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六十五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三

第三百六十五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三


  现在,大家的情绪都不好,厨娘头晕目眩靠在王姐怀里,王姐则吓得脸色发白,双手不停颤抖。

  两个小姑娘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过,她们还算是信任柳航,也许柳航老刑警孙子的身份起了作用,桃慕青和夏红柿紧挨在他的背后,用惊恐的目光盯着面目狰狞的陆浩宇。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受够了,我要自己想办法出去。”说完,陆浩宇用力撞向小门,他身体发力,连续撞了三次,然后停下喘息着。

  柳航想要拉开他,刚伸出手,没想到陆浩宇重新撞向小门,又是铆足劲连续撞了三次,可他的力气同谢云蒙完全不能比,门扉纹丝不动,连晃都没有晃一下,仿佛是在嘲笑他的无能。

  柳航在他喘息的时候,隐约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他一刹那冷静下来,竖起耳朵倾听着。

  他从情绪激动突然变得安静,桃慕青以为他吓傻了,在后面轻轻推着他:“喂,小航,你怎么了?”

  “嘘!不要出声,好像外面有人。”

  柳航把一个手指比在嘴唇上,身体护着两个小姑娘向后退了一点点,他们现在变成了五个人在拐弯后面,只有陆浩宇一个人站在被封闭起来的小门前。

  脚步声若隐若现,几乎听不到,柳航更加专注了,可还是无法判断脚步声到底是走向他们,还是离开了。

  “有人来了吗?”

  这个时候,被孤立的陆浩宇向门扉发起了第三次攻击,他看上去大汗淋漓,人也接近疯狂。

  “他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刚才一直都很配合。”柳航突然轻声问了一句,其实,柳航是在思考,不小心说出口的。

  后面的桃慕青没有听清楚,问:“你在说什么?”

  一时半会儿,柳航无法想通这个问题,沙子和水除非混合起来变成胶水,将出入口的缝隙牢牢黏住,才有可能不漏下去,回忆着刚才在六边形大厅看到的情景,柳航继续向前摸索。

  注意力不集中让他一下撞在了门框上,发出痛呼声,吓到了后面的两个小姑娘,夏红柿本来就紧张兮兮的,这一下心脏差点没蹦出来,她抱怨说:“你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抱歉,我刚才在想事情,不小心撞到了门框。”柳航说:“大家先在这里等一等,我们应该快要接近蓝色塔楼的密道了。”

  “蓝色塔楼的密道?”陆浩宇在后面插嘴重复了一遍,他的位置此刻夹在女人们中间,身后是厨娘婆婆和王姐。

  说白了,柳航现在带他们走的这条道路,其实是蓝色塔楼密道的第二条通道。怎么说呢?之前我们描述过,蓝色塔楼里的房间没有窗户,也没有衣柜,无法直接通往相邻的密道房间。

  那么就应该有特殊的通道进入,其中一条路很明确,就是从褐色塔楼密道直接进入蓝色塔楼密道,两条密道首尾相连,延伸进房子屋檐下面。

  第二条路就是与娱乐室后面秘密隔间想通的通道,这条路是恽夜遥发现的,当时柳桥蒲假装身体不适,让大家停留等待柳航,一是为了让‘单明泽’归队,二是为了确认恽夜遥的猜测是否正确。

  这第二条路柳航使用了三次,第一次是绕路从蓝色塔楼密道进入爷爷等待的地方,第二次是送谢云蒙上楼,并接应颜慕恒(第一重人格控制)回到一楼,第三次就是现在想要利用它带大家出去。

  文曼曼离开房间之后,并没有到楼下去,而是直接来到了餐馆建成之前,老板娘居住过的那间小房间里面,她已经大致知道了沙子的作用,这是他半夜里一个人来此地探究出来的结果。

  朝门外看了一眼,老板娘没有跟过来,文曼曼抓紧时间,用藏在袖子里的小刀插进地板缝隙,开始划动起来,地板是木头的,而且经过长年累月的使用,缝隙之间应该很松动了。

  但文曼曼的小刀划进去似乎受到了很大的阻碍,要很用力才能移动一点点,一会儿之后,文曼曼自言自语的说:“对了,就是这里。”

  说完,她更加用力的沿着地板缝隙移动小刀,并且警惕门外的动静,这是老板似乎从楼下回来了,文曼曼听到他招呼老板娘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很颓丧,语句里带着抱怨,而老板娘则在安慰他。

  然后杂货店老板问起文曼曼的事情,老板娘说:“曼曼想要一个人静一静,这小姑娘很聪明,你就随她去吧,过来陪陪我,我很害怕。”

  “好吧。”

  老板小声回答,随即文曼曼听到房门被关上了。

  ‘对不起,我只能一个人先走。’文曼曼在心里对杂货店老板夫妇道歉,然后用力敲了一下面前的地板,下面居然听上去像是空心的,而且文曼曼手中的小刀也已经划到了地板的侧边部分。

  这时我们才发现,拼木地板之间的缝隙有一部分不是交错的,而是直线延展,也就是说,其中一块缝隙连起来是一个正方形,只是木板陈旧加上积满污垢,所以看不太分明而已。

  小刀的刀柄下面堆起了一坨厚厚的东西,像是泥土,又像是什么粘稠的东西,反正很恶心就是了。文曼曼用力把小刀从地板缝隙中拔出来,然后拿出塞在口袋里的纸巾用力擦拭。

  两个人对话惊醒了老板娘,可她只是撑起一点身体朝着老板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文曼曼觉得老板娘的眼神里除了害怕之外,更多的是疑问,就和自己一样。

  不过也不一样,文曼曼的问题是围绕着杂货店老板说的话,而老板娘的目光好像在质疑她的丈夫本人。

  小姑娘敏锐的直觉再一次发挥作用了,她瞬间在心里想到了一件事,虽然有些冒险,但文曼曼觉得值得试一试,而这次尝试,让文曼曼顺利回到谢云蒙和恽夜遥身边,还得知了柳航的动向。

  在这里,看似描述的事件与诡谲屋三重血屋之谜没有说明关系,但我们在不知不觉之间正在靠近三重血屋的真相。

  回到诡谲屋三楼连帆死亡的房间里面,Eternal正在独自一人面对着恐怖的尸体,普通人会表现出来的恐惧和紧张,在他身上一点也找不到,或许,他已经很习惯于尸体打交道了。

  杀死连帆的木桩以及是哪个缩回地板下面,仔细看去,地板缝隙和碎裂的床板之间,还有被褥床单上都是鲜血,当然其中也包括恽夜遥的。

  Eternal伸出手的时候,食指指尖不小心在碎木板上划了一下,立刻一滴鲜血在黑暗中滴入其他鲜血一起,瞬间融合了进去。

  他也没有在意,只是将连帆的尸体慢慢移动到看得清的地方,开始检查,连帆是在情绪紧张的情况下突然被刺穿心脏死亡的,起情况表面上与突发性猝死很像。

  为什么说是表面上呢?因为猝死的根本原因是因病突然死亡,在病情发生的时候,患者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即将死亡这个事实,连帆的状况也是一样。

  他的目的是救助恽夜遥,因为是他开灯导致恽夜遥受到刺激并倒下,而且原本恽夜遥就已经受伤了,在连帆的思维中,可能恽夜遥直接倒在床板上会令他的伤势加重,而他自己没有受伤,就算当一下肉垫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曼曼,你怎么还不睡着,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守门的杂货店老板问道。

  文曼曼说:“我睡不着,总觉得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我想和你一起盯着,让阿姨睡觉就行了。”

  “好吧,随便你。”杂货店老板说完,就继续低下头去想心事。

  文曼曼很想知道,老板到底在想什么,她从床上爬起来,小心不去惊动熟睡的老板娘,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到老板面前问:

  “担心凶手在这里?”

  “不是,要是个活人,我们只要守在这里,他奈何不了我们,外面冰天雪地的,他也藏不住,我担心的是,万一真的是死人的幽灵怎么办?”

  “也许凶手借死人做挡箭牌,故意把它挖走,然后来吓唬我们呢?”文曼曼说。

  杂货店老板并不认可这种说法:“挖走的话雪地上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呢?你自己刚才也看到了,雪地上一片白色,这还不算,就连拖拽尸体和手指的印子都没有。这只能说明,尸体是自己离开的。”

  “不对,老板,外面一直下着大雪,尸体被挖走的痕迹应该很快就会被新雪覆盖。根本不可能留下痕迹。”

  文曼曼的话再次遭到杂货店老板的反驳,他说:“就算尸体被拉出来时冻僵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谢警官埋下去的时候,总该有鲜血的痕迹或者碎骨碎肉一类的东西散落下来吧,毕竟尸体在室内解冻过了,而且是拦腰被人砍断的,不留下痕迹不可能。”

  “曼曼,你怎么还不睡着,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守门的杂货店老板问道。

  文曼曼说:“我睡不着,总觉得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我想和你一起盯着,让阿姨睡觉就行了。”

  “好吧,随便你。”杂货店老板说完,就继续低下头去想心事。

  文曼曼很想知道,老板到底在想什么,她从床上爬起来,小心不去惊动熟睡的老板娘,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到老板面前问:

  “担心凶手在这里?”

  “不是,要是个活人,我们只要守在这里,他奈何不了我们,外面冰天雪地的,他也藏不住,我担心的是,万一真的是死人的幽灵怎么办?”

  “也许凶手借死人做挡箭牌,故意把它挖走,然后来吓唬我们呢?”文曼曼说。

  杂货店老板并不认可这种说法:“挖走的话雪地上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呢?你自己刚才也看到了,雪地上一片白色,这还不算,就连拖拽尸体和手指的印子都没有。这只能说明,尸体是自己离开的。”

  “不对,老板,外面一直下着大雪,尸体被挖走的痕迹应该很快就会被新雪覆盖。根本不可能留下痕迹。”

  文曼曼的话再次遭到杂货店老板的反驳,他说:“就算尸体被拉出来时冻僵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谢警官埋下去的时候,总该有鲜血的痕迹或者碎骨碎肉一类的东西散落下来吧,毕竟尸体在室内解冻过了,而且是拦腰被人砍断的,不留下痕迹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