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二十七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五幕

第四百二十七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五幕


  在目前的诡谲屋中,落单的可不止陆浩宇一个人,至少还有两个人,一直在单独行动的Eternal,和追踪文曼曼进入屋子的杂货店老板。

  也许大家会奇怪,为什么有些人我一直不肯说明他们的姓名,而是用什么餐馆老板娘,杂货店老板,杂货店老板娘等等的称呼,难道不觉得繁琐吗?

  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有些繁琐,不过有些东西,不讲明也有可能存在着一定的必要性,嗯……就让我们把悬念留到最后吧。

  言归正传,杂货店老板我们只说到他进入书房,之后的行动就没有具体交代过了,既然要为老婆报仇,那就必须要找文曼曼解决这件事情,可是,文曼曼目前在刑警的身边,杂货店老板又去了哪里呢?

  他其实在一个所有人都能看见,但又都看不见的地方。这样的说法令人很疑惑,不过也没有比这更好的说法了,至少我是想不出来。所以说,就算再疑惑,也请大家先暂时认可我的说法,继续往下阅读看看吧。

  陆浩宇上了三楼,他路过一间有人正在秘密行动的房间,但是陆浩宇并没有意识到,当时房间里有人。

  这个人隐藏在暗处,他究竟是还没有离开的验尸者Eternal,还是某个依然徘徊在诡谲屋中的‘恶鬼’,这就要看陆浩宇的运气了,希望这位绅士先生的运气不会太差。

  除了以上这些人之外,再加上聚在褐色塔楼里的人,表面上看来,似乎不可能再有什么遗漏者了,但我总觉得还是少了谁?

  大家仔细想想看,这个人就在我们的灰色脑细胞之间,呼之欲出。也许有的读者已经想起来了,那就是文曼曼从杂货店回来之后,身边跟着的那个同伴。

  她究竟去了哪里?文曼曼上到三楼,这个人就不见了,凭空消失了,难道真的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吗?不,痕迹是有的,而且还在很明显的地方。

  这个明显的地方,我想我们就慢慢的从推理过程中来了解吧,现在一口气说出来,反倒会让大家的思绪变得矛盾。

  好了,恽夜遥对于三重血屋的推理即将开始,一直以来,我们的叙述都没有再次提到三重血屋的问题,但是现在,这个问题不再是秘密,我们将把它和盘托出,让黑夜中的第一缕阳光,投射进诡异的房子里来。

  以下是恽夜遥的叙述:

  “从一开始,我们就被那些鲜血蒙蔽了眼睛,最早出现的鲜血在哪里?不在褐色塔楼,也不在诡谲屋内部,而是在文玉雅老板娘的餐馆里面。也许大家都没有注意到,那些留在厨房里的点点滴滴的鲜血。”

  “我一开始也忽略了,直到后来,曼曼回来之后,这件事才被重新提起。在三重血屋的谜题破解之前,我首先要感谢曼曼,是她带回了不可多得的线索,也带回了某一个幽灵的行踪,这才让我真正意识到主屋和塔楼之间的联系,也从中破解了三重血屋的谜题。”

  “还有一个要感谢的人就是小航,”说到这里,恽夜遥转身看向柳桥蒲,“老师,小航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他救了楼上所有人的性命,如果没有他,我们也许现在都被困在三楼。”

  “你这样说有些过了,破解三楼的秘密,是大家共同的功劳,而且计划是你想出来的,小航不过是做了配合的工作而已。”柳桥蒲摆着手说:“现在不是表扬谁的时候,小遥请你先说说谜题的真相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老刑警脸上露出的神情代表,他非常赞同恽夜遥的话,对孙子的表现感到很欣慰。

  恽夜遥说:“老师,小航非常聪明,他的头脑灵活,而且能够随机应变,等我的推理过程说完,你就会明白,我说他救了楼上所有的人,这句话并不是夸张。而且,他之所以在脸上划上伤痕,也不是我们之前理解的行事过于鲁莽,我想,从三楼上下来之后,我开始明白小航为什么要这样做的理由了。”

  说完,恽夜遥朝着柳航微微笑了一下,柳航则有些腼腆的默不作声,继续听他的讲述。

  “曼曼带回了三个消息,第一,厨房里有特殊的脚印,还有很多深褐色的血点,以及厨房的灶台下面好像有藏过尸体的样子。脚印全都不是很完整,应该是有人垫着脚尖走路,所以鞋底花纹也看不太清楚。深褐色的血点有可能是那些鸡的血,至于厨房灶台下面是否真的藏有尸体?这要根据餐馆里所有人的行动来分析。”

  “第二,餐馆里有一个幽灵,曼曼认为并不是真正的幽灵,而是一个藏在餐馆里面的,想要驱赶他们的人。话这样说,我想大家不太能够理解,有谁会躲在餐馆里去看其他的人呢?文阿姨,我们之中只有你,对这个问题是心知肚明的。可惜。我想你现在应该还不会开口。”

  恽夜遥说着看向文玉雅,对方则低着头,不像演员先生看清楚自己的表情,她的长发落在脸庞上,感觉既落寞又悲伤,文曼曼移到母亲的身边,伸手想要去安慰,但犹豫片刻,又缩回了手,瞳孔中带着不能理解的情绪。

  为这对母女在心里轻叹一声,恽夜遥继续说:“还有第三点,那就是房屋的结构,很多地方与诡谲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我看来,这无疑是向我解释了为什么有人会半夜里放水,让餐馆冰冻起来。又为什么有人要在餐馆里杀那些活鸡,并且把鲜血带到诡谲屋中来。”

  “你是说你肯定那些房间里的鲜血是鸡血吗?”谢云蒙插了一句嘴。

  恽夜遥回答说:“不是,但一开始,第一间血屋,是在连帆的房间里,没有尸体,没有人在,只有满地的鲜血,这些血确实是从餐馆那边带过来的,但绝不是鸡血,因为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可能把鲜血从餐馆带到诡谲屋,而不让它凝结。”

  “我要声明一点,做这件事的人并没有把餐馆里的那些伙计带到诡谲屋。”

  文曼曼问:“你怎么能肯定凶手没有把杀死的活鸡带到诡谲屋里面来呢?”

  “因为屋子里没有鸡毛,我们在餐馆后面的仓库里看到了很多鸡的尸体,如果杀死之后在餐馆里直接拔毛,那么厨房和仓库地面上多少都会发现一些鸡毛,不可能完全清理干净,可是很明显,那里没有。至于诡谲屋里面,不用我解释,三天两夜的时间,所有的地方都已经搜索得七七八八了,大家有谁看到过类似鸡毛的东西吗?完全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