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三十四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二十二幕

第四百三十四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二十二幕


  谁也没有开口,大家都摇着头,表示自己确实不知道伤疤的事情,枚小小想了想,转头看向文曼曼,问:“那件衣服是怎么回事?”

  “什么衣服?”

  “就是在玄关的那件大号羽绒服,我好像瞥到过一眼,样子很陌生,是你穿过来的衣服吗?谁的?”

  “不知道,我只穿了小航留在房子里的羽绒服,其他人都没碰过啊,而且我也没把羽绒服丢在玄关里面。”

  “是吗?那是我看错了吗?”枚小小有些不相信,努力回忆了一下,但她当时只顾着谢云蒙,真的没有仔细看,所以只好作罢。

  恽夜遥轻声对谢云蒙说:“小蒙,找机会去看看玄关。”

  “我知道的,你放心。”

  柳航和柳桥蒲的对话还在继续,柳桥蒲问孙子:“受伤的事情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到现在才告诉我原因。”确实,柳航表面上没有隐瞒的必要,说出来柳桥蒲只会心疼他,不会发火。

  柳航拉好衣服,把手里的‘伤疤’扔到墙角,显得有些尴尬,好半天才说:“那个我被划了一刀,人都没看清,还从楼梯上滚下去,差点死了,最后什么都没有找到,不是觉得很没面子嘛,爷爷你……”

  这个时候,恽夜遥捂着嘴巴笑了,说:“老师,小航不想告诉您,是害怕您收回那半个男子汉的赞扬啊!您可是当着大家的面说的,他很在意。”

  “我……哦,当时我确实说了,小赤佬,就为这么句无关紧要的话上心,一点出息都没有。”柳桥蒲心里想要安慰柳航,但出口的话语又是生硬的。

  柳航不满的说:“我当然上心了,我是刑警的孙子,一直当不成男子汉,上火着急爷爷你都感觉不出来吗?”

  “哦……”这回柳桥蒲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把头别过去干咳几声,片刻之后,老人嘟囔着:“我得收回那句话,”

  “哈?”柳航震惊。

  “你不是半个男子汉,是一个。”

  “!真,真的吗?”继续震惊,同时谢云蒙和恽夜遥也表示无声鼓励。

  柳航鼓足勇气问:“爷爷,您能再说一遍吗?”

  “别得寸进尺了,小赤佬,把话赶紧说完!让小遥继续推理!!”柳桥蒲吼。

  “是,是,爷爷,我知道了!”柳航赶紧把身板挺直,大声回答,房间里的气氛总算没有那么紧张了,恽夜遥低头靠在谢云蒙怀里也松了一口气。

  枚小小适时低声抱怨一句:“喂,虽然有些牵强,但我还是要说,不要占我男朋友便宜!”

  “哈?”这回惊愕的是两个人,演员先生一瞬间身板也挺了起来,但后果就是痛得差点弯到地上,幸亏刑警先生不停帮他轻揉,才稍微好一点。

  不过,谢云蒙心里倒是有些甜丝丝的,因为这可是枚小小第一次称呼他为男朋友,追求了那么久,总算有效果了,刑警有一种小小的胜利感。

  他回头看了一眼枚小小,后者对他微微一笑,是一种与恽夜遥完全不同的美,星眸剑眉,英姿飒爽。

  小小的插曲结束,柳航的事情也说完了,接下来恽夜遥继续开始推理三重血屋之谜。

  “我先解释一下孟琪儿房间里的异常状况吧,”恽夜遥说:“首先,是衣柜里突然扑出来的无头尸体,小航却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舒雪’的尸体,证明尸身的样子确实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

  “其次,那么近的距离,小航和老师都被骗了,以为那是真的尸体,说明衣柜里的东西,所释放出来的效果非常好。你们看老师的衣服和裤腿,上面沾有斑斑点点的血迹,但不多。”

  “当时死者的头颅直接从身体上掉下来,本应该大量喷溅鲜血的,可是在她近距离的老师身上却没有大片血迹,这是为什么呢?”恽夜遥问。

  谢云蒙回答说:“因为尸体不是当场死亡的。”

  “对了,我们目前对这起凶杀案已经有了一些推测,应该偏差不会太大,目前要弄清楚的不是凶手如何砍下尸体的头颅,而是他如何把一具真正的尸体无声无息扔在现场,替换出‘舒雪’的。要知道,瞒过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柳桥蒲插上说:“我大致开始有点谱了,虽然小遥你的问题我还不知道,但地上的血,我和小航看到的尸体,都应该是投影仪的杰作吧?这个凶手不仅对诡谲屋了解,而且是可以经常外出的人,不然他不可能带回精密投影仪,还能自如使用。”

  “确实如此,老师你的鞋底上一点血迹都没有,足以证明当时地上的大部分血是假的,而且你看小航,与你一样鞋底干干净净,说明他看到的鲜血也是投影仪的杰作,那么,衣柜里藏着的就应该是投影仪了,凶手趁着我们汇聚到客厅里的时候,想要去回收晚上没有办法回收的东西,却被小航撞个正着。”

  “这同时说明第一天发生的事件,除了三重血屋的突发状况之外,其他都是凶手事先安排好的,而且第一天白天和晚上凶手身边都有人,不可能单独行动。”

  “不过这件事还有太多没搞明白的地方,除了我刚才提出的问题之外,还有衣柜的问题,如果投影仪是事实,那么凶手陷害老师的时候,它被放在了哪里呢?如果在衣柜里,当时衣柜一定被伪装了。最后就是凶手袭击我的问题,为什么要把我放在那个房间?还做出奇怪的举动,故意招惹小蒙?”

  “我所能想到的解释是:他希望小蒙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忽略掉房间里的某些东西。但这样明显是不够的,所以我们还要更深入探究才行。”

  “在此之前,我们把话题回到三重血屋上面来,到现在为止,我才真正明白,褐色塔楼才是可以通到任何地方的中间点,它连接着诡谲屋的每一个地方,也只有这样,管家先生才能利用此地实现三重血屋的诡计。”

  “但是,这里面没有怖怖你的帮忙是不行的,你从一开始就作为一个隐形人出现,我们只是听说了有个小女仆叫怖怖,却完全没有看到过人。”

  “没有房屋结构的辅佐,我想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三重血屋的真相。第一天吃完早饭之后,管家被告知女主人失踪了,当时”

  “没有房屋结构的辅佐,我想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三重血屋的真相。第一天在发现连帆房间异常之后,王姐前去叫女主人,紧接着就发现女主人失踪了。我一直在思考,连帆房间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