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二十七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二十

第三百二十七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二十


  再次直起身体,黑暗中的人把双手手指全部塞进凹槽里面,然后把表面的墙壁使劲往密道缺口那一头拉,几秒钟之后,墙壁居然缓慢移动起来,一点一点的把密道出口覆盖起来。

  这个人料定,三楼上的人一定会从这里出来,因为他以为上面的人只知道这一处缺口,所以说,柳航不仅帮助恽夜遥破解了沙子的秘密,而且还帮助他确认了塔楼里面进出三楼的秘密通道,这非常重要。

  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这个正在封闭密道口的人,是一个没有听到和看到柳航之前行动的人。

  墙壁表层快要移到底的时候,推动它的人只能斜着身体站立在水池台面上,动作看上去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从台面上摔落下来。

  好不容易完成所有的工作,他蹲在那里喘息了很久,唯一的水龙头已经开始放水,那根管子对水压绷得笔直,因为他把水龙头开到了最大,他知道,此刻,水正在源源不断灌进二楼地板下面的沙子里。

  这些沙子虽然会流经六边形墙壁的地板下面,但决不会停留在那里,水流会将它们冲击到娱乐室,厨房和餐厅的交接点上,然后那里的墙壁就会轰的一声,向娱乐室里坐着的人倒下去,那些水泥墙上尖锐的突起,以及楼上沉重的潮湿沙砾,全都会扎扎实实压在那些人身上,让他们一命呜呼。

  而三楼,同一个区域的部分,会因为失去支点而轰然倒塌,三楼上的废墟和人一起掉落下来,一起埋葬。

  计算着时间,他把墙板上的锁扣扣死之后,等待倾听着,水流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到位,他需要确认楼上人所在的位置。手指轻轻按压着墙壁后面的一个小开关,这个小开关连接着楼上某一个区域的电灯,只要楼上的人因为电灯莫名其妙熄灭发出尖叫声,他就可以确定他们在不在危险区域里了。

  演员先生继续说:“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水箱和木板之间到底藏着什么东西?根据刚才小航的叙述,那里的空间完全可以让一个人自由走动,小航在里面摸索,人肯定要蹲上蹲下,所以说从宽度和高度来分析,那部分空间还是很大的,我认为里面最有可能藏着的就是沙子,干燥的沙子。”

  “与三楼上一样,这些沙子细腻堆积紧实,可以藏下很多,而水不是从水箱顶上灌下来的,是从藏着沙子的地方倾泻而下,这就更进一步说明了,三楼上的沙子并没有把墙壁内部全部填满,至少在二楼水箱和沙子的上面是水管。”

  “那么三楼上的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呢?最有可能的就是楼梯间底下的小卫生间,这个小卫生间,莲蓬头顶上是进入三楼的秘密通道,一开始我以为那里的莲蓬头是个装饰品,因为我试过,莲蓬头里面一滴水都放不出来,不过,现在的答案要稍微做出一些改动。”

  “莲蓬头确实放不出水来,水是从管子里直接通到墙壁里面的,根据位置来看,那个地方靠近六边形房间,而且莲蓬头的水管有一部分连接在墙壁上取不下来,这个只要之后让小蒙去仔细检查一下,就可以知道。如果我的推理正确,水管从墙壁里绕过,大半个六边形房间通到水箱旁边,正好顺势而下。”

  “那里的沙子本来像沙砖一样,紧密贴合在一起,所以不用有地板,他们也不会分散到其他地方去。再加上二楼没有空调,所有的热量都是从三楼和一楼引导上去的,所以沙子更容易被外面的冷空气冻结,可是水突然之间倾泻而下就不同了,只要很短的时间,吸足水分的沙子就会开始崩溃,然后流泄到地板夹层里面去。”恽夜遥说完,停顿了一下。

  柳航问:“那为什么不是进入墙壁呢?要压垮一楼的话,在墙壁里填充沙子应该是最快的呀?”其实这个问题只要仔细想一下刚才恽夜遥对一楼的分析就可以明白。

  柳航已经记住了三楼上的走廊位置和路线,就算光线不足,他也不会走错。

  当天下午的时候,柳航清清楚楚看到秦森将西西推进了雪地里,当时他恨不得当场杀了秦森,可是爷爷交代的任务在身上,而且柳航相信谢云蒙一定会及时救起西西,所以只能离开。

  但最后,西西还是死了,这对于柳航来说是巨大的打击,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原谅秦森。

  放轻脚步,柳航逐渐靠近恽夜遥所在的那间房间,他不知道爷爷他们还在不在,如果不在的话,必然在最后一件房间里。

  还有一件事,柳航没敢告诉柳桥蒲,就是秦森手里的那一抹鲜红是他故意弄上去的,当时秦森在楼梯间的时候,用手去够墙壁上的缺口,柳航正好在隔壁,就顺手在墙壁上摸了一点血迹。

  现在柳航的手指上,还残留着血迹,他那时只想要吓一吓秦森,现在不一样了,他要秦森付出代价。

  心里想着,柳航把手伸进了口袋里,那里有一样小小的,尖锐的东西,是他刚刚从厨房里拿的,紧紧握着精致的手柄,柳航手心里冒出冷汗,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刚才离开的门扉就在眼前,柳航不免后退了一步。

  要真的让爷爷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不用法律来找他,爷爷就会亲自把他送到法官面前去,柳航的心颤抖着,不过瞬间的犹豫并没有能阻止得了他,他依然伸手推开了那扇房门。

  可是当柳航进入房间的时候,房间里漆黑一片,什么人也没有,他立刻穿过房间向走廊更深处走去,路过大桌子的时候,并没有往下面看一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