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四十五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八

第三百四十五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八


  对于侦探来说,这可能是在缺乏外在条件补助的情况下,一个非常好的调查方式。但是对于案件中没有参与任何犯罪行动的普通当事人来说,就有些让他们琢磨不透了。

  而且事件往往越是琢磨不透,就越是会让人感觉恐惧和慌张,因此,也会逐渐扩大他们的不信任感,带来更多的疑问,也就是破案者们最不愿意看到的胡乱猜疑。

  现在九个男女之中,大家互相对彼此的信任感到底有多少?没有办法猜测,但是仅从陆浩宇这一个人的态度来看,应该是所剩无几了。

  六个舞蹈学院的大学生只剩下两男两女,桃慕青和夏红柿虽然还站在一起,彼此之间也不像昨天那样亲密,而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种事情柳桥蒲见得多了,他也能够理解几个年轻人的想法,毕竟昨天那么厉害的谢云蒙都差点遭了暗算。要这几个人现在帮忙打开机关,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要不是柳桥蒲自己目前无力推开眼前的墙壁,他也不会向他们求助。

  所以,柳桥蒲最终把视线定格在了受伤的单明泽身上,虽然这个男人他不甚了解,但是从之前的行为来看,柳桥蒲相信他比在场的其他年轻人都要勇敢。

  收到目光中的暗示,单明泽其实也在思考,要说在这种连续发生恐怖杀人事件的房子里,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那还是不可能的,但是单明泽扪心自问,他对柳桥蒲这个老刑警是有信任感的,要不然也不会选择在人人自危的情况下,冒着被怀疑的风险回到这里来。

  在柳桥蒲的诱导下,单明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开始仔细观察墙壁缝隙后面露出来的空间,他甚至慢慢朝墙壁里面移动进去,想要看清楚更深处的情况。

  柳桥蒲也不阻止他,只是在后面看着,当单明泽整个身体全部进入墙壁后方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惨叫从里面发出来,然后是什么东西掉下去的声音?很沉重,应该被砸坏了。

  这让在场的所有人再一次心跳如鼓,女生们纷纷捂着嘴巴以防自己发出尖叫,文曼曼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动到了柳桥蒲的后面,而王姐和厨娘,则退到了原本空间的角落里,两个人脸色惨白,看上去吓得不轻。

  柳桥蒲问:“小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秦森似乎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空间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家迎合的声音不断冲入柳桥蒲和文曼曼的耳朵里,可是老刑警心中却很明确,这栋房子到处都存在着危机,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如果没有外围谢云蒙和枚小小的保护,被凶手逮到机会,这些人一个都活不成。

  他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一股红色的阴影逐渐侵入柳桥蒲的脑海中,舒雪死亡的尸体清晰呈现在眼前,那血泊中的脸庞,同此刻文曼曼重叠在一起,令老爷子下定了决心,要试探清楚心中的疑惑。

  “可万一我们发现的还是一具尸体呢?”陆浩宇问道。

  柳桥蒲呼出一口气,让自己的心脏稍微好受一点,然后对陆浩宇说:“不可能是一具尸体,要么是活人,要么是白骨,要么就根本没有。反正找找看再说吧,我们人多聚在一起,用不着那么害怕。”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单明泽和文曼曼两个人进去,都发出了毛骨悚然的惨叫,虽然能够听得到她们的声音,也可以确定发出惨叫的并不是他们两个人,但毕竟是有惨叫声,大家想不犹豫都难。

  最后,还是诡谲屋的女仆王姐做了文曼曼之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一端打开之后是正方形的书房,里面有排列整齐的书柜。而另一端打开之后可以看到大雪纷飞的户外,而且柳航已经亲身试验过,确实可以直接到达户外,没有任何阻碍。

  再来看客厅、书房和女主人房间的结构,客厅和女主人房间是呈直线连接在一起的,他们与书房之间仅有一墙之隔,也就是说,书房的2/3与客厅相邻,1/3与女主人房间相邻,在书房靠近女主人房间的那一侧,还连接着房间里的窗户。

  这扇窗户的位置也非常关键。我们先来说外侧的墙壁,这里的墙壁对书房门打开之后会进入什么样的空间,起到的作用非常大。

  这一回可真是让人陷入两难境地了,颜慕恒的改变就代表着恽夜遥可以更深入的走进他的内心,了解永恒之心和Eternal的秘密。但文玉雅和枚小小那边出事,他如果坐视不理的话,如何对得起谢云蒙?在恽夜遥的想象中,谢云蒙是深爱着枚小小的,如果小小因为他的计划出事,那么小蒙和自己有可能连朋友都会没得当。

  光是想象,恽夜遥就感到心脏在一阵一阵紧抽,但目前他没有犹豫的时间,只能当机立断。恽夜遥使劲挣扎着,颜慕恒同谢云蒙一样高大,而且此刻好像力气也赶上谢云蒙了,他抱得死紧,恽夜遥根本挣脱不开。

  两个人一个越挣扎越厉害,惊慌失措溢于言表,如同陷入恐惧中的小鹿。另一个冷眼旁观,用力将人控制在自己的力量范围之内,等待着合适的时机。

  试探进行到现在,已经从猜测变成了事实,如果这一切真的和当年安泽的梦境有关,那就证明这栋诡谲屋中与安泽有血缘关系的人不止一个,但无论是日记和书中所记载的内容,还是现实中警方的调查,都显示出安泽只有一个唯一的后代,而且现在她的身份很难判断。

  究竟是日记中反复提到的女孩,还是在这栋诡谲屋中住了十几年的女主人,男人感觉推理到这里似乎遇到了瓶颈。他慢慢缩起身体,用双手环绕着膝盖,整个人最小范围的蜷缩在床上思考着,安静的环境总是能成为思考的温床,男人渐渐琢磨出了一些自己之前没有想明白的事情,至少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他在等着另外两方面传回来的信息,只要那些人的信息到位,就可以对这栋屋子里所有的人展开单独询问,而且,在询问的时候还可以得出一些初步的事实真相。

  枚小小顺手将房门虚掩上,身后的单明泽问:“我们现在应该要怎么办?估计文阿姨的惊叫声楼上的人已经听到了,他们也许很快就会下来看个究竟。”

  “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们就算下来看也只会是帮忙,有小遥和我在身边,颜慕恒不可能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只是原本的计划会被破坏!”枚小小说。

  “你们的全盘计划到底是什么?我知道你们明面上是让我们帮忙,其实是想试探我和文阿姨的过去。事实上,我认为我的过去你们没有必要再来试探了,因为在山下不是都调查的清清楚楚了吗?我就是一个傍着西西吃软饭的男人,只有感情是真实的。这一点我估计你们也不会太相信,西西现在已经确定不爱我了。

  不过幸运的是,已经不用他们再焦虑是要先回主屋,还是要先救于恰了,因为枚小小的声音从岩石地洞的另一边传来:“小蒙,你在这里吗?”枚小小事先就知道谢云蒙要带唐美雅到这里来确认尸体,她估摸着这个时间谢云蒙也许还在地下室或者岩石地洞里面,所以才会独自一个人找过来。

  谢云蒙听到声音立刻回应:“小小,我在这里,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找你。”

  因为枚小小没有进入过谢云蒙发现于恰的地洞空间,谢云蒙怕她找不到连接两边的岩石缝隙,所以立刻跑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同时他还不忘让唐美雅祖孙留在原地千万不要离开。

  “没有天生的木头,就像你,不也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胆小吗?哎,小怖怖,在这栋房子里关了那么久,你就一点也不想出去走走?”

  “其实我……并不是全都呆在这里的。”

  “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乔克力见怖怖愿意开口说诡谲屋的事情,赶紧趁热打铁问她。

  怖怖犹豫着,最后还是决定把自己心中的小秘密告诉乔克力,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虽然看上去外表不怎么样,但其实还是蛮善良的,至少怖怖觉得可以这样认为。

  “我其实只有早上和夜里才呆在诡谲屋里面,整个白天的时间,我都会呆在文阿姨的餐馆里面帮忙。”

  中年女人和老年管家对她的疼惜,女孩都镌刻在心里,但是这依然不能改变她对诡谲屋的印象,也许,只有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只有了解到真正的身世还有过去的一切,她才能够安心继续未来的生活。还有就是那个经常在梦中出现的舒雪,舒雪就像是女孩的一面镜子,她可以从舒雪身上看到很多与自己相同的特点。

  也正是因为梦境,女孩才会开始询问舒雪的事情,虽然管家先生已经承认舒雪确实在诡谲屋中,但是其他方面的答案,女孩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舒雪到底长得和梦中是不是一样,她也从来没有确认过。为此,女孩内心其实是非常沮丧的。

  且不论文曼曼和文玉雅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于恒绝对是隐藏着很多秘密的当事人,在没有搞清楚这些秘密之前,恽夜遥认为最好让他的身份继续隐藏在黑暗深处。

  轻手轻脚在房间里走动,恽夜遥大致确认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这个房间很陌生,但里面家具一应俱全,而且四周也没有什么灰尘,说明之前经常有人居住,不过居住的到底是谁?暂时恽夜遥没有办法猜测。

  心里想着谢云蒙那边应该已经让唐美雅说出实情了,而枚小小那边文玉雅的异常也应该显露出来了,只是恽夜遥因为没有办法到枚小小身边去,他心里依然在担心着女警的安危,只希望女警可以和谢云蒙及时会和。

  闹市区就像是让小姑娘心情开朗的调味剂一样,看什么都是新鲜的,尤其是对于一个没有多少机会出门的女孩子来说,更是充满了诱惑力。

  蹦蹦跳跳的女孩今年才13岁,她的奶奶总是说,身强力壮的男孩子才是人贩子盯着的目标呢,她这个没什么用的女孩子反倒是不会出什么事。虽然奶奶这话有重男轻女之嫌,但是单纯的小姑娘不会去多想,再说她的奶奶平时也并非做得太过于明显,对小姑娘还算是好的。

  就像哥哥如果有一颗糖的话,她必然也会有一块饼干,虽然饼干没有糖好吃,但对于小姑娘的内心来说,她还是知足的。

  “我觉得会不会是单明泽进去之后挂上的呀!”秦森突然插嘴说:“单明泽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失踪,难道他不是想先进入里面,然后阻止我们进去吗?”秦森的话有一定道理,但是柳桥蒲并没有就此发表什么意见,他好像不太愿意提及那个受伤的单明泽。这让在场的人都感到非常疑惑。

  老刑警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再去试试其他的两扇门,希望可以找到突破口。”

  秦森一瞬间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看看边上两个一声不吭的男人,他再次选择了沉默。

  照理说秦森这个年轻人胆子并不小,一开始他就敢跟柳桥蒲一起去雪崩的山道上救人,足见他还是很有勇气的。可是再有勇气的人,在连续发生杀人事件的房子里面,也不可能说一点都不害怕。

  六边形房间两边两扇房门所对应的空间可以确定非常狭窄,因为餐厅和厨房的外围并没有任何凸出部分。所以柳桥蒲还没有打开门之前就猜测有可能是楼梯间,现在虽然是打开了一边,但是事实证明,老爷子的猜测并没有错。

  按照一般人的想象,进入之后应该就可以看到一条狭长通往上方的阶梯,可是柳桥蒲并没有先看到什么通往上方的阶梯,而是先走进了一个小小的,几乎只能容一两个人站立的小房间,如果不是小房间两头的门都打开着,老爷子根本不可能一眼就确定,这里是通往三楼的楼梯间。

  小房间里的摆设,同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靠墙一个小型的滚筒洗衣机,墙角里挂着淋浴器,还有塑料的布帘,布帘边上则是一个蹲着使用的方便器。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间加洗澡房。

  一开始老爷子和大家都怀疑,这里会不会还是可以打开的墙壁?也就是秘密的出入口!但是得到柳桥蒲和几个男生把楼梯顶上的所有地方摸索了个遍的时候,才发现它真的是完全光滑没有缺口的墙壁,甚至连一条缝隙都找不到。

  这一回老爷子犯愁了,如果大家被堵在这里,那等于之前所做的行动全都是无用功,老爷子和恽夜遥好不容易设计分开来的几个人,就将回到一楼和正在行动的人在一起,那么他们的计划就没有办法按照理想的模式来实施了。

  脚步继续向下,事实上,这个男人并不是从明镜屋二楼朝着三楼的方向走,而是从三楼走向二楼最大的那间房间。六边形对他和某个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而下面那间六边形的房间之所以没有摆设任何家具,更正确的来说,是男人把它当作了一间墓室,而不是一间房间。

  是的,如果这栋明镜屋将来要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和所爱的人就一定会将自己囚禁在主屋二楼,不让任何一个人找到他们,永远将自己埋葬,这是男人最后可以只有选择的结局。

  最后,刑警先生开口问道:“这栋屋子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空间?”

  “我们所知道的就只有这里!”小恒不动声色将舒雪拉到身后,代替她回答说:“舒雪是当年被冤枉的那个人,后来也是因为不得已才留下来的。我和舒雪都没有去过偏屋那里,也没有到达过主屋上层,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只有管家和女主人才知道。”

  ‘这真是完美的推卸。’舒雪在心里想着:‘管家已经死了,女主人他们能不能找到还是个未知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到底要如何得知真相呢?’这种想法让舒雪的好奇心陡增,她是真的想知道最后刑警和恶魔到底谁能够胜利?但这种想法现在绝对不可以让眼前的小恒知道。

  小恒的回答还带来了一个好处,那就是坐实女主人存在的事情。

  再说两个人行动起来,也可以让怖怖的精神状态稍微好一点,乔克力可不想怖怖出什么异常状况,所以他站起身来,拉起怖怖的手,就往女主人房间外面走去。可是到了书房门口,怖怖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走进去了,好像她确实对书房有所忌惮一样。

  从乔克力进入诡谲屋到现在,他都没有看到过怖怖进入书房,但是问起小姑娘为什么会这样,怖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在潜意识中,小姑娘对书房这间屋子有种莫名的害怕。

  乔克力只好先研究起书房的那扇门,他身后的怖怖,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转身坐到了女主人房间门口那台钢琴前面,开始弹起月光曲来,柔和的曲调从小姑娘指尖流泻出来,并不响亮,好像与现在安静的空间也没有什么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