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零四章永恒之心与过去的真相二

第三百零四章永恒之心与过去的真相二


  “这也不能说明连帆房间里的神秘人是如何消失的呀!而且,他们不能在这里放完血之后,直接将鸡血带进别墅之中吗?省得再回来藏鸡的尸体!”颜慕恒说。

  “这不可能,首先,就老板娘和厨师突然失踪这件事情来看,证明他们与放鸡血的人不是一伙的,那么,提前将鸡的尸体藏在这里,就有可能被老板娘或者厨师发现,而且这么冷的天,鸡血很快就会冻起来,连帆房间里的那些血因为空调的关系,还没有完全凝固,绝对是将鸡直接带进别墅里喷上去的。”

  “你想想,带这么多只鸡进别墅,还要瞒过我们的视线将鸡血喷进房间里面,必须在别墅中有内应才行吧,那也就是说,别墅中至少有两个人是知道这件事的,而且与女主人的失踪有关。”

  “怖怖,我知道女主人失踪你很着急,但是你刚刚从外面回来,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既然管家先生知道废墟所在的地方,那我们等一下会去看一眼的,你就不要担心了,行吗?”

  “可是……”

  “好了,小王,麻烦你照顾一下小姑娘,我觉得她好像吓坏了。”柳桥蒲对王姐说,眼睛始终看着怖怖的小脸,表情也一直非常和善。

  被我姐拉回屋子之后,怖怖明显更加着急了,她可能心里在后悔不该自己把废墟的事情说出来,柳桥蒲把小姑娘所有的一切反应都收入眼底,不动声色地催着管家出了门。

  我拉扯着他,拼命把它往书柜后面推,想着自己去门口挡住父亲,也许还有一线希望。

  就在我们拉拉扯扯之间,他的后背不小心撞翻了书房里唯一一张桌子,然后,随着父亲响亮的质问声传进来,那个奇迹也同时发生了。他暂时,不!就像老天安排好的一样,他永远都消失在了我的面前,而我,也让父亲永远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我’的现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写信的习惯,把生活中每一点每一滴的感想都写下来,我不知道过去在诡谲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管家说:绝对不可以到废墟后面去。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夏红柿一扫刚才的阴霾,显得非常高兴。不过她身边的人却没有她的这份兴致,依然各怀心事,有些闷闷不乐。当然,其中还有一个人是没什么心事的,那就是孟琪儿,她从最后一次搜索完屋子开始,就从自己房间里拿出了纸和笔,一直趴在桌子上画画写写,好似身边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一样。

  至于小女仆怖怖焦躁不安的情绪反应,恽夜遥和颜慕恒回到屋子之后,当然也注意到了。

  别看这些人的反应不谈,恽夜遥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柳桥蒲和管家居然不在!他赶紧问王姐;“管家和柳爷爷到哪里去了?”

  “哦,他们说是去主屋后面的废墟看一看,说不定有女主人留下的踪迹。”王姐说。

  “这栋主屋后面还有废墟?是什么地方啊!”恽夜遥问,颜慕恒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所以也盯着王姐看。

  “不用了,你留在这里和大家待在一起。”颜慕恒头也没回地说完,就把餐厅大门关上了。柳航只好作罢。反正有他们两个在,估计爷爷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在等待恽夜遥和颜慕恒的时间里,柳桥蒲一个人重新蹲下,他用手扒开废墟,然后一点一点扫开灰尘,手指在地板接缝之间和地板表面来回摸索着,仔细观察着下面的地板。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老爷子的两道浓眉皱得很紧。

  这里的地板肯定有什么不对劲,否则老爷子不会让管家去找帮手过来搜索整个废墟,看他现在一个人的样子,脸上的担忧之色完全不亚于刚才寻找老板娘时候的恽夜遥。

  “不过,我认为失踪的人活着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隐藏他们的人没有必要杀人,他只要等我们下山之后,再把知情者放出来恢复正常生活就可以了。这是第一种乐观的推测。”

  “那么不乐观的推测呢?”颜慕恒问道。

  “不乐观的推测就要加入在雪崩中差点遇难的那三个男女了。小恒,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踪了三个人才上山的?要不然你怎么会在救援的时候正好出现在我们身后?还及时帮上了忙?”

  男人抬起自己宽厚的手掌,那上面的手指虽然粗短,但是却充满了温暖,抚上对方的脸庞。

  “不哭…那么多年都过来了。”

  “嘘!不要说话……我会在这里看着你的。”

  “看着我什么?”

  “看着你去欣赏那无边的风景,看见你与父亲到同一个世界去。”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男人已经再也不可能发出声音了,而哭泣的身影也早已离开水槽边上,那无助的,忧虑的心情随风而走,飘向永无止尽的天空尽头……

  男人见唬住了西西,瞬间又变得温柔,他用手把西西的脸颊擦干净,吻了一下她,然后匆匆离开房间,只留下惊恐的少女一个人兀自发抖。

  在推开褐色塔楼顶部大门的时候,男人露出一抹奸诈的微笑,有西西在,那件事就可以让那个倒霉的家伙替自己顶罪。想到美人钱财都即将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男人的笑容更甚了,他像一条暗夜中的毒蛇一样窜出门外,消失的无影无踪。

  西西的双手捂住腹部,靠在墙边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她发现自己居然忘了问男人那个人的房间是哪一间?要怎么办才好,西西心里本来就害怕,如果再走错房间,遇到不认识的人她真的会不知所措。

  可是现在男人已经离开了,再想问也来不及了,所以她只能强打起精神朝门外走去。

  其实不用夏红柿开口,唐奶奶也不会离开的,她的老寒腿经不起这样来来回回折腾,奶奶不离开,一向孝顺的雅雅自然也不会离开。

  她们两个人把椅子挪到夏红柿身边,唐奶奶说:“让我看看厨娘的状况吧,我以前开办幼儿园的时候,经常要自己帮小孩子处理一些小病小痛什么的,现在自己老了,医院也没有少去,也许我可以帮帮她。”

  说完,唐奶奶就开始有模有样地给夏红柿怀中的厨娘检查起来。夏红柿也因此松了一口气,总算不是自己一个人留在餐厅里面。

  撇开餐厅里三个人不谈,向天桥冲上去的几个人此刻都已经聚集在了天桥入口处,他们瞪大眼睛呆立在那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好像全都傻了一样。就连室外刺骨的寒风和冰霜击打在身上,也无法唤醒这些人的神智。

  受害者的脸上披散着长发,将容貌完全遮盖住。丝丝缕缕地鲜血从头发缝隙里延伸出来,流淌到脖子和衣服上面,从缝隙中露出的一点点下把呈现青黑色,一把刀刃口朝上划过被害者的下巴一直插入到她的脖子里面。

  被害者上半身全部被鲜血糊满,看不出伤口,她的腰部几乎被拦腰切断,肠子和内脏从向后仰的身体内部流泄出来,铺满了整个床铺,被害者好像浸在血池中一样。

  更加恐怖的是她的双腿,从腰部向后折叠,两条小腿像钩子一样钩在自己的肩膀上面,青黑色的脚掌直直朝向西西所在的方向。长长的头发末梢被小腿分开,还在微微晃动,好像床铺上的‘惊恐娃娃’随时有可能朝着西西这边走过来。

  柳桥蒲当然听得明白她的意思,回答说:“小恽和小颜一直和我在一起,不可能是凶手的。您不用担心,很快他们就会把管家先生带回来了。只要管家先生能够苏醒,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见柳桥蒲这样说,唐奶奶也不再问他,只是搂紧了小孙女雅雅。她的表情明显表露出怀疑和不信任。

  现在,发生了故意伤害事件,之前所有的事情在大家心中的性质完全改变了,恐惧和无助逐渐占据着所有人的思维,没有一个人再嬉笑调皮,客厅中的空气凝重到几乎要像外面一样冻结起来。

  玄关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是恽夜遥和颜慕恒抬着管家的尸体回来了,柳桥蒲不能让客厅里的人靠近他们,不然就有可能被拆穿谎言。

  两个男人明显被桃慕青的话语惊吓到了,再加上刚才桃慕青那一副不信任的样子,让他们很不是滋味儿。于是匆匆向餐厅外面跑去,大概是想去问问外面的人到底怎么回事?

  拖鞋在地板上发出踢里踏拉的声音,就是这声音打断了柳桥蒲的说话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餐厅门口。

  本来,柳桥蒲是想问问,有没有人愿意去褐色塔楼里找找回房睡觉的乔克力和陆浩宇,现在看来他们自己出来了,马上就将询问对象改成了刚刚进来的两个男人。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柳桥蒲也像桃慕青一样觉得他们两个不应该一直在睡觉。不过老爷子的问话要比小姑娘直接多了。

  他不等对面的人回答,继续说:“刚才怖怖的尖叫声你们有没有听见?就算是在睡觉,也不可能连那么响的声音都没听到吧!把你们两个从离开餐厅,一直到现在的行动详详细细给我说一遍!”

  恽夜遥那边先放一放,我们来看柳桥蒲和乔克力的行动,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天桥,来到乔克力所说的那间房间门口,老爷子只朝里面看了一眼就大声说:“小乔,你过来!”

  “怎么了?柳伯伯,有什么不对劲吗?”乔克力走到柳桥蒲身边问,但是马上,他的声音也停住了,因为这间房间里根本就没有尸体,和连帆的房间一样,只剩下了地上和床上大片的血迹,就连那些从被害者身体里面流出来的内脏也不知去向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尸体呢?!!刚刚小恒不是还确认过!!”乔克力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说:“绝对不可能啊!小恒确认的时间到现在还不足十分钟,怎么可能会消失呢?!!”

  管家先生说女主人腿脚不方便,而且精神状况也不好,这种话中年女人是相信的,因为她听别的邻居也提起过。

  这里有几户人家都是比较老的邻居了,他们有的甚至曾经见过诡谲屋中的老主人安泽,就是那个靠预言发家的‘地理学家’。反正,中年女人对此是嗤之以鼻的,因为她从不相信什么预言、占卜一类的东西。

  脑子里胡乱思考着,中年女人的双手在地上摸索,那是一片坑坑洼洼,还布满各种形状金属块的地板。‘到底是谁家的地方会装修成这个样子?’中年女人在心里暗自想着,此刻她还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危险。

  因为不止一次,她都独自一人在黑暗中醒来,有时候是在自己的卧室里,有时候是在食物仓库里,甚至有的时候她还会在餐桌上,柜台里或者雪地里爬起来。那是因为她有梦游的毛病,这个毛病从来都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过,也不是经常会发生。

  可是她还是认真回答了恽夜遥的问题:“是的,我第一次到达这里就见到了女主人,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只是身体上因为火灾留下了太多疤痕。据说还因为火灾两条腿行动不便。”

  “据说?你当时看见女主人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她走路有什么异常呢?”恽夜遥继续问。

  “没有,因为出来给我开门的是管家先生,而我见到女主人的时候,她一直坐在自己房间里,当时我就坐在客厅里和她交谈,女主人的精神状况很不错,根本就看不出患有精神类疾病的样子。不过近十年来就大不相同了。女主人不仅足不出户,而且也不再和我们见面。甚至话都说得很少。”

  “你是说近十年来诡谲屋的女主人一次也没有出现过在你们面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