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九十六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十二:乔克力的转变和西西的秘密三

第两百九十六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十二:乔克力的转变和西西的秘密三


  冰冷的楼道里,身边的恶魔已经离开了,女孩颤颤巍巍睁开双眼,想要撑起身体,可是因为腹部伤口再度撕裂,再加上寒冷让她的手脚麻木,所以没有办法如自己想象中一般行动。

  要不是刚才那个男人暗中绊了自己一下,这一刀就会扎扎实实捅在心脏上,毫无疑问,她将立刻死亡,男人的行为让女孩无法理解,但却自内心的感激,这个男人似乎为了某些秘密而来,那么自己就帮帮他吧。

  腹部的鲜血还在不停流淌出来,女孩知道自己已经伤及内脏,在无法得到二次救援的情况下,她不可能活下来,所以拼命也要追上刚刚离开这里的那个人。

  好不容易站立起来的女孩,脱下自己的外套,使劲勒在腹部的伤口上面,疼痛让她早已冷汗盈盈,不灵活的手指几次从布料上面滑脱。系好外套之后,女孩喘息着靠在墙边休息了一会儿。

  沾满鲜血的手扶住墙壁,女孩一点一点向下移动,阴暗的楼梯尽头似乎是永无希望的黑洞一样,令她不禁想起了曾经做过的梦境,她千不该万不该将自己的梦境告诉那个人。

  现在再意识到他的贪婪已经太晚了,怪不得他要用如此特殊的方法吸引自己的注意力,怪不得他对自己的性格毫无芥蒂。原来一切都是从这栋诡谲屋开始的。

  老板娘听到我说出舒雪名字的时候,有一瞬间,我觉得她似乎控制不住要哭出来了一样,不过,随即餐馆里就来客人了,所以我不确定当时感受到的是否是事实。

  那天晚上,老板娘抽空赔了我很久,她并没有再次提到舒雪,而是一直再说关于诡谲屋,也就是明镜屋女主人过去的事情,她为什么会对女主人如此熟悉呢?我看着老板娘的眼睛,总觉得那里面隐藏了太多的故事,可是在这些故事生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又如何能够搞得明白真假呢?

  那天我回去已经很晚了,女主人有所抱怨,可是我并不觉得害怕,因为管家先生说,今天女主人好像也醒的特别晚,甚至连每天必谈的钢琴都没有弹。

  说起钢琴,我也会,是厨娘婆婆教的,别看厨娘婆婆每天做饭,事实上她会的东西很多,尤其是喜欢和钢琴,而且弹钢琴的技艺我认为同女主人不相上下呢。

  那月光曲是这个家里唯一弹奏的曲目,似乎每个人都很喜欢它,而我也逐渐只记得这一曲子了,我当然并不会什么乐谱,厨娘叫我的时候,用的是简谱,而且还是她自己画的,不过非常工整。

  呼也许我真的不应该去探究那么多诡谲屋过去的秘密,管它是诡谲屋还是明镜屋呢!我所要求的,只是永远和eterna1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

  也许是因为谢云蒙和小小还没有回归,演员的视线时不时看向房门,他在心里祈祷着刑警先生一切平安。

  ‘希望你和小小能够幸福,也许和小小在一起,你才是安全的。’恽夜遥想着,眼眶中的湿润始终没有退去。

  此刻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在这间众人所认为的安全房间里,恶魔同其他人一样也在休息,今天他所做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他需要养足精神,以面对在诡谲屋中第二天的行动。

  防备和害怕这个时候还不属于恶魔,毕竟,他的身份还是安全的。

  夜晚,也许是危险的,但有的时候,它也会带来特别的安逸,就如同现在睡着的恶魔一样,他的安眠,让其他人享受到了片刻的平安。但是恶魔是否可以保证自己的平安呢?那就另当别论了。

  封闭的房间里看不到暮色,而在房子外面,被浓墨笼罩着的男人却在独自一人品味寒冷和思念,冰雪在他睫毛和头上冻成白霜,微张嘴唇中呼出的气息带起阵阵暖意,那是对于吻的回味。

  不知道有多少年无法触碰真正的心意了,此时此刻,男人不想再放手。‘也许所有的事件结束之后,我也可以迎来一段新的救赎,母亲啊!请你保佑那个人。’

  对着天空张开双臂,直到感觉梦想中的人潜入怀中。午夜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是属于梦想的时刻,他同他的母亲一样,灰色脑细胞中蕴藏着无数个宝藏,但他们又是不同的存在,母亲为此付出了一生,从未有等到过幸福。

  而他,要用这双还未僵硬的手臂,为自己赢得幸福,就算因此而面临恶魔的威胁,也在所不惜。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跟你开玩笑,是老师亲眼看到文曼曼倒下的,在死之前,文曼曼还跟老师说过话!而且不光是我和老师,所有与她熟悉的幸存者都见到了这具尸体,绝不可能搞错。谢云蒙用焦炙的低沉吼声回应枚小小。

  女警跨上几步,俯下身仔细去看已经变形的头颅,虽然表面肿胀青紫,但五官还是可以看出文曼曼的样子,枚小小机械般地转头看向男朋友,她此刻的脸色与谢云蒙如出一辙。

  你认为刚才餐厅里的文曼曼是别人假扮的?枚小小问道。

  不,我不知道,她的样子也毫无破绽,我真的没有办法分辨。谢云蒙摇着头,用直白地语言回答枚小小。

  看得出来刑警在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他没有等女友接上话,自顾自继续说:刚才小遥和文曼曼是在短时间里先后被人袭击的,一个昏了过去,一个死了,老师到达的时候,那个凶手曾经试图将此事嫁祸给老师,他还在密道里杀了孟琪儿。

  我在密道里找你,孟琪儿突然出现,当时她已经受了重伤,不知道是被谁袭击的,还有骷髅就在厨娘房间的背后,凶手在骷髅后面藏了弓弩袭击我,在我躲避的时候,他杀死了孟琪儿,我却连凶手是什么样子都没有看到,还差一点被所有人误认为是杀人犯,要不是老师不顾一切拼命解释,也许我现在就成为众矢之的了

  还有,小遥,他被凶手迷晕,而且还被谢云蒙说到这里,一双因为猛击密道内墙壁而伤痕累累的拳头不自觉捏得格格作响。

  枚小小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心里咯噔一下,赶紧问:难道小遥也出事了?

  凶手可以完美避开你的视线,难道就不能完美避开老师和小遥的视线吗?要知道,小遥可是个武力值等于负数的家伙!在那些幸存者之中,究竟有没有人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有没有人就是凶手或者帮凶,我们现在还一无所知。

  就像他们怀疑你和老师一样,我们心里也同样充斥着怀疑和戒备。想要栽赃给你和老师的人,绝对是完全了解你们动向的人,要不然的话,他不可能那么准确地让尸体或者受伤者及时出现在你们眼前,而且,我认为凶手不是没有机会杀掉小遥,而是他不想杀死小遥,至于原因,我暂时还猜不出来。

  小蒙,刚才所生的事情具体细节你要比我清楚得多,现在我们必须抓紧时间,我和连帆还有文曼曼待在这里,第一,可以监视主屋这边几个出入口的动向。第二,由我来了解文曼曼与舒雪的事情,就算不能让她开口,也可以做到限制她接下来的行动,避免麻烦。

  第三,我在这里的话,你有什么行动需要帮忙,随时随地都可以快找到我,而且还可以照顾到外围,从女主人房间窗户和客厅以及玄关都可以看到外面的状况。

  小蒙,你放心,我可以保证自己和这两个人的安全,你回褐色塔楼带上小遥行动,以你的武力和小遥的智慧,两个人合作才是最好的,这样也能让他更加安全,你自己也放心不是吗?枚小小没有看谢云蒙,而是一口气把想要说的话说完。

  谢云蒙觉得此刻的枚小小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好像明白一些自己所不明白的事情,但无关于凶杀案!

  心中虽然疑惑,谢云蒙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询问,只能说:小小,你自己一切都要小心,这个凶手非常狡猾,他没有从最薄弱的地方去下手,而是挑了我们这些不容易攻破的人,反其道而行之。他是想要消耗掉幸存者们对我们的信任,尽快让大家慌乱起来!

  王姐和柳桥蒲两个人同时问道,当舒雪的名字直接从王姐口中脱口而出的时候,立刻吸引了谢云蒙和恽夜遥的视线,此刻谢云蒙才现,王姐怖怖和餐馆老板娘,这三个依偎在一起的女人全都没有睡着,而且最后那个在雪崩中幸存下来的男人也已经醒的,正靠在床头以一种陌生怯懦的眼神看着他们。

  谢云蒙来不及观察床上的男人,问王姐: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舒雪的存在对不对?为什么生凶杀之后还不说实话?

  因为舒雪是这个家隐藏了十几年的人,也是我的妹妹,她们根本没有勇气承认过去的错误。我之所以在下面的时候不肯说,就是为了要到这里,当着自己母亲的面,将所有的事实真相告诉你们。文曼曼没有起伏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她的手被连帆紧紧握住,空调的微风吹拂在她脸上,却根本吹不走那满脸的冰霜。

  轻轻甩开握住自己的那只手,文曼曼走到餐馆老板娘面前说:妈妈,你还记得我吗?当时你在大钟里看到我的时候,为什么会叫出妹妹的名字?如果舒雪对你来说那么重要的话,你又为何不放她自由?

  餐馆老板娘缓缓抬起头来,失去焦距的瞳孔透露着悲伤,许久之后,她把头重新靠在王姐的膝盖上,似乎并没有想起任何事情,眼眶中也没有流出一滴眼泪来。

  餐馆老板娘的反应让文曼曼感到了绝望,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她就是做好充分心理准备的,所以文曼曼定了定神,走到恽夜遥身边坐下,然后用一种平淡中透露着心酸的语气对演员说:我可以借你的肩膀靠一靠吗?

  恽夜遥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只手揽住了文曼曼瘦小的肩膀,看上去就像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王子一样,这让文曼曼心里轻松了不少,她开始讲述一段过往,那是关于曾经的明镜屋中两个女仆的故事。

  我是一个从小就被迫离开自己亲生母亲身边的孩子,我甚至不知道父亲的身份,姓甚名谁?就连母亲的姓名都很模糊,我只记得她姓文,所以,长大之后,我将自己的姓也改成了文。

  幸好对此,我的养父母并不介意,因为他们不止收养了一个孩子,他们是一对善良的,有爱心的夫妇。对每一个孩子都一视同仁,非常好。能够在那样的家庭长大,也许是我这一生中唯一的幸事。

  能够证实这件事情的人,也许只剩下了刚刚睡着的厨娘婆婆,看着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脸色,大家都不忍心再去打扰老婆婆的清梦。

  于是柳桥蒲说:这样吧,关于当初的事情,曼曼你等一下再说,先让王姐说说看她了解的事情,还有,为什么之前要隐瞒舒雪的存在。

  老板娘,柳桥蒲紧接着俯下身对餐馆老板娘说:既然你的女儿已经认了你,那么我就称呼你一声文女士,如果你还有一丝清明的话,那么请你仔细听一听她们所说的话,不管你心中藏着怎样的秘密,也不管你是否愿意对我们开口,我只希望你能够想一想曼曼和舒雪,她们之中的一个已经不在人世了,我想你一定不希望让剩下的人再伤心。

  老板娘虽然没有因为柳桥蒲的话语抬起头来,但是可以明显看出,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仿佛有控制不住的心意即将喷薄而出。

  柳桥蒲深呼了一口气,努力压下自己急躁的心情,耐心等待了一会儿,最终老板娘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老爷子没有办法,只能坐直身体示意王姐开始讲述。

  王姐说:当初,这栋明镜屋生火灾的时候,当地报纸上是报道了的,所以只要是居住在周边过十年以上的人,都知道火灾的事情。据说,当时安泽在偏屋的书房里午休,而女主人在主屋这边,女仆在厨房里面。

  一直以来,我和怖怖都认为当年的女仆就是厨娘婆婆,因为报纸根本没有提起过有两个女仆,而火灾幸存的人也从没有说过明镜屋中存在过两个女仆。直到我来到这里为止。

  对于火灾的实际情况,我能说的只有报纸上那些内容:火是从厨房蔓延出去的,然后很快点燃了整栋偏屋,当女仆将消息告知女主人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

  为什么这里的厨房着火,却会波及到偏屋呢?谢云蒙问道。

  抱歉,我没有讲清楚,女仆所在的厨房位于偏屋,当初这里的书房厨房和餐厅全都在偏屋,而主屋一层是女主人的房间客厅和娱乐室。老主人安泽一直都居住在偏屋,很少来到主屋的。

  女主人的房间也没有现在这么小,后来重新规划主屋格局的时候,女主人自己要求把房间隔出三分之二来布置书房,因此她的房间才变得不足十平米。

  柳桥蒲叹了一口气,这小子确实非常聪明,不过他这样的反应也是在示意自己对某几个人要留一手,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包括外面那个亦正亦邪的‘颜慕恒’

  柳桥蒲冲着恽夜遥点点头说:你们想要什么时候说,你们自己定,反正我现在也只是个普通人,该是要配合刑警调查的。

  谢云蒙也对恽夜遥突如其来的反应有些懵,或许他认为外面那个‘颜慕恒’的真名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看到老师如此的反应,他也就把话咽了回去。

  目前,对于外围犯罪事件的描述,除了之前在西西房间里的那一段对话,和偶尔提到的只言片语之外,根本就还是一片空白。

  这桩事件虽然生在诡谲屋杀人事件之前,但却是诡谲屋杀人事件的衍生,所以需要在之后的探索中,从另一个人的口中来叙述给大家听,而这个人正是诡谲屋到目前为止唯一没有出现过的家人——eterna1。

  第九十六章15年以来的牵绊:现实篇一

  刑警他们的对话,以及文曼曼的讲述,怖怖全部都听到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沉默多久?关于女主人的事情,关于管家和舒雪的秘密,究竟现在还应不应该隐瞒?怖怖内心其实是非常矛盾的。

  管家已经意外身亡了,而那个杀死管家的人,怖怖绝对不能够说出来,如果说出来的话,这个家就完了。事实上,舒雪就像是当年老板娘的缩影一样,她们有着相同的命运,相同的无奈和痛苦,唯一不同的是,舒雪在还没有迎接最终结局之前,就已经死在了某个人的屠刀之下。

  怖怖暗自咬紧牙关,eterna1就要回来了,带回这个家的希望,所以她现在必须坚持下去,直到这个家完全属于eterna1,那个代表着永恒的男人为止。

  ——

  终于摆脱粗暴的小姑娘了,‘厨师’先生抹了一把自己已经肿起的下巴,上面还带着淡淡的血痕。

  枚小小实在是太厉害了,自从安泽过世之后,在这个家的周边就数‘厨师’先生最身强体壮,他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被人一拳击倒的感觉,而且还是被一个看上去并不高大的女孩子。

  心里在抱怨着,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厨师’偷偷回到了与地下岩石洞穴连接的那个房间,探头探脑朝里面张望。

  他心里祈祷着枚小小已经离开,要是再遇上这个小姑娘的话,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次逃脱,只能等着尸上面长坟头草了。

  事实上,从暗算了枚小小之后,一直到现在,厨师都躲在某个角落后面窥视着密道里面所生的一切,孟琪儿的死,谢云蒙被众人冤枉,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不过,‘厨师’先生虽然知道一部分秘密,而且也不是凶杀案的凶手,却并不想为刑警挺身辩解。因为这样一来,他与诡谲屋15年来的牵绊就再也隐瞒不住了,这绝对不是‘厨师’先生希望看到的结果。

  战战兢兢观察了许久之后,‘厨师’先生终于下定决心走进了房间。房间里没有任何异常,房门背后也没有藏人,这总算是让他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点。

  贴靠着墙壁,慢慢挪动到通往地下的出入口附近,‘厨师’探头往里面看去,里面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到潮湿泛着青黑色的岩石反射着灯光,显得异常诡异恐怖。

  因为对这里比较熟悉的缘故,‘厨师’先生倒并不觉得害怕,这个岩石地洞,长久以来,一直是他隐藏身份的最佳方法,包括这个家的女主人,还有厨娘和中年女仆,都不知道偏屋废墟后面,居然连接着如此巨大和复杂的空间。

  在这个家里,‘厨师’先生要想平安舒适的活下去,就必须隐藏自己的行踪和脚下的岩石地洞。虽然他之前的行动失败,让枚小小知道了这里,但还不足以让人过分担忧。因为除了管家先生以外,不可能再有人知道‘厨师’所隐藏的过去了。

  一边努力思考着接下来要怎么做,‘厨师’先生一边小心翼翼地将身体挤进房间地板中央的狭小入口。与管家一样肥胖的体型对他的行动是一种限制,他根本不可能像枚小小一样灵活。所以必须使用更多的力气来稳住身体,保证安全。

  好不容易爬到下面,‘厨师’先生正想着需要寻找一点什么将上面的出入口封起来,却没想到背后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

  厨师太熟悉这里了,曾经他就在这里居住过,不是因为以前的主人安泽,而是拜这个家的某个女人所赐。年轻的时候,他是一个工作兢兢业业的小工人,随着师傅到处打工。

  在机缘巧合之下,他来到了这栋雪山上的房子诡谲屋,当时的名字还叫作明镜屋。在明镜屋里面,厨师因为好奇来到偏屋,见到了这一生都为自己无私付出的一个女人,在这个女人的庇佑下,他再也没有做过什么苦力,而是像一个富人一样生活在这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