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零三章永恒之心与过去的真相

第三百零三章永恒之心与过去的真相


  没想到恽夜遥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说:“一点都不好,感冒变得严重了,一晚上都没有好好睡,浑身酸痛。还有……”说到这里的时候,恽夜遥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闭上嘴巴不再说下去。

  柳航也不好追问,所以就朝着恽夜遥笑了一下说:“要不等一下问问王姐有没有感冒药,她不是说这个家里的管家懂一点医术吗?你见到管家的时候拜托人家给你瞧瞧呗。”

  “算了吧,我感冒一向过几天就会好,用不着这么麻烦主人家,等一下要点感冒药就是了。”

  话音落下,恽夜遥正想回进屋子里去,没想到楼下有一扇房门在这个时间被打开了,开门声非常响亮,说明这是一个力气很大的人。

  现在楼道里面,颜慕恒的老婆、连帆和恽夜遥三个人的房间都处于锁闭状态,并且暂时不会有人去打扰他们,而在外面的那些人则继续向下,去拜访余下的两位神秘客人。

  先不去管他们,反正这两位客人待会也会出现在餐厅里吃早餐,我们不是还有这个家里的厨师、厨师的儿子跟他的女朋友以及管家没有介绍吗?这些人可以放在一起。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楼梯下方,完全没有看到从上面下来的人,这是一个脚步轻盈、身材瘦小,穿着得体衣裤的人。这个人有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庞,没有太高的辨识度但并不算丑陋,头发整齐梳往脑后,稍稍有些发黄。

  恽夜遥说完,管家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过了好久才说:“听你描述确实像怖怖,会不会是我们主人家让她去塔楼上帮忙的?这几天风雪这么大,很有这个可能。以前主人家也有好多次让怖怖出来帮我们的忙。”

  恽夜遥低下头把牛奶一饮而尽,然后说:“应该就是这样吧!我本来还以为连帆也同我一样在自己的房间里睡懒觉呢。”

  “没有啊!我因为对陌生的地方比较敏感,所以昨天晚上都没怎么睡着,今天一大早就到娱乐室里来了,甚至比柳爷爷他们还要早呢!”连帆赶紧解释说。

  可是他的话就遭到了管家的反驳:“不可能,我们在关门的时候一定会仔细检查楼道,尤其是褐色塔楼那边,表面上看那边的塔楼和这边主屋是分开的,但实际上那里却更加靠近主人的房间。而且这栋房子除了娱乐室以外,其他地方隔音都不怎么好。主人家非常讨厌晚上有奇怪的声音,那里一定会仔细检查。”

  “那怎么会?”柳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时恽夜遥问:“褐色塔楼那边还有其他出入口吗?”

  管家回答说:“没有了,就顶上一扇大门。为了防止奇怪的东西进入,房间和楼道里连窗户都没有设置。”

  管家的话无疑是肯定了晚上黑猫进入楼道是一桩不可能事件,不过大家对他的说法还是有一些半信半疑,因为谁知道仆人有没有偷懒呢?

  柳爷爷在娱乐室里拿的那张报纸,从大伙儿起床一直到聚在餐厅里吃饭,所有不说话的时间加起来,居然都没有看完;小魅更离谱,她和绅士还有‘巧克力’先生从大家到餐厅坐下之后,就马上去娱乐室打乒乓球了。当时应该是八点多钟,除去不多的说话时间,一个小时多一点,居然只轮流和两位男士打上了一局,简直太奇怪了。

  不过他们都没有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出来,现在最重要的是看看连帆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连帆。”恽夜遥在他身边问道。

  “房门好像被人从里面反锁住了!”

  连帆说出的话让大家瞬间陷入诡异的氛围中,管家脱口而出问道:“这怎么可能?!!”随即他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地说:“会不会是我们家的小女仆怖怖在里面打扫卫生?”

  管家分开身边的人,走到房门前轻轻敲了几下,然后大声朝里面喊;“怖怖,是你在里面吗?”

  等了几秒钟之后,房间里面并没有任何人回答他的问话,于是管家先生又重新喊了一遍,还是没有人回答。

  首先回答他的是恽夜遥,“暂时没有,这屋子里除了血之外,找不到其他尸体的痕迹,而且这血我觉得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人的鲜血。颜先生,你认为要被杀的话,会一下子喷溅出这么大量的鲜血吗?”

  “很难,如果一刀刺中胸部,那是会流很多血,但是把床铺和地板完全浸透应该不会这么厉害,除非开膛破肚……”颜慕恒很认真的说。

  他的妻子小魅接过丈夫的话头说:“就算开膛破肚,也不会有这么大量的血,这样的出血量,好像是一下子把人体内的所有鲜血都倒出来一样。你们看,床铺上还在不停的往下流,地板较低地方的血已经汇聚到一起去了。”

  多么残忍和残酷的一件事啊!除了用这两个词语来形容,我的大脑中想不出其他任何词语,空白越来越多地占据着我的脑海,甚至连过去的记忆也开始有些模糊了。

  从那一天开始,父亲就不再和我交流,而是每天过着仿佛自己一个人的生活,家里的女仆和他走得很近,我每次偷偷看向他们的时候,父亲都会严厉训斥我,让我回自己的房间去。

  我觉得爱在渐渐流失,那最后一点点的温暖如果也没有了,我该怎么活下去呢!

  一个二十几岁的人,就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被关在家里如同笼中之鸟……只有从那些书籍中,我才能感受到一丝丝的慰藉。

  书籍有很多是母亲留下的,她也是个老师,而且是个比父亲耐心得多的好老师,有时候我在想,下辈子我一定不再投胎做母亲的女儿,而是要做她的学生,因为学生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都比我要多得多。

  恽夜遥一直在斟词酌句,想着该怎样把房间里的情况告诉其他不知情的人,因为晚上连帆还是要使用客房的,这样瞒着也不是一件好事。

  “连帆,”恽夜遥清了清嗓子说:“我们已经把你的行李和物品都拿到娱乐室里边了,你待会自己去清点一下,今天晚上可能要让你转移到那间空着的客房里居住,因为你原本的房间发生了一些特殊状况……”

  “真的吗?!”连帆并不关心房间里发生什么特殊的状况,他听说自己的行李已经被全部拿出来了,一脚踢开椅子就向娱乐室的方向跑去。

  不去管连帆的行动,恽夜遥继续往下说:“事实上连帆的房间里不知道对什么人撒满了鲜血,床上地板上都是的,根本没有办法清理干净。我们猜想,可能是有谁杀了动物把血洒在房间里搞恶作剧。”

  “不是,管家先生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不太能理解出门散步为什么会是大事?所以才问的。”恽夜遥赶紧解释。

  这句话让管家严肃的表情放松了下来,说:“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得赶紧到房子外面去找,万一出事那就麻烦了,怖怖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解决。”

  “那好,我和你一起到外围,让柳爷爷发动留在家里的人重新把房子内部搜索一遍,不放过任何她们可能出现的地方。”

  管家又说:“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外面离山道最近的那家餐馆,餐馆里的老板娘可能会知道一些什么?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我们可以去他那里问一问。”管家的话让恽夜遥想起了刚刚上山遇到的那个餐馆老板娘。

  “怖怖,你又去干什么?”老板娘问她。

  “嗯,大雪封山,我在想别墅的粮食应该不够了,我想去看看你这边仓库里的粮食还多不多,能不能今天晚上让我带回去一些?到时候小恒回来之后,我会让他来付钱的!”

  “哦这个啊,因为事前就感觉天气要变,所以我囤了不少粮食,再说这几天也不可能有客人来,你随意拿就行,钱的事不用那么着急的,等什么时候想起来再说就行了!”

  “嗯,谢谢老板娘,我一定会让小恒一回来就到你这边来结账。”

  “没事没事。”老板娘微笑着说完,就不再去管女孩的动向了。

  放下别墅里面的人不管,我们先来看管家和恽夜遥的行动,这两个人从别墅大门出来以后,首先绕向褐色塔楼外围去寻找线索。因为现在的天气,女主人的腿脚根本不可能走得很远。

  也许只是扶着墙壁在房子之间来回走走而已,这是管家的猜测,当然恽夜遥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两个人穿过塔楼与主屋之间并不宽阔的过道,口中呼喊着女主人和怖怖的名字,此刻山上的风雪比昨天更大了,积雪都快要没过小腿部分,恽夜遥对管家说:“女主人真的有可能到外面来吗?这种天气下没有受过伤的人都很难行走吧!”

  好不容易小姑娘的情绪稳定了,恽夜遥问:“跟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小姐,小姐让我到餐馆里来借粮食,因为……厨娘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家里的粮食不够了。大清早我在褐色塔楼里清扫完房间之后就过来了。”

  “怖怖,凌晨我们应该见过一面吧,你还记得吗?”恽夜遥突然插嘴问。

  “是的,那就是我去清扫房间的时间。”怖怖回答。

  “那么,没有人回应的空房间你是怎么处理的?除了我之外,你还看到过谁?”

  此时管家索性坐到了怖怖边上,认真听他们两个人的对话。

  怖怖回答说:“除了你之外我谁也没有见到,其他所有的房间都是拿备用钥匙开锁进去打扫的。”

  再加上让她一个人留下来看店这件事,这至少说明,小女仆怖怖在老板娘眼中是个很熟悉的人,而且具有一定的信任度。

  现在还不能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恽夜遥准备回去和柳桥蒲合计之后,再决定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第三十三章怖怖的谎言上

  恽夜遥和管家带着小女仆怖怖回到了房子里面,这个时候,其他人已经把所有的房间都重新搜索过了一遍,全部聚在客厅里,柳桥蒲此刻正和一脸凶相的疤痕男颜慕恒站在一起,颜慕恒似乎在悄悄告诉柳桥蒲一些什么事情。

  外面三个人的进入打断了里面人说话的节奏,柳桥蒲看找到了小女仆,就立刻迎上来问:“女主人呢?也一起回来了吗?”

  剩下的唐奶奶和雅雅,两个人的脸色看上去倒也还可以,虽然也带着明显的不开心,但是却没有像舞蹈学院的学生那样透露出害怕的神情,唐奶奶一边照顾着雅雅吃饭,一边同孙女小声说着话,仿佛要借此来驱赶掉那些不好的心情一样。

  还有一直被大家忽略掉的绅士陆浩宇先生,和黑黑的乔克力先生,这两个人从事件发生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发表过意见。只是默默坐在角落里,听着其他人说话。甚至连刚才的搜索行动,柳爷爷都没有分派给他们什么任务。好像在老爷子心中,这两个人并不能信任一样。

  不过他们也乐得清闲,陆浩宇时不时用视线瞟着漂亮的小魅,瞳孔中显示出来的庸俗神色,与他本身的绅士气质完全不搭调!也许他并不关心女主人的生死,只不过想和小魅接近消磨消磨时间而已。当然他的视线完全没有收到过小魅同样的回应。

  “也许吧,”颜慕恒说:“如果间隔时间不长的话,铲过雪的痕迹也许可以保留下来,但是如果间隔时间长,那就没有办法了,这大雪下的可一直都没有停过。还有,为什么有人要藏起老板娘和厨师这两个大活人,你刚才的话又是怎么回事?”颜慕恒又提出了刚才的问题。

  看来他的好奇心已经达到了顶点,不告诉他也不行了,于是,恽夜遥稍稍踮起一点脚尖,趴在颜慕恒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听到恽夜遥的这几句话,颜慕恒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他问道:“你确定?!”

  “我不能确定,可是我确实有这样的怀疑!而且,在离开诡谲屋之前,我们都需要很小心才行!”恽夜遥的话似乎隐含着什么意思?它是针对颜慕恒说的,因为恽夜遥相信,颜慕恒也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