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九十七章钟楼里的秘密一

第两百九十七章钟楼里的秘密一


  越是自由我反而越寂寞,越怀念小时候的时光;在寂寞的少年时,我却最最向往自由,那没有人聒噪和啰嗦的‘幸福’生活现在看来,也无非是海中的泡沫,一碰就破。

  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状态在某一天终于改变了,在那个地方,在那栋房子里面,时间突然成为制约我生命和未来的锁链,它好似漩涡一样差一点把我卷入地狱深处。幸好,母亲所说过的勇气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与我毫不相干。

  在诡异和虚幻的漩涡中,要不是那个演员一把将我拉上‘岸’,我几乎都没有机会表现出自己的勇敢。

  现在,我还是经常会呆呆地看着双手,这双一辈子都握着笔杆和酒瓶的手,在那个特殊的时间和地点,拯救了即将堕入地狱的九个男女。我想这辈子,我都会以为是梦幻,母亲也同样如此认为。

  孟琪儿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词语‘可爱’,长头发,圆眼睛,瓜子脸,小肉鼻头再加上时常涂着变色唇膏的嘟嘟嘴,反正除了卡哇伊还是卡哇伊。性格上任性多于甜美,内在也没有多少涵养,所以基本上对男生来说就是第一眼爱人(一开始会很喜欢,接触久了大部分都会厌烦她的那种)。

  第四个女生坐在稍远一点的一个旅行箱上面,话很少,眼睛盯着其他人的行动。她穿着一件粉紫色长款羽绒服,裤子也是黑色的。这个女生的名字叫文曼曼,身材丰满,凹凸有致。如果不看脸的话,估计回头率会很高。

  文曼曼有着一张不是很讨喜的扁平脸,鼻子嘴巴看上去都塌塌的,不过她的眼睛还不错,又大睫毛又长,给其它地方的不足拉回了不少分。她其实并不是非常内向的那种女生,只是有些孤傲,好像冬天里的腊梅花一样,总是给人不太愿意亲近的感觉。

  大家不要以为安泽就是一个考古学家,恰恰不是,他不过是一个退休的地理老师而已,而且并不是来自于名校,之所以会被那么多考古学家记住,是因为安泽天生的语言能力。

  安泽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小学老师,从四十岁开始,他突然有了预言能力,他曾经十几次通过网络预言某地将会出现某些古迹或者墓葬。其中只有一次是错误的,但也仅仅偏离了一百多米而已。

  自此以后,安泽就被考古学家和记者们捧上了天,钱也赚得盆满钵溢,还买下了诡谲崖别墅。

  但是,买下别墅之后,安泽似乎又失去了语言能力,逐渐沉寂下来,直到十五年前的一次火灾,将诡谲别墅的偏屋烧了个干干净净,安泽也因此葬身火海之中。

  孟琪儿之所以不愿意马上回到餐桌前,是因为她想在玻璃上画完一朵完整的花。这姑娘除了她的任性脾气之外,一直都很喜欢画画。

  现在,玻璃表面,芍药的大花朵已经完成了,孟琪儿正在仔细地给它添上枝叶。

  就在添枝加叶的当口,可爱的女生无意之中抬了一下头,这一抬不要紧,她看到刚才画的大花朵变成了一张布满皱纹的脸,而且面相还非常凶。

  “啊呀!!吓死我了!!”孟琪儿猛地惊叫一声,大家纷纷回过头来看她,就连老板娘都匆忙从柜台里面探出身来。

  “你怎么了?”老板娘问道,很明显她并没有发现是什么导致孟琪儿失声尖叫的。

  老板娘也听见了,她赶紧探出头来对恽夜遥说:“外面现在风大雪大,你要不到里屋去接电话吧,不要紧的。”

  “不…我一会儿就好,谢谢老板娘。”

  恽夜遥很倔强地拉开门走了出去,也许是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所以大家也没再多说,继续听柳桥蒲讲谢云蒙的英雄事迹。

  门外,白色的雪花越来越密集,山道上不时传来一些异样的声音,恽夜遥带上身后的大门,靠在门框上拨出了电话。

  刚才其实只是他自己按的音乐键而已,他避开大家就是要打电话给谢云蒙好好问一下,做那么危险的事情都不告诉自己,恽夜遥是真的很生气。

  但他不能在屋子里那些人面前露出这种情绪,要不然误会可就大了。

  柳航这个时候也知道急眼了,他和几个男人半抱半背把爷爷和晕倒的人往温暖的地方拽进去,一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大声哀嚎,毕竟是自己的爷爷,这种样子谁不心疼!?

  山道下面被堵是肯定的事情,这种事故,所有的人都能平安归来,就是最大的幸运。老板娘平时在这里的人缘就不错,她招呼来周边餐馆所有的主人和客人一起帮忙救援,小小的餐馆厅堂里一下子挤得满满当当。

  总算是有惊无险,人群中有一个是外科医生,最后经过他确定下来,一个人都没有死,只是受伤,大家才算安下心来。

  玄关里的空调非常温暖,与外面简直天壤之别,大家的精神稍稍放松下来,心情也好了很多。几个年轻人开始交谈起来,不过他们在两位老人的眼神示意一下,把声音压得很低。

  玄关前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探出头去看,走廊两边都挂满了相框,相框里不是油画,而是一些放大的照片,看上去都像是野外挖掘和考古的图片,还有一些人物合影。直到走廊尽头,才有第一扇房门。

  “这栋别墅的主人该不会是位考古学家吧?”夏红柿小小声地说。

  “我觉得不像,考古学家一般不会住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他们不是要到世界各地去奔波的吗?家人应该住在比较方便的大城市里才对呀。我认为倒像是某些画家或者作家,还有建筑师一类的人,这样的人不是最喜欢隐居吗?”桃慕青说。

  恽夜遥也在仔细观察着房间内部的摆设,确实同老爷子说的那样,奇特到让人感到很奇怪。

  地板的颜色居然是浅蓝色,而桌子上的桌布是深蓝色的,墙壁是白色,所有的家具是米黄色加上蔷薇色。这种搭配用别具一格来形容已经远远不够了。

  而他们脚上的拖鞋简直就可以用五颜六色来形容,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都有,也许是临时凑不出同样的拖鞋来,女仆没办法才将各种拖鞋都拼凑起来的。

  这间大客房周围总共有三扇房门,分别都挂着门牌:进门右手边的那一扇,也就是女仆离开时的房门,门牌上写着通往客房和二楼。

  “真的吗?谢谢,回去之后请你吃饭!”夏红柿见平时都不苟言笑的文曼曼居然如此积极回应自己,非常开心,立刻用小小声说。脸上也笑开了花。

  这些对话被坐在旁边桌子上的恽夜遥全都听了去,演员只是微微苦笑了一下,并没有做出其它反应,他因为寒冷的天气稍稍有些感冒,温暖的咖啡流入喉咙中让他很舒服。

  喝了两口之后,恽夜遥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咖啡还是像刚泡好一样热乎乎的,再看看其他人手中的杯子,虽然在空调间中,但都已经不再冒出白气了。

  心中的疑惑瞬间转化成某些猜测,恽夜遥看向同一桌某一个位置上的人,好看的眉形先是皱起,然后刹那间舒展开来,最后居然呼地一下避开视线,端起咖啡杯咕噜灌下了一大口。

  原来富贵人家的大小姐烦恼也不少,大家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去安慰她,稍稍停顿了几秒钟之后,雅雅接口说:“我们家也算是比较富有了吧,可是我小时候都住在奶奶那里,我对爷爷没有太多印象,因为他在我出生九个月的时候就过世了,一直是奶奶一个人在拉扯我长大。我奶奶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没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评上大学副教授了,而且还创办了自己的儿童早教中心,在我们那里可有名了。”

  “我从小就一直跟奶奶住在学校或者早教中心,她实在是太忙了,又不想把我托付给其他人照顾,所以到哪里都带着我。我现在在奶奶任教过的学校里上附属高中,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毕业之后我还是要留校上大学,因为那里几乎半个年级的同龄人都是我的朋友。”雅雅脸上露出了骄傲的微笑,那是和孟琪儿完全不同的两种表情。

  拉开窗帘,我看到了外面的皑皑白雪,山崖尖端已经堆起很厚很厚的一层,厚到一大块一大块地往下掉,我看着白色纷纷落落,就像多年以前看着红色冉冉升起一样。

  阳光照射在白雪上面,给她染上了我不喜欢的颜色,也让我再次想起多年以前的那场事故,那场凄惨的、让我痛苦至今的意外事故到底应该怪谁呢?怪那个被我揪着不放的女仆吗?

  我想,女仆到底是不是无辜的,没有人比我心里更清楚了,可是当时我又能怎么办呢?严厉指责那个可怜的女人,心里却在不停的颤抖和流血,如果当时不说些什么的话,我想我立刻就会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