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三十二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二十幕

第四百三十二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二十幕


  柳航接下去说:“我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线索,非常兴奋,恨不得立刻上楼告诉爷爷,我希望得到他的褒奖,就算是口头上的也好,这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

  这句话出口,柳航期待一般的看向柳桥蒲,当他看到爷爷微笑的脸庞时,居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赶紧把捂着纱布的手往上移了移,生怕爷爷看到他红了眼眶,又得生气。

  柳桥蒲怎会不明白孙子的心思,但他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将赞许的话说出口,也许骂了怎么多年,老爷子早就习惯了,现在突然之间孙子变得这么努力勇敢,他倒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褒奖。

  停顿片刻之后,柳航调整了一下心绪,哑着喉咙说:“我从女主人房间出来,外面空无一人,本来可以直接进入娱乐室,可我突然想到了书房的门,不是从那扇门可以直接到户外吗?我想管他什么原理呢,能出去就好。其实我那时真的没必要出去,只不过对那扇门特别感兴趣,想要再打开一次而已。”

  “可是这次好像不太顺利,第一次应该是无意中触动了什么机关,我鼓捣了好几分钟,又不敢用力敲门轴,最后只好放弃了,偷偷溜回蓝色塔楼,我要从那里的密道进入二楼,也是为了试验一下小遥之前的推测对不对。我们说好的,如果走不通,就偷偷藏在指定的地点,等待刑警回来找我。如果走通了,就和爷爷会和,但要小心不能让其他人看破我的身份,爷爷会在约好的时间段等我。”

  “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做了一件隐瞒了爷爷和刑警的事情,不过,还是被小遥看破了,本来我不想说的,就是关于凶手陷害爷爷的那件事,我一直都不甘心,进入蓝色塔楼之后,我又看到了那间‘舒雪’死亡的房间,里面的尸体早已被搬到了钟楼上面,现在除了地上的血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趁着时间还早,进去查看,困扰我的问题是:舒雪这个人到底存不存在?凶手是怎么骗过我爷爷的?我在房间里依样画葫芦,翻箱倒柜的寻找线索,反正已经被刑警勘察过一次了,我认为不算破坏现场,再说要是我还能找到什么关键线索的话,就太好了。”

  “不过很惭愧,我什么也没有找到,无论是天花板,床底下,衣柜里,还是……”

  “等等,小航,你说衣柜?”柳桥蒲猛地一凛,打断了柳航的话:“蓝色塔楼房间里应该没有衣柜啊。”

  “是的,我也是听到小航说衣柜两个字,才意识到事情不妙,可惜当时的小航完全没注意到。”回答老爷子的是恽夜遥,演员先生表情意外的带着一些抱歉,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柳航说:“这件事不怪小遥,他当时在蓝色塔楼密道里,就算听到动静,也救援不了我。”

  “你们简单点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柳桥蒲催促道。

  “那个衣柜,”柳航说:“里面没有什么密道,不是一开始就在那里的,因为小蒙检查的时候,确实没有看到。但我思来想去,也不可能是有人临时搬过去的,所以很奇怪。我看到它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过去打开它,结果一下子从里面就掉出来了一样东西。”

  “很恐怖的一样东西,舒雪的尸体,而且是向我正面扑过来的无头尸体。”

  柳桥蒲倒抽了一口凉气,怎么可能两次出现尸体呢?他赶紧问柳航:“小航,后来呢?”

  “尸体向我扑过来,我本能往后退,结果撞到了床架,向床上倒下去,衣柜和床架相隔有几步远的距离,可是尸体好像会走动一样,还是在往我身上扑,这时,我看见一道黑影从尸体后面冲出来,往门外跑去,他速度很快,身形也不矮,好像是个年轻人。”

  “我不是很确定黑影的样子,太快了,等我从床上爬起来,就看到‘舒雪’的无头尸体趴在地上,地上都是喷溅出来的鲜血,我没时间研究是怎么回事,就准备去追逃出去的黑影。”

  “我认为黑影一定已经跑出房门了,按照他的速度来说,本应如此,但我一回头,就看到一抹寒光朝我闪过来,赶紧把头向后仰,还是中招了,脸上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现在想来,黑影当时应该是要袭击我的眼睛,他是怕我看到更多的东西,所以,我猜测房间里应该还有别的东西,是黑影不希望我们发现的。”

  “但具体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因为脸上被划开之后,我很凄惨的跑出了房门,还从楼道摔了下去,如果那个时候黑影想要继续袭击我,那他肯定会得逞,唉!我要是有小蒙那样的武力值就好了,都怪爷爷你小时候不教我格斗。”

  “等到我回过神来,整个脸都麻木了,弄得血肉模糊,我一开始很着急,但想到接下来的计划,反而觉得黑影帮了我一把,因为模仿单明泽的脸部伪装可以省略过去了。”

  “那你身上的旧疤是怎么弄的?”恽夜遥问道。

  柳航露出一脸疑惑的神情说:“旧疤?不是晚上爷爷和你帮我弄上去的吗?我和单明泽聊了一会儿天,然后迷迷糊糊睡着了,等我醒来,身上的伪装就完成了,当时我还看到爷爷盯着我,以为是他在暗示我不要弄坏伪装呢。”

  “小赤佬,我什么时候给过你这样的暗示?再说我们也没有人会伪造伤疤啊!”柳桥蒲立刻反驳。

  这一回柳航更加懵了,他撩起衣服来,身上那条伤疤确实栩栩如真,边上人都凑过去看,反正大部分人都被这件事搞糊涂了。

  只有一个小姑娘眼中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那就是文曼曼,她想到了楼上那个和恽夜遥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一定是他,除此之外别无他人,文曼曼很肯定这个人是个好人,虽然她没有证据,就是直觉认为如此,所以不会出卖楼上的人。

  跟着桃慕青看了一眼之后,退回到原位,桃慕青若有所思的问:“伤疤难道是自己长上去的?”

  “我估计是小航以前受过伤,他忘了吧?”文曼曼也跟着附和。

  此刻恽夜遥对柳航说:“这东西能撕下来吗?”

  “当然能。”柳航说完,就开始用指甲拨拉伤疤的边缘,并且呲着牙一口气撕了下来,看他的表情,估计粘的很牢,撕下来有些痛苦。

  老刑警环顾众人,对大家说:“这件事不可能是凶手干的,他不会来帮助我们,所以做这件事的人如果在这里,请大方承认就行。”

  谁也没有开口,大家都摇着头,表示自己确实不知道伤疤的事情,枚小小想了想,转头看向文曼曼,问:“那件衣服是怎么回事?”

  “什么衣服?”

  “就是在玄关的那件大号羽绒服,我好像瞥到过一眼,样子很陌生,是你穿过来的衣服吗?谁的?”

  “不知道,我只穿了小航留在房子里的羽绒服,其他人都没碰过啊,而且我也没把羽绒服丢在玄关里面。”

  “是吗?那是我看错了吗?”枚小小有些不相信,努力回忆了一下,但她当时只顾着谢云蒙,真的没有仔细看,所以只好作罢。

  恽夜遥轻声对谢云蒙说:“小蒙,找机会去看看玄关。”

  “我知道的,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