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二十四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七

第三百二十四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十七


  但是他不能把这种心情暴露在枚小小面前,所以颜慕恒努力控制着表情,听枚小小说下去。枚小小将自己是如何被厨师偷袭,然后反制成功,发现岩石地洞的事情说了一遍,从头至尾,颜慕恒都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异常,好像他从来就不知道厨师和地洞的事情一样。

  三个人交流完之后,由颜慕恒保护着西西,枚小小在前面开路,很快离开了杂货店老板的房子,临走时,颜慕恒知道不可能再回来了,他仔细锁好大门,并把老板给他的备用钥匙挂在锁头上,才抱起西西,跟上了女警的步伐。

  西西的腹部伤口很深,再加上小姑娘体质很差,不适合在恶劣的天气环境下连续走动,颜慕恒只能像抱孩子一样将她裹在自己的羽绒服里面,为小姑娘增加一点温度。

  女人拉住男人的胳膊说:“家里不会有事吧!凶手真的会到家里去找我们吗?我担心家里那些东西还有食物。”

  “哎呀!存折都带在身上了,你担心那些不值钱的东西干什么,现在是性命重要还是东西重要啊!我们帮了刑警,肯定会招犯罪份子恨的。”

  “你后悔了?”女人问。

  “我!我怎么可能后悔?!!我可是为此很骄傲的,好了,少罗嗦,赶紧做事,要不然今晚就别睡觉了!”

  “嗯,你小心一点。”

  “好。”

  正当男人回到楼梯口的时候,女人突然又叫住了他问:“刚才电话里小恒怎么说?”

  “他还不是那样,我倒是很奇怪,一向温和的小恒怎么会成为凶杀案的目击证人的,而且还带着刑警回来。

  颜慕恒也是觉得很奇怪,女警下去了好几分钟,怎么还没有替他们扶正梯子啊。西西虽然窝在他怀里,可是也不能长时间呆在冰冷刺骨的户外啊!

  颜慕恒没有办法,只能再次开口催促枚小小。

  这一回总算是有反应了,枚小小没有回答,默默扶正了梯子,然后自己朝着上方爬上来。

  颜慕恒以为她是来接手西西的,于是解开羽绒服,准备将蜷缩在一起的小姑娘递过去。

  没想到枚小小突然之间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领,怒吼道:“你刚才到底在这里干了什么?!!”

  “我干什么了?!!你怎么总是针对我,我回来本就是冒着风险的,你们要是这样不信任的话,还不如当时就把我当作犯罪相关人员拘捕起来省事一点呢。”

  回到诡谲屋内部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但是在此之前,恶魔必须先去一个地方,那里有着恶魔隐藏了十五年的秘密。

  矫健的身躯在岩石地洞里来回穿梭着,就像是穿梭在蜘蛛网里面的织网者一样。很快,恶魔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标记,那还是三年多以前刻印上去的。

  ‘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消退,看来这里真的可以算是连昆虫都遗忘的地方了。’心中刚刚想完这句话,恶魔就立刻自嘲地说:“我忘了这里总是很冷,没有昆虫。”

  话语虽然很轻,几乎是压抑在喉咙口,但是岩石中依然可以听到回响。恶魔闭上嘴巴,身形很快又消失在下一个拐弯处。他的样子完全不同于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似乎是分裂出来的身体一样。

  毕竟一个人要对付那么多人,而帮凶又不靠谱,真的是很苦难的一件‘工作’。但是这些写着关键性文字的纸张,绝对不可以落到刑警的手中,要不然自己可就该下地狱了。

  恶魔觉得自己带着它们就像是带着一叠纸片炸弹一样,但是,一想到这些纸能够威胁的人,恶魔就又胆大起来。

  ‘放心吧,他们不可能猜到我的身份的,所以带在身上也无妨。万一要搜身的话,到时候坚决反对就是了。肯定会有人同我一样反对的,毕竟屋子里女孩子多,谁也不希望被人在身上摸来摸去的。’

  取走纸张之后,恶魔并没有关上抽屉,他继续在小抽屉底部摸索着,但是一两分钟之后依然一无所获。这让恶魔紧张起来。

  “那个人的伤我看到过,是在肋骨附近,伤口很深,也许有可能是他袭击了厨师先生?”枚小小猜测着。

  “可是他一直都躺在床上不是吗!”颜慕恒说:“而且你们安排在那间房间里的人也没有断过,他怎么可能行动呢?”

  “你倒是对我们屋子里的安排很清楚啊!”枚小小忍不住又甩了他一句,但看到颜慕恒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之后,就不再往下说了,毕竟现在还需要他的配合,自己的脾气也该收敛一点。

  枚小小可不是那种不顾大局乱来的人,她任性也只对谢云蒙和左澜两个人。

  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证物袋,枚小小将硬痂装进里面,然后开始检查死者的伤口,这一回又是一刀毙命。

  还有他与舒雪之间那一段缘分。颜慕恒仰头靠在木板墙壁上,任由那干燥的地方摩擦着头皮,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岩石地洞如此潮湿,这里的地下室却完全不受影响呢?

  这个问题一旦进入脑海,就完全无法将它忽视,好像是逝去的厨师给他的提示一样,颜慕恒站起身来敲打实心的木板墙壁。

  ‘也许这个后面有涂防水漆?’颜慕恒想要掰开木板之间的缝隙看一看,可是他完全没有这个力气,所以只好放弃,兀自思考着。

  ‘也许地下室并不是同岩石地洞直接连接的,就像是那些门一样,它还可以通向别的地方?’

  这个想法立刻被颜慕恒自己推翻了,要知道这下面可是岩石啊,怎么可能运用那种嵌入式设计将空间重叠起来呢?

  天色已经快要接近黎明时分,Eternal独自一个人在废墟中徘徊着,地下的那一具尸体无论女警要如何处理,都没有关系了,因为他已经将食品仓库中证据销毁掉了。

  厨师先生的死确实让他很沮丧,本来还希望厨师可以回转,并给刑警们指明正确的方向,现在看来,得自己进入主屋周旋了。

  Eternal并非害怕凶手,反而他认为凶手应该害怕见到他。他只是担心怖怖和西西,这两个小姑娘身上的秘密绝对不可以让凶手发现。

  至于那个死脑筋的颜慕恒,他也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让他继续和刑警在一起也好,这样一来就可以依靠刑警来束缚他的手脚了。

  现在事件的阴影重叠在他眼前,一切反而显得更加模糊了,身体和大脑的疲劳影响着谢云蒙思考的节奏,他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

  进入大家所在的房间之后,谢云蒙终于松了一口气,房间里一切都很平静,尤其是已经清醒的恽夜遥正在看着他,刑警先生走到演员面前,颓然坐在他的身边说:“小小有回来过吗?”

  “刚才来过,老师和她一起出去了,听说是小小和颜慕恒发现了厨师的尸体,就在废墟那边的地下室里。”

  “餐馆的厨师死了?!!”谢云蒙顿时清醒了不少,再次发生的凶杀案刺激着他的神经,刑警想要站起刚刚坐下的身体,却被恽夜遥一把拉住了。

  “你和小小负责晚上,晚上只有你们可以保护大家,我和老师会将白天分析推理的情况都告诉你们,这样一来,你们的行动也会事半功倍。昨天凶手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相信今天他要行动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谢云蒙其实并不同意恽夜遥的安排,他想要提出反驳,白天根本不像恽夜遥说的那样安全,至少主屋二楼和三楼的空间还没有被他们找到,还有那几扇门的秘密,如果凶手从这些地方突袭的话,还是可以制约他们手脚的。

  所以谢云蒙认为,至少他和枚小小要一个负责白天,一个负责晚上,他自己可以负责晚上,也希望恽夜遥跟他一起行动。

  但是恽夜遥并没有让刑警有反驳的机会,他在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逐渐,谢云蒙开始明白一些东西了,恽夜遥这是在大家面前将他们的行动安排说出来。

  这里谢云蒙其实有自己的解释,但是并不确定,他还需要了解更多的信息,包括枚小小和恽夜遥路过那里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时他们两个人见到的墙壁是什么样的?有没有同他一样发现骷髅?

  这些问题,一闭上眼睛就全都浮现在了谢云蒙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维持着半梦半醒的状态思考,得出的答案也越来越模糊,谢云蒙几乎要放弃强迫自己睡着。

  恽夜遥一直在注意着刑警先生的反应,根据夜里柳桥蒲简单说明的情况,他也可以大致猜到谢云蒙在思考些什么。

  必须将昨晚没有弄清楚的事情一件一件探索清楚,首先就是门的秘密,然后要弄明白是否存在主屋二楼,之前厨娘曾经在娱乐室中和他提起过主屋上面有仓库的事情,恽夜遥认为那里很可能就藏着一些可以证明女主人和管家身份的文件。

  就像外围那桩事件一样,男人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被误认为是凶手。现在,他明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就同样要遭受到西西和神秘人的怀疑。

  那个与西西讲话的人为什么要把凶杀案的嫌疑栽赃到他头上?男人想不明白,他觉得自己也不熟悉这样一号人物,想不出当时的声音到底来自于这栋诡谲屋中的什么人。

  现在,愤怒的声音不自觉从他口中发出,但同时也伴随着后悔的心情,所以当演员先生回头走向他的时候,男人瑟缩了。

  愤怒的他丧失理智,但是凶杀案又让他的理智在颤抖,他不再说话,任由走到面前的演员先生直视着他的瞳孔。

  那里面有假装出来的倔强和无法掩盖的恐惧,而男人相信,面前的人有可能都可以感受得到。

  他越想越后怕,这栋房子里的事件目前变得如此复杂,万一他们把矛头全部对准西西怎么办?

  犹豫再三之后,趁着爷爷不在,柳航咬咬牙跟着恽夜遥追出了房间,他想要去问一问,演员先生到底有什么根据怀疑西西,也好让自己之后的偏袒有个明确的目标,不是吗?

  就在柳航刚刚离开房间没有多久,谢云蒙就微微睁开了眼睛,他也搞不清楚小遥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既然小遥这么做了,就一定有他的目的。谢云蒙相信,这个目的一定是对凶杀案的侦破有利的。

  所以他保持着沉默,就像一个观众一样等待着恽夜遥自己来解释原因。重新闭上眼睛,谢云蒙继续自己根本睡不着的休憩时间。

  一边环顾周围,一边持续向目标前进,秦森的眼中满是警惕。手指好不容易接触到那满是皱纹的皮肤,却又微微缩了一下。

  秦森实在是不习惯这种沟沟壑壑,粗糙的触感,他之前所碰触到的,大部分都是柔嫩的皮肤,因为他时常流连于漂亮的小姑娘之间。

  屏蔽掉脑海中不合时宜的想法,秦森手指下移,轻轻探了探侧躺着人的鼻息。

  ‘幸好,还活着!’秦森放松下来,他找了个舒适的位置,靠坐在衣柜侧边,等待着大家苏醒的时刻。

  刚才那个人活着,就代表刑警还能得到有用的信息。这样子一来,秦森也就安心不少了,他一直害怕刑警会急病乱投医,对他们每个人都产生凶杀嫌疑。

  小说电影中不都是这样说的吗?发生了恐怖的凶杀事件,刑警或者侦探逐个对当事人进行询问,并且指出他们的疑点,弄得当事人个个像惊弓之鸟。

  桃慕青和夏红柿依偎在一起,也许此时此刻,在这样恐怖而又清冷的夜晚里,她们觉得彼此才是最值的信赖的朋友吧。

  其他人都多多少少与事件有所关联,就算是昨天白天的时候,总在想方设法安慰别人的文曼曼,现在在她们眼里也有说不出来的诡异。

  “曼曼是不是参与的什么事情啊?”夏红柿凑在身边大姐姐一样的桃慕青耳朵边上问道,她的声音小的就像蚊子叫一样。

  桃慕青不敢回答,只是迎合着话语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可能知道。夏红柿被她这种反应弄得更加害怕了,整个人都快要同西西一样缩到被窝里去了。

  她现在的心思早已经不再停留在演员先生身上。毕竟生命受到威胁,比什么都值得关注。桃慕青要稍微胆子大一些,她盯着文曼曼看了一会,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说出自己名字的,就只有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了。照理说来,他的身份应该是西西的男朋友,至少也应该是一个普通朋友。

  可是,西西被枚小小送回来的时候,根本就不愿意待在床上人的身边。当时,柳航还坐在床沿上和他攀谈,当他看到西西进门,脸上立刻显露出一种无法抑制的喜悦。

  可惜,瞬间得到的回应却是回避和害怕。柳航也因此觉得非常奇怪,他虽然没有询问,但是眼神中的疑惑并不比床上人来的要少。

  西西坚决不愿意和自己的同伴在一起,而是愿意待在房间的另一头,同其他幸存者在一起。当整个身体蜷进被窝里的时候,西西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

  当来人开口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柳航就郑重地点了点头。柳航以为,他是在帮助西西脱离困境,却没有想到,自己因此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甚至连性命都无法保全。

  此时此刻,前去勘验厨师尸体的柳桥蒲根本没有办法预料到,即将发生在柳航身上的事情,我们不清楚,当老爷子看到最亲的人面对死神的时候,他是否还能保持冷静,还能承受住这致命的打击。

  第一百零九章藏在阴影中的永恒之心一

  目前,在这栋屋子里没有法医,能够对尸体状况进行初步判断的医护人员也没有,所以,尸体只能由几个刑警来轮流判断检验了。

  柳桥蒲的经验要比谢云蒙和枚小小丰富的多,至少在几十年的刑警生涯中,与他一起合作破案的法医也不在少数。

  “好,我明白了,老师你自己小心。”枚小小说完,立刻向来时的路回转过去。

  而柳桥蒲则不动声色再次靠近地下室,他把脚步放得很轻,头探出地下室出入口的时候,环顾了一圈四周,除了已经僵硬的管家尸体之外,地下室里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在柳桥蒲的头顶之上,传来某个人踱步的声音,可以听得出来,这个人似乎很烦躁,每一步都踩塌的很重,碎砖瓦砾不断发出摩擦的声音。

  确定不会有危险之后,柳桥蒲走进地下室里面,他是第一次看到这间地下室的样子,而且一进入其中就敏锐地察觉到空气干燥的问题。

  老爷子没有像颜慕恒那样在墙壁上摸来摸去,而是站在墙壁的缝隙边缘默默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用手抠进木板裂开的地方,从里面抠出一点灰黑色的粉末,放在鼻尖闻了闻。

  这几不可见的细微动作却引起了文曼曼的注意,聪明的小姑娘从一开始就察觉到了恽夜遥的感情,现在她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演员先生,说:“恽先生,他只当你是朋友。”

  “……我知道,我也当他是朋友。”

  也不清楚谢云蒙到底睡熟了没有,所以两个人的话语不能太过于明显,文曼曼好像是在打发时间一样继续说:“小小真的很漂亮呢,就算是卸了妆,我也觉得这里的小姑娘都不如她。”

  “?!”恽夜遥听到这句话,立刻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向文曼曼,随即他又低下头说:“我都忘了,你和小小在主屋餐厅里面见过。”

  “是的,当时她可凶了,差一点没踢断我的肋骨。”

  颜慕恒磨磨蹭蹭走到柳桥蒲面前,同他一样蹲下身体。颜慕恒的体型几乎和谢云蒙一样高大,所以蹲下之后,将柳桥蒲大半个人都挡住了。

  “你对血迹有什么看法?”柳桥蒲今天好像刻意要引导颜慕恒去发现死者的线索一样,持续提出问题。

  “我……看不出什么异常……”

  “说说看,又不是警局里询问,我只是在和你讨论,无论想到什么,都可以照实说出来。”

  “嗯…就是鲜血的问题,我觉得厨师先生……”

  颜慕恒刚刚说了个开头,柳桥蒲就打断他说:“你能确定死者就是厨师先生吗?我记得雪崩那天我们看到的餐馆厨师好像与这个死者不太一样。”

  柳桥蒲说:“光是小小在地下岩洞里面就来回了两次,还有被困在这里的连帆,以及你的脚印,为什么都消失了,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凶手为了消除自己的痕迹,将所有的脚印都抹掉了。”

  “你就算把整个废墟都翻过来也没有用,凶手早已把表面痕迹给抹掉了,除非有专业的调查工具才行。但是有一个地方凶手没有办法消除痕迹。”

  柳桥蒲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颜慕恒,等待着他的问话,可是颜慕恒却并未开口,他似乎也在等着老刑警自己说出那个地方。

  两个人僵持了几秒钟之后,柳桥蒲站起身来,他默不作声翻过厨师先生的尸体,然后指着厨师先生身体底下的地面说:“就是这里。”

  “为什么?”颜慕恒脸上的表情里带着一些惊恐。

  “这里还能得出一点推断,就是这个人一定早就在这里等待厨师了,他必须是一个有充足时间从屋子里脱出的人,而且还要保证回去之前绝对不能够被人发现。这里就要涉及到有可能的帮凶了。”

  “我们先暂且不管帮凶是谁,凶手原本一定以为,厨师先生的尸体最起码要在这里放上半天时间,等到我们起床再次到达这里,厨师的尸体就已经开始轻微腐烂肿胀了。”

  “地下室里虽然很冷,但是比外面的温度要高很多,而且再加上气闷潮湿,尸体会比较容易腐烂,这样一来,厨师和管家就更混淆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