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零五章永恒之心与过去的真相三

第三百零五章永恒之心与过去的真相三


  “嘘!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小魅的身份!”

  “会不会是发现凶手,小魅带着那个小姑娘藏起来了?”

  “不可能,她如果要有所行动的话,一定会给我留下提示,我刚才已经在房间里全面搜索过了,没有留下任何信息。”颜慕恒此刻的神情已经与刚才完全不同了,他担心小魅会有危险,整个身体都紧绷着,脸色更是难看到不行。

  恽夜遥也很担心,但是他不能乱了方寸,思考了片刻,恽夜遥说:“这样吧,我想这边有我们守着,小魅应该不可能离开褐色塔楼的。你赶紧回到褐色塔楼里去一间一间房间搜索,实在不行的话,强行破开塔楼底部通往钟楼的门,一定要找到人。”

  如果女主人确实存在,而她也像老板娘一样被某个嫌疑人绑架了,那么嫌疑人能把女主人藏在哪里呢?外面的餐馆和杂货铺还有仓库肯定不可能。首先,恽夜遥、颜慕恒和小魅三个人已经将诡谲屋外面所有仓库都看过了,没有失踪人员的痕迹。

  老板娘家里已经全面搜索过,一个人也没有。至于其它恽夜遥她们没有去打扰的店铺,从外围痕迹,也就是雪地上的痕迹来看,根本不可能有人出入过。第一,他们门前完全没有做除雪工作。第二,房屋前后完全找不到任何一个脚印。

  可以确定,这些店铺里的人从当天早上开始就一直都没有出过家门。可能是因为大雪天气不会有生意而且囤积的食物很多,所以才选择呆在家里。如此寒冷的冬天,食品本身就不容易损坏,在家里多放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柳桥蒲的观点是这栋屋子有可能根本就没有二楼和三楼,老爷子的这种说法并不能算是毫无根据,因为从外观上来看,本身房子就不是很高,而且窗户也只有一楼才有。

  但是,恽夜遥还是觉得有必要找一找,既然刚到这里的时候,诡谲屋的女主人就关照王姐对所有人强调不可以上楼,那就一定不会是毫无意义的胡说八道。恽夜遥相信,这间娱乐室里,绝对有他们没有发现的秘密。

  纵观整个屋子,里面软包的墙壁看上去非常厚,恽夜遥此刻站在靠近蓝色塔楼大门的部分,面前是巨大的乒乓球台。越过球台,可以看到覆盖着蓝色灯芯绒布罩的长沙发。沙发右边是简易的历史书架,而沙发上面的墙壁上,挂着电视,电视的样子还蛮新的,甚至比一般家用电视还要再大一些。

  “那您以前一次也没有看见过管家上到二楼吗?”

  “看见他进入倒是没有,但是怖怖有的时候晚上和我们聊天会说起,比如‘主人家今天让管家去二楼或者三楼搬了什么什么事情’,或者‘管家先生从楼上带下来什么好东西给主人家’一类的话。反正这些事情倒是经常听怖怖说起。”

  厨娘婆婆说完,看着恽夜遥,好像是希望他从自己的话里面分析出一点什么来,恽夜遥想了想说:“有没有可能怖怖知道通往主屋楼上的入口呢?”

  “应该不可能,”厨娘婆婆立刻否定了恽夜遥的说法:“我们以前也曾经问过很多次怖怖,让她给我们指出入口在哪里?可怖怖总是摇头,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就连我的儿子小恒问她的时候,怖怖也只是摇头。”

  不知不觉之中,颜慕恒的视线转移到了最后的希望之门上面——塔楼底部那扇通往钟楼的小门。

  ‘只要撞开这扇门,我也许就可以直接找到小魅……’颜慕恒想着,脚步不由自主向楼梯底部走去。

  这个时候,他感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正在磨蹭着他的脚裸,他以为是老鼠,所以抬起脚就想将碍事的东西踢走,没想到视线的角落里居然瞥见了一只黑乎乎的,比老鼠大得多的东西。

  ‘这是什么?’

  颜慕恒的脑子还没有完全反映出黑色的东西是什么,它就一瞬间穿到了墙壁阴影处,只现象出两只发光的眼睛,那幽蓝的颜色就像是魔鬼的视线一样。

  舒雪经常到老板娘餐厅里去打工是不争的事实,她还会让自己的女朋友小于带礼物给老板娘,还有,老板娘也曾经看见过小于和管家一起出门,她认为小于就是厨娘的儿子,而舒雪就是别墅里的小女仆。

  可是,我们矛盾的地方不止这些。如果老板娘认识舒雪的话,那从她失踪之前的表现来看,她也同样对怖怖很熟悉。这一点不可能被人忽略。那么难道老板娘认为别墅里有两个小女仆?不,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餐馆老板娘是个爱打听的人,但凡是诡谲屋中经常要出门的人,她都打过交道,如果小女仆真的只有一个的话,她是不可能搞错的。

  我们面临的事一个矛盾的问题,不管你从哪个方面解释,怖怖和舒雪,小于和小恒都处在交叠的位置上面。

  “嘶……我是在抽屉后面发现的这件衣服,这个有可能是死者自己的东西。”柳航在说出衣服来源之后,还不忘附上一句猜测。

  颜慕恒才不管他的这些猜测呢!在这方面,柳航是骗不了颜慕恒的。他说:“少来这一套!这衣服这么小,那位阿姨能穿得下吗?我看倒和先前昏迷在这里的女孩挺匹配的。”

  “不,不是她,绝对不是她,你搞错了!!”柳航听到这句话,马上开始不顾一切地辩驳,拼命否定衣服是西西留下来这个可能性,好像他之前同西西认识一样。

  “……你不会是认识那个女孩吧?”颜慕恒看出一点端倪,问道。

  “啊?我……”这句问话又让柳航结巴起来,正在两个人辩论不清的时候,柳桥蒲的声音突然从褐色塔楼大门外传进来。

  等到老爷子走掉,颜慕恒这才一把将柳航拉回褐色塔楼里面,说:“该告诉你的事情,等一下我会全都告诉你,现在,我问你,你是不是察觉到西西和小魅的失踪,才会偷偷溜到这里来?而且,你是从哪里溜进来?”

  第六十一章两个男人带来的疑惑一

  “赶快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溜进来的?”颜慕恒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语。

  “我本来是想偷偷从楼梯那边溜上来,但无奈爷爷看得太紧。所以我……”

  “简单点!我告诉你现在西西和小魅都有危险,所以你最好两句话并成一句说,快点!”颜慕恒催促着。

  听到西西有危险,柳航也着急了,他对颜慕恒说:“这样吧,你跟我来,我示范给你看!”

  柳航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就说:“我也是刚刚从这里出来的时候才发现的,这其实既是陆浩宇先生的房门,也是钟楼的房门。不信你看!”

  柳航把房门关上,颜慕恒可以看到这扇房门的底边和塔楼底部的墙角相连。在褐色塔楼里面,房门的位置不是在房间左侧,也就是靠上的方位。而是在房间右侧(靠下)的方位。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颜慕恒还是没有办法看明白,但是一分钟之后,颜慕恒就瞪大了眼睛,表示自己活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因为柳航将房门反向打开以后,里面就变成了一个拱形的空洞,空洞外侧便是与钟楼相连的悬梯,而且旋梯是向下和向前双向延伸的。

  “我不是很清楚,在陆先生房间里只能听到颜先生走进走出的声音,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

  “你为什么确定是小恒走进走出的声音?”恽夜遥追问道。

  “这很简单,脚步声非常沉重,一听就是男人的,小魅和西西都身材娇小,不可能发出那样的脚步声。而且当时好像乔先生也不再塔楼里面。”

  “小恒发现你在凶杀现场是什么时候?”

  “就是刚才,十几分钟之前,应该和我爷爷离开主屋来找我是同一个时间段。”

  “那么说,小恒已经在凶杀现场搜索过两次了,他为什么还要再回去一次?”恽夜遥自言自语地说道。

  长方形的门锁一边边缘与门板边缘齐平,如果靠近门锁另一边,也就是在锁内零件的尾端打通一条隐藏缝隙,就像是空心管一样,这条空心管一直延伸到上下门板的尽头,让整个门板从顶端到底部都连通。

  这个时候,我们只要再特制一条非常纤细,比门板高度长一点点的门轴嵌入其中,上下左右同门板和墙壁固定在一起,当然要可以像普通门轴一样活动才行。这样的话,另一端只要照这个办法,在原先门轴边上的木板上再造一条隐藏门缝,那么普通门不就可以成为一扇双向的门了吗?

  柳航不敢怠慢,在恽夜遥离开之后,他就匆匆将褐色塔楼最底部的三扇房门检查了一遍,确定都已经从外部锁上了,这才回到陆浩宇房门口朝颜慕恒出去的方向张望着。

  这里还是要说明一下,褐色塔楼墙壁的方位,两个塔楼似乎都是镶嵌在主屋上面的。蓝色塔楼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与主屋娱乐室的一部分交叠在一起,而褐色塔楼从外面看是紧挨在主屋书房外侧的,之间还有一条窄窄的走道。

  管家和恽夜遥去钟楼外围找女主人的时候,就是从那条路绕过去的。这可以说明褐色塔楼本体并未接触到主屋,但是真的可以确定吗?让我们先打个问号在这里。

  就像是验证他的想象一样,果然不多一会儿,被他找到了好几块没有被鲜血侵蚀到的地方,都是黑色的,而且看上去就是原本的底色。

  恽夜遥伸出手拉了拉那柔软的物体,‘看来这里的异常颜色被什么人发现,然后把外套给拿走了,所以犯人才会迫不得已用鲜血将它掩盖。’这种想法就像一盏明灯一样照亮了恽夜遥的思维,令他开始注意自己原本不太会去注意的某些细微之处。

  犯人为了掩盖致命的黑色,才会把尸体切割成那个样子,还将内脏全部都掏出来,只为了不遗漏任何地方而已。可是他的时间太匆忙了,以至于做完一切之后来不及确认一下就只好离开。这样一来的话,那几个男人就都有嫌疑了,其中也包括柳航和连帆。

  刻意卷曲过的头发此刻像稻草窝一样纷乱,两只手上抓满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肉块。发现有人进来,女人惊恐地把手里的东西朝来人扔过去,嘴里还在不停发出尖叫声。

  由于金属墙壁的反弹,这尖叫声显得特别刺耳,几乎要把颜慕恒的耳朵震聋。

  由于条件反射,再加上不想更加刺激眼前的女人,男人稍稍退出了一点金属空间,然后说:“老板娘,我是昨天在你店里吃饭的客人,你还记得吗?”

  原来这个人就是餐馆的老板娘,她被人一直关在大钟里面,而且犯人还将褐色塔楼里面被折叠的尸体和那些内脏,全都扔进的这个机械室里面。

  文曼曼一口气说完,王姐和乔克力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既然颜慕恒知道,那就是和调查有关系了,有可能是颜慕恒和恽夜遥希望文曼曼扮成小女仆的样子去做什么事情吧。

  乔克力站起来说:“那好吧,不过只能十分钟哦,这里有病人和伤员,我不能够离开太长时间的。”

  “五分钟就够了,我们很快的。”说话之间,文曼曼为了抓紧时间,已经在脱外套了,乔克力只好立刻朝门外走去。

  来到房门外,这位黑皮肤,其貌不扬的‘巧克力’先生就靠在了门板上面,他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现在可不能再出意外了,他必须加倍小心才行。

  文曼曼说:“不要紧的,老板娘已经认定我是怖怖了,所以她对我不会有危险。”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有什么不对劲就大声叫我,知道吗?“颜慕恒不放心地离开了悬梯,回到褐色塔楼里面,但是可以看到他乌黑的眼珠还是停留在门缝边上,一直朝文曼曼这边张望着。

  赶走颜慕恒之后,文曼曼小心翼翼回到钟楼里面对老板娘说:“管家已经走了,他不会知道我在你餐馆打工的事情,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将你的事情告诉这个家里的人,来吧,到外面来,我们一起去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