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十六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九

第三百十六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九


  眼角无意之中的一瞥,让他看到了巨大木柜后面打开的通道,刑警先生离开的时候,根本没有把出入口关上,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关,打开也是因为机缘巧合而已。

  男人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突然之间一把推开少女,因为动作用力过猛,少女手中的薄片在他颈上划出一条血横,伤口并不深,血也只流了一点点,男人顾不得这些,猛地冲向打开的地下出入口,连滚带爬地消失在女孩的视线范围之内。只留下女孩一个人兀自站在原地,一脸的迷茫。

  事情因为男人的好奇心而起,又在男人极度恐惧的状态下中止,但是他留下少女一个人在混乱的空间,等于是把少女放在了极度危险的状况之下,老刑警曾经拜托过这个男人,一定要保护好少女的安全,因为她是这个家里关键的人物。

  细细的水流从扭曲的部分向外流淌出来,沿着下面的铁条一直到岩石地面上,逐渐,谢云蒙看清楚了,在铁条交叉相连的中间部分,确实是一条包裹着岩石和铁皮的水管,虽然不知道水管两头通往哪里,但是谢云蒙可以肯定,这里的机关就是为了破坏铁门而准备的,以前挖掘这个岩石地洞的人,一早就设定好,必须要破坏铁条,才能够打开暗室。

  怪不得他们刚才做的都是无用功呢!供桌只负责开门而不负责打开求生之路,它后面的杠杆不过是蒙人的假象而已。铁条墙壁则负责打开求生之路,至于把于恰带进暗室里的人,一定有这里小门的钥匙,才能不使用到供桌,那样的话,这个人是诡谲屋中原本居住者的可能性就又增加了。

  到了外面之后,恽夜遥才看清楚,外面居然是一条九曲十八弯的走廊,弯弯曲曲的根本就看不清楚尽头,只能看到转弯,而且每一道转弯所预留的空间都很窄,就像是扭曲在一起的管道一样。

  认真去厨房门所在的位置,恽夜遥摸索着外衣口袋,他希望能从里面淘出一些能够使用的东西,结果却只得到了一枚硬币,金色的五毛硬币躺在演员先生的手心里,他想了想,把硬币塞在了门缝下面,也算是做上了一个标记,门缝可以将五毛硬币严严实实遮挡住,就算有躲在暗处的人从门前跑过,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

  做完这些事之后,恽夜遥对颜慕恒说:“我们走吧,边走边思考,你想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一定要立刻告诉我。”

  诡谲屋就像是巨大的恶魔牢笼一样。曾经有一个故事说过,恶魔们为了分辨出谁的力量最强大,全部都呆在同一个空间里,日日夜夜不停厮杀,胜利的恶魔会将失败者吞吃干净,连骨头渣都不会剩下。最后站立着的恶魔,才是最强大的存在,这个恶魔不仅可以活下来,还可以藐窥一切,成为真正的王者。

  ‘恶魔吗?最后的恶魔不会成为王者的,他会成为狩猎者的祭品,永远堕入黑暗之中……’来这对于想象中的故事不屑一顾,让恶魔们为了强大之争而自相残杀,不就是狩猎者的诡计吗?只有愚蠢的恶魔才会上这种当,而他是狩猎者的帮手,所以一定会平安无事。

  想象着自己的结局,男人走进了房门内部,他轻手轻脚关上房门,脸上依然保持着诡异的,让人不寒而栗的微笑。

  其实这里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个迷宫,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祖玛小游戏里面的地图,那些容纳小球的弯弯曲曲的通道。通道来回折叠的地方紧挨在一起。如果把它们看成是走廊的话,是不是有很多墙壁会重合在一起?而那些墙壁上的房门,有些其实都占用了同一个空间。

  这些空间只可能在管道内部,也就是说,有的房门打开之后,能够通向一个相应的房间,而形成房间的空间又成为了走廊之间的障碍,它们阻隔断了一定的通路,然后就必须靠另外一些假的‘门框’来形成新的通路。

  这些假的‘门框’有些可能只是墙壁上的一个缺口,不要说房门,甚至连基本的框架都没有。它们不着痕迹的打开新的通道,把寻找出入口的人,引入未知的方向,甚至将人引回到他们刚刚走过的地方,如果行人只顾向前走而不去仔细观察的话,这里就会像迷宫一样,无论怎么走都找不到正确的位置,而眼前永远有可以通行的地方。

  “就算你说的小隔间确实存在,你刚才描述的那些位置也是正确的,那么在小隔间里,除了通往柳爷爷那边的楼梯门之外,如果还能打开另一扇门,我想最有可能的就是通向我们这边吧,这边不是直接有向三楼方向打开的房门吗?”

  “不是的,小恒,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恽夜遥耐着性子说:“首先我说的通往三楼的出入口,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们面前的这片墙壁,不信你自己摸摸看,面前的木板上不可能有任何缝隙。其次,墙壁上要是真的能打开出入口,也不可能是整片墙壁一起打开,我估计就上半段墙壁能打开。”

  “也就是说,暗门是不可能通向二楼的,从二楼上来只能走柳爷爷他们刚才走的通道,因为但凡涉及到密室,一定会把出口和入口分开来设计,如果能一起打开的话,那操作就太简单了,根本藏不住秘密,也就不能称之为密室了。”

  虽然说柳桥蒲带着的九个人就在隔壁,暂时不会有危险,但时间拖得越长,变数就越大,谁也不可能保证,他们永远不会有危险。恽夜遥隐约可以感觉到,在上面弯弯曲曲的走廊里,藏着一个他所不能掌控的黑影,这个黑影会什么时候出动?接下来到底会做些什么?恽夜遥完全没有办法预测。

  两个人借助着小手电筒微弱的光芒,继续他们的话题,在恽夜遥的推理中,颜慕恒逐渐在向密室的真相靠拢。当他最终明白恽夜遥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整个人只剩下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无比的震惊,秘密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也许是一个男人垫着脚尖在走路啊,男人踮起脚尖来的话,脚步声也会很轻的。何况我完全不熟悉西西这个人,您让我来确认,不是多此一举嘛!真的没有道理……”

  “我有没有道理不是你能判定的,你也不用那么激动,我问你,如果是长手臂的话,你能够到上面的缺口吗?”

  “这个啊……”秦森不情不愿地把右手举到最高的位置,他的身高在1米76左右,伸长手臂垫起脚尖的话,手指刚好够到墙壁上方的缺口,还能伸进内侧摸到一点点墙壁。

  柳桥蒲用足力气大声吼的,可是他的话,第一次什么用都没有。老爷子没有办法,只能朝这几个年轻人的方向追过去,希望能把他们拽回来。

  突发状况让大家都忽略了依然挂在缺口下面的文曼曼,如果他们能稍微注意一下的话,就会发现文曼曼好像看到了什么令她惊喜的东西,微笑正在一点一点爬上她的脸庞。

  而且文曼曼的两条手臂已经有一半进入了缺口里面。她正在把身体的其他部分也用力挤进去,乍一看像是被墙洞吸进去了一样,非常诡异。

  怖怖往乔克力身后缩了缩,才继续说:“当时柳爷爷精神状况很不好,还没有恢复过来,我们一直躲在娱乐室暗门后面的小房间里,直到受了伤的单明泽先生重新出现,才继续行动的。”

  很明显,谢云蒙已经处于暴走边缘了,枚小小太了解他对恽夜遥这个知己的情谊,也了解谢云蒙接下来会怎么做。但是现在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催促着众人朝娱乐室方向移动。

  等大家走进娱乐室的时候,谢云蒙已经从怖怖和乔克力口中大致了解到了他不在时候,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没有犹豫,也没有停顿,谢云蒙一把拉上枚小小,就匆匆朝蓝色塔楼里面冲进去,恽夜遥居然和颜慕恒单独在一起,刑警先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得下心,尤其是在他看到颜慕恒的变化之后。

  把女人推进雪地里,让她自生自灭,黑影觉得这并不算是直接杀人,只是一个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他努力为自己辩护着,把所有的事都归结为别人的原因,始终都不认为自己是真正的罪犯。

  为了掩盖这种他不承认,却害怕的要命的犯罪事实,黑影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可是他觉得眼前这个人的出现,会让他所付出的代价成为泡影,所以黑影只能把自己隐藏得更深,见即行事。

  无疑,眼前的黑影是一个绝对自私的人,他的自私与西西完全不一样,西西是为了救自己所爱的人而抛弃了一切,甚至不惜辜负爱她的人。而黑影完全只是为了自己,抛弃了所有爱他的人。所以西西的结局注定成为一个悲剧,而黑影的结局则注定众叛亲离。

  “如果拥有梦境的人是我,那么你就可以继续走安泽的老路,用那真实的梦境欺骗财富和名声,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不过,我决不会再配合卑鄙的欺骗,所以我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它们很重要吗?就算你的猜测正确了,那又能怎么样?我们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

  “所以你认为,只有贪婪的人才会因为日记的内容提出质疑。你觉得我和安泽是一丘之貉,对不对?”男人说出总结之后,站起身来,转头朝书房门走去。而女人始终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

  自由和感情一次又一次在男人心中产生冲突,女人不是看不出来,而是不愿意面对。他是她这辈子第一个说爱她的人,也是她这辈子唯一的男人,女人不可能离开明镜屋了,而这个男人一生的自由,她只能用感情来束缚。

  单明泽心里希望刑警可以主动跟他说起西西的事情,但表面上,单明泽不能催促,他当然不想影响刑警们安排好的计划。这样做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所以他只能隐忍等待,祈祷西西一切平安。

  可是,祈祷已经没有用了,爱情的牵绊和担忧,也救不了此刻的西西,小姑娘自己给自己本来可以很美好的人生,在逐渐画上句点。

  事实上不用单明泽担心,刑警们很快就会告诉他西西在哪里,而且他们会对单明泽保证西西非常安全。也就是这样的说法和西西的任性妄为,让本可以100%信任刑警的单明泽,在之后差一点因为愤怒,让自己走上绝路。

  匆匆进入装修高雅的楼梯间,恽夜遥一路向上,目标非常明确,死死盯着墙壁上的缺口不放。文曼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不成她钻进了狭小的缺口中?

  ‘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否定自己得出的答案之后,恽夜遥迅速利用身高攀上墙头,朝缺口里面自己刚刚进入过的房间看去,他要确认文曼曼到底看到了什么!

  但是房间里正在发生的激烈一幕完全超出了恽夜遥的猜测,他吓得心惊肉跳,却无法马上阻止,因为在够不到摸不到的情况下出声阻止的话,恽夜遥认为只会给里面某个人带来更多的危险。

  ‘必须想办法拉他一把,我绝不能看着他冒险,老师也不会愿意的!’

  在所有人之中,只有恽夜遥保持着冷静,他一直躲在颜慕恒身后默默盘算,根本就没有对耳边听到的声音作出任何反应。恽夜遥刚才看到的房间里面发生的事情,自然也知道那沉闷的倒地声来自于谁?所以他暂时并不担心会发生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

  从三楼房间出来之前,恽夜遥将他从抽屉里发现的黑色笔记本放回了原位,那本黑色笔记本上没有任何内容,但是内部的纸张颜色和花纹与谢云蒙交给他的残破笔记本扉页一模一样。所以恽夜遥猜测,它可以用来代替安泽的笔记本,吸引某些人的注意力。

  这个家里确实有很多人拥有梦境的能力,他们心中永远都住着幽暗森林中的另一重人性,这一点恽夜遥早就注意到了,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注意不到,尤其是心怀不轨的人。

  而现在真正爱西西的那个人,难道不也是因为过去的欺骗和贪婪,才失去了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纯真爱情吗?

  皑皑白雪又无声无息的吞没了一条生命,悲伤和疯狂注定要再次发生,在悲剧中唯一还值得庆幸的是,被西西袭击的杂货店老板娘没有生命危险,因为冬天的衣服本身穿的就很厚,西西那一刀看似扎在老板娘的胸口,其实在碰触到皮肤之前就歪斜了。

  再加上小姑娘本身力量不足,当杂货店老板掀开老婆衣服的时候,才发现刀尖只是在皮肤上划开了一条很深的口子,并没有触及内脏。这让两个当事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也是为了之后让他随时就犯而做的准备,没办法,只能冒险了!’

  女人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不看不闻手中恶心丑陋的东西,虽然这么多年以来,她的憎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是此时此刻,她心中还是有一丝不忍的。毕竟生活总是会带给女人更多的情感和牵绊。

  第两百零八章诡谲屋主屋三楼上的暗影四

  再次说到进入主屋三楼上的暗影,我们不得不把这个人的行踪总结一下,首先,这个人应该在老刑警他们进入三楼之前就已经在那里了,他的身份最有可能就是受了伤的单明泽。但也不排除是某个神秘人物的可能性,毕竟之前女主人失踪,还有一开始连帆房间里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陌生人,这两件事都还没有得到解答。

  谢云蒙独自去追恽夜遥和颜慕恒了,他还不知道这两个人已经与柳桥蒲会和,心中自然是焦急万分的。谢云蒙虽然不清楚昨天袭击恽夜遥的人究竟是谁?但是这个颜慕恒,他绝对不可能放心。

  谢云蒙知道颜慕恒也是他们试探的嫌疑人之一,本来以为,试探颜慕恒的工作会是老师和小遥一起进行,因为在昨天的计划安排中,柳桥蒲和恽夜遥是一路的。但是刑警万万没有想到,恽夜遥居然瞒着他另行安排了单独行动。

  有一些事谢云蒙确实是没有想明白,但还有一些事谢云蒙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心中不安的悸动让刑警先生想起了小雅雅在岩石地洞里说的那番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此时此刻心中所有的担忧都在为刑警先生证实当时的想法。

  “后来我再也没有回去过,只听小恰说,他安顿好我之后回到家里,发现哥哥躺在地板上已经死了,双手紧紧握着一把水果刀插进自己的胸膛,所有人都认为于泽是自杀的,小恰也没有说出我和于泽见过面的事情,所以,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自此以后,小恰在我面前再也没有提起过小泽的事情,我也只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后来小恰结婚了,我们也就终止了见面。我本来以为,这辈子同小恰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注定孤身一人,可是没想到,小恰居然给我送来了雅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