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零六章永恒之心与过去的真相四

第三百零六章永恒之心与过去的真相四


  剩下的人就全部在娱乐室里了,当柳桥蒲进入的时候,正好看见秦森从娱乐室的内置楼梯背后探出头来。

  “你干什么去了?”柳桥蒲皱起眉头问了一句。

  秦森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他说:“柳爷爷,我去上个厕所啊!”

  “可你身上怎么有雪。”

  “有雪?”秦森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又把手在头发上胡乱捣弄了几下,果然,白色的雪花纷纷飘落下来。

  他自己也是觉得很奇怪,小声说着:“唉!这是怎么回事呢?厕所里的窗户也没有打开呀!”一边说,一边还回头看向厕所的方向。

  凶手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了老板娘,他却没有动手,已经可以说明一点点问题了。还有恽夜遥和颜慕恒在外面仓库里发现的那些被抽干了血的肉鸡尸体,这些看似无用,却又能充分吸引注意力的东西,其实有的时候能起到的作用比我们想象中要大得多。

  视线回到凶杀现场,我们来看第二个问题:颜慕恒通过黑猫到底发现了什么线索?

  也是一个关于注意力集中点的问题,阴影的覆盖,让黑猫的身体消失,从而突出了它蓝色的瞳孔,足以让人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蓝色上面。

  恽夜遥曾经站在不同的三个地方观察过衣柜,首先是门口,视线所及并没有什么异常;其次是房间中央,也就是大床床尾的前面一点,柳航也是站在这里观察的,可以确定也没有异样。

  最后一处就是恽夜遥检查完床头柜站起来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书柜门缝之间的情景,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门缝之间似乎有某些不正常的东西。

  床头柜的突然出现,带来了不一样的东西,大床底部其实并非像管家说的那样,有可以放置东西的抽屉,反而是隐藏起来的床头柜,上面有两个抽屉。

  管家的失踪说明,在这件事情上他是说了谎的,从其他家人的话语中我们也可以听出,管家同女主人一样经常出入主屋的二楼和三楼。

  恽夜遥浑身抖了一下,在心里替后面的人默哀三分钟,这是得有多疼,他光用想象就可以知道。演员闭着眼睛等待了好久,直到身后再也听不到小魅殴打来人的声音之后,才慢腾腾回过头来。

  “小魅……小小?”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在他眼前站立着的赫然是谢云蒙正在追求的女警枚小小。虽然之前就已经猜到了其身份,可是在这种状态下出现在眼前,恽夜遥还是一下子不太能接受。

  他看着女警,不知道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枚小小也不提醒恽夜遥,而是兀自走到自己出来的小门前,关上门之后才说:“你知不知道你差一点就死了?地上的这个人,你仔细看看他是谁?”

  乔克力继续说:“颜先生从大钟里面发现了老板娘和隔壁房间消失的尸体,老板娘已经被吓傻了,她可能看到了凶手的面目,不过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有办法告诉我们任何事情!”

  确实,乔克力一点都没有说错,老板娘进入房间之后,一会儿惊叫,一会儿傻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跟他们说过。

  王姐看着满屋子的病人,也是很无奈,不断唉声叹气,一张没有多少肉的脸都皱到一起去了。

  恽夜遥定了定神,说道:“王姐你放心吧,我相信老板娘会好起来的,目前我需要和老板娘单独待一会儿,而乔先生,你要帮我去叫小恒过来,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尽快告诉他。”

  “什么?五分钟吗?”这一回恽夜遥的话更加奇怪了,颜慕恒索性不回答,虎着一张刀疤脸瞪恽夜遥,等他自己解释。

  恽夜遥眼神瞟向颜慕恒的头顶,停顿几秒钟之后,终于恢复了平时的状态,他对颜慕恒说:“小恒,我发现了凶杀案现场的秘密,你立刻和我到隔壁去看一下,那个乔先生呢?他怎么没有回来?”

  “他和柳航一起守在陆浩宇的房门口。”颜慕恒波澜不惊地说。

  “我现在就去叫他过来,”恽夜遥说着,就要往房间门口走去,没想到被颜慕恒一把给拉住了,恽夜遥条件反射般地一甩胳膊,颜慕恒的手居然被他甩到了一边,这回恽夜遥的眼神更加锐利了,他不再说话,直接冲出房门。

  “这栋屋子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空间?”男人问道。

  “我们所知道的就只有这里!舒雪是当年被冤枉的那个人,后来也是因为不得已才留下来的。我和舒雪都没有去过偏屋那边,也没有到达过主屋上层。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只有管家和女主人才知道。”

  “那么说女主人真的存在喽?”

  “是的,可她不是现在失踪,早在十年以前,就已经不知去向了!”

  “如果舒雪是当年被冤枉的那个人,那么既然她还留在这里服务,怖怖又是怎么回事呢?”男人持续提出问题,此刻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舒雪所说的事情吸引住了,人也放松下来不再戒备。

  做梦人的脸被深深埋在被窝之中,脑海中只记得一个人的名字——沐西西,他从来都没有贪恋过沐西西的财产,也没有想过要伤害她,可是最终的结局却是自己成为了被误会最深的那个人,还差点成为杀人犯。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对外面的那个人动过手,一切又为什么阴错阳差引申到他的身上来了呢?这种事情,一个连梦境都模糊不清的人又怎么可能搞得明白?

  身边一直有人走动和小声交谈的声音,做梦人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只知道是两个女人的声音,都不年轻了,一定是过去他认识的某些人,做梦人拼命在梦境中铺展开他的回忆,可是回忆又不断地被梦境打断,陷入那无尽漩涡之中。

  现在,当一天一夜过去之后,他正在逐渐清醒过来,并且努力让自己的脸离开那层层叠叠的被窝,干裂的嘴唇微张着,似乎要吐露某些秘密。

  蓝色塔楼是从下往上走的,按照之前住宿的顺序:最底层那一间是秦森、然后唐奶奶和雅雅合住一间,接下来是柳爷爷、文曼曼,第五间便是孟琪儿的房间。

  大家很快都聚集到了她的房门口,这个时候,这些人除了柳桥蒲之外,还认为王姐、怖怖、管家正在这栋蓝色塔楼顶楼的房间里面。

  所以厨娘问了一句:“要不要我去把顶上那几个人叫出来?或者我们索性待会儿都聚到管家房间里去,这样王姐带着怖怖也会相对安全一些。”

  柳桥蒲斜瞟了她一眼说:“厨娘婆婆,现在管家先生还不能移动位置,他需要王姐的照顾,而且这个家里只是女主人失踪,管家受伤,并不代表这里就有你想象中的杀人犯或者袭击者。请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先看看孟琪儿是不是在房间里面?

  事情说到这里,我必须穿插一段分析。

  首先我并没有介绍除了柳桥蒲之外,其他人站立在房门口的具体位置。之所以这样做,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避免大家去猜测房门外的人动手杀掉文曼曼。

  我可以直截了当的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房门外有人在文曼曼关门的时候突然之间出手,将她的脖子勒断,那么就会出现两个问题:第一,文曼曼的人会严重向后倾倒,她会瞬间用手去抓挠脖子前部,并且表现出惊异或者反抗的神色。

  要知道,柳桥蒲是个刑警,而且这个时候是在灯火通明的情况下,这种行为怎么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第二,如果是从门外被勒毙的话,不仅人不可能向内部倾倒,而且鲜血大部分也会喷溅到外面,如果外面某个人是凶手的话,他自己都不可能躲过同伴的眼睛。

  谢云蒙和小小原本的计划是,让另外那个颜慕恒与小小假扮夫妻进入诡谲屋,自己在外围调查,因为不能确定犯罪嫌疑人的帮凶来自于诡谲屋内部还是外围,整个这边山崖上的住户都需要调查。

  但是见到恽夜遥之后,谢云蒙就决定自己进来了,当时谢云蒙和恽夜遥是同时发现雪崩的,救人的时候,如果不是柳桥蒲老爷子及时带人赶到,谢云蒙差一点就要自己动手帮助恽夜遥了。

  在几个人从雪崩中逃命的时候,他也一直躲在后面帮忙,所以说,恽夜遥隐约之间看见四个人影也就情有可原了。

  但是这样一来,谢云蒙就没有办法及时伪装成颜慕恒的样子,所以众人回到餐厅之后,所见到的颜慕恒是另外一个人,那个一开始决定与小魅进入屋子的人。

  黑色笔记本中,保留下来的日记大致就这么几篇,可以看出,安泽先生并不是每天都能记录下他的生活,只是偶尔为之而已。

  但是那些撕掉的又是为什么呢?谢云蒙把手重新伸进箱子里,将下面零散的纸条一张一张拿起来,放在笔记本里面比对,却没有一张是可以吻合的。

  这些纸条上零零散散写着一些诗歌,谢云蒙没有耐心再看上面的内容,只是把它们整理好,同黑色笔记本一起放进了自己的衣服内侧口袋里,他准备找到小小之后,将这些东西拿给恽夜遥去看一看。

  小遥要比自己耐心得多,也许他能从中分析出一点什么来。

  最上面的一个箱子里除了笔记本和纸条,没有其他的东西了,谢云蒙将它搬到一边,继续检查其余的箱子,不过翻来翻去都是一些旧衣服和旧玩具,并没有特别的东西了。

  腹部的鲜血还在不停流淌出来,女孩知道自己已经伤及内脏,在无法得到二次救援的情况下,她不可能活下来,所以拼命也要追上刚刚离开这里的那个人。

  好不容易站立起来的女孩,脱下自己的外套,使劲勒在腹部的伤口上面,疼痛让她早已冷汗盈盈,不灵活的手指几次从布料上面滑脱。系好外套之后,女孩喘息着靠在墙边休息了一会儿。

  沾满鲜血的手扶住墙壁,女孩一点一点向下移动,阴暗的楼梯尽头似乎是永无希望的黑洞一样,令她不禁想起了曾经做过的梦境,她千不该万不该将自己的梦境告诉那个人。

  孟琪儿突然之间剧烈颤抖了一下身体,同时刑警紧紧抓住小姑娘的手腕上传来一阵刺痛,他赶紧低头去看,发现小姑娘的嘴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那种力道,根本不是一个普通女孩可以拥有的,是在极度痛苦之下,爆发出来的力量,当血顺着谢云蒙的手腕滴落下来的时候,小姑娘的身体也瘫软下去,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

  血溅满了谢云蒙上半身的衣服,半秒钟的呆愣之后,伴随着刑警一声怒吼,他的拳头砸在骷髅后面的墙壁上,整个一大块墙泥携带着后面的碎砖头瞬间掉落下来。

  如果里面有人躲藏的话,谢云蒙这一拳下去,他藏身的地方就一定会暴露出来。

  随着墙泥大块大块的往下掉落,谢云蒙又补上了第二拳。这一回,整个拐角处的墙壁几乎都被打碎了,骷髅所在的墙洞扩大了两倍都不止。

  听到恽夜遥出事了,谢云蒙如何还能够站在原地,在无意识之中他对恽夜遥的感情早已经超过了朋友情意。谢云蒙立刻朝楼下冲去,慌乱的情绪在刑警脸上展露无意,于他来说,恽夜遥的安危比解释清楚自己面临的凶杀质疑要重要得多。

  柳桥蒲对众人说:“凶手还隐藏在诡谲屋的内部,我希望你们能够为了自己的安危继续给予我们信任,孟琪儿独自离开才会中了凶手的诡计,接下来我们必须时时刻刻都聚在一起,直到将真正的凶手抓出来为止!”

  “可是,我们凭什么相信你的话?”这回说话的人是一直没有开口的陆浩宇,他并没有失控,话语间一字一顿都在质疑着老爷子的威信,“我想知道,王姐、乔克力和怖怖究竟都到哪里去了?你一直说你们是在调查失踪案件,阻止我们回到褐色塔楼自己的房间里去休息,难道不是为杀死之前的那些人创造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