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七十六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四

第三百七十六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十四


  门扉与墙壁之间发出难听的摩擦声,一点一点随着柳航用力的方向移动,折腾了那么久,他们终于看到出去的希望了,女人们也是很兴奋,桃慕青抱住柳航的后腰,跟他一起用力,几秒钟之后,夏红柿和王姐也加入了‘拔萝卜’的行列。

  出去之后就是楼下,柳航这边看似已经没什么可以担心的了。

  我们把视线回到文曼曼待着的地方,这里只剩下两个人,于恰和陪着文曼曼一起从餐馆过来的人。

  他们一个脸上充满了戒备,另一个似乎身体状况极差,不停弯腰咳嗽,根本顾及不到其他事情。

  凝重不安的气氛一直持续了几个小时,文曼曼才总算回来了,她就如同自己所说的,穿上了一件男式的羽绒服,与柳航身上那件差不多。

  “你……这样子其他人也不会认错啊?”同伴看着文曼曼,觉得她简直是在做无用功。

  但文曼曼却莞尔一笑,说:“你看我脸上糊成这样了,他们要一下子认出我也不容易吧。”

  “哪里不容易了,刚才于爷爷不是一下子就认出你来了吗?”

  “不管这些了,反正死马当活马医,我们试试吧,总比呆在这里等死强。”

  文曼曼说完,扶起于恰就往三楼的楼梯间回进去。

  此时的Eternal已经沿着三楼走廊找了十来分钟,却完全找不到刑警和演员在哪里!他也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蹊跷的事情。

  找着找着,Eternal进入了恽夜遥和颜慕恒曾经待过的另一个地方,那里就像是半个楼梯间,里面灰暗没有任何装修,但与纸牌别墅有着无法忽视的关联。

  从这里开始,Eternal将独自成为一条主线,当然还有一个许久未出现的小可爱——黑猫。

  从勘验连帆尸体开始,这小家伙就跟着Eternal有一段时间了。

  推理篇还未走上正轨,但事实真相早已在一个一个破解出来了,小猫所牵引的丝线,不是为了破案,而是为了某个人最终的幸福,正因为如此,诡谲屋案件结束之后,他和它将成为永远的家人。

  ——

  文曼曼不仅上了楼,身边还带上了两个关键性的人物,这两个人,一个从餐厅一路跟到她诡谲屋里面,另一个突然出现在主屋二楼,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但确实,这一回文曼曼可以说是帮了大忙。

  这两个人的身份暂时先不透露,文曼曼找到了正确的位置,成功在刑警面前假扮了柳航,这一段,已经描述过了,我们只要接上之前的内容就行了。

  恽夜遥让谢云蒙把房间里所有的箱子都扔出去,那些箱子全部堆积在房门口的地方,谢云蒙靠近那里的时候,才发现门外的来人不是柳航,而是文曼曼一脸污垢,穿着柳航的羽绒服,身边只跟着两个同伴。

  这两个同伴谢云蒙一眼就认出了身份,但他没有声张,只是默默将手边的箱子一个一个扔出去。

  箱子碰触到走廊地板,里面发出沙沙的声音,恽夜遥仔细聆听着,没有注意背后颜慕恒的动作,直到一双大手抚上他的脸颊,才惊醒过来。

  “颜慕恒,你干什么?”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颜慕恒低沉着声音问道,边上的柳桥蒲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好制止颜慕恒过分的举动。

  但颜慕恒似乎没有把老刑警放在眼里,他盯着恽夜遥看,手也没有放下来的意思。

  事实上,恽夜遥知道他在纠结什么问题,就是关于自己是不是永恒之心,这也是恽夜遥最想要回避的问题,他也不知道,但永恒之心一定和他很像,要不然颜慕恒不会不依不饶。

  “我……记不得了,真的。”恽夜遥犹豫着回答。

  颜慕恒似乎害怕这样的答案,他的手抖了一下,随即垂到了身体一侧。

  “靠在我肩膀上好吗?”颜慕恒像是祈求一样说道:“这样我就能以为你是永恒之心了。”

  “……我的伤很痛,还是你扶我一把吧。”恽夜遥回应。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谢云蒙搬完所有的箱子,回到恽夜遥身边问:“小遥,接下来要怎么做?”

  突然之间,恽夜遥抬头看着谢云蒙,眼眸湿润,问他:“小蒙,你愿意相信这个颜慕恒吗?”

  “呃……”谢云蒙不明白恽夜遥什么意思,所以没法接下去说,只是疑惑地看着他。

  恽夜遥继续说:“我们就当怖怖的沉默是因为她父亲并没有告诉她所有的真相,然后试着相信小恒,让他来指引方向怎么样?我可以肯定,小恒这次上楼小小知道,而且,我也相信小恒是上来救人的,而不是杀人。”

  “你这么肯定?”谢云蒙反问。

  颜慕恒此时却放开了扶着恽夜遥右手,把他推回谢云蒙怀里说:“你不相信我没关系,但小遥的判断应该可以相信吧,而且我是唯一能带你们出去的人。”

  “解释一下,你凭什么觉得自己是唯一可以带我们出去的人。”

  “因为我知道三楼机关的破绽,那是很多年前,一个女孩告诉我的,他爱我,可我却辜负了她。”

  “女孩现在还活着吗?”

  “活着,在一个特殊的地方。”

  颜慕恒说到这里,谢云蒙的眼梢不自觉看向了怖怖,但恽夜遥却看到颜慕恒嘴角露出了冷笑。

  收回视线,谢云蒙说:“好吧,小遥,现在我们一起出去,然后我听你们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