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二十一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四

第三百二十一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四


  这就是诡谲屋给我们的第一场血腥盛宴——诡异的三重血腥迷雾,所有应该存在的人和尸体都不见了,所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答案到底在哪里?灰色脑细胞是时候活跃起来了,我们是否能够在侦探之间得到合理的解释呢?

  第五十一章被隐藏的人和充斥着滴答声的神秘空间

  “滴答、滴答”地声音在耳边响起,黑暗中,中年女人不知所措的从地上爬起来,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今天家里的厨师一天都没有来上班,全都是她和小姑娘干完了所有的活。

  小姑娘总是心神不宁,弄的她也连带着不安和担心。说起来,厨师不来上班确实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去做那件事情呢?

  想法的改变让害怕的情绪也越来越浓烈,中年女人的嘴唇开始颤抖了,手也不自觉地揉着衣角,感觉额头上的冷汗不停滴落下来。

  就在她无所适从的时候,指针移动的声音中夹杂进了轻微的咔嗒声,好像是什么地方被扭动的声音。

  中年女人赶紧趴到声音的来源处,自己倾听,确实是一个地方在被打开。然后,金属与金属之间沉重的摩擦声传来,其中伴随着轻微人类的呼吸声。中年女人分辨出清楚呼吸声来自与男人还是女人。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些块状的条状的,还有黏糊糊湿漉漉的东西就被扔进了中年女人所在的空间里,然后咔擦一声,外面的那个人擦亮了打火机。

  “那是因为我举得你是真心爱着怖怖的,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原因。跟重要的是,这个家里的所有人之中,你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也最不可能作案。”

  “原来如此,我一直把怖怖当作是自己的女儿。我能够留在诡谲屋也是因为怖怖请求女主人将我留下,从第一眼开始,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就很有默契地互相喜欢对方,也许真的是我女儿在天有灵,让我重新找到了幸福吧!”

  “王姐,我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了会不会生气,不过我还是想说,这十年来怖怖有可能做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这件事情绝非处于她自己的本意,一定有人在幕后主使她,我相信这件事至少涉及到女主人,管家和餐馆老板娘。不然她们不会接连失踪和死亡。”

  “那你自己注意安全!”说完,颜慕恒就大踏步向天桥方向跑去,他现在心情用心急如焚已经不足以形容了。自己老婆好端端的人在塔楼里面无影无踪,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没有办法安下心来做事。

  恽夜遥看着颜慕恒的背影远去,眼神中有一些落寞,但是他很快振作起来回到了管家房间里面,对柳桥蒲说:“柳爷爷,我们现在需要这个家里所有房门的钥匙,但是这些钥匙只有管家和女主人有,您辛苦一点,稳住客厅里那些人还有注意管家这里的状况,我去想办法找钥匙。就是把这个家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失踪的人。”

  “好,这两处地方交给我完全没有问题!”柳桥蒲已经完全回到了以前的工作状态中,一双眼睛显示出刑警特有的锐利之色。

  而死者正是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的中年妇女。

  我们现在想来分析一下褐色塔楼里凶杀现场能给我们带来哪些线索!这就要从西西开始说起了,西西醒来不久之后就听到了门外有敲门声,同时她还听到了一个能够让她立刻去开门的声音。

  说明门外的人一定是西西熟悉并且非常信任的人。从西西开门到拥抱住来人的一系列连贯动作来看,西西深爱着敲门的男人。日思夜想的爱人见面当然会非常激动,所以说西西的表现是非常正常的。但重点是,门外那个男人的表象就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了。

  恽夜遥此刻正在这间房间内部寻找着可以突破的关键,恽夜遥问过厨娘和王姐,诡谲屋的二楼和三楼怎么上去,而是,她们全都说不知道。

  不说别的,这两个人在诡谲屋生活了那么久,厨娘还是诡谲屋刚刚建造的时候就在这里的老仆人,居然连主屋楼上都没有去过,这也太奇怪了。

  不过,既然她们都信誓旦旦说没有上去过,恽夜遥也不可能再追问下去了,只好自己想办法寻找。

  柳桥蒲的观点是这栋屋子有可能根本就没有二楼和三楼,老爷子的这种说法并不能算是毫无根据,因为从外观上来看,本身房子就不是很高,而且窗户也只有一楼才有。

  “那就好!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厨娘顺口问道,老太太的脸色看上去确实非常担忧,嘴唇也么有什么血色。

  恽夜遥说:“我想找找看通往二楼的门到底在哪里?哎,厨娘婆婆,以前女主人一直会关照你们不可以上到二楼和三楼去吗?”

  “也不是啦!因为通往这里二楼的门只有女主人和管家两个人知道,所以平时女主人一般不会说,只有来客人或者偶尔想起来的时候,才会提醒一句。”

  “那您以前一次也没有看见过管家上到二楼吗?”

  “看见他进入倒是没有,但是怖怖有的时候晚上和我们聊天会说起,比如‘主人家今天让管家去二楼或者三楼搬了什么什么事情’,或者‘管家先生从楼上带下来什么好东西给主人家’一类的话。反正这些事情倒是经常听怖怖说起。”

  这七间客房中,颜慕恒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一点可疑的线索也没有。站在褐色塔楼的楼梯中央,颜慕恒真的感到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小魅是他非常重要的人,一起共事了那么多年,颜慕恒至今才鼓起勇气向小魅表白。

  可是,偏偏在这个地方,他就要面临失去小魅的风险,这让他怎么能够不着急不慌张?一手叉着腰,一手捂在自己嘴唇和下巴上。高大的男人甚至将脸上的疤痕都快要扯下来了,那皮肉的连接处已经被他撕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

  不知不觉之中,颜慕恒的视线转移到了最后的希望之门上面——塔楼底部那扇通往钟楼的小门。

  ‘只要撞开这扇门,我也许就可以直接找到小魅……’颜慕恒想着,脚步不由自主向楼梯底部走去。

  想起那个总是希望把事情做好的小怖怖,女孩倒是清醒了一些,在她心底深处感到一阵唏嘘,甚至涌起了悲伤的情绪。

  ‘怖怖,如果你真的想要代替舒雪的话,那么小于要怎么办呢?’

  女孩想着的这句话让人觉得非常奇怪,这栋诡谲屋中只可能有一个小女仆,应该就是怖怖,那么舒雪又是谁呢?这个问题,在之前只提到过一次(请参考第十六章),经常到餐馆里打工的小女仆舒雪和他的男朋友小于,他们两个人的身份似乎和怖怖还有厨娘口中的儿子小恒重叠了。

  舒雪经常到老板娘餐厅里去打工是不争的事实,她还会让自己的女朋友小于带礼物给老板娘,还有,老板娘也曾经看见过小于和管家一起出门,她认为小于就是厨娘的儿子,而舒雪就是别墅里的小女仆。

  不过,颜慕恒也没有心思管这些,带着急躁和仓促,颜慕恒准备一口气冲进房间里面,现在已经顾不上破坏现场这回事了,因为颜慕恒所想到的线索就在现场内部。

  刀疤男人前脚刚刚踏进房间里面,还没有接触到血迹,他就看到有一个人蹲在血泊中研究着什么?

  “喂!你是谁?!!”颜慕恒质问,声音响到把屋子里的人直接吓得瘫软在地上。

  直到那个人回过头来,颜慕恒才发现居然是柳桥蒲的孙子柳航!他从案件发生到现在,一直缩在众人后面不吭声,给颜慕恒的印象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为什么现在居然会突然出现在凶杀现场呢?而且,颜慕恒根本就没有发现他进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

  老爷子在担心,柳航身上的血迹说明他可能进入了三间血屋的其中一间,而且最要命的是,柳桥蒲根本不清楚柳航到底要到褐色塔楼去干什么?

  也许是不想现在纠缠于这个问题,又或许是害怕听到孙子口中会说出什么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情,柳桥蒲吼完之后就径直向天桥另一头走去。

  可是在他身后的柳航却并没有跟上自己爷爷,而是持续站立在褐色塔楼门前看着柳桥蒲,直到柳桥蒲发现不对劲再次转过身来为止。

  “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样子你知不知道是在破坏我们的调查工作!!”

  “爷爷,你只关心调查工作!你有关心过我的想法吗?!你怎么不继续问我,到底要到杀人现场去干什么?!”柳航的眼神坚定,他那种质问的口气,是柳桥蒲至今为止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褐色塔楼第二个房间里的中年妇女刚刚被杀,柳航就潜入现场想要藏起西西留下的东西,甚至还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似乎发现了褐色塔楼另外的秘密通道。这说明柳航一直在关注着西西,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来山上的初衷。

  可是这里问题又来了,之前柳桥蒲他们几个调查人员为了稳定人心,有管家的死亡都没有说出来,更不可能说出那个中年妇女的死亡信息了。所有人都可以证明,柳航一直呆在大家一起没有离开过,那么他是怎么知道褐色塔楼出了人命案的呢?又怎么知道西西会把自己的衣服留在案发现场呢?最后,他是什么时候发现秘密通道的?

  要知道,从下午开始,柳航就一直在主屋客厅和餐厅里面活动。反倒是连帆、秦森、乔克力和陆浩宇四个男人都离开过。其中除了失踪的连帆之外,其他三个人都但我褐色塔楼。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颜慕恒还是没有办法看明白,但是一分钟之后,颜慕恒就瞪大了眼睛,表示自己活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因为柳航将房门反向打开以后,里面就变成了一个拱形的空洞,空洞外侧便是与钟楼相连的悬梯,而且旋梯是向下和向前双向延伸的。

  “这…这怎么可能?!”颜慕恒惊讶得嘴巴都合不拢。

  柳航继续说:“具体原因我也不能够说明白,需要你们事后自己来调查,我只能告诉你,我就是从这里上来的,而且,在这条向下的悬梯下面,就是书房的门。”

  “!!!”

  柳航的话在颜慕恒眼中简直和胡说八道没什么两样!悬梯下面是书房的门?开什么玩笑?!如果说悬梯是从褐色塔楼底部的大门悬挂下去的,那有可能在女主人房间窗户,或者书房窗户的正前方。

  “是颜先生让我在这里等你的,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柳航回答说,顺手拉了一下颜慕恒出去的那扇房门,让它稍微关上一点点。

  就是这么一个小动作,恽夜遥立刻注意到了,说:“这不是陆浩宇先生的房间门吗?你拉的方式不对啊!”

  “它即是陆先生的房间门,也是通往钟楼的门,但为什么从正反方向拉开就可以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空间,我们都没有搞清楚,这也就是颜先生让你过来看的原因之一。”

  接着,柳航就把自己对颜慕恒说过的话复述了一遍给恽夜遥听,最后他说:”我当时就坐在书房门前,背靠着门板。大家注意力集中在你们和管家身上的时候,我打开书房门朝里看了一眼。”

  “其实这只是一个无心的举动,因为我的心里一直在担心西西,所以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听你们讲些什么。

  “不用,这样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这栋房子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包括废墟那边,柳爷爷,我猜测,小航这一次可能帮了我们大忙了!您反向打开书房门之后,就跟大家一起去吃饭,吃完饭让所有人留在餐厅里面,之后您要注意听客厅和娱乐室两头发出的声音,有任何奇怪的动静就用短信告诉我,这很重要!”

  “好,我知道了,小恽你和小恒也要注意安全,主屋这边就交给我,如果那小子真的能帮上忙的话,就让他跟你们一起行动吧,锻炼一下我那个不成器的孙子。”

  说完,柳桥蒲挂上电话,边上的秦森问他:“是塔楼里面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不是,他们找到了一些失踪者的线索,反正你们不用担心,先去吃饭吧!”柳桥蒲回答他说。

  这个时候,我们只要再特制一条非常纤细,比门板高度长一点点的门轴嵌入其中,上下左右同门板和墙壁固定在一起,当然要可以像普通门轴一样活动才行。这样的话,另一端只要照这个办法,在原先门轴边上的木板上再造一条隐藏门缝,那么普通门不就可以成为一扇双向的门了吗?

  这里只是解释了门为什么可以从两头打开,但外面的场景是如何改变的,我们目前还不得而知。现在,文曼曼等于是帮助柳桥蒲解决了一个难题,所以她又开始央求柳桥蒲让她参与案件的调查。

  可是老爷子还是摇头说:“你一个小姑娘能帮上什么忙?”

  “柳爷爷!您不要小瞧人嘛!我可以装作失踪者,在你们周围替你们传递消息,或者偷偷监视嫌疑人等等,反正多一个帮手总比少一个帮手要好吧!”文曼曼据理力争。

  恽夜遥补充说:“一定仔细听清楚了,还有小恒那边的出入口也辛苦你把守一下,如果看见有奇怪的人,一定要及时提醒他。”

  “嗯。”

  恽夜遥说完,径直朝中年妇女死亡的房间里跑去。这个时候,已经临近晚上九点钟左右了,天色团黑,下面的人吃完晚饭之后,就要回房休息,所以他必须抓紧时间,每一个需要破解的问题都不是简单可以解决的。

  柳航不敢怠慢,在恽夜遥离开之后,他就匆匆将褐色塔楼最底部的三扇房门检查了一遍,确定都已经从外部锁上了,这才回到陆浩宇房门口朝颜慕恒出去的方向张望着。

  他先是试了一下床头柜能不能和大床重合到一起,确定完全没有可能之后,恽夜遥的手伸到床头柜后面摸索了一下,也像刚才一样没有灰尘。接着,他站起身来,走到大床底部准备去检查那里管家说过的抽屉。

  这个时候,恽夜遥注意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令他忽略了刚刚想要检查的部分。

  根据恽夜遥刚才的移动轨迹,他现在正对着房间里的某一样家具,这件家具与从门口看过去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也许必须站在这个床头柜的位置才能够发现秘密,瞬间,恽夜遥感到一种恍然大悟的心情弥漫开来。

  第一起失踪案和西西小魅的失踪案,此刻在恽夜遥心里都已经有了答案,他快步向自己确认的方向走去,而且他同时还想到了一个目击者——

  没有时间多过于分析,颜慕恒相信等一下恽夜遥会做出详细推理的,而他现在,必须要先找到人才行,小魅和西西是绝对不可以被凶手杀害的。

  高大的身躯一头钻进钟楼内部,颜慕恒第一个印象就是这里像个亭子一样,四周都没有墙壁只有立柱。靠近钟楼内部边缘,朝下望去不知道为什么冰雪堆积成了斜坡的样子,再看斜坡底部,可以清清楚楚发现废弃旧屋所在的山崖凹陷区域。

  ‘如果尸体从这里扔下去,会怎么样呢?也许管家并非是死在天桥上面,怖怖不可能有这个力量将管家推下去,甚至撞破天桥坚硬的护栏。’颜慕恒一边观察一边分析着。

  由于条件反射,再加上不想更加刺激眼前的女人,男人稍稍退出了一点金属空间,然后说:“老板娘,我是昨天在你店里吃饭的客人,你还记得吗?”

  原来这个人就是餐馆的老板娘,她被人一直关在大钟里面,而且犯人还将褐色塔楼里面被折叠的尸体和那些内脏,全都扔进的这个机械室里面。

  大概老板娘就是因此被吓出了失心疯,此刻颜慕恒已经可以确定,小魅和西西根本就不在这里,小小的机械室内部几乎被老板娘和尸体占满了。

  颜慕恒想着怎样才能帮助老板娘出来,却没想到悬梯上面突然传来了女孩的尖叫声,还伴随着碗盘掉落下去的声音。

  猛然回头一看,原来是文曼曼,这小姑娘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是老师让她上来的?

  “王姐你是说每一个房间的被褥和被套颜色花纹都一样吗?”

  “是啊!每个房间都一样,甚至仓库里还有富余。管家那一次买得实在太多了,我们也是很无奈。”

  “仓库?这里没有仓库啊!”

  “仓库在主屋二楼的角落里面,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都是管家亲自进去取东西的。女主人有时候也会在半夜里过去。”

  “真不知道这里的主屋为什么要搞得那么神神秘秘!”乔克力顺着话题说下去,不管有没有用,他总希望从王姐口中多了解一点信息。

  可惜,王姐提供不了更多的信息了,她这一次的回答只有五个字:“我也不清楚。”乔克力只能做无奈状继续吃饭。

  就在短暂的停顿中,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王姐问:“是谁?”

  被凶手在大钟里面关了很久的老板娘,一开始注意力全部在颜慕恒身上,等他离开之后,便稍微放松了一点,在哪里自顾自地疯疯癫癫。直到文曼曼靠近大钟机械室门边,她才意识到有人来了。

  老板娘瞬间脸色突变,发出一声惊叫,满是血污的手也紧紧握成了拳头,摆出防备姿势,她的这种样子让躲在侧面的颜慕恒一下子紧张起来,双眼死死盯着老板娘,防备她下一步动作。

  不过,文曼曼看上去倒并没有那么紧张了,可能是她的适应能力比较强吧,小姑娘壮着胆子主动与餐馆老板娘开始搭话。

  “阿姨,你看看,我是小女仆怖怖啊!这里太闷了,我们要不要到外面去走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