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二十六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四幕

第四百二十六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四幕


  以下是恽夜遥的叙述:

  “从一开始,我们就被那些鲜血蒙蔽了眼睛,最早出现的鲜血在哪里?不在褐色塔楼,也不再诡谲屋内部,而是在文玉雅老板娘的餐馆里面。也许大家都没有注意到,那些留在厨房里的点点滴滴的鲜血。”

  “我一开始也忽略了,直到后来,曼曼回来之后,这件事才被重新提起。在三重血屋的谜题破解之前,我首先要感谢曼曼,是他带回了不可多得的线索,也带回了某一个幽灵的行踪,这才让我真正意识到主屋和塔楼之间的联系,也从中破解了三重血屋的谜题。”

  “还有一个要感谢的人就是小航,”说到这里,恽夜遥转头看向柳桥蒲说:“老师,小航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他救了楼上所有人的性命,如果没有他,我们也许现在都被困在三楼。”

  “你这样说有些过了,破解三楼的秘密,是大家共同的功劳,而且计划是你想出来的,小航不过是做了配合的工作而已。”柳桥蒲摆着手说:“现在不是表扬谁的时候,小遥请你先说说谜题的真相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老刑警脸上露出的神情代表,他非常赞同恽夜遥的话,对孙子的表现感到很欣慰。

  恽夜遥说:“老师,小航非常聪明,他的头脑灵活,而且能够随机应变,等我的推理过程说完,你就会明白,我说他救了楼上所有的人,这句话并不是夸张。而且,他之所以在脸上划上伤痕,也不是我们之前理解的行事过于鲁莽,我想,从三楼上下来之后,我开始明白小航为什么要这样做的理由了。”

  说完,恽夜遥朝着柳航微微笑了一下,柳航则有些腼腆的默不作声,继续听他的讲述。

  “曼曼带回了三个消息,第一,厨房里有特殊的脚印,还有很多深褐色的血点,以及厨房的灶台下面好像有藏过尸体的样子。脚印全都不是很完整,应该是有人垫着脚尖走路,所以鞋底花纹也看不太清楚。深褐色的血点有可能是那些鸡的血。至于厨房灶台下面是否真的藏有尸体?这要根据餐馆里所有人的行动来分析。”

  “第二,餐馆里有一个幽灵,曼曼并不是真正的幽灵,而是一个藏在餐馆里面的,想要驱赶他们的人。话这样说,我想大家不太能够理解,有谁会躲在餐馆里驱赶其他的人呢?文阿姨,我们之中只有你,对这个问题是心知肚明的。可惜,我想你现在应该还不会开口。”

  恽夜遥说着看向文玉雅,对方则低着头,不让演员先生看清楚自己的表情,她的长发落在脸庞上,感觉既落寞又悲伤,文曼曼一到母亲的身边,伸手想要去安慰,但犹豫了片刻,又缩回了手,瞳孔中带着不能理解的情绪。

  为这对母女在心里轻叹一声,恽夜遥继续说:“还有第三点,那就是房屋的结构,很多地方与诡谲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我看来,这无疑是向我解释了为什么有人会半夜里放水,让餐馆冰冻起来?又为什么有人要在餐馆里杀那些活鸡,并且把鲜血带到诡谲屋中来。”

  “你是说你肯定那些房间里的鲜血是鸡血吗?”谢云蒙插了一句嘴。

  恽夜遥回答说:“不是,但一开始,第一间血屋,是在连帆的房间里,没有尸体,没有人在,只有满地的鲜血,这些血确实是从餐馆那边带过来的,但绝不是鸡血,因为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可能把鲜血从餐馆带到诡谲屋,而不让它凝结。”

  “我要声明一点,做这件事的人并没有把餐馆里的那些活鸡带到诡谲屋。”

  文曼曼问:“你怎么能肯定凶手没有把杀死的活鸡带到诡谲屋里面来呢?”

  “因为屋子里没有鸡毛,我们在餐馆后面的仓库里看到了很多鸡的尸体,如果杀死之后在餐馆里直接拔毛,那么厨房和仓库地面上多少都会发现一些鸡毛,不可能完全清理干净,可是很明显,那里没有。至于诡谲屋里面,不用我解释了,三天两夜的时间,所有的地方都已经搜索得七七八八了,大家有谁看到过类似鸡毛的东西吗?完全没有。”

  “所以说,这个人既没有在餐馆里,也没有在诡谲屋里给鸡拔毛,说明这些鸡就在我们上山之前就杀掉的,血也在我们上山之前就已经放完了,它们被丢在仓库里,不过是想转移我们的视线,让我们无法找到事实真相。而且曼曼,我要纠正你一点,做这些事的人并不是凶手,而是一个希望帮助我们了解诡谲屋的人,这个人就是你的母亲文玉雅女士。”

  说到这里,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文玉雅身上,女人目光闪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她还是忍住了。文曼曼问:“事到如今,妈妈,你还是不愿意说出事实真相吗?”

  见文玉雅没有反应,文曼曼用恳求的目光看向恽夜遥,恽夜遥示意她稍安勿躁,自己则慢慢说道:“文阿姨,我知道你有很多难言之隐,也许15年前的事实,给你带来了太多的痛苦和无奈,我也相信,怖怖同样不是真凶,她同你一样缄口不语,也是出于痛苦和无奈,出于对某一个人的保护,只不过你们两个保护的人不一样而已。”

  “在这三天两夜的时间里,我们探究了很多的秘密,也找到了有利于破案的线索,但最终谜题解开的时候,我希望你们两个人用事实来证明我的推理,因为你们才是过去唯一剩下的知情者,而厨娘婆婆她不是,她所说的一切只不过是准备好的‘台词’而已。”

  恽夜遥的话再一次让所有的人震惊,厨娘婆婆此刻似乎卸下了全部负担,轻松的看着演员先生,她苍老的身躯也不再紧绷,甚至嘴角还露出了一点微笑,厨娘说:“恽先生,我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但是如果你真的察觉到了所有的一切,我想我是会配合的,毕竟这也是为了死去的管家先生着想。”

  “你真心喜欢管家先生吗?这么多年来,他和你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恽夜遥温柔的问道。

  厨娘婆婆想了想说:“很单调,很枯燥,但是很幸福。”

  “是吗?和我想的一样呢。”

  短暂而又温情的对话,似乎又证实了一件事,但这件事并不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现在大家的心思还都放在三重血屋的谜题上面,希望恽夜遥赶紧把真相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