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七十三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一

第三百七十三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一


  就在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墙壁上正在逐渐发生细微的变化,一个小小的,像三角形一样的铁片正在插进墙壁缝隙里,在那些粘乎乎的东西里划动,不一会儿又缩了回去。

  墙壁另一头

  “哎!这样能行吗?我看抠到猴年马月也抠不完。”文曼曼身边的人说着,语气里完全没有信心。

  但文曼曼不一样,她说:“不一定,幸好我保留了这个东西,刚才地板上的盖子也是靠它打开的,现在不妨试试同样的方法。”

  “算了,我来一起帮忙。”同伴叹息着,伸手从文曼曼手中拿过工具,开始用力划墙壁的缝隙,狭窄的空间里,已经没有刚才进入时感受到的那一点温暖了,剩下的全都是阴冷,两个人哈着白气,努力想办法救出柳航等人。

  划累了,就换成另一个,因为只有一件工具,所以他们只能轮流工作,不过进度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慢,很快,有干沙子流出来的木板就被撬开了。

  文曼曼说:“这里比较容易,因为是干的,后面那块比较累,大概已经被粘住了。”

  “被什么黏住了?”

  “你没看到我们离开餐馆时的地板吗?还有我身上的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想象一下就明白了吧?”

  “我想不出来。”

  “呼,好吧,真是被你打败了,是沙子和水,正确的说,应该是吸足水分的粘土!”

  “你说什么?”同伴和墙壁后面的柳航同时惊呼出声,一下子,前前后后的异常状况都被柳航联系起来了,他本来就在怀疑,而现在,文曼曼的话就像是一剂良药,疏通了他感到疑惑不解的地方。

  “这些沙子是干燥的粘土磨成的,粘土干燥的时候,磨成细小颗粒,颜色硬度都和沙子差不多,不会被轻易看穿。原来如此,我知道小门为什么会被封闭了,我们有办法出去了,曼曼,你真的太聪明了。”柳航兴奋的说。

  如果他此刻推理正确,那么所有人都可以轻易下楼,而三楼上的秘密也会得到完整破解。这一次,柳航确实想到了恽夜遥前面。

  不再去管文曼曼那边的进度,柳航急吼吼的问身边人:“你们身上谁有刀片或者铁片一类的东西?就算是薄的塑料片也可以,只要有一定硬度就行。”

  大家看着他莫名其妙,都纷纷摇头表示没有,其中只有陆浩宇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既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柳航看向他问:“你身上有吗?”

  “……刚才那么兴奋,到底发现了什么?文曼曼说的话可不能全盘相信。”陆浩宇堵在柳航面前说,他的脸色阴沉,情绪似乎又要开始变化了。

  几个女人不敢再去招惹他,纷纷向柳航身后躲避,她们的眼眸里带着一种看怪物一样的目光,既有恐惧,又有不解,更多的是一种排斥,这种排斥来自于陆浩宇自己反复不定的情绪变化。

  “文曼曼的话值不值得相信,我自己会判断,不用你来提醒我。”柳航说着,侧过身体,想要从陆浩宇身边挤过去。

  但是陆浩宇似乎并没有打算让步,柳航往哪边走,他就往哪边挤,寸步不让。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要想办法让大家出去,难道你想在这里呆一辈子吗?”柳航质问,他着急的声音透过墙壁,落到了文曼曼耳朵里,因为柳航此刻还在贴近墙壁的位置,而陆浩宇在距离几步远的地方,所以柳航只要稍微大声一点,就可以传进文曼曼耳朵里。

  不过这样也不能说陆浩宇的声音完全传不过墙壁,毕竟距离还是非常近的。

  文曼曼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她发现除了柳航之外,此刻,其他人的声音都变得相当模糊,甚至听不到,文曼曼稍微权衡了一下,对同伴说:“你一个人在这里守一会儿行吗?我要绕到进来的地方去看一看,有件事必须确认。”

  “短时间应该没问题,不过你可不能离开太久,还有,经过那边门口的时候走慢一点,现在风雪还是很大,很容易踩空。如果可以的话……”同伴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文曼曼刚想要开口问她,就又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说:“你放心吧,我会注意好身边的动静。”

  “那就快去快回,这里好冷,我们也不可能多呆。”

  交代好之后,文曼曼伸手在木头墙壁上扣击了三下,她这样做只是顺手,试试能不能再听到其他人的声音?之所以叩击三下,完全是大脑的临时反应,一般人敲门也大多会自然而然的以击打三下为标准。

  一分钟之后,对面没有任何人说话,文曼曼随即向着被风雪掩盖的墙壁入口处走去,而她身后的同伴则紧张的看着她,一只手依然捂在胸口下方,人也微微弯曲着。

  最难走的那几步就是对外的小门口,那里门框和墙壁周围已经被冰雪覆盖,文曼曼转弯跨过门框的时候,每一步都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不过幸好,她顺利通过了。

  脱离风雪覆盖范围之后,文曼曼揉了揉眼睛,快速跑到将柳航他们封闭起来的那片墙壁前面,她找到陆浩宇刚才撞击过的门扉,又不轻不重的叩击了三下,什么反应都没有。

  等待片刻,文曼曼依法炮制,加重一点力气再次敲打门扉,同时她嘴里还念着:“1,2,3.”

  ‘怎么还没人说话?再试试!’

  “1,2,3.”

  反复了大概五六次之后,她终于听到了一种细微的声音,那不是人的说话声,而像是厮打的声音,时轻时重。

  声音分辨不出来的时候,应该是动作的人撞到了对面的墙壁上;而声音沉闷清晰的时候,应该是撞到了靠近自己的墙壁上。

  文曼曼思考着,她要怎么办?是大声喊叫引起他们的注意吗?不,万一凶手藏在什么角落里,她不管不顾的喊叫,会让自己成为凶手的目标。

  目前虽然周围有人,但都在墙壁相隔的地方,要救援根本办不到,文曼曼与孤身一人的性质差不多。她还是选择了继续敲门,因为敲门的声音虽然也会引起注意,但分辨不出是谁,就算有躲藏的人,也不敢贸然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