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三十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二十三

第三百三十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二十三


  主屋边上的褐色塔楼内部结构除了颜色和整体的形状有些不同之外,其实和这边的蓝色塔楼差不多,楼梯也是一圈一圈往下。

  因为褐色塔楼的出口是开在楼顶上的,所以这一回我们的房间安排应该是从上往下,第一到第三个房间安置给了还没有办法自主行动的中年妇女和那一对年轻情侣!这三个人刚才喝咖啡的时候男生们就把他们搀扶过来了。

  因为王姐说这里的塔楼比较清静,而且环境条件也好一点,适合他们静养,第二天可以让管家来给他们看一看,这里的管家以前学过一点医学知识,大家有个小病小痛什么的基本上都不下山,由管家给他们治疗。

  许久之后,久到恽夜遥快要打算回自己房间另想办法的时候,房间里终于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

  “不好意思,我叫恽夜遥,是今天来借宿的客人……我感冒了,房间里又没有多余的纸,而且现在这么晚不好打扰主人家,所以,我想可不可以问你这边借一点纸。”

  “哦,你等一下!”里面的女人声音变得很清脆,好像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样子。

  但这些仅限于也许,我们还是那三个字:不确定!请读者不要着急,故事的联系并不会就此为止,每一个人都是拼图的一部分,缺一不可。我们最后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也即将登场了。

  Eternal目前来说只是一个代号,代表有可能是永恒之心的人。

  他坐在大钟机械室的边沿,手上带着白色的塑胶手套,里面明显还有保暖手套,两层手套紧密贴合在一起,让人有一种很不舒服,像是窒息的感觉。手套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地上还洒落着一些小小的透明塑料袋,每一个塑料袋口都有标签,看不清上面写着什么。

  Eternal在那里发呆,刚才看到颜慕恒进来的时候,他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可是现在又想不起来了。

  ‘到底是什么呢?可恶,总是想不起来!’在心里抱怨着,Eternal重新调整思维,他有很强的直觉,也可以在短时间调整思维做到最好,很多年以来,他一直想要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母亲和自己为何会相依为命?

  这个问题的最初答案是父亲抛弃了他们,可是母亲至死也不认可他想出来的答案,一开始他认为母亲是在倔强,最后,他也被母亲同化了,事情必须有一个正确答案,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正确答案的。

  Eternal清楚记得,自己在这里曾经生活了十个月,记得诡谲屋的名字和位置,却不记得自己曾经遇到过的人和事。也不是完全不记得,而是忽而想起忽而忘记,有时候,他甚至还能想起一个名叫安谷的女人和管家先生是如何帮助自己偷偷和女孩子约会的,不过那些好像不是小时候的事情,也许都是别人告诉他的也说不一定。

  但是餐厅里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又不好走开,所以老板娘的注意力全部集中的怖怖出入的地方,心里祈祷着她快点回来。

  ‘早知道让刚才那个人帮忙看一下店,自己陪怖怖一起去就好了。’老板娘有些后悔自己光顾着吹牛,忽略了小女仆。

  又过了十几分钟,餐馆老板娘终于忍无可忍了,她迅速套上自己的羽绒外套,将店门锁好之后,准备自己出去寻找一下。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厨房那边的后门被打开了,怖怖带着满身雪花走了进来,身上还穿着她那件薄棉袄。

  ‘必须找到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等回去之后找机会仔细搜索一下厨房,让柳爷爷也来帮忙,这老爷子办法一套一套的,肯定能帮上忙。如果能找到大量新近被宰杀的家禽,至少也算是一种证据。又或许这个家里的人和厨娘都知道这件事,刻意替女主人瞒着呢?’

  恽夜遥反复思考,他现在什么也不能够确定,所有的一切都只是猜测,不过,幸运的是,这个家从昨天到现在,除了女主人和怖怖之外,剩余的仆人和客人们都在,所以应该不会再发生别的奇怪事件了。

  “没有,我直接就过来了。”

  “也就是说至始至终,你都认为女主人一直安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对吗?”

  “是的。”

  “那你到这里的时候是几点钟?”

  “嗯……早上9点钟过一点,大概9:15左右。”

  “当时老板娘和厨师在不在?”

  “在呀,是老板娘亲自帮我打开的食物仓库,还帮我一起搬东西到小推车上呢!诺,就是那个。”说完,怖怖一指厨房门口停放着的一辆木头小推车,上面大概有三四袋大米,几袋肉类和小半车的白菜。

  恽夜遥看了一眼之后继续问:“后来老板娘到哪里去了?”

  “拿好东西之后,老板娘就说让我帮她看一会儿店,然后就自己出门去了。”

  他不情不愿地说:“我们真的一直在睡觉,没有骗人,我先醒的,然后去房间里把这个家伙喊起来,接着就一起下楼到这里来了呀!中间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柳桥蒲观察着乔克力的脸色,那张难看的脸上充满了气愤,还带着浓重的紧张情绪。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在作假。

  柳桥蒲的目光又看向一边哈气连天的陆浩宇,这个人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是迷迷糊糊的样子,难道从房间里一直走到客厅,他还是没有清醒过来吗?

  这让柳桥蒲更加相信,这两个人之中肯定有一个知道些什么?只是怕担责任不肯说明而已。甚至有可能两个人都知道些什么!!

  “可能是,因为烧焦了,我们无法确定,而且,刚才这个地毯上有很多这种烧焦的手指,应该不止一个人的。现在也全都没有了。”

  “你身上有手帕吗?”柳桥蒲问。

  “哦,我有带着小袋子,柳伯伯您把它交给我保管就行了。”

  “好,”柳桥蒲将手指交给乔克力,然后他的视线回到房间里面,确定不可能再找到什么之后问道:“小恒说你房间里有个目击证人,她在哪里?”

  “我马上带您去,现在小魅在照顾她。”

  两个人关好凶杀现场的房门,乔克力立刻加一把从尸体身上得到的钥匙交给了柳桥蒲,然后,他们的身影就迅速消失在了褐色塔楼楼梯的拐弯处。

  ‘难道我下山了?’她再次想着,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下山的话怎么会在空间如此狭窄的地方?而且,山道上不是还很危险吗?雪积的那么厚,怎么可能下得去?

  就算下去了,也不可能是在金属屋子里面啊!用手摸索着周围所碰触到的东西全都很温暖,一点冰凉的感觉都没有。

  中年女人蹲在地上思考着,努力从记忆中搜寻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到底是哪里?这个时候,他又再次听到了那“滴答、滴答”的声音。浑身泛起一个激灵,她终于想到了那声音的来源,‘难道我现在在诡谲屋的钟楼里面?’

  “可你身上怎么有雪。”

  “有雪?”秦森左右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又把手在头发上胡乱捣弄了几下,果然,白色的雪花纷纷飘落下来。

  他自己也是觉得很奇怪,小声说着:“唉!这是怎么回事呢?厕所里的窗户也没有打开呀!”一边说,一边还回头看向厕所的方向。

  王姐说过,塔楼里所有房间的被褥都是黑色里子,蓝色外套。这件事在说起之前,应该所有来诡谲屋做客的人都不知道。但颜慕恒是个例外,为了找到失踪的人,他几乎看遍了塔楼里的每一个房间。

  西西发现的凶杀案现场,与鲜血融合在一起的被褥是纯黑色的,之后在恽夜遥调查房间的时候无意之中证明了这一点。

  所以当颜慕恒猛然看到黑色和蓝色明显区别的时候,很快就反应出了凶杀现场的不同之处,但他又不能确定,因此才会匆匆忙忙回到凶杀现场去再次检查。

  他不可能放过一丝找到线索的机会,如果是凶手杀人之后,顺手将被套带走的,那么说明被套上一定有可以揭露某些信息的证据,比如被害者留下的线索或者别的什么。

  第二种可能性,从演员先生的行动上可以否定,因为他进入衣柜之后,花费了很大的力气,都没有推开任何木板。

  所以说第一种可能性是陈丽的,问题是钥匙在哪里?这里也就涉及到了蓝色和黑色的问题了。恽夜遥发现染满鲜血的被褥居然是黑色的,这个时候血因为时间的延长,已经不再是鲜红色了。

  尤其是在黑色的映衬下,血的颜色会显得更深,那么在一大片暗色调的衬托之下,凸显出了什么东西呢?那就是床头柜抽屉上的两个拉手,外观被做成了蓝色珍珠的模样,小小的珍珠就像是猫咪的瞳孔一样。

  恽夜遥低下头去,地上躺着的人并没有受多重的伤,只是脸颊一侧肿起来一块而已。枚小小小手很有分寸。此刻,顺着枚小小的手指,恽夜遥清清楚楚看到了地上人的脸庞。

  “是管家先生?”恽夜遥脸色严肃起来,他开始有些明白过来了,抬头看着小魅的眼睛。

  小魅回答说:“不是,是餐馆里的厨师,我也是跟踪了他很久才发现这个秘密的,而且他有和这屋子里某个人会面,我没有看到那个人的面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