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二十九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二十而二

第三百二十九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二十而二


  两个人的对话带来了新的线索,我想大家一定已经有所猜测,不过在这里,这个线索是真是假,我们还不好判断,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一切都是瘦削男人杜撰出来欺骗黑影的谎言。

  可他提到了W市,还说到了一个男孩和他的母亲同时被拐卖,让事情不得不与恽夜遥联系在一起。看过我《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和《恽夜遥推理》这两部小说的读者,一定会想到一个人,那就是莫海右,恽夜遥的双胞胎哥哥。

  从小恽夜遥和莫海右就分开了,而且莫海右与他们的母亲实在恽夜遥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的,两个人都完全没有小时候的记忆。一直到长大成人,恽夜遥都沉浸在失去另一半灵魂的孤独之中,除了谢云蒙,没有人可以走进他的内心。

  最关键的一点是,如果永恒之心和恽夜遥没有相像之处,第二重人格控制下的颜慕恒根本不可能被他吸引,还做出越轨的举动。可以明确告诉大家,在上一章中,袭击瘦削男人的黑影,就是颜慕恒,更正确的酥,就是他那一直爱着寻找着永恒之心的第二重人格。

  在水箱的问题上,恽夜遥和柳航的判断其实都有偏差,柳航直截了当的认为水是在水箱里面的,凶手打开机关放水,把水引导进墙壁里面,目的是压垮一楼。

  恽夜遥的想法更接近于事实,他根据房子的结构和柳航的叙述,判断出沙子和水都不在水箱里面,沙子恰恰是在水箱边上多出来的空间里储存着,水是从作为三楼出入口的小卫生间里面引导过去的。而且原来外面弯弯曲曲的木板墙壁拆卸之后,一部分可以复原成普通的墙壁,另一部分则成为沙子流尽之后覆盖在那里作为掩饰的地板。

  因此,柳航才会在墙壁木板上发现大面积潮湿,就是地板上没有。

  以这个答案为基础,恽夜遥认为水箱就是掩人耳目的存在,根本就没有实际作用,甚至里面有可能就是木板搭成的空心墙壁而已。

  这一点上,演员先生确实忽略了,他本应该想到水箱内部完全可以开辟出通道来,与其他地方相连。

  还有一点就是沙子囤积的地方,不是在六边形房间的中心点,而是在娱乐室和厨房相对的中心点上。凶手知道楼下人具体在什么位置,也知道这些人因为房子的结构问题还没有搞清楚,暂时不会离开那里,而且就是他有意识的说出了特殊的话语,让颜慕恒再次成为幽暗森林中第二重人格的傀儡。

  下一步就该欺骗那个威胁他的人了,要怎么欺骗,他已经了然在胸,现在只要行动就可以了。

  令我们疑惑的是,这个人从水池台面上爬下来的动作非常笨拙,照理说水池台面并不高,就算跳下来也不会受伤,但他却是一点一点挪动着爬下来的,就像一个极其恐高又手脚不便的人一样。

  现在不去管这些,我们跟着他来到了二楼六边形房间内部,他在地板上仔仔细细的用脚踩踏着,听地板中间发出来的声音,在确定自己所要找的位置之后,他沿着这个位置向连接一楼的机关走去,看到那里的活动墙壁是紧闭着的状态,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蹲下身体在地上摸索着,地面上已经渐渐渗出水渍,再次估算了一下时间,他才离开,回到了六边形房间内部的另一个房门口,打开虚掩着的房门,走了进去。

  几分钟之后,黑暗中的木板被一块一块拆卸下来,他抬头朝上看了看,水流还在不停的从顶上冲击下来,溅到了他的脸上和身上。

  他蹲下身体撬开地上的地板,这里的地板非常松动,就算他不来撬开,过一会儿水流的冲击也会让地板倾斜。

  站起来甩了甩两只手上的水,他将所有的木板胡乱堆积在地上,侧过身体,钻进了墙壁的另一边,从那里可以打开水箱一侧,水箱实际上并不是一个掩人耳目的东西,虽然水流不从上面下来,但水箱内部同样有脱离诡谲屋主屋的密道,而且这里到目前为止,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心中叹息一声,恽夜遥对谢云蒙说:“小蒙,你弄错了,他说的人并没有拥抱过小小,只是在迷晕我的时候抱着我一起逃跑了,所以你用不着这么生气,你看我们俩现在的样子,刚才那样说会引起误会的。”

  恽夜遥的解释让房间里大部分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只有两个人例外,一个是安茜,另一个就是谢云蒙。安茜很快就明白演员先生是在给刑警先生打圆场。而谢云蒙心里当然清楚自己说的是谁,他没有看到柳桥蒲的目光,当然也不可能听到柳桥蒲对恽夜遥说过的那番话。

  在他眼里,恽夜遥的话等于是拒绝的意思,为什么要解释?是因为他的话不适合在大庭广众说吗?还是因为根本就不想迎合他的意思?谢云蒙瞬间心里凉了半截,好不容易萌芽的感情也重新沉入心底,默默的看了一会儿怀中的人,谢云蒙闭上眼睛说:“我有可能真的是误会了,抱歉让你感到困扰!”

  演员先生继续说:“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水箱和木板之间到底藏着什么东西?根据刚才小航的叙述,那里的空间完全可以让一个人自由走动,小航在里面摸索,人肯定要蹲上蹲下,所以说从宽度和高度来分析,那部分空间还是很大的,我认为里面最有可能藏着的就是沙子,干燥的沙子。”

  “与三楼上一样,这些沙子细腻堆积紧实,可以藏下很多,而水不是从水箱顶上灌下来的,是从藏着沙子的地方倾泻而下,这就更进一步说明了,三楼上的沙子并没有把墙壁内部全部填满,至少在二楼水箱和沙子的上面是水管。”

  “那么三楼上的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呢?最有可能的就是楼梯间底下的小卫生间,这个小卫生间,莲蓬头顶上是进入三楼的秘密通道,一开始我以为那里的莲蓬头是个装饰品,因为我试过,莲蓬头里面一滴水都放不出来,不过,现在的答案要稍微做出一些改动。”

  “莲蓬头确实放不出水来,水是从管子里直接通到墙壁里面的,根据位置来看,那个地方靠近六边形房间,而且莲蓬头的水管有一部分连接在墙壁上取不下来,这个只要之后让小蒙去仔细检查一下,就可以知道。如果我的推理正确,水管从墙壁里绕过,大半个六边形房间通到水箱旁边,正好顺势而下。”

  “那里的沙子本来像沙砖一样,紧密贴合在一起,所以不用有地板,他们也不会分散到其他地方去。再加上二楼没有空调,所有的热量都是从三楼和一楼引导上去的,所以沙子更容易被外面的冷空气冻结,可是水突然之间倾泻而下就不同了,只要很短的时间,吸足水分的沙子就会开始崩溃,然后流泄到地板夹层里面去。”恽夜遥说完,停顿了一下。

  杂货店老板正在一步一步说起文玉雅和怖怖昨天在餐馆里所有的行为,文曼曼从中得出了一些自己的分析,但是关于阁楼的问题,她还有很多弄不懂的地方。

  总之,文曼曼所能提供的情况对刑警很有用,到目前为止,房子里的人对怖怖到底做过一些什么事情?还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如果有人提前问题杂货店老板的话,怖怖的谎言一定会被揭穿。

  现在不说提前不提前这种话,很多事情都不是可以预料得到的,我们把视线回到主屋三楼,沙子的问题正在恽夜遥虚弱的推理声中,一点一点揭开在大家眼前。

  可以说,恽夜遥之所以能做出完整的推理,其中柳航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恽夜遥说:“我现在所做出的分析,只是从小航调查出来的事实基础上,进一步详细完善而已,如果没有小航的调查,我想三楼结构和沙子的问题根本不能解决。”

  “小航说的很对,主屋三楼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安全,可并不是每个区域都不安全,有些地方很容易坍塌,而有些地方却很安全,并且有着特殊的作用。对不对?怖怖,对于你们一直在隐藏的小于,还有永恒之星,都是依靠在三楼某些地方的特殊结构,才能顺利避开我们的视线。”

  怖怖安静的听着,她低着头,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已经石化了一样。柳桥蒲就站在她的身后,老爷子非常警惕的看着怖怖。此刻,这个原本让人怜惜的女人,已经成为了犯罪嫌疑人之一,也不会再得到大家的照顾。

  恽夜遥并不指望得到怖怖的回答,他继续说:“我本来只认为三楼上有沙子,那些沙子干燥冰冷,应该不会造成太大的压力。我只是担心,万一三楼所有的墙壁里都填满了沙子,如果有人偷偷通过什么机关放水的话,沙子就会在短时间内增加好几倍的重量,以至于压垮二楼,甚至影响到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