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十七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

第三百十七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


  谢云蒙在地毯边上搜索,还是没有脚印。房间里的灯晃动着,谢云蒙一寸一寸沿着墙壁打转,并不时用手敲击着周围的墙壁,寄希望于能够找到另一个想象中的出入口。

  可是谢云蒙这样找本身就是错误的,连帆房间的暗门确实和其他房间没有任何两样,只不过是在相同的情况下,安排出了不同的隐藏秘密而已。

  再精妙的机关也敌不过适合时宜的伪装,其实说到现在,诡谲屋的‘伪装’已经够多的了,每一个房间,每一块空间都互相掩映,如不是事先恽夜遥有提醒过谢云蒙,他认为自己根本就会被这种像套环一样的房屋结构给逼疯。

  这三个地方其实也是有一个中心点相连的,但是他们的位置还有大小,与楼下三个房间完全是错开的,虽然在同一片区域的上下位置上,但完全不能重合。楼下三个房间的墙壁顶端,就好像是提供楼上踏脚的狭窄通道一样。

  甚至还可以从娱乐室进入,从二楼错开的墙壁上方直接回到一楼厨房里面。

  大家可以这样想象,我们在用纸牌搭建城堡的时候,纸牌就是我们的墙壁,但是这墙壁不能完全对应的往上叠加,而是要横竖错开,利用下面一层纸牌的稳固支点,来支撑起上面的一层纸牌。

  这样子一层一层累积上去,每一层框出来的空间是不是都有所错位,却又都在同一片上下区域之中呢?

  “就这样,我和小雅一分开就是15年,直到今天,我才能听到他喊我一声外公。”说到这里,于恰已经忍不住老泪纵横。

  可是他的话并没有讲完,枚小小追问道:“你还是没有说清楚,安泽在这件事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于恰抹了一把眼泪,继续说:“安泽就是那个带走我哥哥双胞胎孙女的人,当时我没有任何证据,所以决定自己先找到线索之后再报警。几年之后,我终于从哥哥一个曾经的同伙口中,得知了这件事是安泽做的,而且他也早已脱离了犯罪组织,已经功成名就,成为了著名的预言家。”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寻找安泽的行踪,但所有的一切努力都徒劳无功。如果不是被人绑架到山上来,你们告诉我这栋诡谲屋的主人名字叫做安泽,我连这一点都不知道。”

  但是再安逸的日子也总是会厌倦的,女孩开始厌烦做梦,厌烦了无休无止的询问,想要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因为浙西而情绪,怒海渐渐夜不能寐就算是做梦了也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根本看不到安泽想要让她看到的场景。

  但她不愿意看到父亲总是沮丧和颓废,所以竭尽所能的查找相关书籍,让自己去想象那些并不喜欢的东西,以便晚上可以有更多的梦境。女孩相信,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个道理,但越是相信,她和安泽的希望就越是落空。

  最后,安泽终于意识到女孩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女孩却还在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回到城市里去居住。

  男人继续说:“放下来吧,如果你不想被任何人知道,那就把他交给我来处理。”

  “你!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一松手,手里的东西‘嘭’的一声掉在地上,溅起一些薄薄的水花,水花沾湿了女人的裙子,也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

  “你杀了他,”男人说话毫不留情,他看着地上散发着恶臭的东西,走上前去伸手解开了上面的系带,果然,里面是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尸体的脸部还能认出身份来。男人抬头看向女人说:“你就那么想留下那个小工人?”

  “对!……我想留下他!那又怎么样?“女人歇斯底里地叫道。

  男人蹲在地上说;”没怎么样,安泽都已经死了,这个家现在没有人可以拆穿你。我看得出来,小工人是个重情重义的家伙,他不会出卖你的,不过你要怎么跟其他人交代呢?尤其是这个家里真正的女主人。”

  以此看来,这里也形成了两个三角形,一个开口朝向娱乐室,占用的空间比较大。另一个开口朝向视线范围看不到的地方,占用的空间比较小。进入恽夜遥发现的暗门之后,等于就是进入了那个看不见的空间里。

  说到这里,又出现了一个矛盾的地方,综上所述,娱乐室背后看不见的空间也应该在一楼,但是之前,柳桥蒲他们是直接进入二楼的,这又怎么解释呢?

  其实很简单,这一片空间事先就被占用了,大家记得怖怖是怎么从二楼回到一楼的吗?她当时站在连接二楼小隔间和六边形大房间中间的移动墙壁背后。

  在移动墙壁的前面,是一条短短的通道,这个大家都可以看得到。问题就出在移动墙壁的后面,那里的地板其实可以打开的,随着墙壁的转动,连带着地板一起会移动。

  刚才在岩石地洞里突然冒出来的老头究竟是谁?那张脸虽然黑了一点,瘦了一点,但女人依然觉得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是的,他同某个人的五官非常相似,只是黑了一点,瘦了一点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女人才会如此害怕,以至于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敢出去。明天的计划本来想得好好的,现在女人感觉,自己就要受人摆布,自己原本可以得到的一切也突然之间全部从手指缝中飞走了。暗格老头发现了她的秘密,他帮助她绝对是有所图谋!

  可女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到底老头是从哪个地方钻出来的?是明镜屋外面某间餐馆里的住客吗?无意之中发现了岩石地洞?不可能,岩石地洞的入口处在明镜屋内部,外人不可能发现。再说他没有钥匙也进不了明镜屋啊!

  但如果只是家具的边缘比较奇怪,管家先生完全可以解释说这是主人的特殊嗜好,本来女主人不喜欢钟表的声音就已经够奇怪的了,再加上这么一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机关本来就是人想出来的,所以不可能100%保证不被人拆穿,尤其是越简单的东西越容易实施,反之也越容易被人想通。

  所以这里的重点在于墙壁装修的材质,棉质的软包装饰一般比没有装饰的墙壁摩擦力更大,再加上这里做的特别厚,家具边缘如果窄一些的话很容易陷进去。而且,恽夜遥第一眼会认为家具与墙壁镶嵌在一起,其实就是因为狭窄的家具边缘陷入了墙壁里面。

  虽然怖怖消失的事情,王姐并不是全盘被蒙在鼓里,但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老爷子为什么只字不提怖怖之后的动向呢?王姐实在是想不通,难道刑警还是不能信任她吗?

  越想心里就越压抑无措,没有吐露心声的对象,王姐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所以她只能伏在厨娘婆婆耳边,说出了担忧的事情。厨娘婆婆是她现在唯一还可以信任的人,不管怎么样,总比把话憋在心里强。

  王姐的一举一动全被柳桥蒲看在眼里,他注意的重点不是中年女人,而是在中年女人身边病歪歪的老年妇女。到现在为止,这个家里经历过15年前火灾的人就只有厨娘婆婆了。可是老婆婆却始终不肯说出实话,她的动机是什么?是因为某一个家人,还是因为本身有什么需要隐藏的秘密?这些柳桥蒲一直都想要搞清楚。

  暂时消失在黑暗中的第二个人捂着自己的左手,那里裂开了,他感觉疼得快没知觉了,神经一直在跳动。

  他在心里抱怨着:“居然撕我伤口这种事也能做得出来?我也是佩服的!不想让我失去意识,也不用做得这么绝吧!可恶!!”不过抱怨归抱怨,第三个人所做的那些事也都是他心甘情愿的,虽然他刚才确实亲了人家了。

  回味起刚才温柔甜蜜的触感,第二个人居然开始傻笑……

  “喂!笑什么笑?!你刚才干的什么?!!”

  当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第二个人吓得差点掉头逃跑,左手的手腕猛的蹭到墙壁,差点疼出眼泪了。衣领被人一把抓住,轻轻松松就拉到了后面。

  凶神恶煞的家伙又问了一遍:“也没对他干什么?对吧!”

  秦森一边走一边努力思考着,可他完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无奈地放弃。

  ‘也许是柳爷爷帮他包扎了一下伤口吧!他那伤口看上去不比单明泽的好多少。’秦森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紧走几步,跟上了前面的桃慕青。他只是没有回头,所以没看到柳桥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在了他身后,并且一直在盯着他们几个舞蹈学院的学生,完全不去管身后的厨娘婆婆和王姐。

  本来六个舞蹈学院的学生也算是无辜卷进这场杀人事件之中,可是现在看来,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无辜?该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孟琪儿莫名其妙死在谢云蒙的面前。柳桥蒲亲眼看着文曼曼倒下,又亲眼见证她回到众人之中,根本搞不清楚生者与死者究竟谁才是真的。连帆昨天被人关在岩石地洞里那么久,没有不依不饶的追究原因,反而到现在说话最少的人就是他。

  “小遥说过,有一个年轻的,一个中年的,还有一个年老的,你觉得你见到的那个是谁?”

  “我不清楚,也许只有小遥能够猜测得到,但颜慕恒对小遥来说很危险!虽然刑警先生及时赶到了,但下面的烂摊子还没有人去收拾。”

  “你还打算回进去吗?”

  “是的,老师的话比什么都重要,我要回去帮他们。”

  “可你的伤……”

  “没事,小小,你这边也要小心了,不说颜慕恒随时随地会改变,我觉得于先生和单明泽你也不能忽视,最近都有可能是……”

  “好了,不要再多说了,我有数。凶手一定在这些人之中,你自己小心了。”

  爬起来之后,他伸手搓抚着后脑勺,回头看了一眼天桥的方向,那里空无一人,抓紧时间,女人快速跑向偏屋最中间的那栋房子,里面是地下室的入口,只要把入口封死,在岩石地洞里的人就不可能出来了。

  这里的岩石地洞,在主屋和偏屋地下室内部各有一个出入口,其他地方就没有了,所以女人才会放心大胆的认为,堵住了偏屋那边的出入口,里面的人就会被她困死。

  可是,她对自己不够聪明的脑袋瓜信任过头了,完全没有想到,岩石地洞中也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而且地形弯曲复杂,环境潮湿,这些都不利于她明天的计划。

  红色的火焰就算在偏屋燃烧起来了,所产生的浓烟也不一定能将岩石地洞全部灌满,能够伤害到躲在里面特殊地方的人。再说,4月份正是雨季,冷暖空气在不断交汇,就算是山上也不例外,随时都有可能下雨,或者再下一场小雪。

  第三个十年,男人将两颗蓝色‘明珠’带进了明镜屋,其中一颗,他偷偷放在明镜屋的大门口,送给了那个无儿无女的老佣人。第二颗他则带在自己身边,隐藏了起来,直到被围困在明镜屋中的‘小工人’发现,成为了他不遗余力保护的Eternal(永恒之心)。

  现在,男人已经50多岁了,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个十年可以利用,但他知道,他已无需做更多的事情,只要等待那些‘明珠’长大,让他们因为梦境和财富,在明镜屋中自相残杀,最后与明镜屋一起毁灭。

  而这个男人,就会带着他们遗留下来的财富,回到最小的,最单纯的那颗‘明珠’身边,这颗‘明珠’一直隐藏在幕后,男人会以她唯一的亲人姿态出现,然后和养大她的人结婚,最终得到幸福和永远花不完的钱财。

  “可是我们不是要赶快找到女主人吗?在这里浪费时间的话,万一三楼上的嫌疑人趁机跑了怎么办?”陆浩宇问道,他摸索着坐到了恽夜遥的身边,可能他以为这样会比较安全吧。

  其他人也都不去跟他争,一个接一个做到同伴身边,最后柳桥蒲和秦森坐在了一起,而王姐和厨娘,等大家都坐定之后,她们才慢吞吞的坐到了离恽夜遥最远的地方。

  柳桥蒲微笑着问厨娘婆婆:“婆婆,你的心脏还好吗?”

  “还行吧,但是死不了。”

  老婆婆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自暴自弃,柳桥蒲宽慰她说:“婆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下楼之后,还要拜托你监督几个小姑娘给大家做饭呢。”

  柳桥蒲和抬起头来的颜慕恒看着他的背影,两个人都觉得,同意换位置的秦森看上去好像比刚才轻松了许多,柳桥蒲把声音压在喉咙口,嘟囔了一句:“他好像不太愿意回答我的问题……”

  这句话当然没有被走近的陆浩宇听到,就这样,几个人的位置终于安排妥当。那些没有参与争吵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们这样把位置换来换去,究竟有什么意义?不过只要能够保证自己平安,他们也不在乎这种看来芝麻蒜皮的小事。

  看着陆浩宇和秦森都坐下了,颜慕恒才紧挨着恽夜遥坐下,柳桥蒲的视线落到他身上之后,老爷子显得很不开心,开口说:“小恒,你可不要忘了,没有查出杀人凶手之前,现在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有嫌疑,你最好不要凑得小遥那么近。”

  后面没有再次回应,只能听到在雪地中前进的脚步声,算是证明这个人一直都在。

  枚小小此刻是三个人的主心骨,因为他们对这里都是陌生的,所以要找到正确的方向更加困难。枚小小大声说:“小航,小泽,西西一心一意要回主屋里来,一定走的是直线,我们也沿着直线朝杂货铺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扒开雪地,大家要扒得深一点,知道吗?”

  “知道了,小小,我们跟着你,赶快行动吧,这种天气几分钟就能冻死人。”小航跟着喊道。

  三个人就这样一边在雪地里挖掘,一边沿着直线朝杂货铺方向走去,枚小小尽力控制着方向,而小航和小泽两个人跟着她奋力在地下寻找西西的踪迹。

  这里所说的颜慕恒和舒雪之所以都要用上单引号,是因为他们既是存在于我们眼前的人,也是一直隐藏在幽暗森林阴影中的人。包括孟琪儿和西西,这些从外围上到诡谲屋做客的年轻人,都有着自己悲伤的回忆,都在寻求着属于自己的真相。

  另外,还是要说一些偏离正题的话。在凶手周密的杀人计划中,他自己一个人是没有办法代替很多人出现的,有时候是指没有办法亲手去杀死所有的人。但是,欺骗和利用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为难之处就在于用什么方法来欺骗和利用?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想要得到什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