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八十九章餐馆里的小房间下

第两百八十九章餐馆里的小房间下


  文曼曼回过头来,看到杂货店老板站在门口,恍惚之间,她感觉杂货店老板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异样,问道:“叔叔,这里刚才有人来过了吧?”

  “你什么意思?单明泽和你到来之前,这里只有我们和西西在,难道这间房间里有什么关键的线索吗?”老板疑惑的询问着,一步跨进房间,他们之前一直都在紧张的救援和照顾病人,包括单明泽也是一样,谁也没有想过要在餐馆里到处看一看。

  就算是昨天,杂货店老板夫妇也只是在一楼餐厅厨房和楼上的文玉雅卧室里走动过。文曼曼这样说,让他感觉自己好像受到了怀疑一样,目光不禁跟着文曼曼一起搜索起房间内部来。

  文曼曼没有继续开口,她本来想回答问题,但突然之间却又改变了主意。也许,从内心深处来讲,她对杂货店老板的信任还是不够多。瓷砖台面上没有灰尘,而且有些潮湿,说明刚才有人擦拭过,这个擦拭的人是谁?除了杂货店老板夫妇之外,就只有西西了。

  文曼曼的想法同杂货店老板不同,在这间餐馆里的很多行动,她都没有亲身经历,所以,她只能用有没有单独行动的时间,来区分每个人有可能进入过什么地方?这里确实有疑点,那就是比其他房间更多的水渍,和完全光滑的墙壁,在木质墙壁上,除了水之外,一粒沙子都摸不到。

  文曼曼努力思考着,她上下左右环顾房间,手指继续在各处抚摸,尤其是墙壁上,这间小房间的墙壁已经全部被水浸透,还在往下不停滴水,因为空调的作用,水不可能结冻。收回手指,文曼曼看着从食指上滑落下来的水滴,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懂餐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这种牢固是建立在中心点的V上面的,一旦这个V解体了,那么边上的一切瞬间都会倒塌。

  现在我们来看,一楼所有的结构,足够可以分成两个田字(我们把嵌入在娱乐室墙壁里面的蓝色塔楼先忽略掉,把娱乐室看成是一个四方形的房间)。

  这样的话,娱乐室、餐厅、厨房和进入二层机关的隐藏空间,就组成了第一个田字,其中田字中间十字形分管的四个墙角,左下角是音箱所在位置,也就是进入隐藏空间的暗门;左上角在隐藏空间里面,边上就是进入二楼的垂直阶梯,从这里上去,就是柳桥蒲曾经为了等待柳航扮演的单明泽归队,带着大家留置很长时间的小房间。

  右下角是餐厅吧台所在位置,被吧台整个挡住了,之前,文曼曼莫名其妙被绑架,扔在吧台里面,要不是枚小小听到声音,估计她自己根本不可能逃出生天(前提是文曼曼真的被凶手绑架了,而不是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所以说这个角落是很隐蔽的。

  右上角的角落就非常关键了,它所连接的两片墙壁,一片根本不能算是完整的墙壁,因为中间很大部分都是玻璃移门和厚重的门帘,另一片墙壁上面可以打开,就在楼上活动墙壁的正下方,它支撑着整个活动墙壁,也作为进入机关的当事人的踏脚点。

  在这片墙壁上,紧挨着厨房的琉璃台,从上面下来的人,可以把琉璃台作为第二个踏脚点,并不会因为墙壁高而受伤。怖怖、乔克力、柳航和颜慕恒都曾经从这个地方出入过,现在它作为一个出入口已经不再是秘密了。

  请大家耐心一点,我们来继续看一楼的这两个田字,可以看出,第一个田字中间的四个角落,完全承担起了二楼进入六边形大厅的通道和活动墙壁所有的重量,也就是说,如果田字的中心四面墙壁倒塌一面,上面至少一半的建筑要跟着倒塌。

  我们再来看第二个田字,它是由餐厅、厨房、女主人房间和客厅四部分组成,这里中间十字形墙壁分管的四个角落应该是空的,不承担二楼墙壁的重量。因为在这部分上面,是六边形大厅的区域,大厅中央没有家具,也没有横梗的墙壁。

  文曼曼的拒绝让杂货店老板想要说出口的话演了回去,他其实很想知道,文曼曼和文玉雅,还有大雪和小雪究竟是什么关系?在这间餐馆里,传递出来的讯息正在逐渐同诡谲屋主屋结合起来,同样的建筑模式,一楼采用水泥砖瓦结构,二楼却使用了不适合这种山上环境的木板结构,而且木板之间隐藏着沙子,还有一个房间里到处都是水。

  这些当然现在的文曼曼和杂货店老板不会联系起来,他们只是在解决自己眼前的疑问,撇开文玉雅和大雪小雪的事情,杂货店老板认为自己有必要把才进入的小房间,所承载的过去讲给文曼曼听一下。

  他说:”曼曼,这间餐馆是在火灾之后立刻开始建造,当时作为诡谲屋女仆的文玉雅受到冤枉之后,很快离开了诡谲屋,也许是女主人良心发现,给了她一大笔钱,所以她才能将自己租住的阁楼改建成一家餐馆,还能聘请一个厨师和一个每天都服务十五六个小时的女仆。”

  “叔叔,过去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放一放,刑警会调查的。”文曼曼没有弄明白杂货店老板到底想要跟她说些什么?还以为是关于她母亲和妹妹的事情,所以出口便拒绝了老板继续往下说,而是就着自己的思路讲下去:“刚才我们两个人已经把二楼所有的墙壁都摸索过一遍,来外面楼梯上的顶板也有沙子不停漏下来,说明这里这里二楼几乎被填满了沙子。”

  “可是有一点很奇怪,我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文曼曼问道。

  杂货店老板只能按下自己想说的话,顺势反问:“什么?”

  “那间带着厨台的小房间里面没有一粒沙子,房间里的墙壁地板到处都在往下滴水,就是厨台上好像被人擦拭过一样,虽然潮湿却不明显。我怀疑,那间小房间之前一定有人进去过,或者有什么人躲在里面,他可能躲藏的时候就蹲在厨台上面,因此离开的时候不得不将整个厨台都擦干净,以免留下脚印和指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