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四十三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六

第三百四十三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六


  “你主动答应帮助我们上山调查案件,但并没有说清楚你对诡谲屋的了解,以及拥有双重人格的这件事,我们也是上山之后才逐渐知道这一切,你等于是在欺骗刑警。还有你与西西家保姆和诡谲屋厨娘婆婆的关系,现在看来,也没有表面上那么单纯了,于恒!”

  老刑警这番话提出了三个对于颜慕恒来说最敏感的话题,第一是他寻找永恒之心的目的,故意回避掉了感情的因素,让颜慕恒认为刑警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是否贪恋财富上面。

  第二是他来之前的问题,颜慕恒之所以会成为诡谲屋调查工作的帮助者,这里面的原因我们一直都没有说清楚,其实很简单,和西西家的保姆,也就是跟西西与单明泽一起上山的中年妇女有关系。

  这层关系我们等到推理篇再来详细解答,在这里我们先集中注意力来看老刑警提出的第三点,那就是颜慕恒与厨娘的关系。柳桥蒲的话语虽然简单,但是每一点都言简意深。

  首先,颜慕恒在山下接受刑警询问的时候,自己承认过与诡谲屋中某些人的关系,并且说他每年都有一段时间是住在诡谲屋里面的。但仅仅是诡谲屋中一个负责采买和帮忙维护房屋的工人而已,并没有说他是厨娘的儿子于恒。

  询问的时候,刑警也不知道颜慕恒拥有双重人格的事情,若是原本的颜慕恒,说的可能都是实话,因为从各种迹象来看,原本的颜慕恒根本就不熟悉诡谲屋内部结构,也不记得和诡谲屋中家人过去的关系。

  若是第二重人格控制下的颜慕恒,就证明他从一开始就在对刑警说谎,目的很明显是为了与刑警一起上山,利用调查找到永恒之心留下的线索,或者说,想要借刑警查找凶手的机会,从中渔翁得利,得到诡谲屋和里面被隐藏起来的财富(当然前提是永恒之心还活着)。

  其次,厨娘婆婆在对刑警描述过去之前,曾经非常肯定的否认了颜慕恒就是她的儿子于恒,等于是亲口推翻了刑警对于颜慕恒真实身份的猜测。

  柳桥蒲的话把颜慕恒与厨娘的关系放到明面上,并且直接称呼他为于恒,还明确指出他一直在欺骗刑警,目的就是要把颜慕恒的注意力从刑警演员身上移开,让他无暇给谢云蒙去制造麻烦。

  因为老刑警可以很明显从颜慕恒眼中看到愤怒和妒忌,这是针对谁的?他不用想也可以明白。而且,对于这种妒忌和愤怒背后的原因,柳桥蒲也想要进一步确定。所以他认为只要颜慕恒不给谢云蒙找麻烦,恽夜遥倒是可以再利用这种感情一次。

  恽夜遥说他从来没有来过诡谲屋,这一点不会说谎,演员过去如果认识颜慕恒的话,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谢云蒙的。但颜慕恒对恽夜遥的关心也不是空穴来风,要不然之前恽夜遥没那么容易利用他熟悉三楼的结构,并得到连帆死亡房间里的那两本日记。

  老刑警现在怀疑恽夜遥有可能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要想弄清楚他和诡谲屋的过去到底有没有关系,只有通过颜慕恒才是最便捷简单的方法。

  柳桥蒲向颜慕恒走过去的当口,恽夜遥也说完了他的分析,谢云蒙若有所思点了点头,让恽夜遥站到地上,扶着他跟上了自己的老师,有些事谢云蒙还领悟得不透彻,但恽夜遥却心如明镜。

  他至少有一点同老刑警的想法是一样的,不能让颜慕恒给谢云蒙制造麻烦,或者再让两个人起冲突。颜慕恒为什么突然之间改变,绝不单纯是因为什么人说了敏感的话语,而是他似乎对某些事的误会越来越深了。

  恽夜遥猜测一定有人在他背后利用他对永恒之心的感情,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恽夜遥已经基本把颜慕恒排除在凶手范围之外了,他回山上的目的绝不可能是杀人,似乎更可能是找人,不管动机好还是坏,颜慕恒都没有杀人的必要。

  而且,他应该是一个脑子很清醒的人,不是那种疯狂的犯罪分子,若是制定杀人计划的话,绝不可能把刑警一起安排进去,还跟着刑警上山查找凶杀案的线索。

  恽夜遥说服谢云蒙,要继续接近颜慕恒,他的感情也许会造成麻烦,又或许会让他们得到意想不到的线索。恽夜遥不在乎冒险,隐藏在他骨子里的嗜好正在被一点一点激发出来。

  他没有想到的是,诡谲屋连环杀人事件成为了他开启另一种生活的契机,而几年后的罗雀屋连环杀人事件,则成为他真正与谢云蒙走到一起,放弃演员生涯的开端。

  说到这里,几个人在三楼上停留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分钟,刚刚从密道里下楼的那些人又经历了什么呢?照理说,要是没有特殊情况,这些人应该已经到楼下,与枚小小会和了。

  房子此刻还没有任何动静,刑警的心也比刚才轻松了不少,他们并不知道楼下有人失踪,颜慕恒也不打算现在把隐藏者的身份告诉刑警和恽夜遥,在互相利用的前提之下,谁也不会愿意把底牌先亮出来。

  那个隐藏者对于诡谲屋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了安泽和安茜,他也知道颜慕恒和永恒之心过去所经历的一切,还有更多的秘密,比如那些‘蓝色珍珠’与‘红色珍珠’现在的位置。

  那些被拐卖的,经历了无数苦难的孩子们,无论是死去还是活着,都将成为仇恨的种子,永远燃烧在死神周围,他们形神俱焚,痛苦不堪,唯有罪恶彻底消灭的那一天,才能得到救赎。

  颜慕恒看着走近自己的老刑警,微微仰起头来,在他紧抿的嘴唇之间,压抑下情感带来的冲击,既然刑警提出了质疑,那么他就要好好应对了,这一次,他决不能再失去永恒之心……

  ——

  几个人不能再浪费时间,全都聚到颜慕恒站着的房间里,其中也包括怖怖。女主人尽可能避开与颜慕恒照面的机会,躲在刑警后面,一改刚才无所谓的样子,现在在她身上,明显可以感觉到恐惧在蔓延。

  柳桥蒲看了怖怖一眼,在未查清颜慕恒具体目的之前,他可以任由怖怖把他们当做挡箭牌,这也算是对女主人生命的一种保护吧,他们可不能再失去了解诡谲屋的任何一个人了。

  老刑警偷偷对身后贴近的谢云蒙说:“小蒙,下去第一时间找于恰和厨娘,这两个人你和小小要保护好,小遥你索性放一下手,交给我,放心,我不会让他出事,也不会让他接近颜慕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