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十九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二

第三百十九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二


  恽夜遥正准备去追自己的拖鞋,没想到身后的男人比他速度更快,大踏步跨过十几阶楼梯,就把拖鞋给捡了回来。

  “谢谢!谢谢!”

  “啊!老公,我还以为今天晚上你没赶上呢!担心了好久的。”

  恽夜遥的道谢声和屋子里女人惊讶的说话声同时响起,让演员一下子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刚刚在客厅里面确认的事情现在突然之间变成了心里的疑惑,恽夜遥习惯性皱起眉头,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搞错了?还是眼前这个人在搞事情!

  目光转向帮他捡回拖鞋的高大男人,恽夜遥并没有礼貌性的舒展眉头,而是用一种奇怪,或者可以说惊异的眼神看着他,男人也不管恽夜遥的反应,自顾自绕过他走到女人面前说:“小魅,我在外面那几个餐馆找不到你,就觉得你是住进这所别墅里来了,所以才跟着他们来这里找你的。”

  那自己看到的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就是晚上的时间,晚上小女仆会8点半离开,老板娘也观察过她回去时候别墅里的灯光,总是一片漆黑,好像所有人都已经睡下了一样,但是8点半之前,是不是睡的太早了一点?

  而且老板娘还从经常出门的小于和管家那里打听到过一件事,就是他们大清早总是很忙碌,而且时间过得特别快,每天5点半起床之后,等到洗漱完毕厨娘做完早餐,钟楼上的大钟总是敲响八点钟了,也就是说做这些事他们要整整使用两个半小时。

  而下午,时间又好像宽裕了很多,大家都可以定定心心干活。老板娘也问过他们晚上是不是睡的很早一类话,可是小于和老管家完全否认,他们说晚上除了屋主人之外,所有仆人都会到娱乐室里面去轻松一下,差不多要等钟楼敲响九点钟之后,才陆续去睡觉。

  大脑胀得发疼,柳航又一次开始后悔来到这座山上,他以前从不怎么登山。这次到底是为什么呢?真的只是为了那个女孩儿吗?柳航迷迷糊糊地想着,混沌的大脑,让他什么事情都想不明白。

  在床上赖了一会儿之后,总算清醒一些了。柳航甩甩头,丢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伸手从被褥里爬了起来。

  房间里的中央空调十分暖和,何况柳航身上还穿了保暖内衣裤,所以爬出被窝并不觉得有多寒冷,反而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现在到底是几点钟了呢?’

  因为褐色塔楼里没有对外的窗户,所以柳航不知道外面的天色是不是已经亮了。

  坐在床上侧耳轻听,柳航发现外面什么声音也没有,这种楼道边上的房间只要外面有一点点走动的声音,都会听得清清楚楚。

  刚走了没有几步,身后就传来了隐隐约约的什么声音。听不清楚,但确实是有声音在发出来。

  柳航停下脚步,回过头去仔细聆听,向下延伸的楼梯就好像恶魔伸长的舌头一样,一直延伸到深不见底的黑暗深处。柳航停顿了好一会儿,声音也没有再次传来,于是他加快脚步,继续向楼上走去!

  ——

  ……男人的脚步声就像触动了开关一样,没走几步,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比刚才那一次更加清晰,有点像女人或者婴儿的哭声,又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墙壁上摩擦着它的利爪。

  伴随着心中渐渐升起的恐惧,男人瞬间又停下了脚步向后看去,还是什么都没有,一片空旷深邃的黑暗此刻在黑色瞳孔中越来越诡异。

  瞳孔紧张地收缩起来,男人犹豫着要不要向下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小猫大概是昨天晚上因为寒冷,从外面窜进来的。没有人发现它,直到黑影躲藏进这个角落里,才不小心踩到了它的尾巴。

  突如其来的叫声让刚刚从房间里出来的那个人回头向他所在的方向走过来了,大概是想确认楼下有什么东西吧!

  黑影感到无比的烦恼,真是运气太差了,要照他以往的脾气,早就在猫屁股上来上一脚了。可是现在不能,因为这会发出更大的响动,有可能让楼上那个人直接冲下来。

  抓挠墙壁的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黑影的手一松,猫咪就呼地一下窜出老远,还用那种在黑夜中像恶魔一样的瞳孔瞄了他一眼。

  ‘这家伙居然轻视我!要是再次被我逮到的话,铁定把你做成猫肉火锅!’

  路过自己房间和底下的那个空房间之后,就是颜慕恒和陌生女人的房间了,柳航不喜欢颜慕恒这个人,不过,他还是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声早安。

  被打断夫妻之间交流的颜慕恒侧过脸颊瞟了柳航一眼,正好是恐怖伤疤的那一边,简直像恶鬼一样,柳航完全接受不了同这么可怕的人交谈,赶紧绕开男人打着哈哈离开了。

  路过的时候眼角扫到了房间里的女人,当然是狠狠地被惊艳了一把。

  身后传来女人娇甜的嬉笑和说话声,“老公,这个年轻人好奇怪!他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我有什么可怕的,倒是你,我觉得挺可怕……”

  忽略掉男人的声音,柳航只听见女人口中‘老公’那两个字,脑子里立刻出现一幅大大的美女野兽图,感觉简直是太形象了!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楼梯下方,完全没有看到从上面下来的人,这是一个脚步轻盈、身材瘦小,穿着得体衣裤的人。这个人有一张还看得过去的脸庞,没有太高的辨识度但并不算丑陋,头发整齐梳往脑后,稍稍有些发黄。

  但发丝很细,看上去同他本人一样脆弱。这个人走下阶梯,没有打扰到任何人,也就是说他没有对前面的任何人打招呼,而是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情。行为举止看上去似乎也不会害怕前面的人发现他,没有刻意躲避的现象。

  外面的雪花跟着他一起飘洒进已经开始寒冷的楼道里面,这个时候似乎天桥上的雪已经铲除干净了,没有人站在天桥上劳动。

  进来的人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小钥匙,他挨个轻轻敲着门,敲门的声音完全被楼底下那些人嘈杂的说话声给掩盖住了!

  “他们啊!不在餐厅吃早饭的,小女仆怖怖一早六点钟就要去照顾这里的主人家,所以她通常在主人家的屋子里吃早饭和午饭;至于厨娘的儿子小名叫做小恒,昨天就下山去采购物品了,估计得到山路开通才能够回来。他主要负责的是这个家里所有的采购任务,顺便再帮自己母亲做一些厨房里面的杂活。”靠在吧台里的管家回答说。

  这个时候,所有这个家本来的人之中,只有管家的话最多了,王姐一直在收拾房子里里外外的卫生,所以无暇顾及跟大家说话。他们应该是去找所有人之前就已经吃好早饭了。

  屋子里的暖气开得十分充足,大家都已经把羽绒服脱下来放在客厅沙发上,几个男生甚至把毛衣都脱了下来,仅仅穿着衬衫和大家交流,看上去就像夏天的聚会一样。

  恽夜遥这个时候突然说了一句:“我刚才看见小女仆了。”

  这一下柳航的表情更疑惑了,他问:“抽屉?房间里没有抽屉啊?!”

  “那就难怪了,”管家插嘴进来说:“褐色塔楼那边的大床没有配床头柜,,所以抽屉是排列在大床底部的,你肯定是没有发现!”

  “哦,那我等一下回去找找。”柳航恍然大悟,他此刻手中的牛奶杯里还剩下大半杯牛奶,可见柳航也是不怎么喜欢喝牛奶的人。

  恽夜遥催促柳航说:“你赶快说下去,,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他对此非常有兴趣。

  这个时候,柳爷爷突然接口说:“哎!管家先生,听小王说你懂得一点医术,要不要去看一下褐色塔楼那边三个受伤的客人,他们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这边反正快吃完了,有什么事我们会跟厨娘说的。”

  这时恽夜遥问:“褐色塔楼那边还有其他出入口吗?”

  管家回答说:“没有了,就顶上一扇大门。为了防止奇怪的东西进入,房间和楼道里连窗户都没有设置。”

  管家的话无疑是肯定了晚上黑猫进入楼道是一桩不可能事件,不过大家对他的说法还是有一些半信半疑,因为谁知道仆人有没有偷懒呢?

  说道这里,大家一定非常奇怪,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提最后那两个陌生客人?他们应该跟着大部队一起来吃早饭的呀!

  这就要跟颜慕恒的老婆小魅有关了。她不是还没有出来吃早饭,而是三两口扒完早饭就到娱乐室那边打乒乓球去了,这个漂亮女子吃饭的样子还真是同她本人的气质有天壤之别。

  这话让管家又一次皱起了眉头,这帮年轻人提的问题都那么奇奇怪怪,管家很有耐心地对柳航说:“这边一向天亮的很早,也许和市区里面确实有一点区别吧,我们这边经常是5点半不到,就已经天亮了。”

  “哦,是这样啊。”柳航虽然不再反驳,但心里依旧非常疑惑。

  天上的雪还在不停向下降落,几个有手表的人偶尔会抬手看一眼时间,大钟的方向也传来了正十点整的撞击声。大家都觉得早晨似乎过得非常快,还没干几件事就已经十点钟了,而柳爷爷和小魅应该是其中感觉最深刻的人。

  颜慕恒几乎是和雪崩结束的时间一起到达的,据当时的老板娘说:他们一片混乱,都在拼命救援刚刚脱离险境的六个人,颜慕恒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不觉出现在了人群中,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这些话现在想来,就非常令人可疑了,如果颜慕恒一直在监视着受伤的三个人呢?如果颜慕恒是在他们救援伤者的时候一起跟过来的呢?

  事情在恽夜遥心中逐渐开始复杂起来,他也不再用清早那样的心情来看待颜慕恒和小魅了,眼眸中的神色变得更加锐利和冷静。

  恽夜遥身上发生的细微变化,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可就在他准备进房间里去的时候,却被小魅走上来,轻轻推了一下。

  当管家想要再次抬手敲门的时候,颜慕恒制止了他,说:“我想,就算不是小偷,把自己锁在别人的房间里几个小时的人,也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把这扇房门交给我怎么样?”

  管家一时之间没有弄明白颜慕恒的意思,第一个是因为这座山里从来没有犯罪事件发生过,所以他们没有过高的警惕性;第二个是因为他不明白颜慕恒要他把房门交给他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把备用钥匙交给他吗?

  于是管家说:“如果房门从里面被反锁的话,外面有钥匙也是打不开的!”

  这时候,恽夜遥似乎已经明白了颜慕恒的意思,他接上话头对管家解释说:“颜先生的意思是如果你们同意的话,他可以撞开这扇房门。”

  “嗯,小恽你分析得非常有道理,如果这个时候有谁能鉴定一下血的成分就好了。”柳桥蒲点点头表示认同,然后转到鲜血前面仔细观察着。

  光凭肉眼的话,确实无法分辨出到底是人血还是动物血?而且这里面还存在着一个问题:就算是杀死动物制造的恐怖现场,那么动物的尸体又去哪里了呢?

  暂时这一切还没有办法得到解答,在山上也无法向警察求助,四个人只能简单调查之后,退出了房间,为了不破坏现场,他们很小心的没有在鲜血上留下任何一个脚印,而且尽可能不乱动房间里的东西,以免将来调查的时候出现偏差。

  现在,这一切我永远都没有办法拥有了,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怜,当初就不应该把那个梦境去告诉父亲。

  后悔和懊恼,让我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可是父亲却并没有发觉,还是不停地强迫我去想象和做梦。直到我这副皮囊里,再也榨不出一点油水为止。

  是的,你们想的没有错,我是在怨恨,甚至可以说是在仇恨,但这种感觉我应该向谁去发泄呢?唉……没有用的,所以我只能将它埋在心底,躲在自己最喜欢的书房里面默默承受。

  在明镜屋生活了差不多一年之后,父亲的那件事就没有办法再维持下去了,就算他让我整天整天到的做梦,也办不到,我再也说不出正确的话,所以他放弃了。

  小魅手上还有残留的鲜血没有擦掉,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恐慌,她偷偷把手反背到身体后面准备用裙子的褶皱擦干净。

  “诺,用这个。”柳桥蒲老爷子突然说,他的眼睛还看着前方,但是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心里,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几张餐巾纸。

  “柳爷爷,你的观察能力还真好!”小魅微笑着轻声表扬一句,然后用手指尖轻轻接过的餐巾纸。

  柳桥蒲并没有接下去说话,作为一个老刑警,他现在有必要怀疑任何一个人,包括身边的小魅。因此现在,他要好好听清楚每一个人说的话,作为接下来判断的依据。

  王姐疲惫地从客厅方向走进来,对管家说:“女主人和怖怖不见了!我在书房和她们的房间里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

  “你确定?”管家立刻站起身来,王姐的话好像给了他很大打击似的,开口说:“我去去就回来。”说完,管家先生便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客厅。

  “柳爷爷,这里交给你了,我也去看看。”恽夜遥回头对柳桥蒲说了一句之后,立刻跟上了管家。

  “好!”柳桥蒲知道他的意思,也不啰嗦,一屁股坐在了餐桌边上一张空着的位子上。老刑警的眼睛始终落在餐厅里的那些人身上,不敢有一丝懈怠。

  此刻颜慕恒也想要跟着恽夜遥一起去,他脸上明显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可是刚走几步,就被身后的小魅拉住了,小魅皱着眉头,不停对颜慕恒摇头,好像是因为不安所以不想他离开自己身边。

  “原来如此,所以你刚才才会那么紧张地冲过来。”恽夜遥说道。

  这句话让管家意识到了一点什么,话语中稍稍带上了不满的情绪,“难道你以为我还会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吗?”

  “不是,管家先生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不太能理解出门散步为什么会是大事?所以才问的。”恽夜遥赶紧解释。

  这句话让管家严肃的表情放松了下来,说:“我们不能在这里耽搁,得赶紧到房子外面去找,万一出事那就麻烦了,怖怖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解决。”

  ‘他这次回来到底会给我带来什么礼物呢?如果比上次好看的话,我就送一个给这里的老板娘,这些年来全靠她的理解,别墅里那些人才没有发现我的秘密。’

  对于老板娘所做的一切,女孩其实心知肚明,他知道老板娘在窥视她的秘密,也知道老板娘在刻意帮她隐藏秘密。但只要有后者存在,前者女孩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胡思乱想让女孩有些发困,她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然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看了看时间,已经快11点钟了。

  ‘我应该干点活,不能老是这样傻呆着,毕竟老板娘的工资可不是白发的。’女孩想着,环顾了一下厨房四周,‘要不我就打扫一下这里的卫生吧,实在是太脏了。’

  但是这个想法又立刻被她否定了过去,因为有些厨房的卫生是很难打扫干净的,女孩也不想自己的手长时间浸泡在洗洁精或者去污灵这样的东西里面。

  因为山区寒冷的天气,所以仓库里根本不需要冰箱。而且夏天上山下山比较方便,没有人会在短暂的夏天去囤积粮食的。

  怖怖仔细看着悬挂着的牌子,找到属于老板娘的那一堆粮食,从边上拿过一把木制的小推车,把小袋的大米和肉类还有一些蔬菜放到了推车上,大袋的当然要留给老板娘自己用,别墅里就算人再多,也不可能在两三天之内吃得光那么多东西,有这么一推车大体上就足够了。

  怖怖在物质上从来不是个贪心的女孩,不过她在爱情上却很贪心,甚至小恒难得看一眼别的女孩子都会让她非常非常生气。

  看看差不多之后,怖怖想用双手把小推车的把手抬起来,可是刚一用力,突然感觉到手臂一软,小推车发出咔的一声倾斜在地面上,一袋大米也随即滑落了下来。

  两个人穿过塔楼与主屋之间并不宽阔的过道,口中呼喊着女主人和怖怖的名字,此刻山上的风雪比昨天更大了,积雪都快要没过小腿部分,恽夜遥对管家说:“女主人真的有可能到外面来吗?这种天气下没有受过伤的人都很难行走吧!”

  “确实如此,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屋子里刚才已经差不多都找遍了,褐色塔楼这边我们也来回了好几趟,可是都没有女主人和怖怖的身影,所以不可能的地方也只好找找了。”管家的声音听上去很无奈,今天一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估计心里也很烦躁。

  恽夜遥闭上嘴巴,跟着管家绕过褐色塔楼后面,这里直接可以看到钟楼。钟楼很高,是圆柱形的,整个外围要比边上的塔楼狭窄很多。顶上巨大的圆盘此刻指针正指在12点不到五分钟的地方。

  “老板娘,你在吗?”管家的声音非常浑厚,并显示出些许的苍老,与他肥胖的身躯和脸庞很搭调。

  里面很快就有人答话了,但是回答的人却不是老板娘,而是他们正在寻找的小女仆怖怖。乍一听到怖怖的声音!管家和恽夜遥都愣住了。

  “怖怖!!那么说明女主人也在里面喽?!!”当这句话从管家口中脱口而出的时候,餐馆的大门被拉开了,里面露出怖怖那张通红的小脸,她似乎因为什么事情正在害怕,连眼眶都是湿润的。

  “怖怖,你怎么会在这里?”管家还没有走进门,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但是恽夜遥着急想要知道的不是这个问题,他想知道是女主人究竟在不在餐馆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