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九十五章再次隐没入黑暗中的人二

第两百九十五章再次隐没入黑暗中的人二


  “在厨房杀鸡本是件很普通的事情,我老婆之后也不再关注小姑娘的动静了,也许她是想让文玉雅尽快回去帮小女仆的忙,所以,很快,我老婆就告辞了,临走时,她再次往厨房方向看了一眼,没想到发现怖怖居然偷偷从楼上溜了下来,回到厨房里,大概怖怖自己也不知道被人发现了。”

  “背对着厨房的文玉雅更不可能知道怖怖的行动,我在猜测,怖怖很可能就是想要看看楼上的这间小房间,也许只是单纯的出于好奇,我老婆说她下来的时候,头发上、衣服袖子上都在滴水,好像直接在水龙头下洗了脸一样。”

  听到这里,文曼曼就可以大致想象出一些东西了,首先,杂货店老板说的怖怖在餐馆里的时间,是昨天管家先生和恽夜遥去找女主人的时间,如果在门外和文玉雅聊天的人真的是杂货店老板娘,那么老板娘就可以作为怖怖说谎的证明人了。

  怖怖说是门口聊天的人让文玉雅和厨师去帮忙,然后带着两个人走了,文玉雅临走前让她看门,等待自己回归。但是根据杂货店老板的说法,文玉雅根本就没有离开餐馆,他妻子也只是聊天,并没有要文玉雅帮什么忙。

  其次,厨师如果在餐馆里的话,文玉雅怎么可能让怖怖一个人躲在厨房里杀鸡呢?而且,后面仓库里多的是冷冻鸡鸭鱼肉,有必要在那么寒冷的天气里去杀活鸡吗?这些活鸡也许就是被抽干了血扔在仓库食品堆下面的那些,这样看来,怖怖和文玉雅都有可能是利用鸡血在连帆房间里制造第一个恐怖血屋的人,或者她们根本就是同谋。

  文玉雅后来被绑架,凶手把她和尸块一起扔在诡谲屋钟楼大钟的机械室里面,也许事实并非如此,文玉雅可能自己带着没有放血的鸡从密道溜进连帆房间里,洒下鲜血之后,因为没有办法立刻离开,所以躲进了钟楼里面。

  毕竟文玉雅当年是诡谲屋的女仆,对密道熟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但这里有一个关键点,就是进入钟楼要经过陆浩宇的房间,这个陆浩宇目前看来,和诡谲屋中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关系,完全是一个旅游者的角色。

  文曼曼认为文玉雅如果主动犯罪的话,要绕过陆浩宇只有两种可能,第一,陆浩宇之前就和文玉雅串通,所以才选了那个关键的房间居住。

  杂货店老板正在一步一步说起文玉雅和怖怖昨天在餐馆里所有的行为,文曼曼你从中得出了一些自己的分析,她的这些分析应该对刑警很有用,因为到目前为止,大家还不知道文玉雅失踪之前,怖怖到底做了一些什么?如果有人提前问起杂货店老板的话,也许这个谜底早就应该解开了。

  现在不说提前不提前这种话,很多事情都不是可以预料得到的,我们把视线回到主屋三楼,沙子的问题正在恽夜遥虚弱的推理声中,一点一点揭开在大家眼前,可以说,恽夜遥之所以能做出这样的推理,其中柳航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恽夜遥说:“我现在所做出的分析,只是从小航调查出来的事实基础上,进一步详细完善而已,如果没有小航的调查,我想,三楼结构和沙子的问题根本不能解决。”

  “小航说的很对,这栋三楼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安全,可是并不是每个区域都不安全,有些地方很容易坍塌,而有些地方却都有着特别的作用,对不对?怖怖。对于你们一直在隐藏的小于,还有永恒之心,都是依靠在三楼的结构,才能顺利避开我们的视线吧?”

  怖怖安静的听着,她低着头,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已经石化了一样。柳桥蒲就站在他的身后,老爷子非常警惕的看着怖怖,此刻,这个原本让人怜惜的小姑娘,已经成为了犯罪嫌疑人之一,也不会再得到大家的照顾。

  暂时不去管怖怖,恽夜遥继续说:“我本来只认为三楼上有沙子,那些沙子干燥冰冷,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压力,而且,根据三楼机关的走向,不可能所有的墙壁里都填埋着沙子。户外异常寒冷,三楼内部是温暖的,这就形成了温差,如果沙子是潮湿的,必然外面一层被结冻起来,而内部一层解冻之后绝不可能像我们摸到的一样干燥。”

  “在我们上楼之前,我不确定三楼的空调是否打开着,外面连续不断地下着雪,本身木板墙壁的水份饱和度应该就非常高,如果墙壁里面的沙子本身是干燥的,那么吸收了木板里面的水,再被外面的冷空气冻结起来,这样的沙子如果室内空调开得时间足够长,是有可能变得干燥。”

  恽夜遥被谢云蒙托着后脑勺,他的后脑勺因为伤口不深,已经不流血了,身上也经过了包扎,此刻他全身的重量都靠在谢云蒙身上,头脑也清醒了不少。为了节省力气,他推理的声音很轻,大家听不清楚的部分,由柳桥蒲提出,谢云蒙会在一边帮忙重复,也算是给了恽夜遥喘息的时间。

  演员先生继续说:“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水箱和木板之间到底藏着什么东西,根据刚才小航的叙述,那里的空间完全可以让一个人自由走动,小航在里面摸索,人肯定要蹲上蹲下,所以说,从宽度和高度来分析,那部分空间还是很大的。我认为里面最有可能藏着的就是沙子,干燥的沙子。”

  “与三楼上一样,这些沙子细腻,堆积紧实,可以藏下很多,而水,不是从水箱顶上灌下来的,是从藏着沙子的地方倾斜下来,这就更进一步说明了,三楼上的沙子并没有把墙壁内部全部填满,至少在二楼水箱和沙子的上面,是水管。”

  “那么三楼上的水是从那里流出来的呢?只可能是楼梯间底下的小卫生间,这个小卫生间,莲蓬头顶上是进入三楼的秘密通道,一开始我以为,那里的莲蓬头是个装饰品,因为我试过,莲蓬头里面一滴水都放不出来。不过,现在答案要稍微做出一些改动,那个莲蓬头确实放不出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