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零一章关于餐馆结构和神秘死者的推理中

第三百零一章关于餐馆结构和神秘死者的推理中


  那是一个已经疯癫的中年妇女,眼神呆滞,一张满是口水和血污的脸庞上已经看不出昔日那还算俊秀的容貌。

  刻意卷曲过的头发此刻像稻草窝一样纷乱,两只手上抓满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肉块。发现有人进来,女人惊恐地把手里的东西朝来人扔过去,嘴里还在不停发出尖叫声。

  由于金属墙壁的反弹,这尖叫声显得特别刺耳,几乎要把颜慕恒的耳朵震聋。

  由于条件反射,再加上不想更加刺激眼前的女人,男人稍稍退出了一点金属空间,然后说:“老板娘,我是昨天在你店里吃饭的客人,你还记得吗?”

  原来这个人就是餐馆的老板娘,她被人一直关在大钟里面,而且犯人还将褐色塔楼里面被折叠的尸体和那些内脏,全都扔进的这个机械室里面。

  文曼曼一口气说完,王姐和乔克力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既然颜慕恒知道,那就是和调查有关系了,有可能是颜慕恒和恽夜遥希望文曼曼扮成小女仆的样子去做什么事情吧。

  乔克力站起来说:“那好吧,不过只能十分钟哦,这里有病人和伤员,我不能够离开太长时间的。”

  “五分钟就够了,我们很快的。”说话之间,文曼曼为了抓紧时间,已经在脱外套了,乔克力只好立刻朝门外走去。

  来到房门外,这位黑皮肤,其貌不扬的‘巧克力’先生就靠在了门板上面,他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现在可不能再出意外了,他必须加倍小心才行。

  “可是我走开了,万一老板娘发起疯来把你推下去怎么办?我不能放着你的安全不顾。”颜慕恒冷淡地说。他那张脸由于伤疤的限制,做不出多少表情来,所以总是让人感觉冷冰冰的。

  文曼曼说:“不要紧的,老板娘已经认定我是怖怖了,所以她对我不会有危险。”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有什么不对劲就大声叫我,知道吗?“颜慕恒不放心地离开了悬梯,回到褐色塔楼里面,但是可以看到他乌黑的眼珠还是停留在门缝边上,一直朝文曼曼这边张望着。

  赶走颜慕恒之后,文曼曼小心翼翼回到钟楼里面对老板娘说:“管家已经走了,他不会知道我在你餐馆打工的事情,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将你的事情告诉这个家里的人,来吧,到外面来,我们一起去踏雪。”

  剩下的人就全部在娱乐室里了,当柳桥蒲进入的时候,正好看见秦森从娱乐室的内置楼梯背后探出头来。

  “你干什么去了?”柳桥蒲皱起眉头问了一句。

  秦森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他说:“柳爷爷,我去上个厕所啊!”

  “可你身上怎么有雪。”

  “有雪?”秦森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又把手在头发上胡乱捣弄了几下,果然,白色的雪花纷纷飘落下来。

  他自己也是觉得很奇怪,小声说着:“唉!这是怎么回事呢?厕所里的窗户也没有打开呀!”一边说,一边还回头看向厕所的方向。

  王姐说过,塔楼里所有房间的被褥都是黑色里子,蓝色外套。这件事在说起之前,应该所有来诡谲屋做客的人都不知道。但颜慕恒是个例外,为了找到失踪的人,他几乎看遍了塔楼里的每一个房间。

  西西发现的凶杀案现场,与鲜血融合在一起的被褥是纯黑色的,之后在恽夜遥调查房间的时候无意之中证明了这一点。

  所以当颜慕恒猛然看到黑色和蓝色明显区别的时候,很快就反应出了凶杀现场的不同之处,但他又不能确定,因此才会匆匆忙忙回到凶杀现场去再次检查。

  他不可能放过一丝找到线索的机会,如果是凶手杀人之后,顺手将被套带走的,那么说明被套上一定有可以揭露某些信息的证据,比如被害者留下的线索或者别的什么。

  第二种可能性,从演员先生的行动上可以否定,因为他进入衣柜之后,花费了很大的力气,都没有推开任何木板。

  所以说第一种可能性是陈丽的,问题是钥匙在哪里?这里也就涉及到了蓝色和黑色的问题了。恽夜遥发现染满鲜血的被褥居然是黑色的,这个时候血因为时间的延长,已经不再是鲜红色了。

  尤其是在黑色的映衬下,血的颜色会显得更深,那么在一大片暗色调的衬托之下,凸显出了什么东西呢?那就是床头柜抽屉上的两个拉手,外观被做成了蓝色珍珠的模样,小小的珍珠就像是猫咪的瞳孔一样。

  恽夜遥低下头去,地上躺着的人并没有受多重的伤,只是脸颊一侧肿起来一块而已。枚小小小手很有分寸。此刻,顺着枚小小的手指,恽夜遥清清楚楚看到了地上人的脸庞。

  “是管家先生?”恽夜遥脸色严肃起来,他开始有些明白过来了,抬头看着小魅的眼睛。

  小魅回答说:“不是,是餐馆里的厨师,我也是跟踪了他很久才发现这个秘密的,而且他有和这屋子里某个人会面,我没有看到那个人的面目。”

  “你离开为什么布和小蒙说一声?而且,西西在哪里?”恽夜遥问了一句。

  “小蒙,你是说谢云蒙?”

  “是啊,颜慕恒不是他假扮的吗?”恽夜遥皱起了眉头问道,他被小小搞糊涂了。

  枚小小愣了一秒钟,随即说:“你看看你自己口袋里的纸条。”

  “好,我现在就去!”乔克力立刻回应说,他看上去好像一个随时待命的刑警一样。

  “这样,你和我先带老板娘到隔壁房间去。”

  “是颜先生的房间吗?”

  “不,是那天凶杀房间!”

  恽夜遥语出惊人,这引来了乔克力的质疑,“那个房间不会让老板娘再受到刺激吗?”

  “请相信我,我有很紧急的事情一定要问她,这涉及到小魅的安全。”

  一听到涉及小魅,乔克力立刻打起了12万分的精神说:“那好,我听你的。你发现小魅的踪迹了对吧?”

  虚掩的木门被撞得发出哐当声,前后摆动着。恽夜遥并没有因此停下来,而是朝柳航和乔克力所在的方向跑去,果不其然,陆浩宇房门口什么人也没有,这个时候,房间里某个人的脚步声紧随着恽夜遥跑了出来,他举起手中一样什么东西,手臂绕过演员的后脑勺就捂了上去。

  瞬间,恽夜遥整个人瘫软下来,靠在了身后人的怀里,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男人用很低的声音说了一句:“抱歉,他们很安全,我不得不这么做。”

  “小蒙……”这是恽夜遥最后说出口的两个字,然后,世界暂时对于他来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餐馆的厨师也在这里,而且他肯定是我们之前见过的某一个人,小魅就是因为发现了他的踪迹,才会将西西交托给我的。现在西西就在外面你交代过的那户人家里,很安全。但是小魅却因为追踪厨师不知道去哪里了!而舒雪又急着想要见你,所以我只能带着她躲在这里堵住你。”

  “小魅离开有多久了?”

  “大概快有一个多小时了,我既不知道你究竟在什么方位?也不能暴露在其他人面前,所以只好带着舒雪进入这里的密道找你,没想到这么巧合,就在我想要从那边悬梯爬上去,偷偷观察褐色塔楼和钟楼里面情况的时候,你正好从上面下来。”

  唐奶奶对厨娘说:“反正这个家里中央空调一直都开着,用电也完全没有问题。我们挤一挤的话,也不容易被坏人钻空子。如果你觉得可以,那我现在就去跟柳先生说。”

  厨娘稍微考虑了一下说:“要不你们全都到我的房间里去吧,不过住了那么多人过去,行李就没有办法放了,所以大家还是要腾出一个空房间来,将行李汇总到一起然后锁起来。”

  “这个是当然,”唐奶奶回应道:“你隔壁不就是怖怖和小恒的房间吗?现在那间房间也空着,要不然就把行李堆到那里去吧。你们住的房间应该安全一些。”

  文曼曼揉着惺忪的睡眼,对着门口说:“有什么事情吗?柳爷爷?”

  “你…你怎么会在孟琪儿的房间里?”

  “我吗?”文曼曼竟然表现出一脸比柳桥蒲还有惊愕的神情,她左右看了一看上下楼层,不可思议地说:“我在琪儿的房间里?不对呀!我明明陪着恽先生在褐色塔楼里面,恽先生还让我到他的房间里去休息一会儿呢。”

  “你是说,你睡着之前在小恽的房间里面?”柳桥蒲问,双眼不自觉看向楼道上方,紧皱的浓眉显示出他心中有多么的疑惑和惊讶。

  “没错,我就是在恽先生房间里睡着的呀!”

  片刻之后,老爷子转过头来对文曼曼说:“你可以确定你刚才说的话吗?”

  颜慕恒沿着褐色塔楼的隐藏楼梯一路向上,等到跑出顶部大门口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直接进入了蓝色塔楼的内部,眼前的楼道和墙壁颜色,完全与他们之前经过的地方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颜慕恒经历了刚才的密道,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里也是一条隐藏的密道。‘原来,是藏在墙壁里的呀,特意把外围的墙壁加厚,多隐藏一层楼道,像套环一样套在原本的楼道外面,还真是简单又巧妙的方法。’

  颜慕恒在心里赞叹着,停住脚步,先观察了一圈四周,隐藏在楼道里,同样间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扇房门的房间,按照位置,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知道,这些房间就建造在隔壁那些房间的间隔墙壁上面。

  当然在伤人事件中,恽夜遥和谢云蒙都不会因为私人感情的影响调查,所以他们依然会配合默契。

  总结来说,小小以为一直在诡谲屋中和她配合行动的人不是谢云蒙,因此放心地把西西送到外围,自己则放开手脚去行动。而恽夜遥从小小的话语,和谢云蒙本身的行为中已猜出,在屋子里的其实是刑警本人,而在外面的才是那个以同样身份帮忙的人。

  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立足点的不同,而这种不同,事后往往会造成判断上的很大差异,但是目前,由于情况紧急,他们谁也没有向对方说明自己心中意识到的事实。

  放弃在那些箱子中去寻找,谢云蒙将它们统统挪到房间中央,把周围的墙壁再仔细检查了一遍,对于这栋房子,他总感觉有哪些地方还可以突然发现一些密道或者暗室什么的,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脚步移动到与房门呈90度直角的那一片墙壁边上,也就是进门左手边的墙壁,谢云蒙用手指关节敲了敲,里面并没有空洞的声音。

  ‘这个对面应该是蓝色塔楼顶层第一间房间。’谢云蒙想着。

  腹部的鲜血还在不停流淌出来,女孩知道自己已经伤及内脏,在无法得到二次救援的情况下,她不可能活下来,所以拼命也要追上刚刚离开这里的那个人。

  好不容易站立起来的女孩,脱下自己的外套,使劲勒在腹部的伤口上面,疼痛让她早已冷汗盈盈,不灵活的手指几次从布料上面滑脱。系好外套之后,女孩喘息着靠在墙边休息了一会儿。

  沾满鲜血的手扶住墙壁,女孩一点一点向下移动,阴暗的楼梯尽头似乎是永无希望的黑洞一样,令她不禁想起了曾经做过的梦境,她千不该万不该将自己的梦境告诉那个人。

  孟琪儿突然之间剧烈颤抖了一下身体,同时刑警紧紧抓住小姑娘的手腕上传来一阵刺痛,他赶紧低头去看,发现小姑娘的嘴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那种力道,根本不是一个普通女孩可以拥有的,是在极度痛苦之下,爆发出来的力量,当血顺着谢云蒙的手腕滴落下来的时候,小姑娘的身体也瘫软下去,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血溅满了谢云蒙上半身的衣服,半秒钟的呆愣之后,伴随着刑警一声怒吼,他的拳头砸在骷髅后面的墙壁上,整个一大块墙泥携带着后面的碎砖头瞬间掉落下来。

  如果里面有人躲藏的话,谢云蒙这一拳下去,他藏身的地方就一定会暴露出来。

  随着墙泥大块大块的往下掉落,谢云蒙又补上了第二拳。这一回,整个拐角处的墙壁几乎都被打碎了,骷髅所在的墙洞扩大了两倍都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