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二十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三

第三百二十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三


  恽夜遥站起身来拍了拍惊慌失措的小女仆后背,让她重新坐下之后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继续找。所以怖怖,你一定要认真回答我们的问题,好好想想之前发生的所有细节。我问你,你是打扫完卫生之后是直接出门到餐馆里来的吗?有没有再回去看一眼女主人的状况?”

  “没有,我直接就过来了。”

  “也就是说至始至终,你都认为女主人一直安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对吗?”

  “是的。”

  “那你到这里的时候是几点钟?”

  “嗯……早上9点钟过一点,大概9:15左右。”

  “当时老板娘和厨师在不在?”

  “在呀,是老板娘亲自帮我打开的食物仓库,还帮我一起搬东西到小推车上呢!

  这个时候,恽夜遥对管家说:”你不觉得老板娘和厨师两个人离开自己店面那么久很奇怪吗?”

  听到他这句话,老管家抬起头来,眼神中有些不明所以,他搞不清楚恽夜遥为什么要支开怖怖,然后问他这个问题。

  不等管家回答,恽夜遥走到他面前说:“像这样的天气,半山腰的这些餐厅应该不会有生意吧,而且外面风雪那么大,就算是去串门,也不会时间太久。我这里有一句话,不知道您愿不愿意听?”

  “说吧,现在只要能找到女主人,有什么不愿意听的呢!”

  “那好,我觉得…怖怖在撒谎!”恽夜遥直截了当地说,并看着管家那张透露着不可思议的脸。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女主人腿脚不方便是你们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怖怖是她的贴身女仆。

  当然轻松淡定的人还有颜慕恒和小魅,颜慕恒自从恽夜遥回到别墅里面之后,就一直有意无意坐在他的身边,却离自己的老婆小魅远远的,好像并不担心老婆,却很担心恽夜遥一样。为此,小魅在餐桌上狠狠瞪了颜慕恒好几回。

  对于颜慕恒的这种做法,恽夜遥倒是不置可否。他并没有去理身边的这个男人,依然有意无意地注意着怖怖的表情变化。

  剩下的唐奶奶和雅雅,两个人的脸色看上去倒也还可以,虽然也带着明显的不开心,但是却没有像舞蹈学院的学生那样透露出害怕的神情,唐奶奶一边照顾着雅雅吃饭,一边同孙女小声说着话,仿佛要借此来驱赶掉那些不好的心情一样。

  还有一直被大家忽略掉的绅士陆浩宇先生,和黑黑的乔克力先生,这两个人从事件发生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发表过意见。只是默默坐在角落里,听着其他人说话。

  说完,比恽夜遥还要高出半个头的男人又向前走了几步,然后说:“开始吧,恽先生,先从哪里入手?”

  “呃,请叫我小遥。”恽夜遥好像很不习惯颜慕恒的这种叫法,对他说。

  颜慕恒听到这几个字,嘴角居然挂上了笑意,脸也不像之前那样恐怖了,回答说:“悉听尊便。”

  然后,三个人就一起向餐馆之间的小路走去,一般食物仓库或者废弃的小屋子都会在主屋后面,他们现在所走的方向是,离诡谲别墅最近的两家小餐厅之间。三个人准备从这里入手,一家一家按顺序检查。恽夜遥脚步走得很快,明显可以感受到他非常担心老板娘和餐馆厨师的安危。

  不过有一点还是很奇怪的,恽夜遥为什么仅凭小女仆怖怖的几句谎言,就那样担心餐厅老板娘和厨师呢?

  如果不是怖怖将老板娘和厨师藏起来的话,那就要复杂一点了,这里每一个餐馆老板都有嫌疑。所以颜慕恒决定,就先从食物仓库入手。

  他对着餐馆的正前方喊了一句:“小遥、小魅,不用拿工具了,这边雪铲得很干净!”

  喊完,颜慕恒就开始鼓捣起仓库门上的锁头。恽夜遥和小魅用了大概五六分钟才来到他身后,因为餐馆周围的雪实在是太厚了,跑不快。

  “你们太慢了。”颜慕恒抱怨了一句,立刻遭到小魅的反驳:“我们没有你那么长的腿,抱歉!!”

  恽夜遥问:“颜先生,这锁能打得开吗?!”

  “叫小恒!”颜慕恒哼着鼻音说。

  “你想想,带这么多只鸡进别墅,还要瞒过我们的视线将鸡血喷进房间里面,必须在别墅中有内应才行吧,那也就是说,别墅中至少有两个人是知道这件事的,而且与女主人的失踪有关。”

  “现在,我只能想到小女仆怖怖有藏匿这些鸡尸体的时间,其它的还无法揣测。但是,怖怖不可能有能力控制住老板娘和厨师两个人,所以在她的嫌疑上面,我们也要打个问号?毕竟目的是什么?动机是什么我们都还不知道!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那些失踪的人在哪里?”

  “可是,万一老板娘确实是住到别的餐馆里面去了呢?万一这些鸡是老板娘放了血之后来不及宰杀的呢?那我们不就是在这里瞎忙活了?”小魅说。

  “不可能的,老板娘和厨师走的时候答应怖怖一定会回来,退一步来说,就算怖怖说的全部都是谎言。

  但其中有一个人,就显得坐立不安起来,她就是刚刚被找到的小女仆怖怖,怖怖站在那里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非常难看。从她身边走过的厨娘,甚至感觉小姑娘是不是生病了?还摸了一摸怖怖的额头。

  厨娘的手仿佛惊醒了怖怖一样,她突然之间追上管家和柳桥蒲,大声说:“我,我和你们一起去!”

  “为什么?你又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柳桥蒲故作轻松地回答说。其实管家想抢在他面前回答的,但是被柳桥蒲拍了一下手背止住了说话声。

  “我想……你们是不是想去后面的废墟?”怖怖努力控制着情绪,问道。

  就她这一句话,柳桥蒲立刻察觉到废墟中一定有什么问题?因为小姑娘的脸色显示出她非常担心,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在这时候提出问题的。

  父亲一般都会在主屋中活动,尤其是我不能再提供梦境的内容之后,父亲来这里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再看到这间书房里的书,可我的兴趣却越来越浓厚。

  我想象着书房就是学校,想象着自己坐在书房里看书,就像是学生坐在课堂上上自习课一样。我甚至还带上了自己的小闹钟。

  每当小闹钟响起的时候,就代表一节课的时间过去了,然后我就会站起来,悄无声息地穿着袜子在书房里来回走动(穿袜子当然是因为不想让父亲发现我在做什么。),就像是学生们下课在走廊里来回跑动一样,这让我乐此不彼。

  餐厅里只听见女生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声音,男人们都坐着喝饮料或者啤酒,没有一个人吭声。反正目前的状况对他们来说,就是耗时间呗!等到可以下山了,那就拎起包裹走人,何必过分参与这种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呢?

  除了积极调查的那几个人和唐奶奶之外,估计其他人都是这样的想法。因为唐奶奶虽然一直都坐在那里没说话,但表情明显也很担心失踪的人。她一手拉着自己的小孙女雅雅,眼睛时不时朝门口张望着。

  这个时候,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2:40,早晨出去的恽夜遥和颜慕恒夫妇还没有回来,不免让人有些担心。

  忙完手边的家务之后,王姐说:“要不我出去看看恽先生他们吧,如果发生了什么麻烦的事,也可以帮上点忙。”

  窗户和墙壁表面斑斑驳驳,玻璃几乎没有完好的,全部一片一片挂在窗框上,沾满了黑色的灰尘,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性。

  窗框很陈旧,还是以前那种田字型铁制的,表面全部都锈成了红褐色。有一两扇打开着的窗户还连带在墙壁上,更多的已经倾斜下来,只挂住一点点在那里晃荡。

  屋子的地面上一片狼藉,全都是一些细小的碎片堆积在那里。大件烧焦的家具估计都已经扔掉了,整个空间看上去空空荡荡的。

  从没有门的门框走进去,左手墙壁上有两扇双开窗,中间像是油画,又像是窗帘一样的东西被烧得翻卷起来,软趴趴垂落在地板上。

  这缕头发不太可能是不小心被冻在上面的,第一,天气还没有寒冷到干燥的头发接触到门框就会被冻住,除非头发是潮湿的。第二,在头发的顶端有一小块带着血的皮肤,看上去好像是不久之前才从头皮上扯落下来的,血还保持着鲜红色,与头皮头发冻在一起。

  在扯落下来的头发不远处,还有一小块皮肤,颜色要比头皮更鲜艳一些,可以猜测是嘴唇或者舌头上的皮肤,也带着血,看上去要比那块头皮更大一点点。

  以上三点足矣让人想入非非,可是,老板娘和厨师却始终不见踪影。颜慕恒也想过要去敲其他人家的门,却被恽夜遥坚决制止了。虽然颜慕恒和小魅都想不通恽夜遥为什么不让他们找其他餐馆里的人问,不过,让人不解的是,这两个之前和恽夜遥从来没有过交集的人,居然选择了听恽夜遥的话,一起回到别墅里再做打算。

  “既然他们要用这种方法来掩盖地下室,就说明这里的地下室一定藏着什么秘密,而且我对此的看法并不乐观,你们认为呢?”说完,柳桥蒲站起身来,看着颜慕恒和恽夜遥两个人。

  恽夜遥开口说:“我们到达诡谲屋仅仅半天一夜的时间,可是居然连续发生了两桩失踪事件和一桩密室消失事件,且不论消失在密室里的人是谁,他洒下那些血又是为了什么!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秘密一定在这个家内部。也许我们之中某一个人触及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或者无意中听到看到了什么,才会导致某些人将知情者一个一个隐藏起来。”

  “不过,我认为失踪的人活着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隐藏他们的人没有必要杀人,他只要等我们下山之后,再把知情者放出来恢复正常生活就可以了。这是第一种乐观的推测。”

  与其如此,还不如好好自首,到监狱里去改造几年呢。至少这样能让他后半辈子过的安心,没有人给他工作也不要紧,只要有手艺,在城市里拉散活也可以养活他。

  现在,提心吊胆的事情又来了,那些市场上买来的活鸡,本来是想在家里养一段时间的,以后慢慢吃,还能有鸡蛋。结果,那个人非要杀了做什么恐怖房间,简直是浪费,那个人的想法自从十五年前那件事之后,就一直奇奇怪怪的。

  表面上,她什么都好,但实际上,她已经疯狂了,而这件事,只有男人知道。

  ‘唉!’男人第二次叹气,心情更加沉重了。

  现在是下午,废墟中的那些人还没有回归,他借口腰椎不太好,想到自己房间休息一会儿,总算是有了一点清静的时间。

  又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少女的眼眸终于睁开了,那是一双水灵剔透的眼睛,目光如同盈盈秋水,那么温柔青素,可以瞬间让人充满了想要保护她的心情。

  小小的瓜子脸上没有一丝瑕疵,白净柔嫩,鼻梁窄小,鼻尖微微翘起,红红的嘴唇如同三春之桃一样诱人,与漂亮艳丽的小魅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也许是小魅脸上的脂粉太浓重了,掩盖住了本来面目的缘故。但是,两个人的美绝对不是同一种类型,小魅看上去要比少女凌厉坚强的多。

  少女的身体是那种微胖类型,没有纤细修长的腿部线条,不过却像个小猫咪一样可爱慵懒。

  秦森看了看大家的状态,叹着气说:“唉!本来以为可以好好玩一玩的,结果却是这样,让人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希望在排练开始之前可以下山。”秦森所说的排列是指须罗凡尘舞台剧团公演前的排练。

  王姐看了看他说:“坐下吧,估计外面的人也快回来了,等他们回来我要去休息一会儿,这个叫晚上7点钟开饭,你们差不多时间到餐厅就可以了。“

  秦森也没有什么人愿意接他的话题,自己也不想在餐厅里发呆,于是转身往娱乐室里走了进去。

  身后孟琪儿终于完成了一幅彩笔画,回头问他:“你去干什么?”

  “去看会儿电视,总比在这里发呆强。”

  “啊!”王姐突然坐直身体说:“电视打不开了,好像天线被大雪压坏了,要不你看看报纸杂志吧。”

  撇开餐厅里三个人不谈,向天桥冲上去的几个人此刻都已经聚集在了天桥入口处,他们瞪大眼睛呆立在那里,没有一个人说话,好像全都傻了一样。就连室外刺骨的寒风和冰霜击打在身上,也无法唤醒这些人的神智。

  因为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天桥一侧的护栏被什么东西砸出了一个大口子,碎布片还在不停往下掉,在天桥斜下方的雪地上,管家面朝下躺在那里,可以清楚看到他后背的衣服已经全部被鲜血染红,身体底下的白雪也染红了一大片,而一把鲜血淋漓的水果刀赫然被什么人扔在天桥缺口的边缘,再往前一点点就会掉到下面去。

  其次,怖怖为什么会趴在管家身上晕过去,他没有被砍伤,只是冻晕过去了,这里有两种解释,第一,怖怖是凶手,她因为某些事惊慌失措之下杀了管家先生。然后自己被吓晕过去,倒在尸体身上。这样解释的漏洞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凶手不可能那么精准一刀正好扎进受害者心脏。而一个有预谋的冷静凶手绝不可能杀了人之后自己晕倒在雪地上面。

  要知道,这是大雪纷飞的户外,温度在至少零下十几度,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发现,贸然为了脱罪就这样留在死人身边,时间一长,很可能连自己也会被冻死,如果真的想要脱罪的话,完全可以假装目击者冲进别墅里去通知其他人。这种方法要比直接趴在雪地里有效多了。即使有人怀疑,也有理由搪塞过去。

  等他们慌慌张张赶到玄关前面的时候,却被挡在了大门口。柳桥蒲从外面冲了进来,老爷子一进门就扯开了嗓子喊:“所有人全部回屋子里去,在刑警没有上山之前,一切由我指挥!管家先生被人捅了两刀,确定为蓄意伤害。凶手不可能是房子外面的人。所以这段时间大家一个也不能离开别墅!”

  “为什么?我们又没有杀人!!为什么不能离开别墅?!!”秦森的情绪立刻变得很激动,他同样扯开嗓门朝柳桥蒲吼道。

  柳桥蒲噔噔噔上前几步,凑近秦森以前严肃地说:“你们都是现场相关人员,必须接受警方调查之后才能离开!”老爷子的眼珠都快瞪到秦森脸上去了,警方的调查程序和规定不容许任何人随意破坏。

  害怕让他放弃了继续窝在被子里的打算,迷迷糊糊从床上坐起来,男人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就准备下床打开房间里的电灯。

  可是脚刚刚接触到地上的拖鞋,房门外面就立刻传来一阵敲门声,巧合得仿佛是算准时间一样。

  男人被吓了一跳,赶紧问:“谁呀!”

  “是我,现在都快晚上六点钟了,你还不起来吗?”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男人松了一口气。

  回答说:“你不是也睡到这个时候吗?还说我,等等,我这就来开门。”说完,站起身来向房门口走去。

  此刻在他门外的人露出了笑容,黑色皮肤配上裂开的嘴唇,看上去有说不清楚的怪异。

  王姐说:“您放心,我会照看他们两个人的,而且我相信,怖怖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她不可能是伤害管家的犯人。”

  柳桥蒲一直盯着这两个女人,从他们的话语中,老爷子似乎能听出一点什么来,他不动声色,等王姐离开之后,才对客厅里的其他人说:“女孩子们,你们也不要闲着,王姐去照顾怖怖,你们就负责照顾厨娘,一定不能让老太太再发生什么意外。还有,谁会做饭的,去顶替一下厨娘的工作,记住了,所有的厨房用品和碗筷都要重新清洗,包括食品原料。”

  这个时候,文曼曼站起身来说:“我会做饭,让小青也一起来帮忙,会快一点,嗯……要不大家一起转移到餐厅里去,这样我们做饭的过程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会比较放心。”

  柳桥蒲的目光又看向一边哈气连天的陆浩宇,这个人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是迷迷糊糊的样子,难道从房间里一直走到客厅,他还是没有清醒过来吗?

  这让柳桥蒲更加相信,这两个人之中肯定有一个知道些什么?只是怕担责任不肯说明而已。甚至有可能两个人都知道些什么!!

  第四十九章血腥迷雾三部曲二

  客厅里所有的人都在等待乔克力和陆浩宇继续说下去,尤其是柳桥蒲,一脸严肃地直盯着他们。这种像刑警审问犯人时一样的目光,让乔克力很不舒服。

  他所有的克制里都快要被老爷子磨光了,再说他们也是受害人好不好,至少因为诡谲屋中的事情受到了惊吓!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尸体呢?!!刚刚小恒不是还确认过!!”乔克力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说:“绝对不可能啊!小恒确认的时间到现在还不足十分钟,怎么可能会消失呢?!!”

  柳桥蒲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全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瞪大眼睛一直盯着房间里看,突然之间,他跑进去拿起地板上一个烧焦的小东西问:“这是受害者的手指吗?”

  “可能是,因为烧焦了,我们无法确定,而且,刚才这个地毯上有很多这种烧焦的手指,应该不止一个人的。现在也全都没有了。”

  “你身上有手帕吗?”柳桥蒲问。

  “哦,我有带着小袋子,柳伯伯您把它交给我保管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