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四百三十六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二十四幕

第四百三十六章推理篇: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二十四幕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让我来解释吧,先是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能确认,你才是女主人,怖怖是过去的女仆,第一,是你们两个人的手,怖怖的手布满了老茧,还有因为冻疮而产生的斑痕,但是文玉雅女士你的手,却和文曼曼的手一样,看上去漂亮极了,这是一个常年不干家务,修身养性的女人的手,与忙忙碌碌的餐馆老板娘应该格格不入吧?”

  “第二,就是小蒙最早发现的那些安泽的日记,那里面描述了一些他成名之前,和女儿之间的点点滴滴,乍一看上去,似乎没什么破绽可寻。从他不失关心,却又略显冷漠的话语中,我们不难看出,这是一个一心一意想着成名,落魄无助,对照顾女儿力不从心的父亲。”

  “如果光看日记的话,我也猜测不出更多的事情来,但是某个人的行动,以及我在女主人房间里发现的一些东西,却让我有了不同的想法。”

  “你在女主人房间搜索过?什么时候?”怖怖听到这里,嚯的一下站了起来,一反常态开口质问,她那不算光滑平整的脸庞,带着复杂的情绪。

  文玉雅此刻也显得认真起来,抬头看向恽夜遥的眼睛。

  ——

  杂货店老板独自一人坐在黑暗的空间里,他激动过,也冷静过,现在身边空无一人,空虚渐渐笼罩上了他,有什么东西从他手边滑落,随即又被捡了起来。

  狭窄修长的空间里还堆放了不少家具,让作者的人腿都伸不直,杂货店老板看着捡起来的东西,静静思考者。

  隐隐约约中,只能听到他轻唤自己老婆名字的声音,一声又一声,仿若在回忆过去一样。

  杂货店老板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他回忆的过去又是什么样的?是关于诡谲屋,还是关于他自己的小日子?亦或是关于他在山下的孩子,暂时没有人知道。

  这个一直在帮助警方的男人,周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悲伤,他刚刚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亲人,是值得同情的。杀人凶手的行为,让他受到了牵连,这看上去也毋庸置疑。

  房间外面许久都没有声音了,似乎人都已经走光,凶手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柳航接下去说:“我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线索,非常兴奋,恨不得立刻上楼告诉爷爷,我希望得到他的褒奖,就算是口头上的也好,这是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

  这句话出口,柳航期待一般的看向柳桥蒲,当他看到爷爷微笑的脸庞时,居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赶紧把捂着纱布的手往上移了移,生怕爷爷看到他红了眼眶,又得生气。

  柳桥蒲怎会不明白孙子的心思,但他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将赞许的话说出口,也许骂了这么多年,老爷子早就习惯了,现在突然之间孙子变得非常努力勇敢,他倒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褒奖。

  停顿片刻之后,柳航调整了一下心绪,哑着喉咙说:“我从女主人房间出来,外面空无一人,本来可以直接进入娱乐室,可我突然想到了书房的门,不是从那扇门可以直接到户外吗?我想管他什么原理呢,能出去就好。其实我那时真的没必要出去,只不过对那扇门特别感兴趣,想要再打开一次而已。”

  “可是这次好像不太顺利,第一次应该是无意中触动了什么机关,我鼓捣了好几分钟,又不敢用力敲门轴,最后只好放弃了,偷偷溜回蓝色塔楼,我要从那里的密道进入二楼,也是为了试验一下小遥之前的推测对不对。我们说好的,如果走不通,就偷偷藏在指定的地点,等待刑警回来找我。如果走通了,就和爷爷会和,但要小心不能让其他人看破我的身份,爷爷会在约好的时间段等我。”

  “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做了一件隐瞒了爷爷和刑警的事情,不过,还是被小遥看破了,本来我不想说的,就是关于凶手陷害爷爷的那件事,我一直都不甘心,进入蓝色塔楼之后,我又看到了那间‘舒雪’死亡的房间,里面的尸体早已被搬到了钟楼上面,现在除了地上的血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趁着时间还早,进去查看,困扰我的问题是:舒雪这个人到底存不存在?凶手是怎么骗过我爷爷的?我在房间里依样画葫芦,翻箱倒柜的寻找线索,反正已经被刑警勘察过一次了,我认为不算破坏现场,再说要是我还能找到什么关键线索的话,就太好了。”

  柳航不满的说:“我当然上心了,我是刑警的孙子,一直当不成男子汉,上火着急爷爷你都感觉不出来吗?”

  “哦……”这回柳桥蒲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把头别过去干咳几声,片刻之后,老人嘟囔着:“我得收回那句话,”

  “哈?”柳航震惊。

  “你不是半个男子汉,是一个。”

  “!真,真的吗?”继续震惊,同时谢云蒙和恽夜遥也表示无声鼓励。

  柳航鼓足勇气问:“爷爷,您能再说一遍吗?”

  “别得寸进尺了,小赤佬,把话赶紧说完!让小遥继续推理!!”柳桥蒲吼。

  “是,是,爷爷,我知道了!”柳航赶紧把身板挺直,大声回答,房间里的气氛总算没有那么紧张了,恽夜遥低头靠在谢云蒙怀里也松了一口气。

  枚小小适时低声抱怨一句:“喂,虽然有些牵强,但我还是要说,不要占我男朋友便宜!”

  “哈?”这回惊愕的是两个人,演员先生一瞬间身板也挺了起来,但后果就是痛得差点弯到地上,幸亏刑警先生不停帮他轻揉,才稍微好一点。

  不过,谢云蒙心里倒是有些甜丝丝的,因为这可是枚小小第一次称呼他为男朋友,追求了那么久,总算有效果了,刑警有一种小小的胜利感。

  他回头看了一眼枚小小,后者对他微微一笑,是一种与恽夜遥完全不同的美,星眸剑眉,英姿飒爽。

  小小的插曲结束,柳航的事情也说完了,接下来恽夜遥继续开始推理三重血屋之谜。

  “我先解释一下孟琪儿房间里的异常状况吧,”恽夜遥说:“首先,是衣柜里突然扑出来的无头尸体,小航却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舒雪’的尸体,证明尸身的样子确实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

  “其次,那么近的距离,小航和老师都被骗了,以为那是真的尸体,说明衣柜里的东西,所释放出来的效果非常好。你们看老师的衣服和裤腿,上面沾有斑斑点点的血迹,但不多。”

  最快更新