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八十七章餐馆里的小房间上

第两百八十七章餐馆里的小房间上


  文玉雅餐馆里面

  此刻的文曼曼走进了一间闲置的小房间里面,这里的样子像个小厨房,厨房里的瓷砖台面一看就很久都没有使用过了,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文曼曼右手抚过台面,手指一点都没有沾染上灰尘。

  “曼曼,这里是文玉雅女儿的小房间。”身后传来杂货店老板的声音,透露着淡淡的悲伤与无奈。

  文曼曼回过头来,看到杂货店老板站在门口,恍惚之间,她感觉杂货店老板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异样,问道:“叔叔,这里刚才有人来过了吧?”

  “你什么意思?单明泽和你到来之前,这里只有我们和西西在,难道这间房间里有什么关键的线索吗?”老板疑惑的询问着,一步跨进房间,他们之前一直都在紧张的救援和照顾病人,包括单明泽也是一样,谁也没有想过要在餐馆里到处看一看。

  就算是昨天,杂货店老板夫妇也只是在一楼餐厅厨房和楼上的文玉雅卧室里走动过。文曼曼这样说,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受到了怀疑一样,目光不禁跟着文曼曼可是搜索起房间内部来。

  文曼曼没有继续开口,她本来想回答问题,但突然之间却又改变了主意。也许,从内心深处来讲,杂货店老板的信任还是不够多,瓷砖台面上没有灰尘,而且有些事是,说明刚才有人擦拭过,这个擦拭的人是谁?除了杂货店老板桌之外,就只有西西了。

  文曼曼的想法同杂货店老板不同,在这间餐馆里的很多行动,她都没有亲身经历,所以,她只能用有没有单独行动的时间来区分每个人有可能进入过什么地方?这里确实有疑点,那就是比其他房间更多的水渍,和完全光滑的墙壁,这里的木质墙壁上,除了水之外,一粒沙子都摸不到。

  文曼曼努力思考着,她上下左右环顾房间,手指继续在各处抚摸,尤其是墙壁上,这间小房间的墙壁几乎还在往下滴水,因为空调的作用,水不可能结冻。收回手指,文曼曼看着从食指上滑落下来的水滴,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懂这种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自己小时候的记忆非常模糊,而更加模糊的是她母亲文玉雅的态度,既不相认,也不排斥,只是带着一股悲伤与无奈,就像刚才杂货店老板说话时的样子。

  没有意识到文曼曼逐渐开始改变的情绪,杂货店老板继续说:“文玉雅曾经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在她还没有离开诡谲屋之前,那时……”话还没有说完,却被文曼曼打断了。

  小姑娘一边看着手指,一边说:“叔叔,文玉雅应该有两个女儿才对吧?你了解她们吗?”

  “我了解的并不多,”杂货店老板慢吞吞的说:“另一个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许,她早已经忘记了文玉雅和曾经的明镜屋。”

  “你说的另一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文玉雅从来没有告诉过我,我只知道他们的小名,就叫大雪和小雪。”

  “大雪和小雪吗?”文曼曼喃喃的重复了一遍,心中五味杂陈,这个开始聪明开朗的姑娘,其实心里所承担的压力比大部分年轻人都要重,尤其是在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个问题上,就像她自己说的,她是被母亲抛弃,母亲文玉雅这两个女人中选择了小女儿舒雪,所以文曼曼心里更多的被仇恨所占据着。

  除了这些感情之外,她也在努力分析着杂货店老板这个人,他生活在这座山上的时间肯定不会比自己的母亲短,也许在诡谲屋建成之前,他们夫妇就已经在这里了,而且根据刑警的说法,杂货店老板自己也有一个孩子,正在乡下读寄宿制学校。

  如果说杂货店老板不值得信任,那么刑警上山之前也不会摆脱他保护证人:如果说杂货店老板完全值得信任,文曼曼觉得又不是这样的,颜慕恒不是也同谢警官互换身份了吗?到头来,他还不是做了很多破坏调查进程的事情。虽然说这里面是双重人格在作祟,但文曼曼总觉得,杂货店老板也许同样隐藏着什么秘密,是他们不知道的!

  文曼曼闭上眼睛,他们本来是想要调查清楚沙子的事情,还有藏在餐馆里的‘幽灵’,可是现在有些什么东西正在改变,老板被什么牵引着陷入了回忆,而她自己,则更多的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

  文曼曼脑海中权衡着自己是否应该相信老板所说的话,耳边继续倾听传来的话语:“小雪和大雪都不是特殊的孩子,但却有着奇奇怪怪的梦境,在最初的几年,还有小于可以保护她们,但后来,大雪失踪了,小于也陷入感情漩涡,不知去向,小雪和文玉雅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过这里,她们被囚禁在诡谲屋中,连厨师先生都无能为力。

  “叔叔,你怎么知道这些?”

  “是餐馆开张的时候,文玉雅亲口告诉我的,那时小雪也离开了她的身边,我们是她唯一的朋友。文玉雅一直说,为了大女儿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她不得已牺牲的小女儿,把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给的永恒之心,这是她一个人的错,而且是永远无法弥补的错误!”

  听到这些话,文曼曼再也控制不住了,她转身一把推开杂货店老板,冲出了小房间,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卧室床上已经睡着的老板娘。文曼曼脚步停在卧室门口,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杂货店老板刚才的说法,与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大相径庭,如果他说的是事实,文曼曼不就没有了恨的源头吗?难道说,被抛弃还要让她感激不成?

  低下头,努力将不安的情绪从自己脑海中剔除出去,文曼曼走进了卧室,她想要一个人坐下好好思考一下,无论所有的一切,她必须有一个头绪才行。

  可是刚刚在床边站稳脚跟,杂货店老板就匆匆跟了过来,他有些焦急,说:“曼曼,我还以为你会和单明泽一样离开呢!”

  “你是不是看出了我和小雪的相似之处,才会回忆起过去的事情?”文曼曼问道,此刻充满了悲伤和无奈的人是她。

  “不是,”出乎意料的回答,令文曼曼瞬间看向与他对话的老男人,“曼曼,我没有骗你,如果之前就看出来的话,我一定会直截了当的说的,我只是因为那间小房间,才回忆起的过去,如果有机会的话,关于文玉雅的过去,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会毫无隐瞒,向你和刑警和盘托出,我想,你会问我刚才的问题,也许和文玉雅真的存在着什么关联?”

  杂货店老板说完,文曼曼突然之间不想再问他关于母亲和妹妹的事情了,她不想再猜测,不想再要临摹两可的答案,如果非要得到一个结果的话,他宁愿听侦探和刑警最终的推理,至少那将会是一个详细到没有任何疑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