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三百九十六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三十四

第三百九十六章推理篇:真相之前的夜幕三十四


  单明泽追问:“你一开始为什么不说清楚,在救援西西的时候,你也没有说,而且西西根本就没有认出你来,她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怎么可能会认不出来。”

  “因为我原本是个很胖很白的少年,可是外出这些年,你看我又瘦又黑,根本就同过去不一样了,西西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说着,沐东东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伸手递给了单明泽。

  照片上站着一男一女,前面的一看就是西西,后面的男人又白又胖,在照片右下角写着:东东和西西。

  单明泽仔细分辨照片上男人的五官,与眼前的沐东东做比较,确实是同一个人。于是他的表情缓和下来,说:“我相信你,那你为什么不透露身份,至少透露给西西,也许她就不会那么偏激了!”

  “我不是不想,是没有机会,因为秦森一直在西西周围,而且把西西引到死者房间里去,导致她差点吓疯的也是秦森。”

  “当时为了不让西西进一步受到刺激,我和枚警官两个人救下她,枚警官将她送到诡谲屋外面,是希望她可以远离秦森,可没想到西西还是为了秦森不惜丢掉性命回来。”

  “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我也不知道,单明泽,我只记得高中毕业之后,妈妈送西西去学过一段时间的舞蹈,也许秦森和她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

  单明泽脸色暗沉下来,又看了一眼照片上的西西,问沐东东:“能把照片给我吗?”

  “可以,说句实话,”沐东东朝他露出一个笑脸,说:“我到现在才明白,你虽然为人处事有很多诟病,但对西西的爱是真诚的,我替妹妹没有珍惜你的爱道歉。”

  “不是西西的错,是我自己毁了一手好牌,是我太混账了……”单明泽低下头,一边说,一边把照片小心的藏进怀里。

  恽夜遥见两个人互动得差不多了,才示意沐东东开始说正题。

  这些事情不可能那么凑巧,退一步来说,就算柳航无意中发现了毒药,那么在短时间里,他也不可能想到要利用毒药毒死外面的秦森。恽夜遥始终认为,柳航不是那种脑子会随时做出迅速调整的人。

  所以与其说恽夜遥相信柳航下毒,还不如说他相信柳航只是单纯想要吓吓秦森而已。

  但秦森中毒的原因有只能是柳航留在他手心里的血迹,其他原因都不可能成立。

  这里就产生了几点疑问:第一秦森知不知道血迹是柳航留下的?答案是不知道,知道的话,秦森就不会吓到从楼梯上滚落下来了。第二,恽夜遥到底是如何中毒的?演员先生的中毒绝不是造假,从谢云蒙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如果造假的话,谢云蒙会舍得在演员胳膊上流下那么大的一条伤口吗?

  恽夜遥受伤的那只手,当时正对着秦森,从动手的可能性来看,秦森是最大的嫌疑人,但动机依然不明,还有毒药的来源,秦森手心里没有发现任何尖锐的东西,甚至在周围,柳桥蒲都没有发现用来袭击小遥的凶器。

  第三柳航绝不可能要制恽夜遥于死地,那还有没有第三个嫌疑人了呢?有,就是坐在另一边的怖怖(整容后的女主人安茜)。怖怖以为恽夜遥倒下的时候,话题正围绕着她展开,同秦森一样,她有可能不想让恽夜遥和刑警猜出什么秘密,所以才有所行为。

  死亡带来安宁,在三楼之上,女仆被带走了,安茜搂着即将代替自己的女孩,躺在床上,两个人头靠头的睡姿,就像是亲姐妹一样。安茜梦见小女孩喊她姐姐,同时,她也梦见自己的母亲就像白色天使一样站在远方。安茜伸出手去,希望能够靠近一点母亲,多年未见,母亲还是那么年轻美丽。

  可是,无论他如何伸手,如何靠近,母亲的位置一直都在远方,好像会随着她的移动而向后退去。安茜明明看到母亲的脚纹丝未动,情急之下,他整个身体向前扑倒,也就是这个时候,安茜因为头顶床板的撞击醒了过来。

  还有两三步之遥的时候,柳航像急刹车一样,猛然停滞了下来,整个人微微晃了晃。他感到一阵头晕,地上的东西是用布条包裹起来的,在布条缝隙之间,他看到了黑洞洞的,张开的嘴唇,里面还残留着几颗牙齿。

  柳航倒吸了一口凉气,是一具包裹成木乃伊的白骨,而且白骨身上已经积满了灰尘,大大小小的蜘蛛网连接在它和柜子之间,隐约还可以看到硕大的蜘蛛在上面爬行。

  柳航没有蹲下来,倒不是因为他怕得已经腿软了,而是因为他发现一些很奇怪的问题:第一,温度的问题,进入房间几分钟之后,柳航感觉这里比走廊里还要冷,说明房间肯定不是密闭的,一定有什么缺口可以通向户外。

  第二,味道的问题,这里虽然有包裹成木乃伊的白骨,但完全没有腐臭的味道,到处只充斥着一股灰尘的气味。外面走廊里也是一样,要不然的话,这个房间早就该被发现了。第三,光线的问题,这里很阴暗是不错,但不是全黑。

  眼睛适应之后,总觉得有隐隐约约的光线透进来,可就是找不到源头在哪里?也看不到任何缺口和窗户。而且房间里的光线,好像都囤积在虚空中一样,令人感到压抑和郁闷。

  柳航的脚步慢慢向后退去,这个房间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不能够去碰触任何东西,所有的一切都要原封不动,等爷爷来了之后再调查,这一点,柳航的脑子还是清醒的。

  ‘回去,找到爷爷,通知他这里有尸体。’想法配合着行动,柳航向门口走去,可是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她离开了,因为一个瘦削的黑影,站在了刚刚打开过的墙壁前,黑影脸上露出阴森的笑容,趁柳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黑影抬起手臂,一抹寒光向他的胸口挥去。

  顷刻之间,男人身体后仰,鲜血喷薄而出,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而黑影,则悄无声息离开了房间。

  这一回,女警真的有些搞不清楚了,她那搬过来的椅子靠在墙壁上,试了又试,每一次只要是椅子都是瘸的,而这个房间里的家具却没有问题。

  逐渐,枚小小注意的目标开始从地板转移到了墙壁上,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椅子靠背的结构,好像能卡住墙壁上那些凸起的尖端。

  “这个……啊!原来是这样,你要不把椅子靠在墙壁上就行。”枚小小说着,示范给其他人看。

  原来椅子瘸腿并不是地板的原因,而是椅背靠在墙壁上的时候,被上面突起的尖端卡住了,但又不是卡得很紧实的那种,能够微微上下晃动。

  这样就造成椅子本身发生的倾斜,从而导致放不稳的现象发生。至于音箱架,它的结构比较简单,根本不可能卡住细微的地方,所以也就能放稳了。

  乔克力说:“真搞不懂,这栋房子到处都是奇奇怪怪的,他们把水泥墙刷成这样,到底有什么用处?”

  最后那句问话,乔克力稍稍提高了一点音调,把身边正在打瞌睡的雅雅吵醒了。

  雅雅迷迷糊糊说了一句:“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我们刚来的时候,客厅那边不是还镶嵌着很多小房子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坐在雅雅身边的唐美雅说:“枚警官,那些小房子应该也算是软装修吧?也就是说,客厅和这间娱乐室都做了比其他房间更多的装修,会不会那些小房子里面也隐藏着什么秘密?”

  “那是不可能的,那些不过是插在墙壁上的木板而已,就算是全部拆掉,也不可能影响任何事情,我认为应该是房子主人的特殊癖好吧。”于恰似乎精神好了很多,他抢着替枚小小回答。

  唐美雅看了他一眼,说:“这栋房子这么诡异,现在每一寸地方都不能轻易下结论,我认为还是调查一下的好。再说,如果主人真的有特殊癖好,那他为什么其他房间没有这样装修呢?他完全可以把壁柜,书架等等都镶嵌在墙壁上,做成小房子的形状。”

  唐美雅的话有一定道理,于恰不得不闭上了嘴巴,不过老头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思考中的女警,期待女警做出的回答。

  “他女儿你见过吗?”女警不断提出问题,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于恰的眼睛。

  于恰说:“从来没有见过,我只是听安泽说起过,他有一个正在念小学的女儿,还有安泽建造房屋的那些钱,我至今心里都很疑惑,他那些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安泽当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理老师,我在给他建造诡谲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预言能力。我是在多年以后,才稍微了解安泽在考古界的名声。”

  雅雅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清醒了,她托着下巴,趴在奶奶膝盖上问:“于爷爷,我很好奇,你们的地基到底是怎么建造的?”

  “其实,我们并没有打什么地基,只是把房子一层钉在了岩石上,到山上以后,我一直觉得安泽的行为非常古怪,金钱来源也不正,虽然我哥哥极力让我接下这笔生意,可我心里还是非常害怕,所以匆匆建造完一层就离开了。”

  “那也就是说,我们现在住在这里非常危险,地基随时有可能会崩塌喽?”雅雅抬起上半身,对着所有人惊恐地说,听了于恰的话,小姑娘有这样的担心也无可厚非。

  枚小小安慰说:“诡谲屋后来还有其他工程队施工过,所以地基一定会加固,不然的话,房子也不可能这么多年稳稳站立在这里,雅雅你不用担心,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要想办法从一层开始,逐步把上面复杂的机关全部打通,方便以后的调查,至于小航那边,只要老师和上面的人在一起,小航不敢做出格的事情。”

  “我们要庆幸,上去的人不是单先生,对吗?”枚小小转身看着单明泽,说:“你是为了复仇回来的,但你的理智战胜了冲动,所以,你选择与我们合作,共同对付诡谲屋中的凶手,还有谋害西西的人。”

  单明泽脸色阴沉,并没有答话,只是微微点头,算是回答了女警的问题,事实上,在他心里,早已经有接下来的盘算,他要借助刑警的力量,而不是全盘与刑警合作。

  枚小小又问于恰:“老于,你既然感觉非常害怕,那为什么之后还要答应安泽回到山上来帮他维修房屋呢?”

  柳航莫名其妙遭到袭击,一个人孤零零躺在未知的房间里,而柳桥蒲想要到三楼最后一间房间去找他,以这种情况来说,除非柳航及时醒来,主动与他们会和,要不然的话,老爷子绝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孙子。

  房间里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围绕在柳航身边不停流淌着,在柳桥蒲他们离开的询问房间里,也正在发出同样的声音,那里要比柳航所在房间明亮得多。

  我们凑近声音来源,仔细观察,会发现木匾墙壁的每一条缝隙都在向外溢出沙子,这些沙子的颗粒很小,细细密密地向外流淌,渐渐汇聚到地板上。

  墙壁和地板此刻还看不出任何变化,也许只是藏在墙壁里的沙子流出来了而已,但这些声音给本来就诡异的空间曾叹了一份恐怖,古埃及传说,木乃伊会化成沙子钻入任何一个地方,也许我们这里的白色沙粒,也会化成恶鬼钻入幸存者们的心中。

  神秘袭击者的那一下并没有击中柳航要害,这都要归功于时间上的紧促和房间光线不足的原因,有可能还因为这个袭击者视力并不好。不知道过了多久,柳航慢慢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感到胸口麻木,脸颊上传来剧烈疼痛。

  也许是神经还没有适应过来,柳航摸到凶器的时候,那里伤口周围还是麻木的,凶器是一把小刀,正插在他的肋骨附近,没有全部插进去,柳航把它拔出来的时候,只有到头上三分之一处沾染了血迹。

  ‘呼……幸好不深,我还死不了,爷爷。’心中暗自庆幸着,柳航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爷爷,一定要把这个房间的状况和发生的事情全盘向爷爷说明。

  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柳航扶上墙壁喘息了一会儿,感到大脑清醒一些之后,想要立刻离开房间,他已经发现房门被家具堵住了,外面开不了,但从里面的话,只要半开家具就行了,前提是他还能有这个力气。

  ‘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柳航的手在墙壁上移动,准备去搬动家具,突然他感觉手心里沾到了细细密密的小颗粒,好像还在不断增多,凑近仔细看去,像是白色沙子,正在从墙壁缝隙里流淌出来。

  “哦,我来了。”文曼曼赶紧跟进屋子,现在她不用费心演戏,只要顾好眼前的事情就行了。

  等到房间里的血迹差不多都清理干净之后,文曼曼和老板两个人将床上染血的被褥也扔到楼下,才总算可以休息一会儿,文曼曼站在房间中央观察着,老板娘躺在床上,老板正在从包裹里取出可以用的被单、毯子一类的东西给老婆盖上。

  文曼曼问:“这里地板上也刷了水泥,难道是想要伪装成砖瓦结构吗?”

  “不可能吧,地板有什么必要伪装,而且我们踩在上面一点都没有木板的感觉,会不会二楼墙壁是木头的,地板是水泥砖瓦砌成的呢?这里的地板不就是楼下的天花板吗?”杂货店老板娘回应。

  文曼曼用力踩了几下地板,脸上的表情还是迷惑不解,她在思考着,这个小姑娘有着与恽夜遥一样的敏锐直觉,一开始,就是她第一个发现恽夜遥喜欢谢云蒙的事实。

  思考一会儿之后,文曼曼坐定在床边说:“我觉得没这么简单,谢警官说,这里屋顶上有个洒水装置,昨天晚上就是因为启动了它,房子才被冰冻起来的,可是冰冻房子就为了冻住一具尸体,让你们当目击者吗?这也太费事了。”

  “或者说,想要困住你们,可实际上,困住你们的做法一点用都没有,不是吗?而且,这山上的大雪和封堵的山道本来就很难突破,谁也走不了,凶手冻住房子简直是多此一举。那么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文曼曼的疑问让杂货店老板夫妇无言以对,他们只能听着小姑娘继续说下去,“虽然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凶手封冻房屋绝对不是为了留在屋子里的人,他一定另有目的。”

  “那你猜一下看看,小姑娘,凶手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杂货店老板忍不住问道。

  文曼曼只是摇着头说:“我又不是侦探,如果那位演员先生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可以想到更具体的东西,你们知道吗?他现在和刑警在房子里已经探出了很多人隐藏的秘密,案子也在一步一步明朗化,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谢云蒙赶紧压低怀中人的身体,说:“我知道了,你不要激动,我尽力看住老师行了吧。”

  恽夜遥许久才缓过劲来,开口说:“现在你不要多管,跟着老师就行,还有,记住我们刚才路过的地方,就是听到声音的那个方位,也许,我们之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好,我知道了。”

  一行人只恽夜遥和谢云蒙的窃窃私语伴随之下,终于到达了他们认为的最终目的地,柳桥蒲准备开门的手有些微微颤抖,毕竟要是柳航真的在里面,就几乎可以确定,柳航是为了杀秦森才回到的三楼,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想要犯罪的亲孙子。

  使劲将犹豫从脑海中驱逐出去,柳桥蒲一咬牙,打开了房门,房间里亮着一盏小台灯,昏黄灯光下,家具历历在目,摆设和装修都很精致,墙壁上贴着壁纸,颜色和刚才楼梯间差不多,剩下的人陆续跨进房间里。

  他们左手边是单人床,正靠在有缺口那片墙壁的角落里,右手边是书桌和衣柜,书桌下面整齐排列着三个抽屉,靠近门边的地板上,可以看到褐色的污渍,应该就是之前柳航和袭击者在这里打斗是留下的,看到着些痕迹,柳桥蒲的脚步微微滞涩了一下,他的心在颤抖,屋子里没有小航的身影,反而让他更加担心。

  老爷子大踏步走到衣柜前面,一下拉开柜门,里面依然是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就在他想要关上柜门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原来是厨娘婆婆,她年纪大了,脚下无力,不知道踩到什么东西滑了一下,差点摔倒。

  “你不要紧吧?”柳桥蒲问了一句,厨娘身边王姐说:“没关系,婆婆没有崴到脚。”

  “那就好。”

  这个小小的插曲似乎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恽夜遥闭着眼睛,像是睡着,又像是在认真聆听什么声音,片刻之后,他突然一下又一下拉着谢云蒙的袖子,虽然力气不大,却很急促。

  谢云蒙正在认真看着柳桥蒲的行动,猛然感受到怀里的动静,低头看向恽夜遥。

  恽夜遥说:“小蒙,检查墙壁,所有的墙壁,包括天花板,要快!我听到什么东西在流淌的声音,很轻。”

  回答的语气中带着戒备,黑影说:“没有,我只是有些害怕,这里有没有大灯,让刑警把大灯打开吧!”

  “是啊,一盏台灯实在是太昏暗了,我去找找大灯开关。”连帆完全不知道黑影在打着什么注意,也没有和刑警打招呼,就自行去寻找大灯开关了。

  恽夜遥和柳航之前都来过这里,他们为什么没有开大灯,而是只打开了一盏台灯,肯定是有原因的,可是连帆怎么会想到那么多,他只想着能更方便寻找而已。

  此刻,恽夜遥正坐在大床中央,而谢云蒙和柳桥蒲都在离他不远的墙壁边上,虽然说不远,也有几步的距离,和房间里的其他人差不多。

  刑警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沙子上面,他怕这些沙子漏完,三楼的墙壁会塌下来,所以想着怎么堵住沙子泄漏的地方,暂时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危险。

  恽夜遥也一样,他抱着受伤的那只手,低头沉思,就在瞬间,一束炙热的光芒突然照上了大床,这是工厂里常用的那种炽光灯,以前没有使用烘干机的时候,一些工厂就用这种炽光灯来烘干产品外表,所以温度是相当高的。

  灯光猛地照上恽夜遥眼睛,而且距离非常短,恽夜遥感到眼睛一阵刺痛,惨叫一声条件反射用双手手臂去挡,伤口暴露在高温下,疼痛加上惊慌,恽夜遥整个身体向后倒去。

  谢云蒙根本措手不及,黑影这个时候已经偷偷靠近了床边,不知道踩了一个什么地方,大床里面发出一阵咔嚓嚓的声音,床单下立刻突出了一样东西,尖锐顶端直指恽夜遥后背。

  这个机关,只在十五年前使用过一次,黑影记得清清楚楚,没想到现在还能启动,黑影再一次得意地笑了。‘谢云蒙,这回我看你怎么救!!’

  身体仰倒只在一刹那之间,而谢云蒙回身冲过来最快也要几秒钟,这短短的时间,很可能让他们生死相隔。

  恽夜遥的惨叫,谢云蒙的惊呼,柳桥蒲的怒吼在同一时间响起,而连帆的行动也同时到达,这个男人开完灯才知道自己闯祸了,他惊慌失措之下,居然发现自己就在大床边上,和几个女人站在一起,而且紧挨着一侧的床板。

  ‘那个老不死的,他失手了吗?’黑影瞬间生出这样的想法,带头冲进了隐藏房间里。

  地板上、走廊里、还有墙壁和家具上面都留下了鲜血,看出血量,离开的人估计受伤不会轻。柳桥蒲看着这一切,刚才打不开的墙壁打开了,一个人受了重伤,但还活着,很有可能就是柳航。

  ‘小航,坚持住!只要你活着,爷爷一定救你出来!’心里祈祷着,柳桥蒲对所有人说:“继续下楼,怖怖,你也一起下楼。”

  “可,可是这些血……”怖怖呼吸急促,指着房间里的鲜血对柳桥蒲说,她的脸已经因为恐惧而扭曲了,手臂不停颤抖。

  在往回走的时候,也许是晕血的缘故,怖怖的脚步摇摇晃晃,人猛然间向一边侧过去,撞在了房间门框上,门框纹丝未动,可是怖怖身后的黑暗中却伸出了一双手,这双手顺势勒住怖怖的脖子,将她向后拖拽,女人不停挣扎着,柳桥蒲刚刚向前跨出一步,想要阻止,却奇怪地停了下来,大家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王姐喊道:“柳爷爷,有人袭击不变,你快救她呀!”

  “怖怖不会有事的,你们跟我经常见吧,小蒙,我想这个房间里有应急药品,你也进来。”

  突然之间,一行人从急促又恢复到了缓慢的步调,大多数人都适应不了这种变化,心脏还在突突直跳,谢云蒙也是很疑惑,但老师不会说谎,他抱着小遥跟在所有人身后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立刻灯火通明,怖怖跌坐在地上,头顶帽子已经扯落下来,露出她那张看似年轻的脸庞。

  在她不远处,柳航正站在电灯开关边上,还是仰着头,脸上惨不忍睹的样子,柳航胸口,被纱布包裹着,房间里混合着白药和鲜血的味道。

  见到爷爷,柳航立刻热泪盈眶,“爷爷!我差点死了!”就像是小孩看到来找他的大人一样,柳航顾不得颜面,哭着对柳桥蒲说。

  柳桥蒲的眼眶也红了,这一次,他没有训斥孙子,而是走到柳航顺便问:“伤口疼吗?”

  瞬间柳航疯狂点头,不过心里没有恐惧,只有和亲人会合的喜悦。

  “现在想来,当时的时间总也透着一股恐怖气氛,火到底是怎么烧起来的?既来自于厨房,又不是起源于厨房,当时的调查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原因到底在哪里?警察也没有再报纸上公布过,真的是太奇怪了。”杂货店老板一边说,一边感叹着,谜团一旦形成,就像回忆一样,很难在人们心中抹去。

  文曼曼思考着,她看着周围的墙壁,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是到底哪里不对劲?又不能一下子想出来,这让小姑娘变得急躁起来,她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杂货店老板夫妇已经很累了,他们靠坐在一起,静静看着文曼曼的动作,不一会儿,神经稍微放松一点的老板娘,就开始打起了瞌睡。

  房间里还在因为沙子的事情苦苦思索的人,就只剩下了文曼曼一个。

  文曼曼这边也发现了沙子的问题,而柳航现在正在诡谲屋主屋三楼上,同幸存者们说着他对沙子之所以放在墙壁里的判断。

  “现在想来,我第一次看到沙子其实是在主屋二楼大厅左手边的那个房间里,那时,我还没有受伤,扮成单明泽去塔楼上寻找小遥所说的三楼出入口,爷爷,你还记得小遥昨天和你在卫生间无意之中碰到的情景吗?”

  柳桥蒲想了一想说:“记得,昨天下午,发生管家死亡事件之后,我们瞒着大家,倒是小蒙还是以颜慕恒的身份在活动,帮我看着房子里所有的人,不让他们上楼。”

  “对,就是那个时候,小遥告诉我了,秦森上完卫生间之后,您发现他肩膀上有雪花,而后又发现卫生间的窗户打碎了,其实,窗户是秦森打碎的,小遥清清楚楚看到秦森爬出窗外不知道干了什么,又从窗外回来。”

  “但小遥没有马上把这件事告诉您,因为那个时候,秦森到底是什么身份,大家还不清楚,杀死管家的嫌疑目标落不到秦森头上,小遥是怕扰乱了您的思维,所以才没有告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