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两百九十九章钟楼的秘密三

第两百九十九章钟楼的秘密三


  这种刹那间产生的问题和想法,当然转换起来也是很快的,不消两三分钟的时间,女孩的思维就在老板娘、自己的手和外出的爱人之间转了一个大圈子。现在她又把注意力放到了爱人几天之后将会带回来的礼物上面。

  ‘他这次回来到底会给我带来什么礼物呢?如果比上次好看的话,我就送一个给这里的老板娘,这些年来全靠她的理解,别墅里那些人才没有发现我的秘密。’

  对于老板娘所做的一切,女孩其实心知肚明,他知道老板娘在窥视她的秘密,也知道老板娘在刻意帮她隐藏秘密。但只要有后者存在,前者女孩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老板娘在餐馆里等了又等,还是不见小女仆的身影出现在后门的地方,她开始有些担心,怖怖向来不是一个身体很棒的女孩子,经常会感冒咳嗽。到粮食仓库有一段距离,老板娘害怕她经不住风雪出事就麻烦了。

  但是餐厅里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又不好走开,所以老板娘的注意力全部集中的怖怖出入的地方,心里祈祷着她快点回来。

  ‘早知道让刚才那个人帮忙看一下店,自己陪怖怖一起去就好了。’老板娘有些后悔自己光顾着吹牛,忽略了小女仆。

  又过了十几分钟,餐馆老板娘终于忍无可忍了,她迅速套上自己的羽绒外套,将店门锁好之后,准备自己出去寻找一下。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厨房那边的后门被打开了,怖怖带着满身雪花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她那件薄棉袄。

  ‘必须找到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等回去之后找机会仔细搜索一下厨房,让柳爷爷也来帮忙,这老爷子办法一套一套的,肯定能帮上忙。如果能找到大量新近被宰杀的家禽,至少也算是一种证据。又或许这个家里的人和厨娘都知道这件事,刻意替女主人瞒着呢?’

  恽夜遥反复思考,他现在什么也不能够确定,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猜测,不过,幸运的是,这个家从昨天到现在,除了女主人和怖怖之外,剩余的仆人和客人们都在,所以应该不会再发生别的奇怪事件了。

  “没有,我直接就过来了。”

  “也就是说至始至终,你都认为女主人一直安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对吗?”

  “是的。”

  “那你到这里的时候是几点钟?”

  “嗯……早上9点钟过一点,大概9:15左右。”

  “当时老板娘和厨师在不在?”

  “在呀,是老板娘亲自帮我打开的食物仓库,还帮我一起搬东西到小推车上呢!诺,就是那个。”说完,怖怖一指厨房门口停放着的一辆木头小推车,上面大概有三四袋大米,几袋肉类和小半车的白菜。

  恽夜遥看了一眼之后继续问:“后来老板娘到哪里去了?”

  “拿好东西之后,老板娘就说让我帮她看一会儿店,然后就自己出门去了。”

  “你知道老板娘出门去干什么吗?”

  “不知道,她没有说。”

  柳桥蒲在边上接口说:“管家先生你放心,这件事你听我的就行。”柳桥蒲那么多年的老刑警,要从一个小姑娘口中问出话来,他的办法可比面前的管家多得多了,这也是恽夜遥一定要将这件事交给他的原因。

  “还有,管家先生,让怖怖说实话的行动你就不要去告诉厨娘和王姐了,尤其是厨娘,怖怖应该算是她的儿媳妇吧!我怕她们会心软。”恽夜遥补充一句说。

  管家没有办法,只好表示同意。这个家里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平时都是很平静的过着每一天,家里的几个人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太怎么接触。

  怖怖肯定说了谎,要不然这件事就解释不通了,女主人的去向,现在看来寻找是没有用的,只有从怖怖那里打开缺口,恽夜遥相信,怖怖一定知道些什么却没有告诉他们。

  恽夜遥只是说:“我现在还没有办法说得很清楚,不过万一我的猜测正确的话,你们就可以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破门的原因了。”

  “你还真是自信,”颜慕恒沉思了片刻说:“虽然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过,我想我愿意帮这个忙。”

  见自己的丈夫说话了,小魅也只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美丽女人的眼中稍微显出一点好奇的神色,似乎在猜测恽夜遥到底能找到什么?

  颜慕恒走到恽夜遥身边轻声说:“我曾经去过一座华丽的玫瑰花园,在那里面我第一次学会信任某个人的直觉,那个人就像你一样充满了自信。”

  说完,比恽夜遥还要高出半个头的男人又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说:“开始吧,恽先生,先从哪里入手?”

  “呃,请叫我小遥。”恽夜遥好像很不习惯颜慕恒的这种叫法,对他说。

  小魅在后头轻轻吹了一声口哨,说:“看我老公,去西班牙斗牛场肯定能成名!”言下之意把自己老公比做了斗牛。

  颜慕恒听到这话,回头狠狠剜了她一眼,小魅也不在乎,径直向仓库里面走去,恽夜遥默默跟在他们后面,脸色稍稍有一些尴尬,不过他很快掩饰过去了。

  三个人进入仓库,恽夜遥的眼眸迅速在一堆一堆码放整齐的食物上面,来回搜索着。

  这里因为天气寒冷,没有存放食物的冰箱,所以可以排除某些恐怖的可能性!用力嗅一嗅空气中的味道,是一种食物和香水或者别的东西混合的奇怪味道,香不香臭不臭的,反正不像是冬天里会有的味道。

  “这里是不是被人喷过什么东西啊!”恽夜遥说:“而且中间那一堆粮食怎么堆得那么高?”

  管家答应一声之后,对王姐交代了一番,然后就和柳桥蒲一起往房子外面走去,因为到达被烧毁的废墟那边,要绕过整栋主屋才行,原本从蓝色塔楼上到天桥,也可以看见后面的偏屋,但是自从烧毁之后,就看不到了。

  柳航想站起来问爷爷,到外面去干什么?可是他犹豫了一下没有开口,因为爷爷的脾气,弄不好又要挨一顿骂。其他人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幸好人多,大家在一起还不是很担心,而且并没有发生真正的恐怖事件。

  但其中有一个人,就显得坐立不安起来,她就是刚刚被找到的小女仆怖怖,怖怖站在那里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非常难看。从她身边走过的厨娘,甚至感觉小姑娘是不是生病了?还摸了一摸怖怖的额头。

  厨娘的手仿佛惊醒了怖怖一样,她突然之间追上管家和柳桥蒲,大声说:“我,我和你们一起去!”

  明镜屋的下一次大修就快要到来了,说起来,明镜屋这个名字真的很不贴切,父亲也许是想形容自己心如明镜,可以预知到一切吧!不过,梦境里的东西不都是朦胧模糊的吗?而且我梦到的那些,都让我感到诡异和害怕,所以我私底下总是偷偷把房子的名字叫做‘诡谲屋’。

  每一次大修,父亲都会把我赶进偏屋,完全不让我见到那些工人。我呢,也乐得如此,因为这个时候可以光明正大穿着小皮鞋在书房里晃悠,绝对不会被一个愤怒的父亲冲进来臭骂一顿!

  但这一次却改变了一切,因为有个年轻人闯进了父亲的书房,还偷偷摸摸地和我打招呼,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可真漂亮,小姐!”

  除了积极调查的那几个人和唐奶奶之外,估计其他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因为唐奶奶虽然一直都坐在那里没说话,但表情明显也很担心失踪的人。她一手拉着自己的小孙女雅雅,眼睛时不时朝门口张望着。

  这个时候,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2:40,早晨出去的恽夜遥和颜慕恒夫妇还没有回来,不免让人有些担心。

  忙完手边的家务之后,王姐说:“要不我出去看看恽先生他们吧,如果发生了什么麻烦的事,也可以帮上点忙。”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王姐见没有什么人反对,于是就准备披上外套出门。说来也巧,偏偏在这个时候,玄关处传来了脚步声,还有三个人说话的声音。

  王姐赶紧把外套往椅子上一放,跑到餐厅门外去看。果然,看见恽夜遥和颜慕恒正在玄关处换鞋,而小魅已经走进了客厅中,她头发上肩膀上都积满了雪。

  “哦,那么你说的地下室就在这里喽。”柳桥蒲说话间往里走去,雪地靴踏在废墟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可是这房间里一目了然,我并没有看见地下室的入口啊!”

  管家这个时候也跟着走进来,他说:“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以前听女主人说起过。这种诡异的地方,没什么事我们当然不可能过来。”

  “那你为什么会认为女主人有可能在这里留下线索呢?”

  “因为我曾经看到过,女主人偶尔会让怖怖带着她来这里看一看,这种事她不会对我说。她的父亲安泽先生就是死在这里的。所以我想她可能对这里一直抱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吧!”

  “那我们就好好找找,地下室的入口在哪里?”

  柳桥蒲看了一眼黏在一起的两个人,似乎有些不满,大声对颜慕恒说:“快过来,这里的地板你来试试能不能掀开!”

  颜慕恒只好放开恽夜遥走到柳桥蒲身边蹲下,他看了一眼柳桥蒲指着的地板说;“柳爷爷,我……”

  “改口,叫我老师,没人听见还叫爷爷,我有那么老吗?!小恽你也是,私底下叫我柳伯伯就可以了。”柳桥蒲单独和恽夜遥,颜慕恒在一起的时候,说话做事比在大家面前放得开很多。他执意要颜慕恒叫他老师,也许是希望强壮的颜慕恒以后去当刑警吧,不过当刑警哪有那么容易啊!

  “呃……老师,这样结实的拼木地板怎么可能掀得开?”颜慕恒头上挂着一大滴冷汗对柳桥蒲说,他实在受不了这位老先生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睛的坏脾气。幸好他在别墅中的时候还能好好控制。

  整整十五年,男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为了当初一时的冲动,他在冰雪之中从一个瘦弱青年一直熬到两鬓斑白,到底为了什么?男人越来越迷茫。

  为了爱情吗?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浪漫的爱人。为了赎罪吗?他也不认为自己这些年做的事跟赎罪有什么关系,男人觉得,直到死亡,他都不会赎清罪孽的。

  这不是吓唬自己,也不是偏执,男人就是这样认为的,因为那件事,他有了房子、老婆、孩子,然后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他在管理,金钱也是。这算是哪门子赎罪啊!

  与其如此,还不如好好自首,到监狱里去改造几年呢。至少这样能让他后半辈子过的安心,没有人给他工作也不要紧,只要有手艺,在城市里拉散活也可以养活他。

  动作牵扯到腹部的伤口,还是很痛,所以少女的手一直捂在同一个地方不曾拿开。

  “叩叩叩…叩叩叩……”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同时还伴随着一个男人小心翼翼地说话声。

  “西西,你醒了吗?西西!”

  “!!!”名叫西西的少女听到门外的声音,呆愣了一秒钟之后,连拖鞋都顾不上穿,就立刻向房门口跑去。

  好像刚才伤口疼痛,行动不灵活都是虚假的一样,少女此刻异常敏捷,她用足力气猛地拉开房门,刚看到门外日思夜想的爱人之后,少女不顾一切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哭泣。

  男人显露出很紧张的样子,不停把少女的身体往房间里面推,然后,轻轻关上身后的房门,才回过身来给了少女一个温暖的拥抱!

  秦森也没有什么人愿意接他的话题,自己也不想在餐厅里发呆,于是转身往娱乐室里走了进去。

  身后孟琪儿终于完成了一幅彩笔画,回头问他:“你去干什么?”

  “去看会儿电视,总比在这里发呆强。”

  “啊!”王姐突然坐直身体说:“电视打不开了,好像天线被大雪压坏了,要不你看看报纸杂志吧。”

  “什么?!不会这么倒霉吧……”秦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之后,一屁股瘫坐在娱乐室门口的椅子上像个老头一样长吁短叹。

  “要不,你还是回房间睡一觉吧,现在离吃饭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夏红柿提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