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三十七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三十

第三百三十七章推理篇:塔楼三重血屋与杀人分尸的真相三十


  文玉雅餐馆内部

  杂货店老板夫妇早已经睡熟了,文曼曼一个人在餐馆里面徘徊调查,她心里已经有一些眉目了,只是不想再去打扰老板夫妇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休息时间。

  刚才对‘幽灵’新的认识,让文曼曼彻底睡意全无,对房子的兴趣也越来越浓厚,一点一点比对,反复思考自己不明白的地方,文曼曼将诡谲屋与餐馆慢慢重合起来,虽然还是有很多地方搞不清楚,但她相信,只要把自己的发现告诉恽夜遥或者谢云蒙,他们一定会得出更加具体的答案,也许一瞬间,自己所有的疑惑都会解决。

  沉下心来之后,文曼曼反倒不焦虑了,餐馆二楼只有那么大点的地方,而且已经反复查看过好几次,所以,文曼曼很快转到一楼,一下楼,她就因为寒冷猛地缩了一下身子。

  ‘这里安全多了,不过好冷啊!’

  心里想着,文曼曼将羽绒服裹紧一点,她并不是一个很怕冷的人,反而比起夏天,她更喜欢冬天,因为寒冷可以让人冷静头脑,而且不会有蚊子或者蟑螂的袭扰。

  吸了吸鼻子,文曼曼双手抓住衣领,向餐馆后门外走去,那里的尸骨还在,但少女不是要去查看尸体,她再胆大也不可能有验尸的想法,只是想要找到一些别的东西而已,那就是污垢中残留的证据。

  大家还记得我第一次提到文玉雅餐馆厨房的时候,当时怖怖在里面工作,看到地上桌上都是污垢,本想要帮着文玉雅打扫,但因为实在是赃得让人恶心,所以放弃了。

  从那时到现在,这个厨房一直都没有人打扫过,每个人在这里留下的指纹和脚印,还有一些特殊的东西,应该都保留着,文曼曼打算把自己能想到的地方都搜索一遍,尽可能确定一些事实。

  污垢唯一的好处就是印在上面的痕迹会相对完整和明显,但黑乎乎的颜色又让不仔细看的人很容易忽略,文曼曼也不管脏不脏,把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在每一处厨房角落里查看着。

  这个时间没有人打扰她,楼上传来轻轻的鼾声,文曼曼偶尔抬头看一眼,脸上一点惊恐之色都没有,她应该是觉得自己非常安全才会这样。

  指纹和脚印倒是找到了不少,其它的文曼曼没有办法判断,但她可以判断出污垢上留下的脚印和自己进入餐馆时发现的‘幽灵’脚印是不是相似。她的记忆力很好,对于看到的东西,只要间隔时间不长,文曼曼都可以记得很清晰。

  ‘幽灵’的脚印不大,很小,如果以鞋码来比对的话,类似于女人的脚,得暗示,而且鞋底的花纹几乎看不到,只能看到一个脚印轮廓,如果人实实在在走过的话,就算双脚用力再轻,也不可能一点鞋底花纹都看不到,尤其是在厨房这样满是油污的地方。

  其实客厅里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每天走回有人过来吃饭,客厅地板就算再打扫,也比普通人家要油腻得多,脚印在餐馆里总是很清晰的。

  那些没有鞋底花纹,而且鞋码很小的脚印被文曼曼一个一个在旁边做了标记,标记只有她自己才能认得出来。做完这些之后,文曼曼感到手脚都麻木了,她站起身来准备活动活动筋骨……

  “!!”

  一道黑影突然从她眼前一晃而过,很快就消失了,而且,黑影的下半身好像空空荡荡的,形状就像是……外面雪地里的那具尸体!

  文曼曼被吓了一跳,她此刻的目光正好朝向餐馆后门处,所以赶紧跑到后门边上想要看个究竟。少女灵动的双眸在门外来回扫视,除了皑皑白雪和房屋的轮廓之外,什么都没有看到。

  ‘难道是我看错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文曼曼暗自揣度着,低头朝地上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刚刚放松的神经立刻又绷得笔直。原来地上掩埋尸体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大坑,很深,应该是刚刚才被人扒开来,里面的尸体不见了,只留下几块带着鲜血和碎肉的冰块。

  ‘不好,尸体被偷了,可是……’文曼曼联想起自己刚才看到的黑影的样子,突然之间心脏漏跳了一拍,匆匆忙忙关好后门就朝楼上跑去,这一回,她的表情和动作都让人感觉到了强烈的惶恐不安。

  在文曼曼离开几秒钟之后,后门门缝出再次被黑影填满,从屋子内部看去,黑色阴影似乎裂开了一条缝,缝隙慢慢向上弯起,就像是某个人正在无声诡异的微笑一样。

  ——

  对文玉雅的描述时,他很像一个城里保养良好的中年老板娘,而且看上去不满40岁,五官都十分养眼。对文曼曼的描述是,除了扁平的脸型之外,她的五官并不难看。而且身材气质很好,属于能吸引男性目光的那种类型。撇开最后的情节,光从一开始的描述上来看,文玉雅和文曼曼有相似之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怖怖就不同了,在连帆房间发生神秘人失踪事件的时候,我们曾描述过怖怖的长相,总结一下就是并不漂亮,而且很难吸引周围人的目光。除了有些扁的脸型之外,其他地方与文曼曼和文玉雅都相去甚远。这也可以解释之前怖怖中了恽夜遥的计谋,被骗扮演文曼曼重新上三楼的时候,为什么穿着斗篷,戴着帽子,而且一直低着头的原因了。

  以这样的长相要长期在文玉雅面前扮演舒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综上所述,得出两点结论,第一,过去进入餐馆工作的名为舒雪的小女仆绝不可能是怖怖扮演的;第二,舒雪本人由于年龄问题,也不太可能进入餐馆工作,除非之前关于舒雪的说法被推翻,找到新的证据。

  还有,从怖怖本身来说,安泽死亡之后,她实际上已经摆脱父亲的控制了,诡谲屋基本是她和管家先生两个人在做主,没有必要再去为了舒雪的事情,刻意到文玉雅餐馆里去打工,如果硬性扮演舒雪被拆穿,倒是会牵扯出文玉雅不知道的事情,也许于她不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