箱子里的水全部引导干净。

  除非水管装在水箱的最底部,而且水是从上面直接灌进水箱里的,靠着冲击力将水直接压进打开的水管里,这样的话,就能够用更快的速度让沙子吸足水份。

  最后还有一点,一楼和二楼的墙壁如果被压垮,三楼必定也保不住,那么三楼墙壁里那些沙子是做什么用的呢?单纯只为了增加重量吗?恐怕没那么简单,刚才大家检查的时候,发现沙子有两个特点,第一冰凉,第二干燥。

  大家上到三楼的时候,走廊和所有房间内都是温暖的,至于空调是一直开着,还是事先有人打开就不得而知了。如果空调一直开着,靠近室内这一侧的沙子就不可能是冰凉的。

  但是空调会吸收水份,保持沙子的干燥,外面的雪那么大,而且,根据天气的寒冷程度,吸足雪水的沙子必然会结冻。如果空调是临时打开的,就算靠近室内这一侧的沙子短时间内解冻了,从墙壁里流出来,也不可能是干燥的。

  所以说,要让沙子保持冰凉和干燥,空调开启的时间非常重要,既不能过长,也不能过短,这里很难判断三楼上的空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运作的!

  柳桥蒲认可孙子的建议,他也认为,大家应该先躲到岩石地洞里去,因为再怎么样岩石也不可能被压垮,而且,地洞并不在主屋的正下方,有很大的一部分都在主屋和偏屋之间的地面以下,所以就算是房屋坍塌,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可是谢云蒙却依然在犹豫,他觉得三楼上面隐藏的秘密太多,就从他们找到的那两本黑皮日记里,就可以得到很多信息。如果凶手要把房子压垮,让他们全部死在这里的话,早就可以动手了,何必在他们调查出这么多线索之后,再来启动机关了呢?

  如果说机会的话,在之前混乱的时候,凶手有很多次机会,而且他自己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主屋。现在,恽夜遥还没有醒过来,谢云蒙不可以武断的作出决定,也许,在他们离开之后,凶手就会将主屋里残留的证据全部销毁,包括那些机关的痕迹。

  谢云蒙说:“老师,小航,现在在外围的人,除了杂货店老板夫妇之外,就只有曼曼了,曼曼帮了我们那么多,她不可能是凶手。所以说,犯罪嫌疑人应该和我们一样,都在这栋主屋里面,他也许是想用这种手段,毁掉所有的凶杀现场还有机关,让我们无从查起。”

  “要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不事先启动沙子机关,趁我们还没有发现案件之前,就轻轻松松的将我们一网打尽。如果他有必要等到现在,那就代表他根本不想轻易放弃这栋房子,我觉得吓唬我们的成分居多,我的意见是,大家退到一楼塔楼里面,等小遥醒来之后再做讨论,楼上的沙子就算压垮主屋一楼,也不可能完全影响塔楼,我们还是有地方可躲的。”

  “可是,谢警官,你就一定能确定?凶手不是杂货店老板夫妇或者文曼曼?文曼曼帮助我们的目的何在?留在主屋在是太危险了,我觉得,犯罪嫌疑人已经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小遥的调查方式让他害怕,所以才会狗急跳墙。”

  对于两个人不同的建议,柳桥蒲考虑了一会儿才说:“小航,小蒙所说的也是一个折中的办法,要不这样?我、小蒙和小小留在塔楼监视,暂时塔楼和密道应该没有问题,你们其他人带着小遥进入钟楼,那里和主屋有一定的距离,但又不是太远。”

  “如果没事,你们就回过来,如果发现不对劲,我们在跑进钟楼也来得及,总之,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防一定要防一下,但小蒙的意见也有道理,我们不能轻易让凶手毁掉凶杀现场。”

  柳桥蒲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除了在地上的怖怖之外,她一直都没有发表过意见,低着头,仿佛已经放弃了一切抵抗。这个时候,恽夜遥正在慢慢醒转过来,头部和背部的伤口并不深,再加上已经上过药,出血状况也渐渐好转。

  谢云蒙感觉到怀里人轻微的动作,赶紧把他的上半身扶正一点,问道:“小遥,小遥,你醒了吗?”

  “唔……小蒙,小航……只说对了一半……”恽夜遥微弱的话语传进在场所有人的耳朵,一时之间,房间里鸦雀无声,大家都想听听,恽夜遥所作出的推理,柳桥蒲扶着柳航坐到了一张椅子上,然后自己走到怖怖身边,防范她做出什么突如其来的行动。

  他们所处的房子目前感觉还很牢固,没有任何晃动,以及木板碎裂的声音传出来,所以虽然说到房子会倒塌,但是从大家心理层面上来说,还不得慌不择路的程度,他们都在等待着恽夜遥完全清醒过来。

  其实,柳航的话语绝大部分恽夜遥都迷迷糊糊听到了,他的灰色脑细胞并没有停止工作,接下来,恽夜遥就要做出她对沙子的推理,而且是与柳航完全不同的推理,在这部分推理中,沙子真正的用途将展现在我们眼前,包括整容成小女仆怖怖安茜为什么要再次回上三楼,以及她所经历的一部分过去。

  当然除了推理的部分,安茜自己的过去将由她自己来讲述,只不过,恽夜遥会使用一些方法,来撬开安茜到现在为止,一直紧闭着嘴巴。

  除此以外,身处餐馆里文曼曼也将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线索,而一楼的颜慕恒将再次改变,配合着文曼曼再次回到岩石底洞内部,和偏屋废墟里面,他们将会得到Eternal行动过的痕迹,也会初步窥知安泽本人的一部分秘密和财富。

  案子叙述到现在,里进入推理篇越来越近了,每个人背后的故事也渐渐组合到了一起,等到这些故事像拼图一样全部拼合的时候,完整的推理就将正式呈现在眼前,为我们打开整个混沌案件的真相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