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零二章关于餐馆结构和神秘死者的推理下

第三百零二章关于餐馆结构和神秘死者的推理下


  母亲见到英俊的恽先生,却是这样说的:“谢谢你,不过这小子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呢!总说他救了九个人!请你有空一定开导开导他,明明是恽先生救的么。”

  恽先生只是微笑着说了一句:“你我都在梦中,请好好生活,时间很重要哦!”然后他就邀请母亲进屋了,而且极力向母亲澄清那九个人确实是我救的。

  从此以后,我回忆中啰嗦聒噪的母亲又回来了,她甚至会拿着小时候用的破衣架,气喘吁吁地迈开两条粗壮的老寒腿追着打我,就因为我迟到了两三分钟。要知道事件发生之前,我可是常常迟到一个多小时的人。

  如今,我有了一份收入颇高的工作,那就是担任恽先生的执笔人,将他破获的那些案件逐一记录下来。

  第五个女生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她是个那种怎么看都觉得舒服的女生,并不是女神那种类型,而是一种天然的气质,想学都学不来。

  她的名字叫做红柿,是的,大家不必惊讶,确实叫红柿,全名是夏红柿,不知道她母亲生她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爱吃柿子,反正起了这么一个有趣的名字。

  夏红柿同其她女生一样身材苗条,练舞蹈的都这样。她也穿着一件紫色羽绒服,身材的凹凸程度稍稍比文曼曼逊色一点,但也不错了。她的腰线很高,还喜欢穿高腰裤,所以腿部线条显得特别修长。

  火在三个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莫名其妙从房子里冒了出来。事后警方调查下来,火源来自于厨房,安泽的女儿因此严厉斥责女仆是罪魁祸首,并要求对女仆追究刑事责任。

  就在大家都以为女仆这次肯定要完蛋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反转,根据当事人所说的时间,再加上现场证据,证明烧水壶当时并没有烧过头。而女仆除了使用烧水壶之外,甚至连煤气都没有开,只是在削土豆而已。

  那么火是从哪里来的呢?警察们找遍了整个厨房,都没有找到能引起火灾的具体源头,但的的确确,外面的火是从厨房蔓延出去的。

  这个时候,大家才看清楚玻璃门外面站着一个有点肥胖的身影,瞬间传来的敲门声立刻让大家都捂住了耳朵。

  这个人肯定是个火爆脾气,听敲门声就可以判断出来。老板娘赶紧拉开了大门,瞬间一股寒气流窜进来,老板娘冻得赶快捂紧脖子上的围巾。

  然后她的身体就被一个老头给推开了,老头大踏步走进餐馆,还在对着后面大吼大叫:“小赤佬,你快着点,要是冻出鼻涕泡来,我这里可没有准备药给你!!”

  “来了,来了,爷爷。”很快一个二十六七岁,比里面那些学生们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就走进了屋子。

  他明显比老人要礼貌很多,进来就先和老板娘打了声招呼,然后,跑到六个男女和恽夜遥那一桌聊了几句,没想到还非常投缘,于是索性坐下了。

  如果是一个人,恽夜遥回头去叫屋子里的人出来帮忙的话,救援的时间就可能会被耽误,现在,白色的瀑布还堆积在山腰以上,虽然发出让人很不安心的声音,但恽夜遥认为自己赶过去,无论是从距离上还是时间上,都还应该来得及。

  穿着雪地靴的双脚拼命向前移动,没有戴手套的手指已经冻得麻木失去知觉,恽夜遥把它们捂在羽绒服胸口的夹层里,但还是不时因为脚下的踉跄,而要把手伸出来撑在雪地上。

  片刻之后,恽夜遥已经成为了一个雪人,从头到脚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身后也传来老板娘远远的呼喝声:“喂!快回来!!那边很危险!!”

  没有办法回应,恽夜遥唯一能做的只有拼命向前移动,随着距离的接近,他已经看清楚请缩在那里的黑色小点是什么了,确实是一个人,一个已经冻僵昏迷的人。

  今晚的住宿就成了大家面临的最大问题,数一数目前在餐厅里的客人加上恽夜遥和差点遇难的三个人一共有15位,这15位客人包括:六个舞蹈学院的毕业生、恽夜遥、柳桥蒲和柳航爷孙、三个昏迷者,还有就是在其他餐馆用餐的三个客人。

  其中一位也是年长者,名字叫做唐美雅,同柳桥蒲的年纪差不多,筋骨看上去还可以。唐美雅是一位十分矮小的老婆婆,打扮很时髦,她身边带着自己的小孙女,小姑娘今年刚满18周岁,是这群人中最年轻的一个。

  她继承了奶奶的名字,也叫唐美雅,小名叫雅雅,所以大家为了区别祖孙二人,叫老婆婆唐奶奶,叫她的小孙女小名雅雅。自然柳桥蒲也就成了众人口中的柳爷爷。

  这个时候,可能是因为外面大风雪的原因,玄关和走廊里面的顶灯,突然之间闪烁了一下,好像是发生了什么电路问题一样,然后大家觉得灯光一下子变得暗淡了许多。

  恽夜遥说:“应该是受到了暴风雪的影响,屋顶上该除雪了,我想,等天气转好之后,为了报答主人家,我们帮着一起清理屋顶和山道吧。”

  “好啊!”

  恽夜遥的建议立刻引起了几个男生的积极回应,这一回柳航的声音比谁都响亮,也许是想在爷爷面前表现一下。不过老爷子只是瞥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走廊顶上还安了可以播放音乐的装置,就像咖啡厅里安在屋顶上的那种一样。大家在等待的时候,突然之间就播放起了钢琴曲,是一首很老的曲子,来自于贝多芬的月光曲。

  规规矩矩沿着中心线向内部行走,书架全都是深褐色的,每个有九层,高大屋顶附近。恽夜遥抬头向上观望,就连最上层都摆满了各种书籍,几乎找不出一丝空隙来。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恽先生,你很喜欢看书吗?”

  回头一看,是文曼曼,她一开始给恽夜遥的印象就是那种沉静的,有智慧的女孩,所以恽夜遥对她很有好感。

  “是的,抱歉,还没有问你怎么称呼?”恽夜遥带着歉意回答说。

  文曼曼一只手放在背后,一只手轻轻遮掩住嘴巴笑了,她的脸在深色墙壁的映衬下显得有些微红,说:“我叫文曼曼,你叫我小曼就可以了。”

  “好吧,小曼,你觉得这间书房怎么样?”恽夜遥问。

  唐奶奶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是与普通人比起来更加低沉而富有感情,大家一下子都安静下来。

  “嗯…我看看,都是一些很有名的童谣呢。第一首名字叫做‘露’,作者不详。”

  “千里草,何章青;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这首应该是讽刺当时的社会状况吧!我记得好像是一首谜语哦,‘千里草’和‘十日卜’各指一个字,加起来是古代的一个人名,大家可以猜一下是谁?”

  唐奶奶卖着关子说道,立刻年轻人们七嘴八舌就讨论起来了。

  孟琪儿首先开口,但是她说了很多都与答案完全不搭嘎,所以很气馁地把话语权让给了其他人。而文曼曼则对第一个字就一语中的:“‘千里草’的千里加起来是一个‘重’字,再加上草字头,就是‘董’字对不对?”

  下面是一首附带的字谜,谜面是一句诗句:一江清水乘风去。打一个字。

  这回恽夜遥首先开口说:“‘江’和‘清’去掉水就是‘工’和‘青’两个字,‘工’加上前面的‘一’字,可以是一个‘王’字,也许这个字是王字旁的,奶奶你那儿有答案吗?我说得对不对?”

  “没有,只有谜面。”唐奶奶把书反过来给恽夜遥看,确实只有谜面。

  隔壁桌上的夏红柿插嘴说:“‘乘’是不是可以隐喻为乘法的‘X’呢?”

  “也许吧。”她边上的连帆立刻回应道,不过男生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么肯定。

  “如果是‘X’号的话,我大致可以猜出来,”夏红柿继续说:“最后一个风去掉里面的‘X’不就是‘几’吗?‘王’加上‘几’是一个‘玑’。”

  根据房子外部我们描述过的样子来看,长方形主屋是横向站立在巨大的山崖之上,面对主屋从左往右分为三个部分,18个人进入的别墅正门在最左边那一部分上面。

  也就是说,所有他们已经看到过的地方都集中在主屋最左边的那一部分。大家进入女仆使用的那扇房门之后,才会进入到主屋中间的部分。

  中间部分一走进入,大家就会感觉如同酒店的套房一样,巨大圆形的顶灯散发着暗黄色的光芒,最外围一圈呈金色雕花状,顶灯底下是一张巨大的八角形桌子,真的很大,目测十几个人坐在那里一点也不会拥挤。

  “这个啊!我也不是很清楚。”你们今后可以问一问在这里做厨师的于婆婆,她从这栋别墅建成就在这里了,可能她知道原因吧!哦!对了,这里还有一个比我早来的小女仆,是于婆婆儿子的女朋友,也是很早就在这里打工了,她也有可能知道。不过只能在非工作时间问!工作时间,这里的所有仆人都是严禁打扰的。”

  “哦,谢谢你。”唐奶奶道了谢之后,就不再做声了。老人的好奇心总不会有年轻人那样旺盛,她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可是几个年轻人被她调起了兴趣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忽略这个问题,他们在后面开始小声讨论,王姐只能再次停下来制止说话声。大概是屋主人对这方面特别严厉,听到的话会扣她工钱吧。”

  可是现在,书房的房门大大敞开着,里面也开着一盏昏暗的小灯。灯光正好照亮了书房正中央的那条过道,一眼看去过道里什么人也没有,只有底部的黑暗向两头延伸而去。就像延伸进了无限的地洞中一般。

  黑影看了几分钟之后,又侧耳仔细聆听,确定内部没有声音才重新坐直身体,深吸了一口气,把双手抬起来放在眼前‘小房子’形状的物体上面。

  随着手指流畅地开始移动,一首月光曲逐渐从他指尖充斥进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声音柔和优美,透露着淡淡的忧伤。如果此刻但凡有一个听众的话,都会被这美妙的琴声所吸引安静聆听他的演奏。

  目光转向帮他捡回拖鞋的高大男人,恽夜遥并没有礼貌性的舒展眉头,而是用一种奇怪,或者可以说惊异的眼神看着他,男人也不管恽夜遥的反应,自顾自绕过他走到女人面前说:“小魅,我在外面那几个餐馆找不到你,就觉得你是住进这所别墅里来了,所以才跟着他们来这里找你的。”

  “可是你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来找我呢?”名叫小魅的女人歪着头问,表情稍微显出一丝撒娇的神色。

  他们身后的恽夜遥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两百瓦的大灯泡一样,他低下头匆匆说了一句:“那我走了,谢谢你的餐巾纸!”然后作势就要往楼上跑去。

  那凄厉的呼呼风声,用力拍打着室内小屋的窗棱,让它们连同屋子里的人一起摇摇欲坠,不得安宁。巨大黑色的披风包裹住小屋所有的退路。恶魔开始他的狂欢宴会。

  鲜血的味道充斥在鼻腔,用力张开血盆大口的恶魔,在青年眼中好像下一秒就要突破最后的阻碍,将他带入无尽的虚空撕碎。

  极度恐惧的黑色瞳孔无限放大,一直倒映出恶魔整个可怕的脸部,那尖利的牙齿上滴落着像毒液一样的粘稠口水!一点一点向青年眼前靠近……

  ‘不要……不要过来……’

  ‘求求你不要过来……走开……快走开……’

  男人的脚步声就像触动了开关一样,没走几步,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比刚才那一次更加清晰,有点像女人或者婴儿的哭声,又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墙壁上摩擦着它的利爪。

  伴随着心中渐渐升起的恐惧,男人瞬间又停下了脚步向后看去,还是什么都没有,一片空旷深邃的黑暗此刻在黑色瞳孔中越来越诡异。

  瞳孔紧张地收缩起来,男人犹豫着要不要向下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没什么可以害怕的吧!这里边上的房间住满了人,万一有什么事情喊个人出来不就行了吗?’

  这样自我安慰着,男人壮起胆子把脚步移向相反的方向……

  诡异的时间,诡异的环境,诡异恐怖的不可思议事件,就在那黑暗深处等待着放松警惕的猎物前去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