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五十五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十八

第三百五十五章推理篇:管家先生死亡的真相十八


  柳桥蒲明白,在颜慕恒身上藏着的秘密,只有恽夜遥才能套出来,而且现在颜慕恒对恽夜遥是一个怎样的态度,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老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近谢云蒙,对自己的徒弟说:“你把小遥交给颜慕恒吧,他不会伤害小遥的,听我的。”

  “老师,什么我都可以听你的,就这件事不行,我……”

  “少废话,我们俩都在这里呢!他能干什么,现在怎么出去才是最重要的,听我的!”柳桥蒲重复着自己的话,将恽夜遥从谢云蒙怀里扶起来,完全不顾刑警紧张的神色,将恽夜遥送进了颜慕恒怀里。

  做着些动作的时候,柳桥蒲的手其实也在颤抖,万一颜慕恒之前都是在做戏,万一事实不如他猜测的那样,老刑警的余生都将愧对自己的徒弟,不过现在,要弄清楚颜慕恒的真实目的,别无他法。

  颜慕恒抱起恽夜遥,轻轻将他的脸按在自己胸口,恽夜遥想要挣扎,却被颜慕恒死死压制着,动弹不得,然后男人轻柔地说:“我们到那边去。”

  抱着人走到房间另一头,就是他拧动抽屉里机关的地方,柜子上的一排抽屉此刻都已经打开了,是柳桥蒲刚才检查的结果,他们不能再让颜慕恒有可乘之机了。

  等颜慕恒停下脚步,恽夜遥才又重复了一遍:“于恰。”并抬起眼眸看着男人。

  于恰代表什么意义?颜慕恒应该知道,恽夜遥想要弄清楚什么?为什么要单独和他谈?颜慕恒也应该清楚。他低下头,用额头抵在恽夜遥抬起的额头上,慢慢坐下,一只手轻抚过怀中人柔软的肩膀,问:“你是他吗?”

  “你认为呢?如果你坚持认为我是他,你就不能对我说谎。”

  “……”

  “颜慕恒!我警告你,你最好让你的脑袋离小遥远一点!!”两个人互动不到一分钟,谢云蒙就忍不住了,他站起身来,准备向颜慕恒冲过去。

  柳桥蒲立刻挡在了他的面前,说:“小蒙,冷静,现在只有他知道该怎么出去!”

  “小蒙,他没有想干什么,相信我。”

  听到恽夜遥温和的话语,谢云蒙只能放下拳头,但他的眼眸一刻没有松懈地盯着颜慕恒,仿佛是警告他再有进一步动作的话,就不是两颗牙那么简单了。

  恽夜遥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谢云蒙说:“刑警可不能袭击无反抗的嫌疑人呢,小蒙,我只要几分钟就可以了,为了小小,你等一会儿。”

  “哼!”

  故意不去理会谢云蒙的态度,颜慕恒用手轻轻将恽夜遥的脸庞板正,重复着自己的问题;“你是他吗?”

  “告诉我于恰、于泽和安泽之间的关系,还有过去的孩子们是怎么回事。”

  十几秒钟的思考,颜慕恒最终沉沦在恽夜遥的目光中,他恨不得立刻将人带到谁也看不到的地方,好好疼爱,可是现在不能这么做,让他心中的不甘和期盼达到了极限。

  回答出口在恽夜遥耳边,如同男人在亲吻爱人的脸颊,移动的唇瓣让谢云蒙处在抓狂的边缘,拳头捏得咯咯直响,柳桥蒲一直在控制着自己徒弟的情绪,以免他再次殴打嫌疑人。

  好不容易等到颜慕恒把话讲完,谢云蒙看到恽夜遥从他怀里探出头来,那双美丽的瞳孔中溢满泪水,刑警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人抱回自己怀里,检查他的伤口。

  而恽夜遥此刻如同木头人一样,任由刑警摆布,许久之后,才喃喃说出一句话:“小蒙,到褐色塔楼去,那里的三重血屋是该破解的时候了,我想这一次我不会再弄错了。”

  没有询问,谢云蒙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抬头对颜慕恒说:“小子,放我们出去吧。”

  “好吧,要出去你还得把人交给我,因为你要替他们承担危险。”颜慕恒面无表情的话语,让恽夜遥倒抽了一口凉气,瞬间看向他的脸庞。

  柳桥蒲也很惊讶,颜慕恒继续说:“这里有力气能够破坏机关的只有谢警官,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沙子机关启动之后,柳航那边就算从别的出入口离开,也是无济于事的。”

  “你是说所有出入口都被封住了?”谢云蒙问道。

  “不是,有一个,但那个地方柳航他们一定不会走,因为要通过室外,而他们现在的状况,在雪地里呆不了几分钟就会冻僵,我说过,老刑警的孙子不是笨蛋,所以他就算找到,也不会选择从那里出去。”

  “我这里有个好办法,只看谢警官愿不愿意冒险了。”

  “不愿意,他不能冒险。”拒绝的声音来自于恽夜遥,演员先是紧紧抓住谢云蒙,好像他已经知道颜慕恒指的是什么方法了。

  谢云蒙却没有犹豫,他眯起眼睛说:“希望你不要骗我。”

  大门就像听懂了他们的对话一样,居然从外面打开了,这一回不是颜慕恒冻的手脚,而是柳航带着几个人回到了这里。

  柳航站在门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印证了颜慕恒的说法:“出不去,塔楼里的出入口也不通了。”

  听到柳航的话,恽夜遥挣扎着想要从谢云蒙怀里站起来,他伸出一只手指着柳航打开的那扇门说:“把那里的所有箱子全部挪开。”

  谢云蒙和柳桥蒲完全听不懂恽夜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而且他突然这么说,他们也来不及反应要怎么做,一时之间都呆愣在当场,看着恽夜遥。

  可一直都默不作声的怖怖却有了反应,她悄无声息向着墙角移动过去,不知道想要干什么,恽夜遥突然一把抓住怖怖的手腕,说:“安茜,你想要逃跑吗?!”

  在他锐利眼神的注视下,女主人不得不停下脚步,但依然一声也不吭。不去管怖怖的想法,恽夜遥用另一只受伤的手抓着谢云蒙的胳膊说:“小蒙,你现在马上把所能看到的箱子全部丢到走廊里去,如果我猜测没有错的话,我们很快就能知道血屋和沙子的真正秘密了。”

  “好,我这就去,老师,你来照顾小遥。”谢云蒙说完,将恽夜遥的手交托到柳桥蒲手里,大踏步朝柳航的方向走去,而柳航和回来的那些人却在莫名其妙向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