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三十三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二十六

第三百三十三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二十六


  怖怖被恽夜遥拆穿身份以后,从她的回忆中,我们知道她认为文玉雅当年抛弃了自己年幼的小女儿舒雪,而且离开诡谲屋一直到现在,根本就没有问起过舒雪的状况,其实不然,在怖怖到餐馆当小女仆之前,舒雪一直以小女仆的身份在文玉雅餐馆里面帮忙,而且每天早晚的出入时间同怖怖几乎一样,如果事实如此,那么可以说明文玉雅和舒雪并没有互相忘记,而且舒雪在诡谲屋火灾之后的几年里,还是活着的。

  但很多情况都说明,和怖怖一样在餐馆里打工的少女很可能不是舒雪本人,首先就是年龄的问题,假设文曼曼的叙述是事实,舒雪是她的妹妹,文玉雅当年送她下山找养父母的时候,文曼曼只有四岁半,也就是说,舒雪还只是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幼儿。

  送走文曼曼不久之后,诡谲屋就发生了火灾,偏屋完全被烧毁,安泽也被警方确定死亡,就算再过几年,等诡谲屋恢复元气,舒雪也顶多是个十岁不满的小孩子,对很多事情的理解能力都不够,不可能到文玉雅餐馆里去打工。更不可能利用时间诡计早出晚归,避开诡谲屋中家人的视线。

  其次,就要涉及到长相的问题了,就算文玉雅当时思念女儿过度,被潜意识中的人格控制,忽略了年龄,但也不可能连女儿长什么样都看不出来吧?长大后的样子和小时候总会有七八分相似,脸型和气质有可能会改变,但是五官长相,尤其是眉眼绝不会有很大的变化。

  当年管家先生和厨娘婆婆是绝不可能扮演成少女的,唯一有可能假扮舒雪欺骗文玉雅的人就是怖怖(女主人安茜),怖怖为了保持少女的姿态容貌,不惜用父亲剩下的财产去整容。虽然留下了一些整容后遗症,但也成功骗过了周围人的眼睛,化身小女仆在诡谲屋中出入,暗中管理父亲留给她的别墅。

  怖怖在父亲死后,依然不敢以安茜的身份出现,自然有其根本原因,这个原因需要恽夜遥来推理,我这里不做解释,我们回到目前的问题上面,来看怖怖、文玉雅和文曼曼三个人的长相,文玉雅和文曼曼的长相在第一第二章的时候已经叙述过了,她们同样是气质很好的女人。

  对文玉雅的描述是,她很像一个城里保养良好的中年老板娘,而且看上去不满40岁,五官都十分养眼。对文曼曼的描述是,除了扁平的脸型之外,她的五官并不难看,而且身材气质都很好,属于能吸引男性目光的那种类型。撇开之后的情节,光从一开始的描述上来看,文玉雅和文曼曼有相似之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怖怖就不同了,在连帆房间发生神秘人失踪事件的时候,我们曾描述过怖怖的长相,总结一下就是并不漂亮,而且很难吸引周围人的目光。除了有些扁扁的脸型之外,其它地方与文曼曼和文玉雅都相去甚远。这也可以解释之前怖怖中了恽夜遥的计谋,被骗扮演文曼曼重新上三楼的时候,为什么穿着斗篷,戴着帽子,而且一直低着头的原因了。

  以这样的长相,要长期在文玉雅面前扮演舒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综上所述,得出两点结论,第一,过去进入餐馆工作的名为舒雪的小女仆绝不可能是怖怖扮演的;第二,舒雪本人由于年龄问题,也不太可能进入餐馆工作,除非之前关于舒雪的说法被推翻,找到新的证据。

  还有,从怖怖本身来说,安泽死亡之后,她实际上已经摆脱父亲的控制了,诡谲屋基本是她和管家两个人在做主,没有必要再去为了舒雪的事情,刻意到文玉雅餐馆里去打工,如果硬性扮演舒雪被拆穿,倒是会牵扯出文玉雅不知道的事情,也许于她不利。

  怖怖只要装作与舒雪的失踪毫无关系就行了,就算文玉雅问起,也得不到什么结果。

  她后来以自己的身份到文玉雅餐馆打工是另外一回事,也许怖怖发现诡谲屋中有些什么事情正在产生变化,不是她可以掌控的,或者她觉得白天呆在诡谲屋中已经不安全了,这些都有可能成为她利用时间诡计在餐馆里打工,避开诡谲屋家人的动机。

  目前在诡谲屋中,要找到舒雪身份的突破口,第一就是怖怖最好能够开口,对刑警和盘托出过去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是如何利用舒雪摆脱控制的,她应该是除文玉雅之外,最了解舒雪的人了。第二,就是证实厨娘婆婆的话是否是事实,也许能得到更多关于文玉雅和她两个女儿的线索。

  第三则是从文曼曼身上入手,搞清楚文曼曼是否是文玉雅的大女儿,假如是,那么当年文玉雅为什么要将她送人的原因,很可能牵扯出诡谲屋火灾隐藏的秘密,也就能涉及到舒雪了。

  目前房子里的人无暇顾及舒雪,我们来看文曼曼这边的情形,检查餐馆之后,文曼曼得出了同诡谲屋主屋差不多的结构推论,这个小姑娘非常聪明,从一开始她同恽夜遥的对话中,我们就可以窥知一二了。

  餐馆的结构有几个重点:第一,就是屋顶上的水阀;第二,是墙壁里的沙子;第三,一楼的水泥砖瓦结构墙壁到底有多少承重能力?第四,墙壁里除了沙子之外还有什么?第五,她发现的神秘闯入者到底是通过哪里进入旅店的?第六,雪地里的那具尸体,到底与案子有什么关系?是不是和现在诡谲屋里某个正在行动的人有关?

  这些问题都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我们一个一个来看,同时与诡谲屋主屋的结构作比较。

  屋顶上的水阀,12月30号的晚上被某个人启动了,并且不断在房子外围洒水,直到将整栋房屋冰冻起来为止。这么做乍一看上去,应该是想要困住杂货店老板夫妇,让他们无法走出文玉雅的餐馆,但仔细想想,这样做毫无意义,杂货店老板夫妇根本与房子里的凶杀案没有一点关系,他们一直在外围,对于凶杀案的事实,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帮助刑警照顾西西而已。

  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困住他们呢?这一点根本解释不通,所以说,在整个房子外围洒水肯定另有目的,这个目的也不可能是为了要吓跑杂货店老板夫妇,首先,房子里并没有什么犯罪证据,只是墙壁和沙子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因为杂货店老板夫妇也不可能想到餐馆的结构和诡谲屋有什么类似之处,而跑进诡谲屋里面去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