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章关于餐馆结构以及神秘死者的推理上

第三百章关于餐馆结构以及神秘死者的推理上


  恽夜遥和柳桥蒲两个人趴在雪地上面,一前一后将老管家的身体翻转到正面。但是两个人一看到老管家的脸和胸膛,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雪地上面。

  因为老管家的脸已经完全呈现青紫色,瞳孔涣散,胸口的衣服上有一条被刀扎刺过的裂口,就在心脏的位置。当柳桥蒲用手翻开衣服破损边缘的时候,发现里面还在不停涌出鲜血,证明管家的心脏血管已经被切断了。

  “他死了!”柳桥蒲呼出一口白气喃喃地说,语气中带着些许颓丧。

  “柳爷爷,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恽夜遥喘着气问道。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凶手一定是房子里的某个人,而且看情况,凶手是想连怖怖一起杀害。

  “为什么?我们又没有杀人!!为什么不能离开别墅?!!”秦森的情绪立刻变得很激动,他同样扯开嗓门朝柳桥蒲吼道。

  柳桥蒲噔噔噔上前几步,凑近秦森以前严肃地说:“你们都是现场相关人员,必须接受警方调查之后才能离开!”老爷子的眼珠都快瞪到秦森脸上去了,警方的调查程序和规定不容许任何人随意破坏。

  秦森明显被老爷子的气势吓住了,一脸不情不愿地缩到了人群的后面,柳桥蒲再次大声对所有吓傻了的人说:“请大家赶紧回到客厅里,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想办法与警方取得联络。小恽还在外面守着尸体,王姐,这个家的电话在哪里?”

  站在队伍最后面的王姐赶紧回答说:“家里没有电话的,山上也接不通手机,连电视信号都很差。我们平时与山下联络都是到山到下面去打手机或者收费电话,女主人根本就不关心外面的事情。”

  当客厅大门被打开的时候,恽夜遥首先进入,他把客厅门打开到最大,这个时候大家才看到后面的颜慕恒打横抱着管家的身体,几乎没有要恽夜遥帮什么忙。管家双手和双脚软软地垂在身体两侧,确实不像是一个在雪地里冻僵的死人。

  恽夜遥似乎很害怕管家从颜慕恒怀中掉下来,所以一直挡在高大男人的身体前面护着。这样一来,其他人就没有办法看到管家的脸了。柳桥蒲皱着眉头朝两个年轻人看了一眼,发现管家身上捂着颜慕恒厚厚的羽绒服,立刻说:“不要给管家先生捂得太严实,他很虚弱,得给他慢慢恢复体温才行。”

  然后他又回头对王姐说:“等一下麻烦你把管家房间里的空调先关掉,他和怖怖两个人在雪地里也不知道呆了多久,先慢慢用被子把身体捂热了再开空调。”

  乔克力听到这话简直要崩溃了,这不明摆着把他们当犯罪嫌疑人来看待嘛!他的脸色明显黑了下来,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气量就那么一点点,而且处事方面也不圆滑。

  他不情不愿地说:“我们真的一直在睡觉,没有骗人,我先醒的,然后去房间里把这个家伙喊起来,接着就一起下楼到这里来了呀!中间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柳桥蒲观察着乔克力的脸色,那张难看的脸上充满了气愤,还带着浓重的紧张情绪。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在作假。

  柳桥蒲的目光又看向一边哈气连天的陆浩宇,这个人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是迷迷糊糊的样子,难道从房间里一直走到客厅,他还是没有清醒过来吗?

  这让柳桥蒲更加相信,这两个人之中肯定有一个知道些什么?只是怕担责任不肯说明而已。甚至有可能两个人都知道些什么!!

  “可能是,因为烧焦了,我们无法确定,而且,刚才这个地毯上有很多这种烧焦的手指,应该不止一个人的。现在也全都没有了。”

  “你身上有手帕吗?”柳桥蒲问。

  “哦,我有带着小袋子,柳伯伯您把它交给我保管就行了。”

  “好,”柳桥蒲将手指交给乔克力,然后他的视线回到房间里面,确定不可能再找到什么之后问道:“小恒说你房间里有个目击证人,她在哪里?”

  “我马上带您去,现在小魅在照顾她。”

  两个人关好凶杀现场的房门,乔克力立刻加一把从尸体身上得到的钥匙交给了柳桥蒲,然后,他们的身影就迅速消失在了褐色塔楼楼梯的拐弯处。

  ‘难道我下山了?’她再次想着,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下山的话怎么会在空间如此狭窄的地方?而且,山道上不是还很危险吗?雪积的那么厚,怎么可能下得去?

  就算下去了,也不可能是在金属屋子里面啊!用手摸索着周围所碰触到的东西全都很温暖,一点冰凉的感觉都没有。

  中年女人蹲在地上思考着,努力从记忆中搜寻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到底是哪里?这个时候,他又再次听到了那“滴答、滴答”的声音。浑身泛起一个激灵,她终于想到了那声音的来源,‘难道我现在在诡谲屋的钟楼里面?’

  之前她从来没有来过诡谲屋的内部。也不可能知道钟楼里面是什么样子,所以现在摸到那些像零件的金属片和金属块,也不觉得有多奇怪。

  可是她还是认真回答了恽夜遥的问题:“是的,我第一次到达这里就见到了女主人,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只是身体上因为火灾留下了太多疤痕。据说还因为火灾两条腿行动不便。”

  “据说?你当时看见女主人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她走路有什么异常呢?”恽夜遥继续问。

  “没有,因为出来给我开门的是管家先生,而我见到女主人的时候,她一直坐在自己房间里,当时我就坐在客厅里和她交谈,女主人的精神状况很不错,根本就看不出患有精神类疾病的样子。不过近十年来就大不相同了。女主人不仅足不出户,而且也不再和我们见面。甚至话都说得很少。”

  “你是说近十年来诡谲屋的女主人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在你们面前对吗?”

  “好,这两处地方交给我完全没有问题!”柳桥蒲已经完全回到了以前的工作状态中,一双眼睛显示出刑警特有的锐利之色。

  王姐管家在边上补充说:“我也可以帮忙的,至少我能好好保护怖怖,请你们相信我。”

  “让你进来照顾怖怖是因为我们对你的信任,管家的尸体还需要在这里放一段时间,而你和怖怖需要偷偷转移,这样,等一下我和柳爷爷掩护你们,你抱着怖怖到褐色塔楼第三间房间里面去,乔克力先生和最后一位雪崩幸存者在那里,记得,进去的时候要和颜慕恒先生打个招呼,他会在外围保护你们的。”

  第二这个男人当时有时间脱离众人,并且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也就是说只要没有人跟在他后面,或者没有人发现他的行为就可以了。

  那么我们就要来看一看当时的时间点了,应该是在管家出事的时间范围里面,也就是说,西西醒来的时候,有可能凶手正在某个地方刺杀管家,并准备将怖怖和管家抛弃在雪地里。当然这只是一个大致的范围,具体时间点还要留待之后侦探们来分析和推理。

  在这个范围的时间点上,秦森,连帆、乔克力、陆浩宇这些年轻男人都有可能。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一句,当时说是去上厕所的连帆,故事进行到现在,他似乎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从厨房里出来过,甚至都没有人亲眼看见他进入厕所。

  恽夜遥试着想要把家具边缘拆下来,这样也行不通,他不禁又停下了动作。脑海中突然想到以前谢云蒙行事时的作风,于是暂时先把对家具边缘的疑惑放在一边,用手去敲打软包的墙壁表面。

  墙壁表面发出很沉闷的声音,与正常的软包墙壁并没有什么两样,恽夜遥持续将四周的墙壁都摸索和敲打了一遍,没有找打任何可以突破的地方。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恽夜遥的疑惑现在已经充满了他所有的灰色脑细胞,甚至连鼻涕留下来都没有发现。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从旁边伸手帮恽夜遥抹去了鼻涕,这个人很矮小,几乎是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才够到了恽夜遥的鼻子下面。

  演员回头一看,立刻说:“厨娘婆婆,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不知不觉之中,颜慕恒的视线转移到了最后的希望之门上面——塔楼底部那扇通往钟楼的小门。

  ‘只要撞开这扇门,我也许就可以直接找到小魅……’颜慕恒想着,脚步不由自主向楼梯底部走去。

  这个时候,他感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正在磨蹭着他的脚裸,他以为是老鼠,所以抬起脚就想将碍事的东西踢走,没想到视线的角落里居然瞥见了一只黑乎乎的,比老鼠大得多的东西。

  ‘这是什么?’

  颜慕恒的脑子还没有完全反映出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它就一瞬间穿到了墙壁阴影处,只现象出两只发光的眼睛,那幽蓝的颜色就像是魔鬼的视线一样。

  舒雪的活动范围只有诡谲屋和老板娘那里,诡谲屋中的人现在已经统一口径了,那么老板娘自然是要消失才能让舒雪不再被人发现。

  18个人在诡谲屋生活的第一天下午,怖怖在老板娘那里的时候,大家应该可以发现,我根本就没有描述到餐厅里有厨师,可是怖怖却说了老板娘是和餐厅陈深一起出门的,就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确定怖怖说了谎。

  当然,还有某些不太明显的证据,可以证明餐馆里的厨师当天确实没有上班,这就要请大家自己去寻找了。

  在雪崩之后,还在山上的厨师究竟去了哪里?我们之前的内容中已经分析过了,虽然没有得出答案,但是在这里也不再赘述。

  “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样子你知不知道是在破坏我们的调查工作!!”

  “爷爷,你只关心调查工作!你有关心过我的想法吗?!你怎么不继续问我,到底要到杀人现场去干什么?!”柳航的眼神坚定,他那种质问的口气,是柳桥蒲至今为止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小赤佬,你到底想说什么?这里发生了凶杀案,你明不明白情况有多么严重?!!”老爷子噔噔噔向自己孙子跑回去,脸上是愤怒的表情,可是眼神中却明明白白显示着他心中的疑惑。

  柳航并没有立刻开口,他的眼眶中突然流出了眼泪,与飘过来的白色雪花映衬在一起,让人感觉到一种脆弱无助的心情正在弥漫开来。

  要知道,从下午开始,柳航就一直在主屋客厅和餐厅里面活动。反倒是连帆、秦森、乔克力和陆浩宇四个男人都离开过。其中除了失踪的连帆之外,其他三个人都但我褐色塔楼。

  这位失踪的连帆先生也真是奇怪,从进入卫生间之后,就没有再看到他出来过,要知道,厕所就在娱乐室边上,楼上楼下走动的人都可以看到卫生间的门。连帆进出肯定逃不过外面人的眼睛。

  再说,当时餐厅里还有好几个人,他们就算不看,也可以听到连帆出入的声音啊!事后,已经有几个人进入卫生间看过了,完全没有连帆的身影。

  颜慕恒看看柳航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但是他又真的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两处位置相差那么大的地方会被一条看上去垂直的悬梯连接。

  这个时候,颜慕恒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掏出手机,手机的信号还是和昨天一样很差,不过勉强可以接通电话,颜慕恒马上拨出了一串电话号码。

  “喂,小遥吗?你现在在哪里?“颜慕恒大声问道。

  “我在娱乐室,小恒,找到小魅她们了吗?”听筒另一头传来恽夜遥模糊的声音,听得出他很担心颜慕恒这边的情况。

  “还没有,但是我这边已经打开了通往钟楼的大门,我需要去确认一下。小遥,你现在马上去找老师,告诉他守在书房和女主人房间门的附近,不要让任何人靠近那两扇房门。”

  “小航说书房的那扇门可以反向打开,我相信小航不会说谎。反正具体的事情我们等一下再说,您一定要想办法把那扇门反向打开,小恒等一下会通过外面的悬梯下去,如果到时你们可以会和的话,我们再研究那里的秘密。”

  “那我需要一直守在门边上吗?”柳桥蒲问道。

  “不用,这样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这栋房子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包括废墟那边,柳爷爷,我猜测,小航这一次可能帮了我们大忙了!您反向打开书房门之后,就跟大家一起去吃饭,吃完饭让所有人留在餐厅里面,之后您要注意听客厅和娱乐室两头发出的声音,有任何奇怪的动静就用短信告诉我,这很重要!”

  大家看似我这个设定非常复杂,事实上一点也不,你们就想象眼前有一扇普通的房门,一边是方形锁头,一边是门轴。普通的门锁都是呈一个长方形的小块镶嵌在门板上面的。

  长方形的门锁一边边缘与门板边缘齐平,如果靠近门锁另一边,也就是在锁内零件的尾端打通一条隐藏缝隙,就像是空心管一样,这条空心管一直延伸到上下门板的尽头,让整个门板从顶端到底部都连通。

  这个时候,我们只要再特制一条非常纤细,比门板高度长一点点的门轴嵌入其中,上下左右同门板和墙壁固定在一起,当然要可以像普通门轴一样活动才行。这样的话,另一端只要照这个办法,在原先门轴边上的木板上再造一条隐藏门缝,那么普通门不就可以成为一扇双向的门了吗?

  柳航不敢怠慢,在恽夜遥离开之后,他就匆匆将褐色塔楼最底部的三扇房门检查了一遍,确定都已经从外部锁上了,这才回到陆浩宇房门口朝颜慕恒出去的方向张望着。

  这里还是要说明一下,褐色塔楼墙壁的方位,两个塔楼似乎都是镶嵌在主屋上面的。蓝色塔楼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与主屋娱乐室的一部分交叠在一起,而褐色塔楼从外面看是紧挨在主屋书房外侧的,之间还有一条窄窄的走道。

  管家和恽夜遥去钟楼外围找女主人的时候,就是从那条路绕过去的。这可以说明褐色塔楼本体并未接触到主屋,但是真的可以确定吗?让我们先打个问号在这里。

  就像是验证他的想象一样,果然不多一会儿,被他找到了好几块没有被鲜血侵蚀到的地方,都是黑色的,而且看上去就是原本的底色。

  恽夜遥伸出手拉了拉那柔软的物体,‘看来这里的异常颜色被什么人发现,然后把外套给拿走了,所以犯人才会迫不得已用鲜血将它掩盖。’这种想法就像一盏明灯一样照亮了恽夜遥的思维,令他开始注意自己原本不太会去注意的某些细微之处。

  犯人为了掩盖致命的黑色,才会把尸体切割成那个样子,还将内脏全部都掏出来,只为了不遗漏任何地方而已。可是他的时间太匆忙了,以至于做完一切之后来不及确认一下就只好离开。这样一来的话,那几个男人就都有嫌疑了,其中也包括柳航和连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